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无界仙皇

作者:石三
无界仙皇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0章 前线捷报

荒洪全军斗志全无,赵京鹤发动总攻,荒洪在惠城附近已经聚集了近二十万修真战士,六万人被杀,十万人成为俘虏,只有三万人左右四散溃逃,估计最后能够退回荒洪国内的,不会超过一万人!
详细的战报很快送到了。
接下来是战是和全看太炎的心情。
不一会儿,蔡琳端着洗脸水进来了。
“贝小芽。”
这奏疏和清单暂时被君臣无视了,大家享受着大胜的喜悦。
小陈少爷想了想,也就了然了,昨晚那么多人,也只有这丫头对旁人的目光好无所觉,才敢混进自己的房间来吧?
早上的时候,一头地龙马飞驰而来,从东城门进了京师。信使身后插着红色的小旗,一路兴奋无比,到了城门下就高呼:“大捷!大捷!”
乍一听似乎很有道理,但他们似乎忘记了,陈志宁本身也已经是玄融境后期,十四岁的年纪,只差一步就是绝境大修!
他一边退出大殿一边对自己的几位心腹使了眼色,大家一起回去,继续商议,一定要想办法让必须啊同意追击荒洪大军!
御造堂的大督造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但他也没什么理由反驳。皇室三大堂只有他们御造堂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任务,大笔的物资砸下去,没看到什么成果,陛下心里也憋着火呢。
请战的奏疏后面,附了一份清单,向陛下讨要物资。他不可能在后勤没有保障的情况下,贸然带领大军侵入荒洪。
朝东流愣在那里,心中沉痛无比:这就是自hetushu.com己要辅佐的天子?
群臣之中,唯独朝东流站出来:“陛下,赵将军奏章之中所说,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一片欢庆之中,终于有人想起来一件事情:“陛下,天狮卫此次出击至关重要,微臣为他们请功。”
“不行!”朝东流仍旧不肯放弃:“绝不能让前线的战士白白牺牲!”
……
但京师的百姓们也不是傻子,小陈少爷“不务正业”的状况下都能战胜何冲,说明他的战斗力被严重低估啊,于是大家一窝蜂的去买陈志宁,赌坊计划失败,只好将小陈的赔率调整为一赔一。
荒洪国处心积虑发动的一场大战,最终是自身大败亏输,国力大大受损,恐已无再战之力。
陈志宁却是如获至宝:“不看好我才好呀,不然少爷我怎么赚钱?方食禄?你小子死哪儿去了,快给我出去把所有的钱都压在少爷我身上。”
群臣动容,一起跪地高呼万岁。
这一次是真的大捷了。
还好赵京鹤一战获胜。
……
尽管在三合会战中的对手还没有出现,但各大赌坊对于三合会战的第一笔赔率已经挂出来了,陈志宁的赔率很高,达到了一赔三。
……
各大赌坊立刻暗中派人散布一种论调:陈志宁果然将过多的精力放在了修真技能上,他在三合会战中的前景堪忧。
豪杰阵擂主决出后三天,才是英雄场的最终之战,再后三天是震古台。
但御造堂大督造心里也委屈,那些制式法宝的和图书改造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这都是前代先贤们经历了漫长岁月,反复淬炼改进,最后留下的成果。
却是把少爷赌博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
赵京鹤在惠城城外,利用陈志宁供应的低阶阵基,构筑了成片的“阵法堡垒”,牢牢困住了荒洪大军。
她眨眨眼,回头看看少爷,眉眼弯弯露出一个开心的浅笑。也不说话,起身来抓起自己的皮毛马甲罩在身上出去了。
书院系的修士很不开心:凭什么?!
啪!
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一伸脖子想要看的更多一些。
蔡琳像一只小狗一样,进门之后小鼻子抽动了,似乎是在寻找什么证据,陈志宁一声叹息:“什么事都没有,别看了,快过来伺候少爷起来。”
小陈少爷不是在打豪杰阵吗,怎么跟惠城大捷又扯上了关系?
从玄融境中期强行提升到玄融境后期,小陈少爷花了三百万三阶灵玉,肉痛不已,正在发愁从何处找补回来,这不就来了机会?
进阶玄黄弩,自主防卫的游盾,攻守平衡!
蔡琳开心一笑,梨涡浅浅,脆生生答道:“是,少爷。”
这种战报本来应该对平民保密的,但是京师的百姓们总有各种渠道能够打听到一些所谓的朝廷机密。
但原本就不支持陈志宁的那一群书院系修士显得很“客观冷静”,不断和别人分析:赌坊做出了明智的决定。我们早就说过,陈志宁成为豪杰阵擂主,是今年书院系最大的错误。
hetushu.com合会战很快就要点燃京师所有修士最大的热情了,不过在这之前,惠城忽有捷报传来。
而后他的主力在外围连续歼灭了荒洪国增援的四批援军。
蔡琳连忙劝说:“少爷,老爷和夫人说了,不准你赌·博,你不听我要去告诉老爷和夫人。”
太龙卫指挥使的话也让大家心里有些疑惑,的确在出发之前,万方良在朝堂上不停诉苦,就算是其中有表演的成分,但至少万方良肯定是认为这一次任务很艰难,可为什么去了之后一战胜之,并且十分轻松呢?
想当初,惠城防线可是岌岌可危啊,朝堂上下对于能不能守住惠城毫无信心,一旦惠城失利,将会有大片领土落入荒洪手中。
而后荒洪改变了战术,派出“玄机军”,稍稍扳回劣势,但是天狮卫一到,立刻摧枯拉朽的打败了玄机军,斩杀玄机军玄境战士一千八百人!
很快捷报送进了宫中,正是早朝时候,原本大臣们还在因为一笔户部的拨款吵得不可开交,捷报送来皇帝大笑三声传阅了下去。
豪杰阵的擂主最先决出,今天震古台和英雄场却没有比赛,给支持者们留足欢庆的时间。
人们最初兴奋于战报之中一个个详细的战例,以及杀敌的数字。但半天之后,人们就从战报之中发现了一个很敏感的名字:陈志宁!
“这个……按照战报上说的时间来看,小陈少爷在帮助天狮卫改进玄黄弩的时间,正是他和何冲决战之前?”
赵京鹤送来捷报的同和图书时,还有一份奏疏,恳请陛下准他杀入荒洪国境内,开疆拓土!
但实际上,各大赌坊已经悄悄调整了陈志宁在三合会战中的赔率,从一赔三,变成了一赔二。
皇帝摆摆手:“朝廷压力很大,再议吧。”
这一动,贝小芽醒了。
蔡琳生气的把一张纸拍在桌子上:“这些赌坊的人真没眼光!”
可是这种一次性法宝他还有多少?恐怕已经没有了吧?否则肯定丢出来炸飞何冲了。
方食禄嚼着樱叶溜溜达达进来:“是,少爷。”
“等一等吧。”皇帝开口道:“随后的详细战报很快就会送来。”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陈志宁,仍旧战胜了何冲,成为了豪杰阵的擂主。
没有了天公神雷,他拿什么争夺三合会战魁首?
他扬了扬眉毛,视线顺着女孩的衣领看下去——他还有印象——果然一道深深的沟壑,弧线无比优美。
这也就意味着,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陈志宁就很不被看好了。
……
时至今日,少爷有什么“非分的”要求,小丫头心里当真是千情万愿的,只是面皮薄还有些难为情罢了。
“这也太不务正业了吧……”
很快人们就找到了原因所在:原来天狮卫大胜,轻松击败荒洪玄机军,还有小陈少爷的功劳!
他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被挤出朝堂的时候,陛下似乎也并没有做什么事情挽留自己这位肱骨老臣。这几年下来,他果然还是没有变!
“陛下,战机稍纵即逝啊!”
时至今日,少爷要hetushu•com是没什么非分之想,她就要担心自己的名分问题了。
就拿一个简单的玄黄弩来说,核心部分实际上五百年前一位超九阶大师,在某个极度危险的遗迹之中发现的,当年那位超九阶大师通过朝廷征调了三位天境随行,消耗了大量物资,战死了六位绝境,才得到了这枚核心。
这么多年来,对于这枚核心的改进毫无进展,甚至能够弄懂这枚核心的人都不多,大家只能在玄黄弩外部的结构上小修小补。
他是靠什么成为擂主的?不是他自己的真正实力,而是天公神雷!
太龙卫的人不太开心,但大胜在前,不能明目张胆的反对,于是太龙卫指挥使站出来道:“陛下,天狮卫出征之前曾经在朝堂上诉苦,言我军法宝落后,远不如荒洪方面犀利,可是为何一战获胜?而且是压倒性的胜利?”
所以他最近一直很低调,在朝堂上基本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皇帝摇摇头,起身下了宝座,身后的太监高声唱和道:“退——朝——”
他咂咂嘴,觉得可惜啊,为什么昨晚酒喝多了呢?
陈志宁瞪了方食禄一眼:“还不快去!”要不是这个碍事货在这里杵着,说不定少爷今天就得手了。
陈志宁这一阵胡闹,弄得小丫头浑身火热,俏脸红的能滴下血来,用脑海中最后一丝清明从少爷怀里挣脱出来,啐了一口跺脚跑了:“少爷坏死了!”
陈志宁一把搂住她,胸口臀部揉搓了一阵,占足了便宜才说道:“少爷不是赌·博,少爷是挣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