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黄金墓现紫金装,提刀独立顾八荒

第90章 一曲罪歌玄机现

“天地有始,万物苍生皆有罪兮。罪乃天赋,承之不惧,生而罪兮,死而罪兮。凡罪者,天地鞭笞灵身,或卑辞屈服,或德勇巍然。吾罪嗜杀,吾罪嗜淫,吾罪嗜贪,吾罪嗜怒,天地万物,诸罪之身,此之谓大同。”
随着无声的节奏,傀儡们右臂的火焰突然一弱一强,一弱一强。
两人窃窃私语之时,洪亮的声音也结束了“罪论”的演讲,所有傀儡“轰!”一声站了起来,最前面的傀儡熄灭右臂的火焰,走到哑庵围墙前,整个身体横卧倒地,后面的紧跟而上,同样先熄灭右臂火焰,然后横卧倒地。
“乖徒儿,老夫知你性格刚烈,但区区一个人仙级的罪孽之女,还不值的老夫的亲徒以死来破局,一旁呆着去。”
“槽,这还自带五毛特效的。”
“你就不怕万一?”苗人风颇为佩服的问道。
所有傀儡皆是两米多高,一样的体型,右臂冒腾着火焰,它们先是整齐的朝左旋转,双手举过头顶,膝盖一曲一直,一曲一直,紧接着腰也左右,左右的扭。
两人说话之时,百具傀儡也有了动静。
就算没有什么音乐细胞的苗人风,听到乔娇娇的节拍后,也意识到这百来具的傀儡在跳舞,卧槽,跳舞不要紧,你特么跳节奏这么强烈的舞是几个意思?并且从傀儡们的舞姿来看,跳得还相当的现代,有点象在迪厅里的意思。
“师傅,我可自尽于此”,沈破虚大喊道。
“通通通”,火焰从百具傀儡的右臂升腾,刹那间照亮四周。
膝行至站立于梯子边的傀儡处,傀儡们也纷纷后退,让出空间,罪域的信徒们越过傀儡跪在原来傀儡的位置,他们双手高举过头,高声呼喊着“罪赏”。
鱼玄机秀眉一挑,右手朝空中一抓,沈破虚的飞腾的身体立即停滞,但洪九义的劲气仍然源源不断的传来,两人的实力相若,这就苦了在空中的沈破虚,他面红耳赤,青筋暴起,眼耳鼻皆有鲜血流出,估计再过几秒,丫就会被两个人http://www.hetushu.com仙级高手的隔空对攻,活生生的给压死。
沈破虚不知何时爬出了墙,溜到了苗人风两人身边,这家伙悄然无声的躲在一边,偷听了苗人风与乔娇娇的对话,听完后给自己占赞,幸好没有先出声打招呼,要不就听不到“罪域”的隐密,不过,他也不敢再躲一边太久,怕两人发现后,给自己一个大招,那就惨了。
“你真讨厌。”
这个冒险的举动,让苗人风与沈破虚都惊出一身冷汗,而乔娇娇跑到苗人风身边时,低声说:“它们身上有强烈的内气震荡,我从它们身边掠过,没有受到攻击,说明暗中指挥傀儡的人,并不在意我们,应该是哑庵内有什么。”
傀儡的舞蹈持续的五分钟多,再次面向树干上的“罪旗”,双手举过头顶,轰,双膝一曲全部跪倒在地。
慢慢的,一条由傀儡铺成的梯子呈现出来,墙约有三米高,只需要二十来具傀儡就可以搭成梯子,其余的傀儡则举着火焰臂,竖立于梯子两侧。
因此,苗人风与乔娇娇实际上是被沈破虚连累的,若是这家伙没有跑到两人身边,鱼玄机也只会抓沈破虚的,当然,苗、乔二人或许也会在沈破虚被抓时,被鱼玄机一指头给碾碎。
“轰轰轰”。
苗人风鄙视了看了沈破虚一眼,还特么是老玩家,现在才知道是剧情事件,其实丫也不想想,若不是他从白狐那里知道了所有剧情事件,丫估计更猜不出来,或者说,没有白狐的出现,苗人风连参与的资格都没有。
“罪域被令狐退搞成了宗教,自然也配套了一些宗教仪式,所谓名不正,言不顺,我猜测拿罪旗,也是需要一些手续的。”
乔娇娇扭头望着苗人风,苗人风只好低声解释一句,“丐帮帮主洪九义。”
虽然没有音乐,但看一群浑身机械的傀儡在跳舞,也是极有视觉冲击的,特别是它们还时不时的喷着火焰,增加舞姿的光暗交错,这令苗人风等人不禁看得入和-图-书神。
傀儡们整齐的踩着地。
“呼”,又是一股劲气强横插入,配合洪九义的劲气,将鱼玄机的劲气击退,虽然没有完全击退,却总算是让沈破虚可以脱离将死之局,身体横飞而出,又突然一个折返,缓缓的落在洪九义的身边。
“啪啪啪”。
“有罪则赏,即为罪赏”。
哑庵四周并没有什么遮挡物,苗人风之前就躲在一块无法遮挡他身体的石块外,若是一直黑暗的话,倒也无虑被发现,但此时光亮突现,他的身形就现了出来,然后,猪队友就欢呼一声,径直从排列整齐的傀儡间穿过,跑到苗人风的身边。
“罪气至则草木产,罪声微则草木落,产与落或使之,非自然也。故使之者至,物无不为;使者不至,物无可为……”。
“哦,你是谁?成都府乔氏武者世家的嫡女?除非有武当派的人来,否则,这些大佬又岂会在意一个本地的武者世家?”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罪能够让草木生长,这是比喻,指拥有罪的人,强壮有力;压抑罪,畏惧罪的人,就象草木一样凋落。罪是天赋,可受外力支配,但罪本身不能压抑。所以,用外力对罪进行压抑,就会有所变化,软弱、畏惧等等,若是没有外力,罪可以滋长茁壮,就不会有变化,承受天地给予天赋,强壮、无畏。”
受压力所制,苗人风三人被鱼玄机拉到罪域信徒最前方后,身不由己的跪了下来,跪这个动作让很多玩家反感,因此,很多时候,NPC是无法强迫玩家下跪的,但此时却是剧情场景,系统会在剧情场景发生时,做出提示,表明之后会有些比较尴尬的动作,玩家若是不想参与,可以马上离去。
苗人风与乔娇娇的身份,鱼玄机肯定不知道,但沈破虚的身份,隐藏于哑庵多年的鱼玄机,自然是知道的。
“洪九义的眼光越来越差了”。鱼玄机幽幽地说道。
被他称为哑丫的女子,眼睛朝苗人风三人藏身处扫了一http://www.hetushu•com眼,三人顿时觉得脸被刀割了一样,吓得三人拔身就跑,但没跑几步就发现自己拔不动腿,并且身体不由自主的朝后退,苗人风拼命的扭头,扭到脖子的极限后,眼角才瞄到那个哑丫,正伸着左手。
“苗兄,我有些不明白,罪域即是为了罪旗而来,直接拿走就是,何必要如此磨蹭?万一被正邪两道、朝廷、魔门知道的话,岂不是不妙?”沈破虚问道。
“劈劈劈”,一阵什么东西裂开的声响传出,暗中偷看者寻音望去,发现那堵架着树干的墙正四崩五裂,随后轰然塌方,一道人影踩着碎石缓缓从暗中走出,等她走到光亮照耀处,可看到她是一个年轻的女尼。
“嗯,那盒子可以封住冰,你要用的时候再打开。”
身体上半部的压力消失,但下半部却仍然受制,三人可以抬起头却没办法站起来,苗人风恶狠狠的盯着鱼玄机,“麻蛋,老子回神衣院率众前来攻打,活捉这小娘们,让丫也跪在我面前,嗯,跪舔这词比较好。”
以YY来消除自己心中的恼怒,苗人风还是觉得不是滋味,暗下决心要一改之前的懒散,加紧修炼,让这些NPC不能随意的控制自己。
“这么说,令狐退当初一统罪域,是采用宗教的方法,将罪进行合法化,让所有犯下重罪的人,认为他们之所以犯罪,是天地给予的天赋,犯罪没有错,因为他们顺从于本性,也就是没有卑辞屈服,反而是德勇巍然,啧啧,令狐退很牛的说。”
苗人风摸了摸脸,颇有些后悔没有戴面具,语气幽怨的说:“你认为他们会救武当叛徒吗?”
沈破虚的轻声招呼,让苗、乔二人吓了一跳,几乎就要马上动手,沈破虚是有经验的人,打招呼时还说了一句“我是沈破虚”,这才让苗、乔二人没有动手;不过,两人也意识到,之前自己二人讨论的太投入,看罪域的表演也太认真,这样太危险了,下面就得注意分出一些心神来感应四周。
沈破虚是不愿http://www.hetushu.com意离去,苗人风则是忘了查看系统提示,乔娇娇同样也是不肯离去,因此,三人被压着下跪时,只有苗人风破为恼怒,只是此时他受鱼玄机所制,连头都没办法抬高,自然也没办法怒视鱼玄机。
“我拷,这么拖拉,真当我们丐帮是死的啊!我们丐帮传递消息是有特殊手段的,他们拖了这么长的时间,成都郡的各宗派驻事办,肯定都听到了消息,先锋应该都到达了,后续的援军估计几天内也能到达,哎哟我去,剧情事件?”
苗人风觉得此话甚有道理,乔娇娇说完话,就将一个盒子递给苗人风,“别打开。”
话音未落定,一声如钟鸣般的大喝传来,“老夫的眼光从来不会差的,罪孽之女,你问某徒儿一句,可畏死?”
“卧槽”,苗人风跟沈破虚齐声吼道。
“我去,你自己是魔门中人,居然这也不知道?魔门不是纯粹的宗派,它更象一个在野势力,它要的是整个天下,若是天下百姓都认同罪域的理论,那这天下怎么管?罪域就象亡灵法师,要把世界变成骨头的世界,除了亡灵法师及信徒外,谁乐意?”
“某不叫哑丫,某叫鱼玄机。”
“为什么魔门也要杀罪人,他们不应该合作吗?”
鱼玄机才不会管苗人风想什么,对于她来说,苗人风就是蝼蚁,一指头就能压死,之所以不杀苗人风等三人,玩家的话来说就是剧情需要,鱼玄机的打算则是需要见证,而且她也不是只需要三个小家伙的见证,她在等大家伙们的到来。
沈破虚跟苗人风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侃侃而谈的乔娇娇,学渣跟学霸之间的差距,果然是无处不在的。
苗人风对此并不陌生,隔空取物嘛!正因为不陌生,让他知道,哑丫的修为比先天大宗师级的徐青书还要高,“卧槽,人仙?地仙?”苗人风一边倒退一边暗中猜测着。
“哈”,苗人风被最后一句“大家都是一个德性”的解说给搞笑了。
苗人风接过后塞进背包内,多嘴问一句“寒冰蚕丝?”
http://www•hetushu.com“那下环任务在哪?”
学渣听得莫名其妙,问乔娇娇,问后就觉得后悔,以为这小妞肯定也是不懂的,不想,乔娇娇低声解释说:“天地有初始,创造出来的万物都是带罪的,罪是天地赋予万物的,不需要惧怕,生时带罪,死后带罪,天地会对万物苍生做出种种考难,有的屈服,有的不服,杀淫贪怒等等,乃是天性,大家都是一个德性。”
“乱葬岗。”
“那我不是叛徒啊!”
“讨厌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澎湃的劲气袭卷而来,沈破虚的身体凌空而起。
暗夜中,响起洪亮的声音,似一人,又似千人,声音亮而飘忽。
“我知道”,沈破虚与苗人风齐声低喊道,麻蛋,这两字要是不知道,也太学渣了吧!
“哑丫?”沈破虚有些吃惊的低呼道。
“罪赏”。
乔娇娇白了苗人风一眼,继续说道:“其实就是人性本恶的加强版,他的理论是把人延伸到万物,同时加强恶是一种天赋,是天地创造出来的,就象现实中西方人说阑尾,是上帝给的,不能切除一样,恶也是天地给的,不能去除,不能压抑。”
“若是受到攻击,你认为我站在哑庵门前就能活吗?”
“罪赏”。
随着此起彼落的“罪赏”呼喊,无数身披斗蓬者,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们在接近罪旗时,全部跪倒在地,以膝盖前行,斗蓬遮盖了他们的面孔,但从他们的语气与行为,都能感受到狂热的气息在空气中散发着。
乔娇娇听得一头雾水,她可不知道罪域,也不知道令狐退是谁,抓着苗人风的衣袖追问,苗人风只好解释了一番,乔娇娇听完后,眼睛闪闪发亮的望着树干上的“罪旗”,苗人风吓了一跳,低声吼道:“你别打它的主意,得到罪旗者,号令罪域众生,这个虽然很威风,但比宗派叛徒还惨,连魔门都会追杀罪人的。”
“阿牛,他们会不会救我们?”
有音乐功底的乔娇娇,先是眼神迷茫的望着傀儡们的动作,随后,她嘴里嘀咕道“达达咚,达咚咚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