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少年相逢醉金杯,锦壶画箭势无声

第235章 三返密室

“我擦,丐帅这家伙智商费很足啊!”苗人风吐槽道,然后说:“那回去做什么?四市一庄即是鹬蚌,肯定不会放七个人质的。”
“有四市一庄的推荐,雨花宗的弟子应该很快能与龙王帮接触,但我的参与,破坏了这些,让雨花宗弟子无法与大龙头郑一官接头,国宗的高手也仍然被困在桃园中,麻的,神秘石碑环节是调解剂啊!”
转轮机关门属于三流级机关术,一般人很少会用这样的机关门来布置密室或通道,苗人风的50张机关图中,就有相匹配的图纸,型号、材料、机关制造者/店等等信息提示,“问题是,转不动啊”,苗人风苦恼地说道。
“李冰清”。
重返国宗密室入口,苗人风回到了那面满是掌印的墙前,掌印墙仍然缩镶于上方,此时是看不到的,小黑猿四处转了一圈后,示意苗人风跟它走,它久居于金罡桃园,对金罡之气感触敏锐,苗人风就想借助小黑猿对金罡之气的敏感,找到那条被封住的通道。
“你可以不撤”,李秀宁冷漠的扫了一眼沈彩蝶,说道。
若是恰巧有与“50张”机关图纸相匹配的,苗人风就能得到相关的提示,就算不完全匹配,也仍然有提示,会是“选择”提示,让苗人风自己去选择,受机关才艺等级影响,等级越低,选择项越多,正确几率自然也就越低。
“高层也没说让我们放过功人风,你们错失了最好的围杀机会”,沈彩蝶淡淡地说道。
“回营地干嘛?”
“国宗修正,雨花宗改,修正?改?国宗密室开启,雨花密室开启?伤人无形机关阵?我拷,爷走错地方了”,苗人风一蹦而起,撒丫子就往出口跑,白帝谷属于入口,最早离开时,苗人风等人可是也看到雨花宗的人,就离国宗密室出口百米远的地方。
秦月欣窜到沈彩蝶的身边,将她强拉着拖走,走到远处后,才低声说:“你跟她www.hetushu.com吵什么?”
“混蛋”。
“我槽,老娘迟早要让他付出代价的。”
苗人风也没有闲着,用欠费的智商琢磨着此事,勿弗子等人当时见他跑,也跟着跑,神秘石碑并没有拿到,后来估计是落入四市一庄的手中,此后,四市一庄也不知从哪冒出来,总能在正确的地方伏击国宗首席们,这也是后来被迫分散的原因。
李秀宁望着熊熊燃烧的草堆,又转眼打量了一下营地,营地被各种机关铁桩围了起来,进出口只有一个,数十个哨塔分布在营地内,不能说没有死角,但该防的地方肯定都布下了防御线,那么,外面三个家伙要如何突进来?
李秀宁双臂伸手,大小环回飞落入手腕处,她皱着眉头望着黑色的野外,“让他们四人在外,确实不妥,也不知为什么高层要下达驻营待命的指示”。
“切,看不起她绿茶表的姿态。”
被苗人风在外面一喝呼,李冰清趁着还未与李秀宁形成纠缠之势,身上通明势与剑心势齐放,震退李秀宁后,重新跳入那条地道,眨眼之间就出现在营栅之后,与苗人风等三人汇合后,消失在黑夜中。
“打个毛线,快点撤出来,要不,我们就走啦。”
因此,苗人风很顺利的就找到雨花密室的出口,沿途的布置与国宗密室很相似,各有七处伤人无形的机关阵,让苗人风感到奇怪的是,雨花密室内居然没有雨花弟子在驻守,这也太不应该了吧?这可是雨花宗的重要退路,怎么会没有人驻守?
“哟,李逼逼,你除了逼逼,还能做什么?”
“嗖”,李秀宁从哨塔上腾跃而下,腰间飞出两道造型奇特的环,一大一小,大如水盘,小则巴掌大小,大环脱手而出有“嗡”之声,小环无声紧随其中,“轰!”大环击中营地西南方的一处空地,小环穿击而过,“当”,金属交错之声响起。
他的机http://www.hetushu•com关术等级只是三流,拥有机关术才艺后,就会有一个机关图纸仓库,三流等级的机关术只有50个储存格,苗人风已经储满了50张机关图纸,宗师级机关图纸30张,一流机关图纸20张,他若是碰到机关时,这50张机关图纸就会自行搜索,配对。
从通道内跑了出去,苗人风顿感强大的压力如山般涌来,他呼吸顿时变的困难,双膝慢慢弯曲,眼耳口鼻皆有鲜血流出。
“苗屠,走,回营地。”沈破虚喊道。
“四市一庄在得到神秘石碑后,追杀首席们,就是要一网打尽,这样,被困于桃园的国宗高手们,就没有援手可帮他们打通密道,啧,若是这样,四市一庄为什么又在关键时候停手?卧槽,四市一庄也不想看到雨花宗全身退往虾夷岛,他们也想从雨花宗身上啃下一块肥肉的”。
小黑猿在苗人风指令下,腾跃着四处摸索,没有找到凸块,也没有找到凹点,铺地的砖很密合,四处敲了敲也没有“空”声,“啧,到底是什么机关?”苗人风重新回到转轮铁门前,望着铁门沉思着。
“我打死你。”
苗人风念头通达啦!
将信将疑的拉开铁门,澎湃的金罡气喷涌而出,尼玛,真的猜对了。
“苗人风也说你是绿茶表。”
肖邦跟沈破虚对视一眼后,叹了一口气,起身将两人拉开,沈破虚有些恼怒地骂道:“能不能安静一会儿,麻的,从黄昏见面开始,就一直打来打去,这么喜欢打,你们直接去对方的营地打算了,最好两败俱伤,省得本帅去收尸。”
“苗屠,何不进营来教一教我们这些俗人,如何正确的赏星?”李秀宁喊道。
“如果我没有从海鲨帮返回取七块石碑,四市一庄就会取走七块石碑,这应该也是雨花宗的后手之一,意料之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国宗原来打算让首席们解开封闭密室www.hetushu.com通道与桃园的通道,雨花宗原来准备让自家弟子们走雨花密道,扫清沿途障碍,并联合四市一庄的援军,再一起搭船到达龙王帮”。
“邦仔,你跟丐帅到底分析出结果没有?”苗人风有些不耐烦地喊道。
“四市一庄是渔翁,国宗与雨花是鹬蚌。”
“来了都来了,躲在外面不觉的冷吗?”
“那么,在关键时候停手,就是想让我们这些活的回去解开密道,放出国宗高手,然后,国宗跟雨花宗坐下来谈,四市一庄则能在雨花宗转移宗产之时,做些手脚,又或者说,四市一庄在很久之前就与雨花宗签了什么贸易契约。”
“徐掌教,何必为难后辈”。
神秘石碑让雨花宗的弟子知道正确的退路终点在何处,然后,在国朝十四宗与雨花宗双方高层坐下来扯皮时,雨花宗的弟子就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转移宗产。
“这下糟了,雨花宗弟子们拿到了神秘石碑,可国宗高手们仍然被困在密室里,雨花宗的高手仍然可以牵制国宗高手,再秘密转移宗产,国朝十四宗却没有坐下来谈一谈的筹码,现在是雨花宗占了主动权”。
“嘿,能杀时不杀,反而擒下来,显然另有打算,这笔生意也是要谈一谈的”,肖邦笑道。
“莫非国朝十四宗打破雨花宗的山门及护宗机关阵?又或者是转移宗产缺人手,都被调去搬东西了?啧,都不太可能,形势再差,退路也是要保障的”,想不出为什么没有人防守,苗人风甩了甩头,不再纠结这个。
“某若要为难他,他还能站着吗?”
“卧槽,这都能猜对?”
“丐帅正寂寞难耐,还是给他”。
如此环境听到这样无厘头的话,所有人都猜出来说话的家伙是谁。
彭泽湖附近的营地,夜幕已降,篝火处处,人声鼎沸。
“你自己不分析,催什么催”。
“某有眼睛。”
“徐青书个狗贼”,苗人风恨恨的在心骂道,然后,又和*图*书向那个出声的老和尚投去感激的眼神,怀素老和尚写的一手草书,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以后遇到丫徒弟真钟和尚,态度要好一点的说。
“尼玛,下次看到勿弗子要使劲的坑,看看他师傅的德性,就知道勿弗子这牛鼻子也是坏淫。”
咻咻咻,火箭疾射而出,精确的落在外面早就布好的草堆处,草堆被点燃后,营外附近的情景已是清晰可见,但却没有看到苗人风等三人的踪影。
“本帅还缺老婆吗?”
国朝十四宗是不会跟雨花宗打“宗派战”的,因此,双方都留有余地,国宗密室与雨花密室就是两方的余地,若是国宗首席闪解开封锁,双方就一起撤离了桃园,而在国宗首席们解除国宗密室封锁时,雨花宗弟子也打通了退路,联系到了龙王帮。
转不动的话,就要找到转轮机关门被锁死的原因,但此处除了这扇铁门外,就没有任何的机关,“让爷琢磨一下”,苗人风抱着头靠着铁门坐下,小黑猿举着火把乖乖的站一边当灯童,小貔貅还在睡大觉,三足金蟾依然抗议主人不给饱饭吃,小白鹰安静的呆在气藏着。
小黑猿消失在一堵墙内,苗人风愣了愣后,回头看了看,他身后正是那堵掌印墙,当初大家打开了此墙后,也没有过多的搜索,倒是被这堵障眼机关给欺骗了;障眼机关的材料就是伪装成墙的线丝,线丝极密,不动时就如整体,要过去时,只需要伸手拔开那些竖直的线丝即可。
“切,一群俗人,哪懂的赏星啊!”
重新跑回国宗密室的转轮机关铁门前,苗人风转了一下,卧槽,转动了,赶紧调出之前的系统提示进行选择,选择题做完后,就会有一个解除机关的步骤,但不能保证这一定是正确的,因为这只是苗人风自己选择出来的解决方案,是不是真的解除机关属于未知。
从障眼机关墙过去,行进三四分钟后就可看到一扇转轮铁门,苗人风上前转了转,没转动hetushu•com,消耗内力继续转,仍然没有转动,“被锁死了,看来这里就是通道门”,苗人风想着,举着火把四处转了一圈,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转的,四周空间蛮大的,只是空无一物。
“哇,好多星星”。
苗人风掏了掏耳朵,蹲在一边不吱声,李冰清冷哼一声,也蹲到一边拔青草,咒骂苗人风,耳根清净的丐帅跟琴圣,重新凑在一起分析,肖邦将苗人风之前透露的信息说了出来,逃破虚也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两方对证,再拆分推理,忙着很投入。
“各位前辈,我已经打开通道啦”。
他一路冲到雨花密室的入口处,左右找了找后,就找到了一个按钮,按钮摆放的地方太明显了,苗人风按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动静,他转身又跑,“尼玛,累死哥了”。
“李秀宁。”
四人重返营地,沈破虚喊道:“有种出来谈一谈。”
和熙的声音响起,压力全部消失。
站于简陋搭建而成的哨塔上,沈彩蝶提声朝营外的空处喊道,话落不久,没有得到回答,沈彩蝶冷哼一声,朝旁边的上邪弓卫点了一下头,上邪弓卫拉弓射箭,“咻”,箭未落,被射击的暗处却有三道黑影窜了出来。
“苗屠,要不要进来赏星?”琥珀鹰站在另一个哨塔上大声喊道。
“咦,这声音蛮动听的,邦仔,绑来给你当老婆,好不好?”
“左三圈,右九圈,左六圈,右七圈,左一圈,右一圈。”
两道清脆的嗓音同时响起,浓浓的撕逼酸味还未攻去,从地道中跃出的李冰清,与疾奔而至李秀宁战成一团。
夜色下的野外某处,离四市一庄营地颇远之处,四人正坐于黑暗中。
“卡哒”。
苗人风没兴趣知道这些家伙要谈什么,主要是知道的太多没有好处,万一国宗觉得此次交易甚感羞耻,那岂不是要杀他灭口?苗人风觉得自己还是有多远走多远,于是,他在沈破虚、肖邦、李冰清与四市一庄代表交谈时,悄悄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