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漫天烟雨独凭栏,战意飒然邪无常

第323章 四段煞漩涡

“我听到他念诗,顿时热血沸腾,听你(沈破虚)这一描述,原来他是以白鹰假境能飞的优势,在骑兵行进的范围途中,布下雷煞带与云煞带,只要布的段多,他都不需要主动攻击,那些骑兵就会收势不住自己冲进去,好手段,真血屠”,真钟大喊道。
“卧槽”,真传们见苗人风如道电般朝那滚滚沙尘方向冲去,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世间英豪当属苗人风”。
轰,狂飙的劲气,撕裂人的身体,也撕碎无数人的信心,莫看这上万骑无边无际,很多都是末流武者,仅是粗通武功,配合强者一起出击,配合大规模的骑兵冲锋,他们才有存在的价值。
“扯尼妹,快回来,躲到骆驼肚子底,快快快”,沈破虚又喊道。
众真传个个望天,麻的,就知道这货一出场必是开群嘲。
正是知道苗人风赶来,一票人才停下来歇息,“还是要靠圣人啊”,真钟苦笑道,他被诡异的暗器打瞎了双眼。
“帅尼妹啊,快看你后面”,沈破虚吼道。
杜别寒吃亏在师弟们太少,在抵挡两波攻击后,他的师弟就死了三人,其余三个师弟随后也战死,杜别寒在第五波攻击时,被三个成势巅峰大宗师包围,他的寒兽拼命护主,杜别寒才逃了出来,随后被勿弗子拉进武当三清阵中保护起来。
在武阵中,各自的气势也仍然能够运用,武功特效也是如此,由于是有训练与配合的,他们间的默契极高,也就更能节约内力,攻击也更加有效。
苗人风拥有98W点雷煞,98W点云煞,10浓度的煞气就足够令四流武者死跷跷,何况是90浓度的雷煞,91浓度的云煞,这也节约了大量了煞气;而那些隐藏在万骑内的和-图-书近千名成势巅峰武者,遇到这样不要脸的煞气旋涡,也无法再组织与约束部队,仅能带领周围的骑兵,冲离大部队,避开那凶残的煞气地带。
“我们驼队一靠近芜城,芜城守军就会出手抢夺,你信不信?”肖邦躺在温度很高的沙泣上,一边舒服的哼哼,一边说道。
张永亮就告诉他,很多成势高手对天罡地煞星辰的抵抗力非常低,苗人风只需要布下一个煞气带,他就立于不败之地;苗人风也问张永亮,万一遇到上万的敌人怎么办?张永亮说,照办,苗人风就淡定了,一个国主的智商还是值得信任滴。
苗人风哪里敢以一敌万,这特么不是自己找死吗?成境高手都不敢以一敌万的,特别是在宽阔的沙漠中,敌人只要绕开意境笼罩区域,你是成境也没用;何况他也不是成境,连成势都不是,他在前来救援的时候,就问过张永亮,如何才能救回他的基友。
翻滚的雷煞如同瘟疫般,将所有无势武者瞬息之间灭杀,密布的云煞如蛛网般,将所有撞进其中的无势武者绞的粉碎,苗人风为丹窍,三势为心窍,雷煞为喉窍,云窍煞为意窍,特效为骨手足三窍,形成假势“白鹰”。
“我穷得连内裤都穿不起,火气岂能不大?别扯开话题,开价开价开价”。
苗人风转头,哎哟卧槽,他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喊“风紧,扯呼”。
沈破虚眼睛一亮,主城的话,岂不是有贞观钱庄?
“我化为兽,我为白鹰,鹰击长空,风旋千里”。
“少年,你入戏太深了,赶紧出戏”,真钟朝杜别寒的方向喊道。
“麻的,开个价”,沈破虚跳着脚骂道。
听这话就知道,新来的敌人不是www.hetushu.com人类,而是自然,光亮在刹那之间被排山倒海般的沙层暴遮掩,之前来不及逃走的骑兵,连人带马被卷着在沙层中翻滚,位置较低的,直接撞在俯卧在地的骆驼身上,骆驼悲鸣一声,一起化为肉渣。
白鹰再次扩大将30米直径范围全部笼罩,庞大的翅膀扇动,带着苗人风横跨30米后俯冲而下,轰,人仰马翻,尸横遍地。鹰,再次展翅高飞,再次飞翔后俯冲,轰,爆炸声将成片成片的血肉与沙溅起。
三个小时后,一辆由凶兽拉的车辆如飞般到达,而在这期间,护金联盟又扛下了两波攻击,死伤十数人,其实真传们之所以会死,主要是为了保护骆驼不被牵走;之前行走时,驼队太长,受人数太少的影响各自兼顾各自的驼队很有难度。
“邦仔,寒仔,我们的货没问题吧?恨好恨好,走走,我们出发”。
从离开地沙堡半个小时后遭到第一波沙骑袭击,接下来三个小时都没有遭到攻击,但随后的攻击规模非常强大,超过30名成势巅峰宗师,联合3000名武者从,从四面八方攻击365名玩家,勿弗子在第一时间就喊出“宗派武阵”。
“敌人越来越多,成势巅峰宗师、大宗师隐藏在其中,一个不慎就会被偷袭”,杜别寒倒是没伤,但他损失更大,他的武兽战死了,兽宗的武功与武兽有紧密的联系,勿弗子还能用气势与特效,杜别寒却是什么都用不出。
“我穷得只剩下金子,但我银行里的存款却是0”。
“丐帅,最近火气很大啊”。
骑兵在奔腾,苗人风留下一处又一处的雷煞、云煞旋涡,让骑兵前赴后继的冲进煞气旋涡中,就算是成势巅峰武者,没有m.hetushu•com抗煞能力,沾梁上也是死的下场,何况这些区区的普通武者。
宗派能够屹立在整个武道的顶峰,自然有其强大之处,宗派武阵就是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杀手锏之一,就算只有6名真传师弟的兽宗杜别寒,也能结出宗派武阵,以七人阻挡住百人的进攻;武当派的一百三十多名真传,结出来的“三清剑阵”,更是将近千人卷进阵中,相互配合交替,低级武者如同猪羊被宰,成势巅峰宗师则痛苦挣扎。
苗人风往加跑时,敌人也在撤退,等他回到宗派真传身边时,看到宗派真传们一个个跟见鬼似的表情,顿时大为得意,一甩头说道:“雄鹰开双翅,风啸沙浪平。拔刀势如锋,血屠苗人风,帅不帅?”
“芜城是主城。”勿弗子淡然地说道。
“唉,才过去八个小时,苗人风跟张永亮都逛到芜塞去了,他之前可是走了七天”,沈破虚忧郁地说道。
“麻的,我还以为他真的能以一敌百,这特么作弊啊”,看得目瞪口呆后沈破虚,回过神来后就鄙视道。
真钟摸着光头叹气,勿弗子用左手在沙地上画圈圈,沈破虚冲到苗人风面前,将脸贴上去,“看看,我都特么毁容了,你还朝我要钱,你节操被天罡地煞吃了吗?”
“应该没有,只是盗匪们经验非常丰富,单年骆驼的负重也能称出一二”,勿弗子断了一条手臂,这极大影响了他的战力,他现在没办法再施展剑招,只能依靠气势与武功特效来应战。
“疤尼妹,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沈破虚开始耍赖,但他还是太天真了,跟苗人风比无赖,最终还是要跪的。
当敌人能够在空中飞翔,并俯冲在他们奔腾的骑兵中后,整个骑兵的冲锋节奏就被m.hetushu.com打断,最令普通骑兵崩溃的是,敌人的每次攻击能够造成大面积的秒杀,那恐怖的雷煞气与云煞气,无色无形飘荡在空气中,它们不会被风吹散,只要数量没有被全部沾染走,就会固定在那一个地方。
“哟,一群残花败柳啊”。
丐帮的“莲花乞食阵”,少林的“罗汉阵”,昆仑“瑶池寒”,都能以少打多,在杀掉成势巅峰宗师后,余者就四散而逃;在这一波攻击中,“护金联盟”仅死了2个武当真传,但武阵对内力要求比较多,所有人的内力消耗巨大,内力消耗大,丹药自然也消耗很大。
轰轰轰,地面震颤剧烈,翻滚的沙尘如同风暴,所有人脸色阴沉如水,麻的,这次来的至少有上万骑啊!就算苗人风来了,估计也是挡不住的。
敌人主力牵制,小喽罗们则去牵头驼,要不就是割断绳索,反正只要牵走一头,他们就赚大发啦!不过,骆驼背的东西很重,走都走的很慢,更别说要奔跑,就算被牵走也是走不远的,因此,虽然真传们死了一百七十多人,骆驼倒是没有少一头,这让真传们重伤之余也觉得开心。
“消息泄露了?”脸上被砍出一道刀痕的沈破虚,啃着干粮问道。
死后复活的真传要赶过来,还需要两天的时间,但第一天都没过去,护金联盟已是死伤惨重,好在这些玩家都不是轻易承认失败的人,要是如此轻易的就失去信心,他们也不可能站在玩家武者的顶端位置,能够成功的人永远都拥有自己的坚持,就算开了挂的苗人风,也是如此。
“啧,你得改名号叫丐疤了”。
“不好意思,刚刚成为瞎子,还不是很适应”,真钟自嘲地笑道。
“拷,还有没有节操了”,沈破虚骂道,然后hetushu.com,他也不再想贞观钱庄的事情,有主城就有快捷马车,“沙漠里又没有官道,快捷马车能到吗?”
在击退这波强大的敌人后,护金联盟只获得半个小时后喘息时间,随后,比上一波强度更大的敌人出现,这个时候,单人的实力是很难发挥作用的,只有依靠武阵;而这些真传弟子之所以会走在一起,就是因为与大师兄的关系极佳,平时也会进行武阵配合训练,因此,他们布出宗派武阵后,没有任何的生涩。
“守好,哥打完这一架,就提价。”
“距离太远,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能赶来拦截”,勿弗子叹气。
苗人风布完煞气带就赶紧跑回来,麻的,内力消耗空了,再不跑就被万马踏死了,他主要是白鹰飞翔消耗的内力比较大,放出煞气是没有什么消耗的,而他真正杀死的敌人也没几个,死的人都是自己撞进煞气漩涡中。
一人如电,万骑雷鸣,一头巨大的白鹰突然从那一人身上腾跃而出,最前面的骑马如撞到一堵无形之堵,轰然而碎,“雄鹰开双翅,风啸沙浪平。拔刀势如锋,血屠苗人风”,破了音的大吼声冲破滚滚沙尘,五字一句完,必有尸体化为血肉洒落沙漠。
“尼妹,秃驴,我在你左边”,沈破虚笑骂道。
“请记住我的名号,心狠手辣秒众生,唯利血屠苗人风”。
肖邦的腹部有血渗透,他张了张嘴后又闭上,深吸一口气后,忍着疼痛说:“苗人风正在赶来。”
芜塞西面,尸体横七竖八摆放,兵器、皮袋等物品散落四周,风吹响铃铛,与血腥之气共鸣,疲累的真传们不敢休息,他们的人数也从三百多人锐减到两百二十三人,死了一百多个真传,证明这一路的战斗强度有多高。
肖邦与杜别寒露出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