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雾失月迷真阳暮,雨横风狂江湖路

第162章 两个选择请点一

“你实话说,齐雅的父母究竟是什么来头?”
“麻的,谁再提这个坑,我就跟谁急。”
武忠一听大牢二字就尿了,丫是真尿,裤子湿漉漉的,跪在地上嚎道:“不不不,我是国舅,我是国舅。”
苗人风顿时觉得这次去见齐雅的父母也是有赚头的,果然只有出错的名,没有叫错的外号,“唯利血屠”这称号实在是太适合这货了。
白狐那双青幽幽的眼睛瞪着苗人风,不等苗人风问,它说道:“你这思维跨度真的好大,这边刚问过十字雨花宗有什么后手,现在立马就窥伺十字雨花宗的资产,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贪心?”
“有长进,若是以前,你肯定是满地打滚耍无赖,死缠烂打装死狗。”
你看那边有一辆拖拉机,拖拉机嗡,拖拉机嗡,小鸡被撞啰!啊喔!
“国舅”。
“喂喂,求不打脸。”
“嗯,你这话里话外都有种在培养我的意思,亲爱的小白,你不用提醒,我也是知道的。”
“不难办,不难办,凤凰红送给祟大人即可。”
神衣卫与真阳会的两个重头大事都安排妥当,苗人风也就抽出时间来,最近一段时间虽然没有练级打宝杀人,但忙得跟狗一样,让苗人风感叹当个大佬真不易,好在手下们都不是蠢蛋,智商情商都是杠杠的,替苗人风分摊了很多重担,也让苗人风学习到很多东西。
身为虚拟时代的有为青年,苗人风表示只在小学课本上见过拖拉机,他还以为这东西绝代了,没想到还能见到,哎哟我去,悬浮车都被研究出来了啊!
但苗人风将白狐的话听了进来,万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啃下成都郡的话,暗中积蓄实力,等到实力足够,再去开启郡关的话,哪个郡情况不好,直接全力碾压过去就行了,主要是现在才开了两郡,苗人风不愿意兵力太过分散。
事情井井有条的安排着,苗人风着手开始自己的游历之旅,由于二流与一流的游历都没做,合起来的做的,方便倒是方便,路线www.hetushu.com长了很多,同乎就是绕着成都郡走了一圈,期间肯定有很多意外等着,但这没办法,系统最大嘛!
“要不,让我父母来?”
“啧,倒是给个提示啊”。
“咦咦,你这意思是,十字雨花宗有能力硬扛十五宗派的联手?”
“尼玛,你一头狐狸喝酒要不要这么豪迈啊?话说,我要是去提醒一下十字雨花宗,能不能破坏掉这次的剧情?”
齐雅并非本市土著,她家在外省,苗人风很不愿意长途跋涉的,但都答应白狐了,也只能拎着行李,一脸喜悦的跟齐雅返乡,齐雅多聪明的小娘子,自然看出苗人风的不情愿,但她也能分辨出来,苗人风不是不情原见她父母,而是不情愿走长途。
这些东西让苗人风在现实中办个小公司的话,苗人风也是能掌握的,工作调度、人心掌握、士气调配等等,都是最近一个月多以来学到的东西;不过,苗人风这家伙属于思维跳跃性很大,被害幻想症晚期的人,若是没有白狐一直在监督,丫就象熊瞎子似的,东一锤西一锄的,没个条理出来。
“真阳当铺每天都是玩家人来人往,没进步也不行。”
好吧,天色渐晚时,到达了一处小村庄,黄蒙蒙的灯光零散的出现在几幢砖瓦房内,齐雅拎着行礼,迈着比“青云梯”还牛的步伐,将苗人风扔在黄昏的寒风中,一溜烟跑的不见影,然后,苗人风磨磨蹭蹭的往前走。
“你如今懂得利益置换自然是有长进,不管是南院神衣还是真阳会,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时候未到,最终还是要八面玲珑才可以站稳脚跟的。”
“言归正传,十字雨花宗是不是象罪域那样,撤走精英弟子,搬走宗派资产,然后找个地方潜藏起来,药药,切克闹,你一定知道十字雨花宗的退步在哪里。”
“天下间有哪个宗派能扛住十五宗派的联手?用用脑子,所谓的后手,无非是暂避风头罢了,就象罪域一样,躲个百八十hetushu•com年,等风头过去了,再派出使者走一走,服个软,表示回归正统,不脱离玄门,大家还是好基友。”
“哎哟我槽,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不能知道我的想法吗?拷,你骗我。”
话说,齐雅被苗人风包了近月时间,某天在完成啪啪啪运动后,一脸羞红的说,她父母想请苗人风吃饭,苗人风当时就吓尿了,不是说好只包养不谈感情的吗?
有种来找我啊!哥特么就不是祟小人,是骆小鹅,是的,丫现在又换脸,不当祟小人了,当骆小鹅啦。
南院神衣连特么招呼都不打,就把武忠武信的凤凰红歌舞团给绑走,武忠就怒了,率领一票护卫坐着便捷马车赶到了荆楚郡,然后气势汹汹的冲进来,要苗人风跪舔,结果,丫自个给跪啦!
“咕咕咕”。
“小白,若是十字雨花宗被灭掉,荆楚郡就成了武当派的天下,我要血洗武当派的愿望,何日才能得尝所愿啊啊啊”。
按理说南院管辖四郡之地,重兵一直放在成都郡会让其余三郡的局势走偏,若是NPC为紫金神衣的话,估计会依照神衣卫传统的作法,紫金坐镇总堂,八大银章以二人为一队守一郡,再带上诸多的铜章与绿章。
“所以,你必须去见齐雅的父母。”
“这怎么能叫贪心?江湖人称心狠手辣秒众生,唯利血屠苗人风,听听,唯利血屠,有利的地方就有血屠苗人风。”
司机麻溜的下车将从旁边山林内飞出来的野鸡提在手中,乐呵呵的说“运气真好”,然后重新上车,轰隆隆,轰隆隆的拖拉机,奔放的行驶在山路间,那矫健的身躯,风骚的四轮,磨擦磨擦,是魔鬼的步伐,是魔鬼的步代。
苗人风当时没有回答,他看到齐雅眼中有泪光,却强堆着笑脸说,没事,只是开个玩笑,瞧把你吓的,然后,就离开了,而苗人风也没心没肺的去玩游戏了。
然后,武忠就被软禁起来,南院神衣又开始搬家了,为什么说又?哦,之前从成都郡搬了一和*图*书次的说,此次是重返成都郡,苗人风喜欢成都郡的氛围,NPC势力除了青城剑派外,都被罪域搞得支离破碎,官府更是散了架,朝廷到现今也没有派出府君及相关的重臣前来接手。
“去不去?”
“你不叫雪山飞狐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话说,我们这么熟,你一句话,我水里火里从来不含糊的,何必要绕圈子。”苗人风不满地说道。
当然,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个把月接触下来,苗人风虽然只是啪啪啪后与齐雅有交流,但对齐雅还是有点感情的,至于是不是爱情,丫自个也不知道。
“你以为十字雨花宗会不知道?”
“你还知道回来接我啊”,脚底板疼的要命的苗人风,见如蝴蝶般飞回来的齐雅,没好气的低吼道。
“骗尼妹,老狐我就是知道,你咬我啊”。
白狐死活不肯透露十字雨花宗的隐密退路,但苗人风并没有死心,因为他发现白狐不是不肯,而是在等着什么,我去,丫在等什么?苗人风挠头苦想,总算这段时间来当大佬没白当,要当南院神衣大佬,各方各面的关系得处理好,而这无非就是利益交换的选择题罢了。
但要培养人手就必须有钱,装备要搞、丹药要搞、武功要搞,这些都是要钱钱钱的,没钱连特么伤药都备不起,哪个属下肯卖命啊?苗人风得到狐狸精的授意,也懂得收买人心,提高了工资,伤残金等等福利,让数量最为庞大的底层绿章,个个欢欣鼓舞,更加拥戴祟小人扛把子,工作也更加的卖命。
“哈,早叫你换鞋了”,齐雅乐呵呵地说道,接过苗人风的行李,又一呼啦不见了。
“送送送,必须送。”
绿章那真是在卖命的说,死亡率是外界所不知的,几乎每天都有绿章失踪,伤残,一年算下来,绿章最少也死个千把人,伤残更多,相比之下,铜章伤亡率就低了很多,银章与紫金都不会死,受伤是难免的。
“你怎么知道十字雨花宗没有后手?”
“嗯?听说这是和_图_书你的摇钱树,你真要送?”
“去。”
同时,接手这些地方也有利于南院神衣对成都郡各方面的渗透,特别是商业方面的情报收集,这以前是南院神衣的短板,当然,也是因为祟阳明之前不管事,再加上神衣院的传统就不注重商业,所以,神衣卫都是吃皇粮,再搞些灰色生意,日子过的不苦也不富。
武忠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嚎叫道,没办法,原本细皮嫩肉的身体,如今是伤痕累累,苗人风还很恶毒的找来一个喜欢唱后庭花的绿章,硬生生的把武忠小盘友给“欧巴肛来塞”了,武忠现在是菊疼身残,哪敢在祟小人面前称国舅。
坐了一个小时多的飞机,又坐了一个小时的出租车,苗人风晕了,这特么都快进深山老林了,齐雅的父母敢情是对隐士夫妇啊!他还真没猜错,从都市到县城,再从县城到村镇,然后还没完,又颠颠的坐着拖拉机往山里冲。
“咕咕咕”。
真阳庄园正在种田,超级管家白生都不用苗人风吩咐,再加上一直喊苗人风“小王子”的千氏一族,人手充足,资金充沛,真阳庄园的建设也是红红火火的,并且也不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千氏一族的制盐技术一级棒,与神衣卫联手进行私盐贩卖,略有盈余。
因此,成都郡几乎属于无政府状态,神衣卫重返成都郡的话,以前不能插手的地方,现在可以无所顾忌的插手,比如关税、商税、街税、衙税等等,反正好多油水,苗人风也不懂那些税,军师刘世显说要赶紧回去,他觉得成都郡不错,自然就同意了。
“我不是国舅,我不是国舅。”
“呃,这倒也是,十五宗派密谋,再严密,十字雨花宗也能嗅出一点阴谋的味道,那丫怎么不反抗?”
“不过,你是国舅,可以网开一面,但南院神衣的名声受到了损害,国舅啊!这个很难办。”
“那么,擅闯南院神衣,你可知罪?”
哎哟我去,果然是嫁出去的小娘泼出去的水啊!苗人风很想同意的,但还是咬牙hetushu•com表示这样不礼貌,然后,齐雅就笑如娇艳,第一次主动亲了一下苗人风,倒是让苗人风有些受宠若惊,平时啪啪啪,这小妞都是很被动的说,现在这么势情,那是不是可以解锁其它的打开方式?
跟白狐斗肯定是输的一干二净的,人家掌握大量的隐密资源,苗人风要想继续当个呼风唤雨的“唯利血屠”,就只能与白狐妥协,当然,苗人风也不觉的有什么,没有白狐就没有血屠苗人风,没有苗人风照样有白狐,时间问题罢了。
苗人风贵在有自知之明,准备动身去游历时,提着一坛“闻者醉”去找白狐,这头狐狸精居然也知道“闻者醉”是太玄名酒,专供皇帝的御酒,嗯,这是从武忠手上敲诈来的,南院搬家完成就把这可怜的娃给放了,至于后续有什么报复行为,苗人风也不在乎。
“知罪,知罪。”
当今皇后叫武惠妃,有两个弟弟,一个叫武忠,一个叫武信,年岁与苗人风等玩家差不多,指户籍上的,大家都是十来岁的青葱少年;而仗着有个当皇后的姐姐,武忠与武信自然是嚣张的不要不要的,凤凰红歌舞团就是他们投资建立的。
搬迁又花了10日,好在最近铜章、绿章们都训练的很给力,安顿也是井井有条,再加上八银一紫金早早定了计划,一等安顿好,南院神衣就四八出击,将原属官府职权的地方暂时收入囊中,反正能赚先赚,等朝廷另有安排后,还可以再扯皮,又能赚上一段时间。
苗人风目瞪口呆的望着耍无赖的白狐,尼玛,玩家果然是个大污坑啊!瞧瞧,把一头纯洁的白狐都特么给污成什么样了?
“哦,你不是国舅?那正好,来人,将他提回大牢。”
虽然经常运动,但那都是在平路上跑步的,山路即有坑亦有石,一个不注意,拐你一下没商量,为什么会有登山鞋的种类?就是说,你丫穿着皮鞋走在满是小石头的山路,这特么是作死滴,磕你丫脚底板同样也是没有商量的。
“哇,你最近说话好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