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黄金墓现紫金装,提刀独立顾八荒

第17章 一些内幕

苗人风呆了呆后才想起“天后”是谁,武则天姐姐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皇帝。
邪王李白,老系之前记不起来,看到真人后就记起来,就象没有碰到阴后,它就记不起来阴后是谁。
区区三流修为,现在就问破碎虚空,步伐迈得太大会扯到蛋的,因此,苗人风放弃追问,转而问起机关术的事情,而孟叔叔对苗少年非常的欣赏,很大方的甩了一本“基础机关学”给苗人风,莫要小看这“基础机关学”,它可是孟叔叔的心血著作。
老系就象一台失去硬盘的电脑,由于拥有智慧,没有硬盘也记住颇多的东西,但就跟人的记忆一样,很多记忆会潜伏起来,直到某天遇到,才会惊醒记忆,老系也是如此,它若是没看到“实物或真人”,记忆就潜伏在那里。
孟叔叔所谓的非常有信心,就是“拳头下出孝子”,说错,是“苦逼之下出宗师”,为了让苗人风领悟出“气”,他摆了一个四方震威傀儡阵,然后,将苗人风扔到阵中,就不管他的死活了。
“数日前,劫云密布,某舞剑一算,原来是老友所引,某大为高兴,以为老友晋阶地仙,只是观此地气息,却无劫的降临,老友亦无地仙的意境,真是奇哉。”
站于阵中的苗人风努力的沟通环境,但这没有什么卵用,“孟山人,这四周除了一座草屋,就没有什么东西了,你不会让我沟通草屋吧?”苗人凤高声喊道。
在苗人风与四具傀儡打得火热之时,草屋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迅速接近,而他的到达早就被孟浩然感应到,也被小白狐感应到,小白狐自然要通知苗人风,并且还详细的描术来者的穿扮与模样,最后才说出此人的身份。
李白站在草屋内,一脸淡笑的朗声唱道:“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白山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
不过,留在此处也并非没有好处,孟叔叔是欣赏小苗苗的,不仅传援机关术,还扔了几本武学书籍给小苗苗,同时鄙视一下小苗苗的师傅,说除了“千幻诀”心法外,其余的武学都是http://m•hetushu•com垃圾,就算是“千幻诀”也只是比垃圾好一点点,归根结底还是垃圾。
苗人风一脸的迷茫,魔门中人一见面就彼此“淫”一道诗打招呼吗?
“小看草屋吗?它也是需要打地基的,也需要加牢加固的,它还能挡风遮雨,你说说,草屋有何弱小之处?”
“武者的丹田内力越是精纯,分化出来的内气就越强劲,强劲意味着坚硬,敌人就算修为高过你,也无法切断你内气与小剑之间的联系,何况切断一条线也无法破阵,此阵的阵眼是人,机关阵的最强阵眼是人,最弱的也是人”。
四方震威傀儡阵一共有四位傀儡,合起来实力相当于一个不入流巅峰的武者,但防御力超强,在孟叔叔的设定下,四位傀儡不会攻击苗人风,但会防止苗人风的离开,除非苗人风击败它们,或者凭借厉害的身法与轻功,找到脱阵的路线。
“李青莲,白山分别之时,某已经说清楚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乱,你如何行事?”
“为何要乱?”
苗人风在孟浩然将“老系”当成天道时,就非常担心孟浩然将小白狐据为己有,他也跟老系交流过,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老系显然也是无计可施,它现在可不是系统,就算拥有大量的游戏资料,但资料可无法左右NPC的行为。
苗人风跟四具傀儡更是被无形的压力所伤,四具傀儡无声的碎裂,苗人风眼耳鼻皆飙出鲜血,若非关键时候,草屋内飞出一团劲气罩住他,他也会象四具傀儡一样被功气压得粉碎。
反正老系掌握的大量信息,在这段时间内,已是慢慢的告诉他,就算以后老系真的被系统抹杀,苗人风损失的也不过是“提醒”;资料可以告诉,但没有影像,因此象某位高手或某件物品出现时,没有老系的存在,苗人风就不可能辨识出来。
苗人风听得很认真也很郁闷,这些话老系也曾经说过,但孟叔叔跟老系一样,讲的都是“沟通、领悟”,尼玛,要是知道沟通与领悟,哥还会坐在这里听课吗?
“天后。”
小白狐在苗http://www.hetushu.com人风不断虚心求学之时醒转,它在晕迷时,已经与它大脑构连在一起的老系却没有陷入休眠,仍然与苗人风保持着交流,这货虽然有大量的资料信息,但涉及到细节时,却是没有什么帮助。
“邪王李青莲,亦是李白,花间补天派的大佬,淫的一手好诗,使得一手好剑,更是天下间最厉害的刺客。”
相比略显老态的孟叔叔,李白却更象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实际上,李白在游戏中的设定,也是中年大叔的说。
五彩石在游戏中自然是有的,也确实含有“天道”的气息,只是不可能象老系那样明显,能够让孟浩然轻易的得到人仙晋阶地仙的感悟,并明显触摸到“破碎虚空”的门槛。
说起老系为什么要搞这次的手术,原因还是那个宏大的愿望——成为人类。
“孟山人,白山之事不仅吓破你的胆气,连你的眼睛都吓瞎了,如此低劣资质的少年,你亦收之为徒。”
好在资料虽然无法左右NPC的行为,却能够提出某些情报信息,以换取NPC的出力或者改变NPC的想法,而孟浩然如今最想得到的是什么?自然是五彩石。
“如何产生气?还是那句话,沟通天地,你处于山中,你之丹田与山有呼应则有气,此时,你的虎势摆出来,老虎在山林间乃是王者,气与势一体,敌人被你势所震,被你气之伤,则必死无疑。”
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1:1的比例,让苗人风很蛋疼,小白狐苏醒后,孟浩然叔叔要求继续留下来观察,这意味着苗人风还要留在此处一段时间,这得耽搁多少事情啊?
苗人风无语,他知道所谓的沟通肯定不是靠幻想的,再回想起当初在山林里,观看虎、鹰、狼三种动物的搏杀,苗人风暗想着“莫非跟丹田有关?”但丹田就是内力的容器,所有玩家都有丹田,若是跟丹田有关的话,岂不是所有玩家都能领悟出来?
“内力外放,感应天地,麻蛋,就这八个字,说一下会死啊!”苗人风骂道。
“额滴娘啊!”苗人风惨叫道。
孟叔叔给出很高的评价,让苗少年非常的汗颜和_图_书
“嘭”,一具傀儡从草屋内飞出化为碎片,朝李白罩去,李白手中竹扇一挥,碎片瞬息之间凝固,但其中有一块小碎片却不受制约,极为迅速的击向李白,李白轻“噫”一声后,竹扇摊开,“叮!”碎片与竹扇碰撞在一起,李白如飘絮般朝后飞去。
“道有万万千,终是殊途同归。山人之医理,世俗之人畏之如虎,但若我等掌握天下权柄,以政令行于天下,谁敢不从?”
“那就是跟心法有关?啧,确实跟心法有关,千幻诀能够更加的形成势,就在于它的幻,别人都是先形成气然后才有势,我由于心法的原因,先得势却没有形成气”。
“心法是控阵的核心,身法是布阵的辅助,阵本身就具备杀伤力,一旦与你的招式结合起来,就形成阵与招式的双重杀伤。”
“道境已是触摸到天道的边角,某立于山中,某不仅是山,不仅是山神,更是天道,天道之下,万物归某,某说山可高,山即冲突天际,某说山可陷,山可平于地。”
当然,看看苗人风就知道,拥有归拥有,修习者自身能否领悟出来,才是关键。
李白背后负着一柄巨剑,手却持着一支画扇,扇子一打开就浮现十几个美人的图像,这作派极象他的祖师爷“候希白”,而李白的长相也是集“帅、酷、拽”于一身的。
“意念不是意志,意志再坚韧,受资质影响,再努力也无法达到修为巅峰,意念指的是沟通,沟通的是天地变化,某立于山中,某不仅是山,某更是山神,神者,一意灭敌,一念擒敌。”
苗人风非常好奇破碎虚空究竟是什么东东?这游戏出现的“储物袋”,不是象仙侠那样的,而是属于最顶尖的机关术。
“天后?哈哈哈,李青莲,天下间还有人可比肩一代女皇之女子吗?这比起你动乱天下更是难。”
不过,苗人风受伤很严重,连说话都不可能,也只能坐在那里生闷气。
四方震威傀儡阵不会阻挡住苗人风的视线,只要苗人风站在最早的地方不动,四具傀儡也不攻击他,因此,在得知邪王李白到来后,苗人风就赶紧停下了练习,站在那里打量http://www.hetushu.com着这位“名扬天下”的NPC。
“嘭”,思考间走了神,不知不觉就移动了步伐,傀儡感应到苗人风要离开,立即出手阻拦,四具傀儡是一齐行动的,将苗人风打得重新退回到之前的位置,而被傀儡一击,苗人风的眼睛顿时一亮,他想起之前孟浩然布下的“剑阵”。
“你自号李太白,天下人岂不知你之心思,谋划多年,终是一场空,如今正值盛世,人心忠于皇室,李青莲,你有何计可动乱天下?”
内力外话说得简单,要做却是不简单的,苗人风又想起在黄金墓擂台赛时,人不留名的刀上爆涨出来的“刀气”,他这时才真正明白,孟浩然为什么要摆下四具傀儡;内力外放不可能很简单的出来,必须通过无数的战斗,不断的领会才能出来。
苗人风实在搞不懂成为人类,与成为一只数据化成的白狐有什么关系,老系也没有细说,它只说现在只是初步的设想,等它理清楚相关的细节后,再慢慢与苗人风谈,苗人风也无所谓。
“天道亦难,吾辈横绝巅岭,地崩山摧可悔?自是不悔,权柄虽难,比天道还难吗?孟山人,白山之事,你终究是怕了。”
李白望了一眼跌坐在地的苗人风,苗人风感到一阵寒咧的劲气拂遍全身,就在他要被冻成冰时,另一股劲气飘来,化解掉所有的寒意。
孟叔叔的修为摆在那里,小苗同学想要带着白狐逃掉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何况,孟叔叔还非常谨慎的开启了机关阵,苗人风若是离开草屋范围,马上就会陷进机关阵中,在没有成为机关大师之前,想要破阵而出,属于痴人说梦。
“你的千幻诀只能修出气势,某说你是天才,果然没有说错,你观虎、鹰、狼而得其势,融于普通招式中,打出势,但势无气则亏,敌人虽一时被你势所迷惑,却仅仅是视野的迷惑,敌人只需运转心法即可消除你的势,而你的招式归根结底还是黑虎掏心,敌人一旦脱离你营造出来的势,就可轻易的击杀你。”
“气势、意念、道境是整个武学的核心,修为到了宗师级,就更注重这三个核心,气势总得来说就是与周围的环境产m.hetushu.com生呼应,若立于山中,某就是山,若是立于荒野,某就是荒野,敌若战,战的不仅是某,还有那一方天地。”
就算老系是来自未来的系统,丫也无法解释清楚什么是“破碎虚空”,这让苗人风颇有些失望,他转而询问孟浩然什么是破碎虚容,毕竟老孟叔叔已经触摸到了门槛,结果,孟叔叔的回答也很玄妙,听得苗人风一头雾水。
苗人风一听这话就怒了,尼玛,你丫魔门内部的事情,关老子毛事,要不要这么恶毒的评价老子?话说,所有玩家资质都是一样的,你丫怎么看出老子资质很差的?
“人无完人,某对武学、医理、机关术有极高的天赋,对于其余却是总觉得生涩难懂,你对机关术的天赋极高,对医理也颇有些天资,但对武学却迟钝的很,不过,遇上某,再迟钝,再差的资质,推到宗师级,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看懂此书,再加上你天才的头脑,你以后的成就将是无可估量的”。
草屋空地处,孟浩然修长洁白的双手飞舞不止,一柄柄指头长短的小剑被投到四周,随后,一股凌厉的剑气轰然涌现,九柄小剑如精灵般在空中飞舞着,切割着不存在的敌人,“机关阵与武学的配合,就能创造出杀阵”。
而在碎片与竹扇撞击在一起时,草屋也猛得剧烈摇晃起来,显然,看似轻松的碰撞,实则并不象表面那么轻松。
“木落雁南渡,北风江上寒。我家襄水曲,遥隔楚云端。乡泪客中尽,孤帆天际看。迷津欲有问,平海夕漫漫。”草屋内,孟浩然亦是高声呤唱道。
这时候就体现出“心法”为什么会有品级划分的设定,心法武学分为“普通、初、中、高、秘技、先天、绝学”,普通就不用说了,初中高三级中,或者有气,或者有势,但只有一种,而秘技则拥有“气势”,先天拥有“意念”,绝学拥有“道境”。
孟浩然说过,千幻诀虽然是垃圾心法,但修习此心法者,就算是未入流的修为,也能形成“气势”,这说明与修为高低是没有关系的,而苗人风已经领悟出“势”,也证明心法的修炼没有问题,那么迟迟无法形成“气”,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