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黄金墓现紫金装,提刀独立顾八荒

第10章 一场空

往回走的途中,肖邦提到了丹田,他说道:“苗兄应该是三流巅峰状态,若是信我,就不要急着冲关”。
而扔出去的,则是那块祟阳明给他的,代表紫金神衣巡游的令牌,这领牌只是身份的象征,没有特殊之处,也不能自动飞回来,就算丢了,由于那东西是经过滴血认主的,所以,别人捡到后也没办法冒充。
“解剖发现,此人的丹田与我死的时候,丹田状态完全不一样,我死的时候,丹田被绞成一团碎渣,但此位魔门强者,丹田却还较为完整;打个比喻,豆腐花端出来是完整的,拿勺子一绞就是我的丹田状态,但若是一块一块的切,就是魔门强者的丹田状态。”
苗人凤想了想后,决定不管这个问题,他对罗中贯说:“此事你关注一下,若是有接触,再汇报于我,还有,我最近需要帮手,你可愿助我?”
虽然已经知道丹田的秘密,苗人风却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去,如此不堪一击,狗屁的一流高手啊!”苗人风暗骂一声,手底下却没有停,水流哗哗作响跟随着苗人凤的脚步,肖邦的琴音也随之更加尖锐,他似乎还没有掌握一部琴谱,此时弹奏出来的,都属于单音。
“我去,这哥们太凶残了。”苗人风露出惊愕的表情。
听到不是很多人知道,苗人风松了一口气,这秘密肯定会渐渐被发现,但越晚被人发现,他收购扩增丹田所需之物,受到的阻力也会小,价格也会越低。
肖邦不愧为战斗经验丰富之人,苗人风刚将紫金神衣令扔出去,他的琴音就奏响,音律如利刃,朝泥和尚罗中贯攻去,而苗人风和_图_书在扔出令牌之时,同样欺身而上,巨虎的幻象浮现,“嘭”,幻象消失,拳头重重的砸住泥和尚的面部。
苗人风有些不解,这货怎么叫自己大人?紧接着,就看到泥和尚将自己扔出去的紫金神衣令递还,同时,还取出一块银色的神衣巡游令,朝苗人风晃了晃。
罗中贯望了一眼走远的肖邦,说:“大人,那个是昆仑派的弟子,他此次入林,会不会联络那个人?”
“确实,这得死多少次,玩了半年才三流啊!”苗人风点头赞同,他确实有同样的疑问。
两个三流弱鸡联手攻了一阵,无奈的发现,居然打不死泥和尚,两人暗叹一声,放弃攻击,但也趁着泥和尚收拾皮外伤之际,跑上了对岸,捡起之前扔上岸的包袱,撒腿就跑,跑着跑着发现,两人并肩跑,变成了三人,新加进来的家伙,还全身是泥。
“啧,一流高手巅峰,说跪就跪,太没节操了吧?这货能不能信啊?”苗人风有些迟疑的想着。
“知道了”,苗人风回答道,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他连神衣巡游院到底肩负什么样的职责都不是很清楚,自然更不清楚成都郡神衣巡游分院的布局,说得多,错的多,言简意赅才是上策。
“泥和尚罗中贯,一流高手巅峰,魔门分支天莲教弟子,一身功法极为诡异,中期极为活跃的一代凶人,后死在肖邦的琴音下。”老系详细的提示道。
苗人风脚步一移,将肖邦挡在侧面,肖邦稍稍一愣,就明白苗人风的意图,他趁苗人凤挡住敌人的视野之际,将手中的包袱掷向对岸,迅速取出巨琴兵器,但并没有和_图_书立即发动攻击,主要是看不清对方的实力,若是对方实力弱鸡,肖邦并不介意击杀对方的。
“嘿,一次也没死,最多就是重伤。”肖邦就算性格沉稳,此时也不免得意的炫耀一下。
苗人风发现肖邦居然知道了全部,大为惊讶,心想着这莫非不是秘密了?就问道:“啊?你怎么知道的?这个情况,很多人知道吗?”
苗人风此时是真心敬佩肖邦,得有多变态跟执着的家伙,才会为了研究这个问题,让敌人一次次的崩碎自个的丹田,想想都蛋疼啊!
肖邦是老玩家,很清楚神衣巡游院,是皇帝掌握的私人武装,权势堪比鼎盛时期的明朝锦衣卫,官府的事情,肖邦不想太过掺合,就朝苗人风示意一下后,走到偏远的地方。
“然后,我花费所有贡献度进入藏书阁,不是功法楼,只是阅读的典籍,读了些书后,才发现其中的奥妙;丹田还有三个扩增状态,而这三个扩增状态,就是三道阵线,就算我们内力消耗过大,敌人伤害超强时,这三道阵线也能抵挡,不至于一下就挂掉,当然,实力相差太大,另当别论。”
“我玩了半年,才是三流巅峰,你不觉得太容易死了吗?”
“继续保持警惕,最近应有大事发生。”走出野猪林时,苗人风对罗中贯轻声说道。
罗中贯见肖邦走远,恭恭敬敬的单膝跪地问安。
紫金神衣巡游令朝泥和尚罗中贯飞去,老系表示苗人凤把它当暗器扔来扔去,它很心塞,因此,苗人凤就把老系藏于其中的铁片设置成“隐藏”,这样就不会挂在腰间。
“卧槽,泥和尚居然是银衣巡游?朝廷果hetushu•com然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连魔门高手都被收买了”。
问天下谁最憎恨宗派子弟,不是太玄李氏,也不是邪派,而是被杀了数百上千年的魔门诸支,邪派除了行事较为随性外,在手段上与正派颇为相似,甚至有时候,邪派比正派还象正派,因此,邪派在此款游戏中,并不代表着邪恶,正经是魔门才是真正的凶残之辈。
“大人,野猪林内的凶人都相对的安份,基本都没有离开,成都府的商记仍然定时进入搞交易,目前就是这样的。”
“然后,我跟随师门长辈一起去缉拿魔门强者,发现稍有凶名的强者,一般都不容易死,就算被打成重伤,也能强提着一口内力,奔窜而走,因此,我解剖了一位魔门强者。”
罗中贯闻言,脸露喜色,跪地就拜,表示愿意为大人赴汤蹈火。
“大人,有事慢慢说啊!何必动手打属下啊!”泥和尚一边跑,一边说,但他的嘴巴并没有动,显然用的是“传音入密”。
“死得也很恐怖,好不好”,苗人风暗中吐槽,但表情却是缓和下来,避免肖邦更新到这里就太监了。
“那个人?哪个人?”,苗人凤有些苦逼的想着,问老系,老系也不大清楚。
“说说你是如何发现的?”苗人风好奇的问道。
肖邦赶紧解释道:“不是活的,是死的。”
野猪林内有一条并不宽阔的河,河流并不湍急也不深,淌一淌的话也能过去,水位及腰,河中也没有凶猛的怪物,此处视野宽阔,按理说,是野猪林内最为安全的地方,来的时候,就是一淌就走的,没想到回去的时候却偏偏遇到了敌人。
“看来我和-图-书也要赶紧扩增丹田了,正好,有了这笔钱,应该可以买到一株千年灵药了吧?三道扩增,就需要三株,麻蛋,也不知够不够”,苗人风暗中琢磨着。
泥和尚惨叫一声倒飞而出,重重的摔在烂泥中。
“那你丹田晋阶完美三流后,死了几次?”苗人风问道。
野猪林的怪物刷新速度蛮快的,但没有强力高手出来阻扰的话,这些怪物在有群杀的肖邦面前,都是渣渣,苗人风一路也拿怪物练手,增加自己的应敌对战能力。
“看暗器”。
金色圆盘飞了过来,罗中贯探手将其接住,随后就一口咬了上去,望着金盘上的满排牙印,罗中贯笑得眼睛都合了起来,猛夸苗人风爱护部下,是个好领导,然后,罗中贯就自奋勇告当先锋,替大人扫除前路的一切障碍,这倒是让苗、肖二人的回程顺畅无比。
罗中贯也不在意苗人风的话多话少,他站起身后,就开始吐苦水,说这里条件多艰苦,没有好吃食就算了,连个女人都没有,害得他天天扎泥土。
苗人风双腿一踢水花,整个人就跳了起来,重重的坐在泥和尚的背上,然后一拳一拳的打他的后脑勺,泥和尚惨呼连连,大声喊道:“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还手了啊!”
肖邦闻言,没好气的说,“怎以可能很多人知道,我也是用了半年多时间,才发现其中的蹊跷”。
污泥翻滚了一下,一个满身泥垢,看不清面容者站在烂泥中,他鼻孔还冒着气泡,显得极为可笑,但苗、肖二人却不敢笑,他们此时正好行走在河中心的位置,双手高举托着包袱,里面放的是衣物、干粮,黄金物件都负在背上,这些东和图书西也不怕水。
话说,神衣巡游确实四处巡游,但巡游到玩泥巴,这货也算是奇葩了,当然,这只是吐槽,丫名号叫“泥和尚”,修炼的功法,肯定是跟泥巴有关,泥巴估计也不是普通的泥巴。
“在三流阶段,需要服食千年异果,若是百年异果也可,但需得凑足千年的年份,二流的话,我暂时还未达到,但照如此推测,估计需三五千年,一流则是万年,宗师、大宗师之后就更恐怖了。”
苗人风清楚,对于肖邦来说,丹田扩增信息是非常重要的,肖邦能把这个信息告诉他,说明他获得了肖邦的爱情,啊不,是友情。
“爆头、刺心、割喉,这三个要害,只有在丹田被爆崩之后才会出现,这意味着,丹田是我们最后的防线,根据这个推测,我观察丹田被强敌击碎时的状态,发现储存在丹田里的内力,会与敌人攻击而来的伤害进行抵消,一旦我们内力不足,敌人的伤害就可以直接崩碎我们的丹田。”
听到丫天天扎泥土,苗人风差点没崩住笑出声来,为了掩饰,他轻咳一声,打断罗中贯的话头,朝远处的肖邦喊道:“老肖,扔个盘子过来”。
“我闻到宗派弟子的腐臭味”,泥人鼻孔中的气泡越来越大,随着此人说话的呼吸之气,气泡微微的颤抖着,奇特的是,气泡居然没有破掉。
他想知道肖邦究竟知道多少,若是少的话,苗人风也不会告诉肖邦,他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找肖邦一起入野猪林,主要是真不知道黄金墓居然有如此多的黄金啊!想想都是一把泪。
“未流的丹田是一样的,但到了三流,就会有圆满、完美、完美无缺三种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