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黄金墓现紫金装,提刀独立顾八荒

第97章 一场节操尽碎的闹据

“护着杨府君的棺材,杀出去”。
“槽,节操都被狗吃了吗?”
荆楚多山林河流,有更多的材料、药材、矿藏可供开采,当然,这并不是说成都郡的资源被耗尽,事实上,成都郡的开发才达到十分之三左右,仍然有极大的潜力;但它这样的潜力需要大帮会才能吃得下,个人或是小团队,很容易被人黑吃黑的吞掉。
也不知从哪里的大吼声,随后,神衣卫的侧面压力缓解了不少,重新恢复本相的苗人风,一边踢飞一名蒙面客,一边抽空扫了一眼,发现来者是三无联盟,两个帮会估计是全员出动,数千人穿着帮派服装,与蒙面客战成一团。
正是靠这十来万的玩家守擂,郡关才最终闯过去,于是,在某位资深人士摆出数据后,议论的风向马上转变。
“那罪域如今远走荆楚郡,就不怕朝廷围剿吗?”
不仅是三无联盟跑来相助,其余十来座县城内的玩家帮派,也都派出精锐前来相助,在他们帮助下,此场令人无语的闹剧渐渐的平息,而这些帮派自然不是白帮忙的,他们也有各自的目地,这从打跑蒙面人后,他们目标明确的跑去扶棺就能看得出来。
神衣卫与衙差开道,仪仗在前,白旗飘荡,杨家长子杨钊捧祭盒行于前,诸多幼小女子身着麻衣紧随其后,哀声哭泣;黑色宽大的棺材由十数名壮汉抬着,长长的送葬队伍,望不到尾。
NPC们见自家亲人的尸体滚出棺材,顿时哭嚎大叫,有的失去理智,赤手空拳的冲上前拼命,下场自然是被一刀两段,而这种失去理智的NPC还是很多的,毕竟亲人的遗体受辱,于是,官道上顿时尸横遍地,血,染红了青石。
一直到第九擂,玩家9人。
忘情地宫的10万玩家,在论坛上被称为“新秀派”,而如今闯郡关的中坚力量就是“新秀派”,若是NPC挑擂的实力与守擂相同的话,此次闯郡关前景还是可以保持乐观的。
没办法护得周全,也只能选个最尊贵身份的保护,而杨玄琰的棺材明显就是重点抢夺对象,神衣卫的伤亡也渐渐加大,数名绿章神衣代替扛棺的壮汉,让移动速度加快,另有数百名绿章将杨钊、杨玉环等杨家子女护在中心,随着神衣卫一起往外冲。
“还以为多难,原来这么容易啊”。
荆楚郡的十大凶地其实难度并不比成都郡高,相反,难度还和图书低了很多,那些被虐得鼻青脸肿的玩家,主要是好高鹜远,选择难度较强的凶地。
“就是,老玩家都是菜渣,把闯郡关吹的多难多难的,看看,这不是闯关成功了吗?”
“槽,必须换武功”。
观看超级烟花秀的玩家们顿时爆发哄然之声,在闯郡关投票公告出现30分钟后,公告再次出现,以1765万票赞同,184万反对的比率,通过了“闯郡关”的申请,随后,无数的玩家都被传送到了闯郡关场景中。
为避免暴露身份,苗人风悄然退到官道边的野林,不想,野林内也埋伏着数量蒙面客,若非苗人风反应快速,已是陷入包围圈中,苗人风大为郁闷,这特么是另有阴谋,还是真的看中棺材内的陪葬品?成都郡都毁了,还能有什么阴谋?
苗人风趁乱撤掉面具恢复本相,随后,大吼一声冲入混乱中,由于敌人都是蒙面客,很好认,就无需担心误伤NPC平民,苗人风杀得霸气侧漏,但他也只是奋起几分钟,马上就被蒙面客认出来,然后,就是诸多的克制手段砸过来。
荆楚郡与成都郡有极多不同的地方,荆楚郡除了有十大凶地之外,还有很多帮会的存在,这些帮会占据诸多的资源,横行霸道,致使很多镇子、村庄发布任务,邀请武者们前来相助,同时还有聘请“村卫”的广告。
罪域已经打通了荆楚郡的关系,如今只要循序渐进的报上弟子数量,就完全可以合法的拥有百万弟子,并且参与江湖事务。
尼玛,城都没被烧了,没地方买补给,打个毛线的怪。
“爹”。
然后就是NPC挑战,玩家守擂,在这里,玩家们拥有1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同时进行30关擂台的布置,守擂并不限制玩家的重复上场,也就是一个人守30关也是可以的,守一关换人也可以,前提自然是不能被打死。
第一擂共30关。
第一关是单挑,第二关是NPC双挑苗人风,第三关是NPC三P苗人风,第四关是NPC四P苗人风,以此不断的递增,P的苗人风身心俱爽,一直P到30关,淘汰掉绝大数的玩家。
闯郡关的热闹暂时转移了玩家们的注意力,成都郡的毁灭话题,一直等闯郡关热度消失后,才重新被顶上来,但此时绝大部分的玩家,都进入了新地图——荆楚郡。
“爷爷”。http://m•hetushu.com
“以肖邦、真钟、勿弗子、狄禾火、沈破虚等等数千名宗派真传为首的玩家,联名请求闯郡关,请投下您宝贵的一票,以决定此次闯郡关是否顺利进行。注:郡关投票申请,需拥有名声,需是真传,非真传可得宗派或江湖名宿推荐信,投票者以系统公告时的在线为准,不在线者自动视为弃权”。
苗人风以为这样的变态是少数,等他看到黑压压的蒙面客后,才知道世间变态无数,他率所有银章与铜章神衣卫上前,隔在出殡队伍与无数蒙面客中间,罗中贯得到苗人风的示意,上前怒声斥责蒙面客,蒙面客毫不退让的反骂。
“丹田强化的差距就在这里。”
所有擂台的第30关,必然是三流巅峰等级的实力。
“娘”。
“所以说,搞来搞去,亏的还是皇帝啊”。
休息时间到达,万座擂台也浮现在空中,上万名玩家根据排序一一被传到擂台上,官方同时也进行了现场直播,丫时刻不忘打广告,赚钱的。
观看成都府大火的人非常多,一座城池在燃烧这样的壮观场面是很少见的,再说经过如蝗虫般的扫荡,能抢的都抢光了,数百上千万的玩家无所事事,不跑来看大火,做什么?
被克的很惨,苗人风从全力攻击变成全力防御,打到最后实在窝火的不行,扭头就走,没办法再打了,“气死老子了”,苗人风大吼一声,窜奔而走,窜到混乱逃跑的人群中后,再换上胡子脸,然后,冲进神衣卫的队伍中,找到罗中贯。
所有参加闯郡关的玩家都获得了不同的奖品,活着离开场景的,奖品自然是更丰厚,苗人风却觉得系统很小气,秘装都不给一件,全都是甲品或乙品的奖品,他挑选了大量的丹药及机关零件,没有要武功与装备。
闯郡关就是打擂台,按投票数来,此时在线的近两千万玩家,估计很多都是听说可以四处抢夺NPC财富,才上线的,结果还没下线,就碰上了闯郡关,然后都乐呵呵的跑去参加,麻蛋,闯郡关不是官方活动,死后惩罚也是扣钱扣名声掉装备及修为变零的。
打怪?
守擂守的很辛苦,擂台下的人却是很无聊,苗人风原想去守第一关的,结果被大家给推到了第30关,搞得他无聊的都想下线睡一觉,结果,他发现自己连上擂的机会都没有。
同时,无数没有拿hetushu.com到帮会令的人,也拉扯起非法团队,占据险地,跑马圈地,想着以后成都郡重建,就可以占住商道。
“卧槽,两千万人闯关?有没有水份?”
这些帮会扶起棺材的对象,无一不是巨商富绅,在成都郡内拥有大量的资产,成都府被烧固然让他们损失惨重,但田地是不能被抢夺的,只要朝廷派大军进驻,恢复成都郡的秩序,他们这些NPC巨商富绅,就有东山再起的资本。
神衣卫与衙差的出现,并没有吓退蒙面客,苗人风大略估计了一下,起码有上万的蒙面客,但并不属于同一团队,各个团队间都差好几十米的距离,而官道只有这么大,因此,挡在最前面的,则是最强悍的蒙面团队。
苗人风没有随大流的进入荆楚郡,他在成都郡还有很多事情没弄好,排在首要的就是“千幻装”之事,乔娇娇倒也没有过河拆桥,同意帮苗人风继续做任务,条件自然也是有的,那就是帮她一起闯凶地。
另外还有一件比较逗比的事情,那个“星皇娱乐公司”,给苗人风一百万出场费,原是想在成都府开一间“星楼”,结果,一切还在筹备中时,成都府被燃了,尼玛,前期投资全打了水漂,星楼的开设不得不延期。
神衣卫一旦全力攻击,堵在官道前方的万名玩家也是挡不住的,但周围埋伏的蒙面客却趁机冲了出来,大砍大杀,引起送葬队伍的大面积混乱,抬棺的壮汉或逃或被砍死,棺材“咚”一声落地,马上就被诸多的兵器、机关给砍得破烂。
帮会成立时,需要向神衣卫、官府报备,同时将帮众数量,籍贯、出身门派等等介绍清楚,同理,宗派招收内门、真传时,也需要向神衣、官府报备;因此,罪域招收百万弟子时,还没有向神衣卫、官府报备,法律上讲,他们不是罪域弟子,但他们又确实加入了罪域,所以,这天下还真没有无漏洞的法律。
杨公玄琰出殡,陈公理者出殡,黄公XX出殡,数不清的送葬队伍,哀乐笼罩着成都郡上空,在这样凄凉的气氛中,夹杂一股格格不入的肃杀之气。
闯郡关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不管是观看的还是守擂的,但若是用数据来讲道理的话,就会发现闯郡关真的蛮难的,近两千万的玩家进入闯郡关场景,第一擂30关就刷去了近千万玩家,然后不停的刷,不停的刷,刷到第九擂,已经只和*图*书有十来万玩家。
左边站着巨盗,右边站着数百个散武,两边都望着苗人风,苗人风也没有马上安排,现在不可能安排,必须等NPC具体有多少人挑战后,才能知道一共需要摆下多少台,若是NPC众多的话,很有可能出现空擂的情况,那对玩很不利。
道理讲不通,那只能打,八名银章神衣皆是高段一流等级(完美丹田),数百名铜章亦是初段或高段二流等等,消灭上万人虽有难度,却也不是不可能;但若全跑去打架,就无人保护长长的出殡队伍,也就是没法护住棺材,可不打的话,不仅会错过时辰,还同样有保护不周的情况出现。
“难道亏的不是百姓吗?”
对于白狐的话,苗人风选择无视。
同时,新注册的玩家,出生地不再是成都郡,而是荆楚郡,论资排辈的话,就可以说哥是成都籍的,你特么是荆楚籍的,喊声前辈来听听,当然,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大哥大,这句话永远是真理。
苗人风还没看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胸口就中了一拳,待他站稳身形后,发现一个大汉赤裸着上身,怒吼一声朝他冲来,“啪”,大汉胸口冒出热腾腾的掌印,他惨吼一声,倒地身亡,苗人风头一晕,麻蛋,又被传送了。
第二擂也是30关。
第三擂30关,玩家3人。
“屁,武功的差距就不算了?”
郡关边境开启后,大量的玩家涌入荆楚郡,兴高采烈的去刷凶地,结果被虐的鼻青脸肿,大骂着又返回了成都郡,由此诞生了一大批补给商人,借助成都郡还没有重建的机会,四处摆摊,而没有神衣卫、官府的成都郡,也成为战场。
第四摆30关,玩家4人。
成都郡元气伤的非常厉害,众多拥护官府的武者世家,在这次大劫难中被灭门,唯有受到青城剑派庇护的才免遭毒手,但家产也差不多散尽,他们也只是保住了性命。
先是双人挑单NPC,第二关是双P双,第三关是双P三,以此递增,苗人风第二擂是跟一个刀客合作的,双方虽然没有默契,但个体实力很强,硬是碾爆所有敌人,闯过第二擂。
黑木崖三十六巨盗再次聚首,同为散武的玩家跟宗派玩家自然尿不到一壶,很自然的都聚到苗人风身边,比较令人不解的是,这些散武非常讨厌其余的巨盗,对苗人风却没有排斥,因此,苗人风身边就泾渭分明。
凑热的在第一擂m.hetushu.com中就退场了,稍具实力的在第二擂中退场,颇有实力的在第三擂心塞退场,从第四擂开始,基本上就全是宗派的内门、真传们包场,当然,也有数千名象苗人风这样的散武。
在这样局面下,成都郡内的武者更是无法无天,帮会火拼,玩家PK,随处可见,新玩家出生在荆楚郡,避免刚出山门就被抢成光猪,老玩家则是富贵险中求,游荡于成都郡凶地之外,遇单则抢,遇弱则杀,遇强则逃。
“应该没有,投票时我也参加了,确实有这么多。”
也不知哪个家伙放出消息说,这些贵人的棺材内堆满了陪葬品,神衣卫就得到消息,说有人准备劫棺,胡子脸的苗人风听到这个消息时,被震的精都散了,尼玛,这是有多穷才会动这样的念头?到了游戏世界,真的就无所顾忌了吗?
官道左右皆有埋伏,前行之路被堵,后面也出现乱象,苗人风发现无法顾全后,当机立断,下令全力攻打前路,反正神衣卫是必须出手的,否则,成都郡的失责还没有下定论,又得背上另一个失责。
休息场地非常的空阔,聚个几万人是没有问题的,苗人风看到很多似曾相识的面孔,他心头一跳,“这些是都是忘情地宫的人?”
成都郡,官道,黄纸飞扬,哀乐震天。
神衣卫全员转移到了荆楚郡,成都郡府君挂了,朝廷还没有派出新的府君,同时,大量官员在罪域动乱中死掉,成都郡尽管还有十数座县城存在,却陷入无官府状态,令占据县城主要力量的帮会,趁机招收帮众进行扩张。
在罪域退走荆楚郡,神衣卫与官府疲于应付诸多案件之时,青城剑派一改以前成都郡是我地盘的派头,全面收缩实力,将所有驻派在成都郡的弟子全部唤回派内,同时,对外声称青城剑派暂闭山门,意思就是老子不管了,你们且闹腾吧。
没有主城真的很不方便,县城倒是还有十几座,可县城里卖的补给很单一,价格反而比主城还贵,再加上没了主城,补货都没地方补,造成了物价哄抬,就更不可能去买了。
“尼玛,第一擂就刷去近千万,死在哪一关?”
“神衣卫有证据表明成都郡的毁灭,是罪域所为吗?正九邪六有无数证人可以证明,成都郡毁灭时,罪域所有高手都在忘情地宫的出口,并没有参与成都郡的毁灭,而百万之众的玩家说是加入了罪域,但神衣卫有相关的记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