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雾失月迷真阳暮,雨横风狂江湖路

第186章 两战栈道如嬉戏

降速并非指移动速度,同时还有攻击速度、闪避等等,是全方位的降速,贤者拳击中对方后,拳势已尽,苗人风的下一招就打了出去,贤者拳用的是右拳,谛听腿用的是右腿,而“寿者腿”则是左腿,这些都是武功特定的,没办法换腿。
离开“悬空瀑布”没多久,就可看到一个建筑群座落在山峰上,起起落落的建筑依山而立,从远处看颇为壮观,但攀登而上后,则能看到残坦断壁,此处就是数百年前峨嵋派的下院之一“峨女飞天院”。
垂钓者显然也做过精细的盘算,他利用鱼线将自己荡到苗人风的前方,栈道窄小且只有一条,他落在苗人风十数米前,自然能挡住苗人风,同时,十数米的距离,也够他做出一些布置。
“提示:枫秋子想请你送一封信,此信是送给烟翠峰的一对母女,20年前,一名普通女子与枫秋子有过露水姻缘,生下一女,枫秋子守誓约所限,不能离开娥女栈道,那女子则天天送饭菜而来,但实际上,枫秋子自有食仓,无需她送的。”
“第九代守栈者,武当枫秋子。”
群山间回荡着苗人风的怒吼,吼完就爽快了,他也知道虚拟世界中,就不可能存在单纯的游戏,幸亏他有白狐布下的防火墙,否则,苗人风相信自己在现实中搞不好真的会被人扔进海里喂鱼,就算有“防火墙”,苗人风也很小心的隐藏自己。
攻击范围也具有多种的设定,谛听腿的攻击范和_图_书围,则是苗人风本身不动的踏出一腿,寿者腿却是需要动的,在30米范围内,苗人风只要施展出寿者腿,就能快速的移动到对方身边,踢向对方,所以,这招在利用的时候,也有更多的变化。
比如,逃跑时用此腿,就能够先一步脱出敌人的包围圈,然后,再施展轻功逃窜,或者等寿者腿攻击完后,再施展出来,不一定是针对人,也可以是物体,比如,树、石头等等,都可以攻击,然后就可以快速逃开,都不需要轻功的。
一般书籍材质好的,都是很不错的武功,苗人风接过后看了一下,有点明白枫秋子为什么送给他,此书与他有缘啊!
武者一般都能活个百八十年的,宗派一般是以30年为一代的,太玄王朝立国三百余年,算下来,如今最新一代应该是第11代。
只是没有料到苗人风的武功很奇妙,十数米的距离,先是被他击中一拳,紧接着,苗人风刷一下就到达他跟前,一腿踢中他的胸口。
垂钓者显然没有料到苗人风招呼都不打,就特么一腿踢过来,惊叫一声,人随鱼杆一起被踢下了茫茫云海,苗人风毫不停留的朝前窜去,身后,一道身影从云海中腾跃而起,手中鱼杆一甩,鱼线崩直的朝苗人风背后刺去。
“苗大侠,若是有空,能否替某送封信?”
鹰邪化为噬气刀横在苗人风的背后,“叮!”一声,鱼线被阻,苗人风的身影毫不停歇的继续奔m•hetushu.com跑,垂钓者冷哼一声,整个人贴在悬壁上,极速攀爬而上,然后,鱼线一甩,钉入崖壁中,他则如荡秋千般,抓着鱼杆朝前方跃去。
垂钓者的身影并未站稳,此时只能硬生生的中了苗人风一拳,此拳并没有多大的伤害值,当然,苗人风身本就拥有数千的基础伤害,贤者拳的伤害主要就是那3000基础伤害,但它拥有降速、破防的特效,苗人风要的就是对方降速。
“提示:悟性不足,无法创建。”
“提示:搜索到狂沙卷、气化白鹰噬血刀,学习白鹰狂沙条件符合。”
邪极宗有自己传承武学,山海荒兽经、八相功就是其中两种,另外五种武学,下落不明,也不知是被骆宾王藏起来,还是被萧玉郎弄没了,若是被萧玉郎弄没,苗人风认为自己要去“剑阁山”走一趟,跟那头千年老龟谈谈人生,聊聊理想。
“能不能愉快而单纯的玩游戏啊……”。
烟翠峰也是苗人风必经之路,他倒是蛮佩服枫秋子的守誓,同时也感激他之前的留手,因此,同意替枫秋子送信,枫秋子则送了一本武功书籍给苗人风,此书籍是先天武功,乃是枫秋子击杀一头凶兽时,从凶兽腹中所得,可见此书的材质是极好的。
能够知道他是苗人风,说明守栈者并非与世隔绝,与外界的通讯保持紧密,而守栈者的责任就是阻止外派武者的通过,但只要能通过,守栈者也不会紧追不舍,问题和*图*书是,守栈者明明撤光了,怎么现在还有?
云海茫茫,恐高症者若是走这条路线,没被人打死,反而被自己吓死,而在前方仅容一人过去之处,有个载斗笠的家伙,正提着一杆极长的鱼杆,鱼线垂直落入云海中;苗人风走到近处时,一脚踢过去,麻蛋,地方太小,不敢用“谛听腿”,万一把栈道踩塌了,他自个也会掉下去的。
鹰邪刀直劈鱼线,垂钓者右臂做出一个古怪的伸缩动作,鱼线就晃荡一下,避开了鹰邪刀的攻击,而趁此机会,他已是落在了苗人风前面,苗人风毫不犹豫一拳轰出去,“贤者拳”即可击地,亦可攻人,不象谛听腿,出招方式有所限制。
“某乃守栈者,苗大侠慢走。”
每座山峰都有典故,峨女飞天峰自然也有,无非就是一个叫“峨女”的远古神女,迷恋凡间的风景,受到了惩罚,化为一座山峰,巴拉巴拉之类的。
所谓的守栈者,其实就是数百年前逼走峨嵋的诸派留下来的高手,这些高手分布在峨嵋诸多重要别院关键地段,阻止峨嵋派的返回,同时也阻止外派武者的擅自进去,只是当初一百年过去后,诸派也挖完了“幽泉”,守栈者也就撤走了。
“提示:狂沙卷刀法消失。”
“卧槽,这特么是强制融合?”苗人风跳脚大骂。
“戏……啊……”。
“寿者腿。属性:+1000攻击,消耗内力:3W点。攻击范围:直径30米。特效:点穴。”
“名m.hetushu.com称:白鹰狂沙。规格:刀法,单招。品阶:先天。要求:需有狂沙卷刀法,白鹰噬血刀,方可学习此招。属性:5000伤害。重数:0/5。消耗内力:8W。特效:略”。
心中有疑惑,苗人风停下脚步,问站在栈道尽头的守栈者,“你是第几代守栈者?”
越是深入江湖,苗人风就越感到自己的武功不够用,“八相功”偏重于辅助,九面伏风衣也是如此,苗人风不禁恶意的猜测,邪极宗是不是被打成狗无数次,才最终让本宗的武学偏向与防御与辅助?
苗人风与垂钓者都没有说话,雀跃腾飞的交手,眼花缭乱的移动,苗人风蒙头在栈道上疾奔,垂钓者几次三番跌落悬崖,却总能借助那条鱼杆重新上来,然后荡到苗人风前面,然后,又被苗人风一顿狂攻后,跌落,一直持续到,苗人风冲过漫长的栈道,离开了“峨女飞天峰”。
而细算下来,苗人风的辈份跟“李白”是一样的,他是邪极宗当代宗主,萧玉郎是骆宾王的后辈,又高于李白、杜甫等等,所以说,辈份这玩意儿真要论,还是非常麻烦的。
“话说,老子莫名其妙当上邪极宗的宗主,连特么山门在哪里都不知道,这宗主当的也太苦逼了”,一边赶路,苗人风一边骂。
“麻蛋,我这邪极宗宗主的身份,莫非是街巷皆知了?”苗人风很是苦逼的想着。
沿窄小的栈道前进,时而能看到几具骸骨,从腐烂的衣服及仍然坚硬的令牌,能和-图-书够得到这些骸骨的身份,并非峨嵋派的,峨嵋派当初是完好无缺的被逼远走凉郡,这些骸骨皆是外派的武者,他们的尸骨皆是残破的,说明附近有凶兽出没。
“提示:搜索到白鹰噬气邪,可融合白鹰狂沙,创建:白鹰噬气邪之狂沙。”
“名称:白鹰狂沙。简介:狂沙卷刀法的晋阶招,白鹰噬血刀前代主人穆苦深所创,穆苦深30年前被峨女峰凶兽所杀,此秘籍遗落凶兽腹中,白鹰噬血刀则跌落悬崖,不知所踪。”
“我拷,几百年过去了,守栈者还在?”苗人风听到对方的介绍后,颇感意外的想着。
“哇”,垂钓者再次被苗人风击落山崖,只是此次就没有那么快腾跃上来,寿者腿的“点穴”其实不是真的,属于僵直,若真是“点穴”的话,苗人风也想点一点“哭穴”什么的,好看一看别人中了哭穴,是怎么个丑样。
“提示:白鹰狂沙处于创建中,无法使用。”
“青枫勿落”就是武当现在的辈号,当然,武当不象少林那么严格,弟子们一般都用俗家名字,掌教徐青书是第八代人物,这个枫秋子是第九代,勿弗子则是第十代,但他又是“青辈”的真传,辈份又与枫字辈一样。
枫秋子守在此处已有50多年,巅峰宗师的实力,已悟出气势,他的职责是阻拦而不是击杀,因此,在与苗人风交手中,并无杀意,倒是苗人风全力狂攻,才让枫秋子处处落于下风,真打,苗人风还是要输的,主要是地形不利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