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漫天烟雨独凭栏,战意飒然邪无常

第310章 四谁敲打我窗

“麻的,麻的”,苗人风挣扎着从谷壁内跃了出来,毫无还手之力让他愤怒之极,十数万的防御在那一下中被扣去了一大半,苗人风毫不怀疑若是手中没有林妙可,白居易那一击会轰碎所有防御值。
“等等,夜蝠婆只是说污,污也分为很多种,真枪实弹的霸王硬上弓算是一种污,但由于我是玩家的关系,这种污是办不到的,那么,就只有另一种污,跟她睡在一张床上,麻的,这岂不是让我陷入险境?”
荒茫的气息瞬间笼罩住苗人风,苗人风肝胆欲裂地喊道:“白居易”,“轰!”四道气势将“把酒”营造出来的意境撞出一个窟窿,苗人风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最特么讨厌这些诗人,随着一句诗就尼玛是意境”,苗人风狼狈的奔窜而逃。
“把酒仰问天,古今谁不死?”
苗人风没有答话,从见到白居易那刻起,他就调动自己所有的意识,想要锁定白居易,但白居易的周身有一股奇特的护罩,将他所有的锁定全部弹开,同时,白居易每走一步,周身的环境都有所变化,苍茫的气息正慢慢的扩大。
“朋友,放下小徒,可自行离去。”
“临风一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
“不可再姑息下去。”
“乐天,此事你要如何解决?”
“是死是活就看老祖怎么判了,你小子自求多福”,夜蝠婆的声音在苗人风耳中响起,之前就是她在暗中提醒苗人风赶紧撕碎麻袋的。和图书
明明是白天却突然被黑夜笼罩,一轮圆月爬上高空,白居易站于一处池塘边,塘中一座亭内盛开着杏花,“今年八月十五夜,湓浦沙头水馆前”,轰,池水干枯化为沙,杏花枯萎落于沙中,杏花之沙漫天飞扬。
“朋友,你抱着小徒,要去何处?”
苗人风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般,全身寒毛耸立,四道气势瞬息之间缠于周身,一道劲气射向敌人,“嘭”轻微的声音响起,“降速”特效没有作用,苗人风并不气馁,闪身跃出数米后,十数道特效朝四面八方攻去,锁定不了敌人,特效自然无用,却能起到扰敌的作用。
“师尊,请杀了弟子”,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林妙可,悲声呼喊道。
“门风何在?”
“我青城数百年声誉,毁于一旦啊”。
苗人风心中一动,“狄禾火这小子跟林妙可的奸情已经有了吗?麻的,看来哥不知不觉之间改变了很多历史啊”。
林妙可的闭关地点不是秘密,南院神衣暗探早就知道,而闭关是分很多种的,就算是死关,也不一定就是把自己关在一个洞里,终日不见阳光的瞎领悟;林妙可的闭关就跟度假一样,将自己锁在一处风景秀丽的山谷内,整天种花写诗玩文青。
宗派内部的相互倾轧是普遍存在的事情,武者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就算是神仙也是有各自的私心,争权夺利这种事情在哪个层面都会发生的;和-图-书林妙可很不幸的成为牺牲品,苗人风则是不知死活的自个乱入,不管哪一方获得胜利,两人的命运都是注定悲催的。
他的气势根本无法捕捉到一丝的漏洞,只能拼命的围住自己周身,“现在看来效果还是有的,白居易就是没办法捕捉到我的命门,才没有一击毙命,当然,若是给他时间的话,我仍然是要挂滴”。
“当当当”,钟声突然响起,几位太上面面相觑后,躬身行礼道:“遵老祖令”。
因此,苗人风鬼鬼祟祟走进“昭陵谷”时,看到的就是一幅美女出浴图,比较可惜的是,重要部分都被热气遮蔽,“麻的,这跟打上马赛克有什么区别?”苗人风恨恨的想着,不过,这也是一个好机会,脱衣服什么的很麻烦啊!
青城山青城宫,午。
苗人风将她从浴池中拽了上来,大部分皮肤还能看见的,重要部分仍然被雾气围绕,果然是一款不能涉黄的好游戏啊!那么,怎么污就是一个问题,都特么看不到靶心,怎么瞄准?
“好身手,好资质”。
“这特么就是意境?”苗人风嘴中发苦的想着。
意境只能用意境来破,气势在意境面前,所能做的就是防御,防御,再防御,四道气势被“八月十五日夜湓亭望月”营造出来的诗意牢牢的压制,白鹰噬气邪势吞不到任何的气势,因为对方用的不是气势,而意境是一种整体,单体力量遇到整体力量,结局只能是败。
hetushu•com尽管林妙可是成势巅峰宗师等级,资质也颇高,但比起苗人风还是逊色很多,这使得苗人风悄悄的潜行到她附近,她也没有察觉到;另外就是夜蝠婆虽然说不帮苗人风,但还是给了苗人风“昭陵谷”的机关解锁图,这也是苗人风不触动机关就能潜入的原因。
圆月慢慢的缺角,月光洒向杏花之沙,冰煞之气弥漫着整个“昭陵谷”。
“嘶拉”,苗人风将麻袋撕个粉碎,满嘴鲜血地吼道:“你徒弟已经被我睡啦”,一股内力强行输入林妙可体内,林妙可的丹田本能做出反击,两股内力的震颤,令林妙可轻呼一声后醒转。
“好尼妹”,苗人风骂道,撒丫子狂奔重新回到了“昭陵谷”内,然后,他居然有点沾沾自喜,“哥居然能在成境巅峰先天手下逃得一命,果然突破天际啦”。
“孽障”。
苗人风取出麻袋将林妙可塞了进去,扛着她往“农竹峰”跑,得幸亏青城剑派的空中缆车很发达,弟子们出行几乎都是坐缆车的,这就造成路面上人迹较少的情况,“所以说,交通太便捷也不都是好处”,苗人风一边提高警惕,一边乐呵呵的想着。
“西北望乡何处是?东南见月几回圆。”
白衣长剑的中年美男缓步走入谷中,每走一步皆拍一下剑鞘,剑音轻鸣中,将苗人风攻来的特效一一化解,昭陵谷不算大,白居易走了十来步,就将苗人风逼到了谷角之处,他似乎顾忌苗人风手中和图书的林妙可,不再逼进,停步说道“朋友,观你身手不凡,定非无名这辈,为何要入我青城行如此龌龊之事?”
“昔年八月十五夜,曲江池畔杏园边。”
风声,冰煞之气,杏花之沙,夜色、月光。
林妙可一脸绝望的站在苗人风附近,她双眼空洞的望着前方,苗人风小心翼翼的避退到一根殿柱后面,以免被林妙可盯上,虽然能打得过她,但这里终究是青城剑派的地盘,打得过也要装孙子。
白居易轻叹一声,转身向五位突然出现的人行礼,“见过几位太上师兄”。
一声叹息后,全部化为清光,清光似岁月,风月如流沙,沙中杏花之香包容着冰煞之气,瞬息之间击中苗人风的眉心,“轰!”苗人风惨叫一声,捂着眉心倒飞而出,撞在身后不远处的谷壁,整个人被镶嵌在其中。
“闭嘴”,某位太上长老一掌击出,“啪”,林妙可左脸顿时肿了起来,“不知羞耻”,太上阴冷地说道。
五位太上长老阴沉着脸一一说道。
苗人风嘴解抽搐的望着突然冒出来的人,麻的智障。
一个白居易都打不赢,苗人风也没有再做反抗,尽管这五个太上也只是成势先天等级,宗派内只要是先天就能高居“太上”之位,登三仙而列“老祖”之位。
苗人风心塞的站在宽大敞亮的青城宫殿厅一角,琢磨着武学上的事情。至于青城派会如何处置自己,苗人风也是不知道的,事到如今,他也知道夜蝠婆应该识http://m.hetushu.com破自己就是苗人风的身份,就算她没办法识破,在青城老祖“王昌龄”面前,他也是无所遁形的。
“哼,我青城耗费多少资源,换来的却是情关之困,资质再好,又有何处?”
资质高又有机关解锁图,苗人风轻轻松松的就藏在浴池附近,然后激活“邪鼎冠”,将藏在其中的毒气凝实后,慢慢的输送入浴池;林妙可洗澡的话,身上的装备、异宝肯定是不会放在身上的,她又不是玩家有装备栏,因此,她洗着洗着就头一歪陷入晕迷。
“如果一首诗就是一种意境,那李白斗酒诗千篇,丫岂不是千种意境?槽,这特么无敌了,谁能打得过?杜甫也是高产量的诗人,老子特么是学渣,是文盲,一首诗都搞不出来,岂不是没办法悟出意境,这特么玩个游戏还要当学霸?”
意境与气势完全不同,当白居易念着诗时,意境就产生,苗人风被牵引进“诗”的意境中,他看到了八十五月的圆月,闻到了杏花之香,当诗意改变时,意境的变化形成强大的杀伤之力,苗人风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阳光重新笼罩昭陵谷,之前的黑夜圆月,流沙杏花已是消失无踪。
至于白居易利用意境对他的一击,并没有让苗人风受到重创,17W防御还是相当给力的,况且白居易也不敢下死手,他还要顾及林妙可的性命。若是没有林妙可当挡箭牌,苗人风相信自己肯定扑街当场,意境营造出来的实物场景,实在是太诡异太强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