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漫天烟雨独凭栏,战意飒然邪无常

第302章 四脚朝天

举着火把在崎岖不平的乱岩中行进,顺便看了看自己的属性,主要是那看资质栏,资质一共有六项,前五项都受创,最后一项是“异相/特征”,后面写着“荒兽、雷煞”,雷煞是刚刚添上来的。白狐虽然没有告诉苗人风,异相外显时会沾染周围的环境,但告诉过苗人风,获得雷煞源核后,异相外显就会消失。
当雷煞引入丹田到达一定量,也就是内力终于被雷煞染上颜色后,一粒石子浮在“海面(内力)”上,随着越来越多内力被雷煞化,石子也在慢慢的扩大,它最终会形成一座“雷煞山”,与代表等级经验的“经验山”遥遥相望。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当丹田还没有形成“五然相生相克”时,煞气就是消耗品,用掉多少量就少多少量,与内力的可再生属性是不同的;要补充的话,就需要找雷煞石,或是找雷煞气脉,浓度低的话,量多也会降底“雷煞山”储存的煞气浓度。
痛苦来的快,苗人风本能的扭动身体而跌出石柱,在跌落绳索极限时,他的身体被绳索拉住,然后朝绑定绳索的崖壁回飞,最后狠狠的撞在崖壁上,最早的措手不及已经过去,苗人风咬着牙强忍着,任由绳索吊着他的腰在空中飘来荡去。
确定没有什么油水,苗人风也就理会这具骷髅,继续往下爬,又往爬了百米左右,有一条极为狭窄的斜栈道绕在崖壁上,苗人风站上去时,只有脚尖能立足,他自然是先钉上钢钉有个借助,然后慢慢的顺着崖壁往右边移动。
筋骨:240/300、经脉:40000/50300、意识:4000/6000、神经:260/310。悟性:450/570。
不成功的原因是工程较为浩大,象李白、杜甫等这些三仙级的武者,施展武学极限时,虽不能呼风唤雨,毁天灭地,对一座山造成较大的破坏还是可以的,但也没有达到夸张的地步,武者只是超越人体极限的存在,却不是超越天地自然的存在。
受伤肯定都是不好的,不管是普通伤势还是特殊伤势,只是普通伤势属于能够动手术、吃丹药就能救的,特殊伤势麻烦的地方在于要找“专家”,找“专家”挂号是很麻烦的事情,何况,专家又特么不是遍地都是。
气息才是五行五然星相的重要特征,至于颜色的话,则要视各自心法的而定,象苗人风的“山海荒兽经”,就没有颜色,而是“实物具化”,学会“山海荒兽经”,苗人风的丹田就是一座山与一片海,山是“经验柱”,海是内力。
气脉就是以气存在的,这是没有错的,但气的容器却是各式各样的,或许是地底的封闭空间,也有可能是河底的石块,或是海底的某条鱼尸体,而这条高长的石柱就是“雷煞”气脉的容器,不开外挂是不可能知道的。
www.hetushu.com煞源核是一团凝实的气,把它看成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也是可以的,当它被吸入丹田时,没有任何的预兆,它对丹田也没有造成任何的破坏,只是一进入丹田就自然而然的冲向“雷煞山”,但此时“雷煞山”还不是山,只是一块大石头。
青城剑派的前身叫“中越剑宗”,中是指此宗最早发源于中原地区,越是指此宗自认是剑圣越女的正统,剑宗则指明自己的传承;更早之前的宗派名字也是不同的,但这具死在悬崖半腰处的骷髅,则自称是“中越剑宗”弟子,也算是青城剑派的前代先人。
青城剑派找了几百上千年也没有找到入口,写“煞迷关,雷迷户,此地无煞三亿雷”的岩石并不是入口,“无雷锋”的机关阵是天然形成的,分三个步骤,若是有人无意间触动这三个机关,那也只能是天意。
开始是极为缓慢枯燥的,随着浓度不断提升,速度也会慢慢加快,一个小时后,苗人风的浓度已提升到了20,储量也达到了1W。
1W点内力被消耗空后,会获得到10点或者多或者少的煞气,然后被储存进“雷煞山”中,这其中百分八十以上的煞气跟内力同归于尽,最终能获得多少雷煞气,苗人风也不知道,但他此次来的最终目标不是储存多少雷煞气,而是得到“雷煞源核”。
若是被青城剑派发现,苗人风也只能表示无解,这里本来就是青城剑派的地盘,他现在等于偷走青城剑派的重宝,得赶紧离开才是。
苗人风找到的入口是峰顶两块较为巨大的岩石缝隙,若是机关没有被激活,这条缝隙是不会出现,苗人风走进入口没多久,就感觉后方有异,回头一看,卧槽,入口已被关闭,这要是再逗留一段时,搞不好就被夹成肉饼啦!
但若是本身吸入丹田的煞气浓度是90的话,就不存在浓度增加的情况,因为这不可能增加,整条石柱全是90浓度的雷煞,想要增加到91,就需要另一根同等浓度同等量的石柱,所以,这就是“量”的叠加造成浓度的增加。
蓝湖的入口是被邪极宗特意伪装隐藏起来的,地理才艺牛逼的人,只要转一圈就会发现其中有隐藏的地区,然后就会采取青城剑派那样的笨方法,直接开挖;有的能够成功的挖到被自然地势隐藏起来的地点,有的无法成功。
只要得到雷煞源核,他的雷煞之气浓度永远就是90度,“雷煞山”也不会因为雷煞气被消耗空而崩塌,消失,以后再得到其余四种煞核,就能组成“五然丹田”,形成“相生相克”,再也不需要四处吸纳煞气进行储存,五然丹田会自行恢复。
重新荡回崖壁,苗人风没有原路攀爬回去,而是一路锤钢钉往下爬,脚踏实地后,估算了一下约有千米之www.hetushu.com高,至于那根“雷煞柱”,苗人风也不能搬走,若是没有被青城剑派发现,他以后缺雷煞的话,可以再来此处添加。
苗人风的基础横跨值是10米,青云梯加6米横跨值,还差4米,这个也容易解决,先在更高的地方锤进几根钢钉,从大背包中取出30米长的绳索,然后以“荡秋千”的方式,荡出4米或更远的距离,再施展出青云梯就可以到达石柱顶。
时间慢慢的消逝,期间苗人风也下线睡了一觉,他虽然长时间在游戏里,但也很注重养生的,再说家里还有一个齐雅,不能太冷落她,万一她跑出去找小白脸,岂不是“养了一匹白马,跑出一片草原?”那得多心塞啊!
千山靴+10横跨值,苗人风可以自行掌握横跨多,同理,青云梯的横跨值是6,苗人风也可以自行掌握,平时刻苦演练武功的汗水是没有白流,苗人风一次就成功的落在石柱顶,腰间的绳索没有解开,解开了话,肿么回去?
不管是哪一种,苗人风也只是挤缝隙时的无聊乱想,到达出口悬崖处时,他朝外探了探头,深不见底,好怕怕,小心翼翼的将一枚钢钉锤进崖壁内,绑上绳子,慢慢的往下垂落,垂下百米左右,看到一个往内凹进的岩洞,里面坐着一具骷髅。
雷煞源核的冲入使“雷煞山”真正成山,无声无息的拔高,拔搞,再拔高,最终形成与苗人风此时所坐石柱一模一样的形态,而它这样毫无顾忌的自我生长,虽然没有对丹田造成破坏,却对苗人风的身体造成极大的创伤。
白狐建议苗人风走“五然先天体质”的路线,看来也是知道苗人风对五然气脉的亲和更高,苗人风刚刚运转心法,就感觉屁股底有一丝煞气钻入体中,苗人风刻意关闭了“吊花伞”的抗煞功能,就是要引入雷煞之力。
苗人风自然不知道自己留下了尾巴,白狐这货并没有提醒他这一点,也不知藏着什么心思,苗人风还以为异相外显也就是气势旺盛的让人跪。哪里知道在某个地方留久一点,就会把气息沾染给周围的环境,若是知道,丫也不会一路跑到“无雷锋”找雷煞。
青城剑派肯定挖过“无雷峰”,却始终没有找到雷煞气脉,原因是雷煞气脉的入口虽然在“无雷锋”,但雷煞气脉的位置却不在峰中。
“等下次异相外显时,就可以再去搞五然煞啦”,苗人风开心的想着。
若是苗人风再聚风、云、电、冰四煞,丹田内就会有六座山峰的存在,内力仍然是汪洋大海。
一路都是往前挤着走,九面伏风衣的防御被扣去了数十点,看到前方有光时,苗人风并没有加紧步伐,仍然慢慢的往前挤,果然,他没有疾步往前跑是对的,出口是悬崖,也只有悬崖的存在,才会让青城剑派挖大半个“无雷峰”山体,也没和图书有找到入口。
悬崖间回荡凄厉嚎叫声渐渐消失,如同死狗般的苗人风垂在半空,粗重的呼吸声表示他还活着,绳索的摇晃也在慢慢停止,最终,夜空下的悬崖内,只有呼呼的喘气声。
也就是说,苗人风明明是90浓度的雷煞,引入89浓度雷煞的量超过,浓度就会降到89,要想永远保持90浓度,就需要得到“雷煞源核”,而苗人风此时所坐的这根石柱,就有“雷煞源核”,白狐提供的永远都是最佳。
苗人风的丹田就是一个染坊,他的内力就是一匹匹白布,屁股底下的石柱则是“雷煞”染料,它当然没有具体的颜色,别以为它叫雷就一定是黑色的,同理,金木水火土也没有颜色,别以为是金色的就一定是金行罡气。
两块岩石是镶嵌在山体中的,缝隙内自然没有光亮,倒是空气很流通,苗人风也不担心空气,大背包中的气袋准备很充足。他如今对野外探险的经验是极为丰富的,大背包内除了丹药外,就是大量的野外生存用品,与其余玩家塞着备用装备,备用武功等等是不同的。
无雷峰上那块岩石说有“三亿雷煞储量”,苗人风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会获得这么多的储量,内力冲刷雷煞时,内力会大量消耗掉,雷煞也会被消耗掉,前者的消耗多于后者,换个意思说,苗人风抽入100点雷煞,需要用1W点内力进行冲刷。
苗人风那种直接获得“煞源核”是极少数的,绝大多数的武者,都是在丹田内建立一个“煞库”,淬丹也就完成,不会象苗人风这样的痛苦,难度也仅是找气脉这一点。
借着那条天然形成的狭窄栈道,苗人风绕到了另一边的崖壁,在那里可以看到一条光滑竖立的石柱,石柱有多高暂时不知,它离苗人风的落脚处约有20米的距离,石柱顶端极为狭小,只有脸盆那么大,“谁能料到这根石柱就是雷煞气脉”,苗人风咧嘴笑道。
重新荡回石柱上继续搞雷煞气,雷煞山已经形成,就不需要象之前那样用内力去冲刷雷煞之气,雷煞山会自动将引入丹田的雷煞气储存起来,而有“雷煞山”的存在,苗人风的丹田不仅拥有7W的丹田防御,也拥有90浓度的雷煞防御。
服饰什么的已被时间腐蚀成渣,倒是地面上刻着一行字,介绍此人乃是800余年前的高手,青城剑派是太玄王朝建立时创建的,国宗都是在那个时期建立的,它们以前不是叫此时的宗名,山门也并非在此处,全都是在太玄与前隋征战时,立下大功后,被封了片大区域,然后建立宗派。
苗人风是不会在乎三亿储量雷煞气被自己放空的,但他还是希望“雷煞源核”能够自投怀抱,避免他长时间的枯坐在这里吹冷风。
伤势包括普通伤势与特殊两种。
柱顶太狭小,苗人风双脚http://m.hetushu.com站在那里后就只余出一圈的空间,他小心翼翼的盘腿坐下,发现这个不现实,最后就是双腿晃荡在空中的坐在石柱顶,然后,运转心法,他的心法是没有属性的,与五行五然星相都有亲和力。
苗人风目前的内力值上限是“72W”,资质受创让他的内力值上限降了10W,只有“62”,雷煞山的储存量也就只有62W点雷煞。
特殊伤势:丹田创伤、资质创伤。
雷煞源核催生的“雷煞山”仍然在拔高,苗人风的疼痛也仍然在继续,他保持着一丝理智不去动绳索,身体则不断的扭曲着,口中发出极大的嚎叫,他不敢攻击崖壁,怕会有锐利的岩石割断绳索,他就象孙悟空被唐僧念咒时的状态一样,抱着头不断的踢腾,挣扎。
苗人风要做的事情不多,他只需要不断的补充内力,因为他的内力与引入体内煞气冲刷时,也会被消耗掉,同时,当他成功将一丝煞气转入“雷煞山”时,他的内力会大量的被消耗掉,所以,他需要不断补充内力,保持内力形成的“海”,能够对雷煞形成绝对的压制。
办法是有的,只是苗人风没有那样的实力,因此,白狐给出一个笨办法,掏空整认雷煞气脉,这就象一枚硬币掉进水池中,为了找到这枚硬币,直接将水池内的水全部放空,这会造成巨大的浪费,可谁会在乎?
等六贤提出“宗派”概念后,十圣部落的传承者们,就纷纷创立了宗派,大大小小的宗派非常的多,经历起起落落后,有的宗派顽强存活下来,有的隐藏起来。
“麻烦”,苗人风叹了口气骂道。
当然,国朝十四宗也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青城剑派、武当派、五岳剑派等等,所有以“剑”为主的都是“剑宗”分支,剑宗就是兵圣越女创立的“剑术爱好者部落”,十圣不知所踪后,十圣创建的“部落”就分崩离析。
他不敢引入太多,太多的话直接被雷煞轰爆丹田,那就不是引煞淬丹,而是引煞爆丹,而这条雷煞被引入后,苗人风的内力就象无数头狼一样冲上去,对此条雷煞进行冲刷,雷煞象羊入虎口般没挣扎几下就被苗人风的内力消化掉。
普通伤势:皮外伤、轻伤、内伤、重伤、垂危。
天罡地煞星相是天然形成的,而形成之时也有天然的机关阵所在,正是从这些天地自然形成的机关阵中,被称为“机关始祖”的墨圣,才能研究出来,然后扩广,并被后人不断研究,革新,慢慢的融入到百姓生活中。
异相外显是一种“淬丹”的征兆,它究竟如何才会出现,目前也没有一个定论,比较共认的说法是资质到达一定度,等级、气势修炼有成后,就会有“异相外显”的状态出现,然后,就可以去淬丹。
他不敢用手抓绳索,也不敢用双腿缠住绳索,他怕自己疼的太厉害,过于用力的和_图_书抓绳索或绞绳索,绳索是无法扛住他力量,一旦绳索索断掉,他也就挂了,这种意外产生的死亡惩罚非常随机,也许只是掉等级,但也有可能丹田重创。
此人并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仅是说自己失足落崖后,活活饿死在此处,苗人风推断此人应该是负了极重的伤,否则,百米的高度,再加上崖壁又不是光滑无借力之处,就是苗人风自己,也无需借助机关物品,有极大几率能腾跃上去的。
同时,“煞核”形成的“雷煞山”(容器),理论上是没有上限的,它与苗人风的丹田内力上限挂勾,苗人风的丹田内力值上限是70W,雷煞山就能储存70W的煞气,以此类推,那么,如何找到“煞核”?
于是,夜幕中的悬崖回荡着凄厉的惨叫,月光下,一道黑影从石柱上坠落,然后斜斜的朝左侧的崖壁撞去,“啊”,更加凄厉的叫声,继续回荡在悬崖间。
不过,宗派的底蕴不仅体现在武学财产方面,这种寻找气脉的经验也是宗派底蕴之一,苗人风之前上山时也看到了那块写着“煞迷关,雷迷户,此地无煞三亿雷”的岩石。这说明青城剑派的前代先人们曾经找过“无雷峰”,并确定附近拥有“煞脉”,只是不晓的为什么没有开发,或许是有什么事情姓,或许真的没有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这款游戏是没有什么秘境,传送阵之类的存在,那些神秘的地点也仅仅是隐蔽性极佳,才无法被人发现。
此时丹田内的雷煞还不足够形成“山”,只是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凑近的话能够看到上面写着“雷煞,2度10点”,也就是目前仅是2浓度的伤害,10点储量。
从这条缝隙的宽度来看,不管是现实还是虚拟,对胖纸都是满满的恶意啊!高勃凸豹组合中,胖海豹是个小胖纸,这小子要是进来的话,估计一路就得磨擦磨擦,是魔鬼的肚皮,不等走出去,就失血过多挂掉,“唉,胖纸不易混啊”,苗人风感叹道。
苗人风当初丹田受创是孟浩然出手救治,否则,他都不知道要耽搁多长的时间才能治好;资质受创的话,不是吃资质丹就能治好的,资质丹是增加资质的,不是治资质的。
引煞入丹就是水磨功夫,慢慢引入煞气,再用心法配合内力进行消化,使自己的内力慢慢有了同等属性的煞气,等份量足够后,可以引入更多量的雷煞,然后继续消化;此次的淬丹是进行内力煞化的浓度淬炼,前文讲过,25浓度与25浓度叠加不是等于50,或许仍然是25,或许是26,这需要大量大量的煞气不断叠加。
“麻的”,终于缓回气,苗人风暗骂一声,活动了一下身体,疼痛之感再次传来,“哎哟,哎哟”,苗人风惨叫道,但与之前的剧痛比起来,此时的疼痛就小儿科很多,检查一下状态,苗人风大惊,尼玛,伤势好严重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