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少年相逢醉金杯,锦壶画箭势无声

第284章 三除节操的人

歇息一阵后,白生枭就告辞离去,他要继续召集自己的兄弟,另寻一处山头,继续他的“黑帮”之路。
炼丹者,需有耐心与恒心,这就是任务中提到的,因此,做任务时需要完成一定时间的路程,这个标准由系统监督,苗人风架着牛车慢悠悠的走,系统判定他有耐心,当然,最后一环仍然要架着牛车慢慢走,所以说,增识丹任务中隐藏的任务陷井,其实就是“跑腿”环节。
表妹不肯离开,真钟也没办法跟苗人风战个痛快,他一点也不怀疑一旦动手,苗人风肯定又会挟持他表妹,麻的,节操呢?底线呢?
“我就这么无耻。”
苗人风乐了,这话还真有可信度的说,他前前后后从真钟那里拿到超过10颗的小还丹,在少林寺的兑换库内,1粒小还丹需要1W点的贡献值,10粒的话就是10万的贡献度,这么多贡献度都能兑换一本“秘级”心法啦!
路人们顿时一阵鄙视,这老头太猥琐啦!
救兵很快就搬来,牛车走得这么慢,救兵就算很菜,用轻功也能赶上,何况,救兵一点也不菜,乃是强势榜排名第7名的人物,江湖称号“刚毅伏魔杖如松,狂血达摩是真钟”。
“血屠。”
“开尼玛的开,老子每次刚用贡献换来小还丹,就遇到你,我要是说,我至今都没有尝过小还丹是什么滋味,你信不信?”真钟一脸苦逼地喊道。
“哦,精草粮之前卖完了,老夫一时间忘了取下来,见谅见谅”,苗人风一边说,一边将那布条折下扔到草垛上,不料,那姑娘眼睛很是锐利,居然看到了草料上的血迹。
真钟跟苗人风并肩而行,扭头问道:“这荒山野岭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真钟得意洋洋的正准备喊“信手尼妹”,然后发现苗人风正乐呵呵的站在一个人身后,挡在苗人风面前的就是自己现实中的亲表妹,“尼玛,你敢再无耻一些吗?”
“大胆秃驴,居然敢泡妞”。
和*图*书回到小石村,告诉任务NPC,太平寨已被摧毁,这任务的关键点就是要去太平寨走一圈,若有贼盘据则杀之,若是贼被摧毁,则需实地走一圈算是一种留图存真,然后,回来就可以交任务,再拿到最后一环的凭证——书信。
轰,白生枭胸口一疼,“我槽,命门伤害,这特么的是强势榜的高手?”临死之前,看到一群穿着武当派服装的家伙,正四处屠杀他的兄弟,耳边听到惨叫声的同时,还听到“系统提示:黑帮之路,失败。”
“我不相信,你会杀她。”
“哥,干掉他。”表妹却是不爽了,大声喊道。
玩游戏这么久,苗人风知道,越是关键时候越容易出麻烦,为了避免麻烦,当然要以苗人风本来面容出现,省的那些不开眼的家伙出来;不过,镇道几乎都是没有人的,武者们也不会在镇道上奔跑,一般都是脱离官道,往深山荒野钻。
“轰!”牛车被打得散架,老牛却是屁事没有,但也受了惊吓,哞的叫了一声,撒丫子就跑。
“嘿,哥的演技越来越精深了”,苗人风得意的想着。
“我果然是少女杀手啊!”苗人风乐呵呵的将剑扔到牛车后面,继续架着牛车往前走。
“住手”。
“可怜的娃,黑帮之路的任务不是那么好接的,任务一出来,国宗任务大厅也随之更新,这特么就是一个坑啊!”苗人风叹息着说道。
“哇,老头,你车上有血迹,是不是藏着尸体?”
“系统提示:你获得任务:黑帮之路。难度:秘级。简介:你觉得江湖非常的枯燥,你想寻找更刺激的江湖,于是,你带着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一起建立太平帮。”
拔出剑的小姑娘才不管你丫是不是老头,也不管你丫是不是没武功,反正你丫车上有血,你这老头看起来很猥琐,妥妥的江湖奸贼,人人得而诛之。
少女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拳头,此情此景,为毛如此的熟悉?和-图-书“这个家伙就是那个老头?易容术?”少女终于明白了,怒目而视,卧槽,人呢?抬头,发现牛车还在缓缓往前走,牛车架驶位上坐着一个挺拔的身影。
日头渐升,官道上的人也越来越多,还有些玩家蹭车坐,但都嫌牛车太慢,嘻笑着又跳车离去,“热情奔放的少年啊!”苗人风颇为苍桑地说道,然后,丫觉得不对劲,最近心态好象变老了,莫非是戴上老者面具的原因?
“淫僧。”
少女又在风中凌乱,之前遇到一个猥琐的老头,现在遇到一个奇葩青年,这世道为何如此令人泪奔?
“木有。”
苗人风拐进县道走了一段后又拐进镇道,府道与县道都很平整,镇道就凹凸不平,牛车也随之颠簸起来,苗人风抹下老头面具,以本来面容前进,快要到达地头了,就不需要装神弄鬼,反正别人也不知道他之前都做了什么。
“任务:黑帮之路。第一环:建立三幢楼,聚义厅、义从厅(宿舍)、食堂,时限:1天。”
“哥哥。”
“我就这么无耻。”
真钟无语的站在那里,失策啊失策,打之前就该让表妹先离开的,苗人风这货只要有利可图,什么无耻之事都能做出来的,麻了个蛋,只能破财消灾啦!
“你这话说的,谁不需要奇遇啊”。
“我拷,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泡妞?不对,你管老子泡不泡妞。也不对,她是我妹妹,尼玛,我跟你这家伙解释什么,看招。”
“看剑”。
可游戏哪有象广告说那么诗情画意,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才是真正的江湖啊!
“我说哥哥,你别扮萌行不行?”
大侠这个称号还真是不能乱说的,当然,苗人风现在就一个没有武功的老头,乱说也无所谓,武当派的少年们却是不敢担,连声说:“老丈,我等只是少侠,担不得大侠之称。”
苗人风觉得自己跟这个小盆友颇有缘份,就指点他去荆楚郡的“君山”立山头,“那里和-图-书水网密布,山势艰险,是个安静发展的好地方”,苗人风说道,至于白生枭听不听,苗人风也是不在意的。
少女干脆跳上牛车,跟青年并排而坐,她游戏时间尚短,无法分辨出玩家跟NPC的区别,但从这位哥哥一直说“木有”来看,应该是玩家的;于是,少女蹭了蹭奇葩哥哥,撒娇,扮萌,各种奇招尽出,可这位哥哥不为所动啊!
真钟苦笑,打败或许不家机会,杀却是不可能的,他摇了摇头,将一个盒子扔给苗人风,苗人风打开瞄了一眼,“尼玛,少林寺是你家开的吗?”苗人风骂道,真钟这秃驴真是太富有了,一出手就是“小还丹”,不知道的还以为“小还丹”都特么烂大街了。
官道分为府道,县道、镇道、村道,府道是最主要的交通枢纽,县道则是县城与主城之间的交通网,镇道属于被遗忘的官道,官府不会组织人维护与修整,村道则是村民们自己修建与县道连接的,一切费用都是村民自己出资。
“喂,老头,你这草料怎么卖?”
“卧槽,你敢再无耻一些吗?”
小姑娘顿时惊呆了,什么时候我的剑法这么的犀利,居然能一剑就刺中,“我我,都没有锁定,哇”,小姑娘掩面痛哭而走,连剑都不要了。
“拷,你还要奇遇?”
“滚蛋,以你的标准来定价。”
我去,少女没办法再撒娇了,软的不行,来硬的,一套拳打过去,哥哥就挂了。
“那你赌一赌啊”。
“小姑娘,老夫这草料不卖,是给我家老牛吃的”。
“找奇遇”。
武当派弟子估计也是不在意这个漏网之鱼,否则,白生枭也是躲不过追杀的,现在能躲在草垛里,并且没有再遇到追兵,运气显然也是不错的。
牛车走得太慢,少女又跑了回来,发现架车的不是老头而是个年轻人,她呆了呆后,又往牛车后面看,草料早就被苗人风扔掉,但并没有扔干净,车上还有一堆草料,掩盖着一柄和-图-书长剑。
两人对上眼后各自叫喊,然后,真钟怒了,老子怎么就成了淫僧?
苗人风从太平山下来时,就看到一群武当派弟子兴高采烈的上山来,不得不说玩游戏其实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这些宗派弟子好象被洗脑洗的很成功,看到苗人风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时,数十个武当弟子居然全部避到路边,让苗人风能够走得更顺畅。
“死了,不过,我又回头去伏击,打不过就逃了”,白生枭躲在牛车后的草垛中,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少女挠了挠头,她是回来找剑的,这头牛很象,那牛车也很象,可架车者不象,车上也没有沾血的草料,那这辆牛车到底是不是之前那辆?少女在风中凌乱了半晌,又提步追了上来,一边用轻功奔跑,一边问道:“哥哥,你看到过另一辆牛车吗?”
“完蛋了,是个高手”,少女也不傻,知道惹不起来,撒丫子就跑,去搬救兵。
卧槽,哪个缺德的家伙,居然在车后扎了条布,上面写着“出售草料”,想来一定是之前那几个蹭车坐的家伙手笔。苗人风哭笑不得,他只感应有没有杀气、内力波动等等,哪里会去注意别人的玩笑之举,所以,也就没有发现车后居然插着布条。
增识丹任务说起来就是跑腿任务,当然,没有实力也不行,不管是打小桂子公公,还是打山贼,都需要一定的实力;有实力的话,烦恼的就是跑腿,还特么不能用轻功,要不,你以为苗人风为什么要架着牛车?真以为丫闲时间太多吗?
“老,咦,那个老头呢?”
这款游戏对心法的设定是高逼格的,秘级心法绝对是极为强大的,相比之下,秘技武功,兑换值则就少了许多。
“哈哈哈,又有一伙不知死活的家伙来给我们送贡献度啦!”
“不卖?那你扎着根布幡写出售草料是几个意思?骗本姑娘是要打屁股的”。
“她只是无势巅峰二流,1000金。”
“木有。”
“草料?”苗人风疑惑和_图_书的望着拦车的少女,扭头望了望身后沾有血迹的草,哦,这特么确实是草料,用来喂牛羊尚可,用来喂战马却是不行的,口味太差啦!再说,白生枭这家伙还把血沾在了草上,这适合出售。
“喂,小姑娘,你瞎啊!我只是一个没有武功的老头,你居然拔剑相向,还有没有一点武者的品质?”苗人风吼道。
牛车走到半途,救起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苗人风很意外,白生枭小朋友居然没有被武当派弟子给宰了吗?
“哥哥,你真的没有看到吗?”
“木有。”
“诸位大侠辛苦啦”。
两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真钟找苗人风就是打架,架打不起来,他也无意探究苗人风的秘密,因此,拉着不情愿意表妹离去,他们离去时,苗人风将那柄“秘兵级”的长剑,还给了真钟的表妹。
苗人风蛋疼的望着一脸兴奋的少女,麻的智障,行侠仗义都疯魔了;话说,如今游戏迎进了很多新玩家,这些新玩家都被游戏广告给激的兴奋之极,个个都想象广告中那样“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白衣轻剑,驱马纵横”等等。
哎哟我槽,苗人风捂着胸口,手颤抖的指着那小姑娘,断断续续的说:“你,你,如,如此的,的歹,歹毒,老,咳,老朽家中,尚尚有老妻,幼子……”。
“木有。”
“谁敢杀我兄弟”,白生枭拔出腰间长刀,怒吼一声。
还沉浸在获得任务喜悦中的白生枭,耳朵顿时被一声暴喝震的嗡嗡作响,他顿时心中一惊,尼玛,这分明是“音攻”类的武学,不等他查看敌人的数量及等级,就听到惨叫声,虽然叫声有些走样,但白生枭还是听出来,都是他的好基友。
“哦,少侠们是要去杀山贼吗?老朽下山时,发现太平寨已成废墟的”,苗人风还是想帮白生枭一把,可惜,武当派的少年们虽然很尊老,却都不会去信一个NPC老头的话,随便应了几声,等苗人风走远后,又嘻嘻哈哈的往山上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