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7章 第二战

两人速度几乎相同,在战场的正中央狠狠地碰撞了一记,强大的莽气爆发,一团淡灰色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散开,他们各自回撤,不分胜负。
这只是试探,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让外面的观众们看的大为过瘾,连连鼓掌喝彩。
京师人一般只会支持自己人,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定律就是修士无法抗拒高阶法宝。
嘭!
吉言庆见他不答话,倒也不生气,仍旧微笑道:“我可是在外面对大家承诺了,要在这一战之中使用超九阶法宝,你一定要坚持住,不要让大家失望。”
陈志宁颇有种见猎心喜的感觉,哈哈一笑抬手之间将《万炼火羽术》和《云葬藏雷诀》施展开来。得到了那一杯玉琼雷浆之后,他将之炼化融入了自己的法术之中。
应元宿显得很担心:“你怎么样,有把握吗?”
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这个机会自己一定要把握住。击败皇室宠儿陈志宁,进入十六强,然后继续前进,再胜一场就能进入四强——那是一个突破,天澜州目前最好的成绩!
而外面的那些观众们却兴奋起来:“难道说吉言庆将要在这一场比赛之中使用超九阶法宝?”
不过太学学子们聚集在战歌堂外,一个个面带忧色。即便他们很看好陈志宁,知道陈志宁是一位能够创造奇迹带来惊喜的同窗,但面对一件超九阶法宝,谁也没有信心。
一道身影出现在战场正中的上空,是太学的一位五经博士,他是这场比赛的裁判,如同蓝子龙一样,他照例宣布了规则,用眼神询问了两人之后,挥手落和_图_书下:“开始!”
顿时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陈志宁已经不需要挑战三位上舍生天才,就确立了自己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地位。
火棒狠狠地将一道望天神剑砸的飞了回去,陈志宁也感觉到手掌震裂,他却混不在意,反手一记雷棒将另外一只迂回兜转旋转杀来的望天神剑砸的落到了地面上。
陈志宁也暗暗赞叹,难怪范思衡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吉言庆这一套望天神剑,就已经足够将同境界绝大多数的修士杀的屁滚尿流了。
只可惜,众目睽睽之下,他是绝不敢显露自己灵莽同修的秘密。
他渴望证明自己,渴望得到真正的认可。
火龙,雷龙,桀骜不驯咆哮怒吼。陈志宁一抖双鞭,凌空划出一道道火环、雷环,将十三道望天神剑笼罩进去猛的一抖,双鞭绷紧,擒住了十三神剑。
陈志宁一声呼啸身后一道巨大的天网冉冉升起,整个人气势陡然增强,手中的雷火双棒嘭的一声炸开,化作了两道神龙长鞭。
陈志宁看看时间已经到了,站起身来一抖双肩,把披在背上的一袭长袍落下:“打过才知道。”
吉言庆杀了百余招,仍旧不能突破陈志宁的防守,却也不见急躁,淡然笑道:“陈师弟请当心,我要加力了。”
吉言庆弹指飞出十三道流光,分别落入了十三道玉符核心当中。那是三道望天神剑顿时一抖,从三张大小缩减为普通飞剑大小,但其上的光芒却是更显炽热强烈。
“当当当……”
一剑射来,陈志宁挥棒砸去,当的一声大响他连www•hetushu•com连后退,不由愕然看了对方一眼。吉言庆却是不再言语,只是面带傲然浅笑,将十三道望天神剑施展开来,轮番朝着陈志宁轰击而下。
陈志宁却好像生了八臂,硬生生防得滴水不漏,不管吉言庆如何施展,就是难以突破他双棍的防御圈。
陈志宁不断后退,双脚踏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长串深深地足印。好在这里乃是阵法形成,足印很快就消失了。
这并非遥不可及的妄想,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希望就在这里。
他们对于天才学子总会有一些优待,比方说吉言庆。这种“大器晚成”的学子,正适合用来树立为榜样,鼓励天下学子不要放弃希望,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陈志宁微微一笑,对吉言庆抬手一比,以主人的身份首先走进了战场。吉言庆也是微微一笑,跟着进去。两人都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被阵法投射到外面巨大的光幕上,因而表现都非常得体。
陈志宁心止如水,另外一边的吉言庆却不能如此平静。
穿过战歌堂的通道的时候,这里没有阵法封闭,能够听到外面巨大的欢呼声。
两道法术在陈志宁的操纵之下,将精纯的力量凝聚起来,化作了两只短棒。陈志宁一手火焰一手雷电,火棒赤炎流淌,雷棒电光纠缠,互相一碰,咔咔啦啦的雷暴火耀。他悍然杀上,双棒挥舞,梆梆梆的和十三道望天神剑战在了一处。
豪杰阵的组委会是太炎书院体系整体评选出来的,以太学为主,也有其他州学的老师。
另外一边,陈志宁当然一和图书点也不差——谁敢在太学里亏待了他?
叶子道先下车,也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
陈志宁不是京师人,但他目前在京师居住,可他的对手拥有超九阶法宝,于是外面的观众除了太学学子之外,全部倒戈去支持吉言庆了。
吉言庆身材很高,不胖不瘦,显得十分匀称。他脸上浮现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面对支持者极为亲和,朝周围抱拳一圈:“各位,且看待会的比赛,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吉言庆似乎并不急迫,他对陈志宁露出一个笑容,两人很有默契猛的启动,双足发力蹬地,石炮一般轰了出去。
他退出了战场,只剩下陈志宁和吉言庆。
车队停在了太学正门口,即便是身怀超九阶法宝,但吉言庆的身份也不足以让太学打开正门迎接,只是左侧的一扇小门开着。
静室内,陈志宁从应元宿手中接过一摞赌票,终于松了口气:“能不能翻身就看今天这一把了。”
外面的观众们更是兴奋:这还只是热身?!
他是三年前的豪杰阵十六强,这几年在京师中打拼名声再起,有不少人认识他。而他之后是于本间和何渡,欢呼声逐渐响起。尤其是何渡,可是去年的八强!
好在今天这一场不像上一场,大家一致看好持有超九阶法宝的吉言庆,他获胜的赔率很高。
“吉言庆快用法宝。”不少单纯的看客已经急不可耐了。
“望天剑术!”
他双手平举,身后打开一处储物空间,如同一眼黑洞,当中飞出十三枚八面玉符。符头符尾有阵法云纹,符身上有神秘灵文,死死灵光垂下,从周和*图*书围的空气之中汲取天地元力。
吉言庆双手舞动,凭借着冥冥之中的联系,将一套法术剑法施展开来,十三道灵符神剑鬼神莫测!
“没关系,就算是陈志宁输了,咱们还有三位上舍生呢。”有人自我安慰,但旁边立刻有人闷闷不乐的反驳:“你觉得如果陈志宁不能获胜,邓广全他们就有把握吗?”
嘭!
所以吉言庆四人从进入太学开始,就一直有专人引导,在赛前为他准备的静室也是最高规格的。
“快走,抢个好位置。”大家一拥而入。
……
吉言庆当然听不见,他略有些意外的看着陈志宁,缓缓点头道:“星空无限血脉果然名不虚传。我本以为,我精研《道艺七大精解》大进突破之后,在同境界的修士之中,莽气的分量和质量都已经是佼佼者,却没想到你竟然能与我平分秋色。”
现在万炼火羽术和云葬藏雷诀都已经达到了一个非常高超的层次。
不料吉言庆却是大笑一声道:“你中计了!”
可是连续三次,他最终都是失落。
说完,他就在叶子道三人的护送下进了太学。
如果自己能够最终获得擂主,甚至成为三合会战的魁首,自己将会被整个天澜州永远铭记!
……
身后的光幕缓缓落下,阵法升起将整个战场封闭起来。
三年啊!多少个日日夜夜,自己始终是天澜州排名第二的天才!对于一般人来说,排名第二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对于第二本人来说,这是一种煎熬、屈辱、磨练!
陈志宁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淡淡一笑并不答话。他心中不爽,小爷要是莽气灵气同出,和图书刚才那一拳已经轰的你粘在阵法光壁上了。
他一声轻叱,十三道巨大光剑轮番而下,整个战场内立刻卷起了一场剑光风暴!
……
吉言庆将自身的莽气催动,十三枚玉符猛的一炸,化作了十三道巨大的光芒之剑,一灵符为核心,莽气和天地元力凝聚成为近乎实质的剑身。
两人这一场战斗,打得精彩纷呈。不仅看上去险象环生,而且陈志宁的双棒附带了火焰和雷电的效果,极为炫目,战歌堂外的观众们高潮迭起连连喝彩。
上一场他赢得太过轻松,没有使用超九阶法宝,让很多前去观战的支持者大为失望,赛后也有不少人抱怨。
他身上莽气涌动,陈志宁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部秘典在他修行当中的作用。
三大擂和三合会战严格禁止选手参与赌博,以此来杜绝选手和赌坊联手做局,故意输掉比赛。
陈志宁也是一震手中双棒,言道:“请出手。”
嗖!
但如果买自己获胜,其实对比赛没有什么影响,而且陈志宁这一次是用应元宿的身份下注,组委会肯定能够查到,但不会对这种下注刻意追究。
他花掉那一百五十万三阶灵玉之后,已经穷的叮当响,想方设法筹措了一笔钱,各个赌坊下注,买自己获胜。
但今天吉言庆说不会让大家失望,难道是在暗示他会在这一战之中使用超九阶法宝?!
终于,最后一辆马车的车门打开,吉言庆走了下来,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不少人朝他挥手:“吉言庆,好好打!我们支持你。”
阵法光幕缓缓张开,两人的视线穿过了巨大的今战堂战场,看到了另外一头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