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列国山河分雁字,一门金玉尽龙骧

第608章 七成收益扛不住(上)

那张无忌入武当对谁有威胁?
在并州郡仅出现白铠夜骑的阻拦,接下来的路程倒也顺当,走走停停后进入洛郡,然后,遇到了洛京四公子,即是高行盗、勃觉、凸凸丸及庞海豹。
当初签下协议时就注明了双方可以中止,提出中止的一方也是要依协议而做出相关的赔偿;当然,协议就是协商出来的。高行盗此时提出来要中止协议,他就是来协商后续的赔偿,若真靠协议中提到的赔偿额度,他是无法承受的,这也是他摆出武卫军阵的原因。
在得到这任务时,苗人风认为只需要防着那些想要发财的匪贼,并不需要太过担心张无忌遭到针对性的刺杀;张飞与隐门道宗是有些渊源的,武当如今是道宗放在明处的代表,所以,张无忌才会在成势一窍先天时,决定入武当。
圣旨的内容比较酸,苗人风读的有些困难,但大致意思还是知道的,皇帝李隆基决定重启西域大都护府,任命苗人风为大都护,此后西域之事归苗人风自行裁决。
正确的说,支付给苗人风的六成利益,让高行盗无法再扩张势力,维持洛京的“捕盗司”已经让他们捉襟见肘,而皇帝却仍然要他们承担一部分的军费;作为回报,洛京四公子有权利调动一万名武卫,当然,这需要皇帝的虎符才可以。
这玩意儿说珍贵也珍贵,说垃圾也垃圾,珍贵之处就在于若是有实力统一西域,没这玩意儿是办不到的;垃圾之处也在于此,没有实力的话,拿到这东西反而会惹来杀身之祸。
高行盗敢来摊和*图*书牌自然是做了充足准备的,他从真物袋内取出一个锦盒,掀开盖子,里面放着一卷黄色绸缎。
“做个了断吧”,在后方的方阵中,高行盗深吸一品气后吼道,然后一甩鞭子,骑着荒兽级坐骑沿着方阵与方阵间的空隙往前冲。其余三位公子也是如此,四道尘烟在方阵中滚滚而起,不久后,四人就到达了方阵前方。
火把,绵延不绝,将官道堵塞的满满,火把下,奇形怪状的坐骑喷吐着粗气,显示这批骑武者以急行的速度赶到这里;纯白色的铠衫(铠甲形的长衫)显露这批骑武者的自信,就算在黑夜中,他们也不惧怕衣服的颜色暴露自己的存在。
高行盗等人最早是没有回报的,但等他们开始赚时,系统会自动按照协议划走六成利益,系统是不会去管你这钱是不是纯利,它只会依照协议而行;因此,高行盗等人绞尽脑汁想要瞒下财产,却仍然被系统发现,这也是他们要摊牌的主要原因,没办法隐瞒财产啊!
好在张白骑此次急匆匆的赶来,也不是跟苗人风刚正面的,仅是前来阻上一阻,至于能阻多长的时间,师门里那位大佬也没有下死令;因此,张白骑挥手做了个动作,后队变前队,前队思后队,如来之时般悄然离去。
吕缺布木然的转移位置,心中却没有表情那么呆然,“三窍先天跟巅峰先天差距还是那么大”,吕缺布通过张飞遗迹的领悟,又在苗人风的支援下,顺利从二窍晋阶三窍。之前的狙击,就是想试试手,没想到成m.hetushu.com势巅峰先天的张白骑很能扛。
因此,勿弗子没道理会来阻止张无忌入武当,张无忌就算是主角NPC,丫也只是众多主角NPC之一,不是无可替代的;张无忌入了武当,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就算有主角光环,想要晋阶三仙也是颇为曲折的,所以,张无忌对勿弗子是没有威胁的。
苗人风当初的投资并不高,仅是1000万金,但他把神衣院的很多遗产都交给了高行盗,比如铜章神衣、大量的绿章神衣,还有白章神衣等等;这些都是没办法用钱来计算的,因此,在签订协议时,系统才会做出六成收益归苗人风,四成收益归洛京四公子的结论。
“当”,张白骑右手护脑,敌人攻击而来的真力弹,与他的防御抵消,没有产生劲气爆炸。
“那你们如何买断协议?”苗人风问道。
“统辖西域的府衙,原本受玄地王朝统辖,后来慢慢变成独立府衙,但仍然需要玄地王朝皇帝的圣旨及相关仪式,否则,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苗人风象背书似的将相关资料说了出来,然后,他将圣旨从铁盒中抓了出来。
“白铠夜骑?”苗人风颇有些意外的嘀咕道。
武当派也是山头林立,真传有资格获得一座山峰招募内门弟子,组建自己的班底,名为“开府”;传承弟子则拥有实权,并统管部分真传,名为“升府”。真传在宗派里的地位已经是很高了,再高就是当掌教或是老祖,勿弗子如今就是老祖的地位,他是凡境人仙的等级。
和-图-书京四公子依次而坐,高行盗以为自己不会紧张,没想到跟苗人风面对面后,仍然会紧张,这让他不得不多次深呼吸,终于是稳定了情绪,他朝苗人风拱手行礼,“苗爷,我等不愿再与你合作。”
苗人风对此不陌生,但仍显惊讶的说:“圣旨?”
旗帜招展,以千为单位的方阵整齐的在宽阔之地展开,洛京四公子各掌2500名武卫,人若上万则无边无际,苗人风自然无法看到洛京四公子的身影,这四个反骨仔显然也不想跟苗人风见面。
囚牛啸月、祸斗狂暴月、山膏厌世月、三足金蟾涎网日、重睛鸟巨力日,散布于四周,瞬息之间,就在苗人风四周布下重重杀机,这也是白铠夜骑为什么没有马上发起冲锋的原因。
白色面罩下的张白骑在心中叹息,苗人风实在太过于强大,仅是短短数秒的时间,就让他布下了“四日四月”境,而这么短的时间,他与兄弟们之前服下的丹药,药力都还没有化开,又谈何立即发起冲锋?
“我知道苗爷如今重心在西域,西域大都护府这个衙门,苗爷知道吗?”
貔貅百解日出现在苗人风的左眼,敌人的攻击角度、站位、移位等等,都无法逃脱貔貅百解日的破解、分析、归纳;獬豸真目月出现在苗人风的右眼,敌人的罡煞星三气、内/真气、杀气等等,所有关于“气”类的动向,都无法逃脱獬豸真目的锁定。
苗人风没有去追杀“白铠夜骑”,不是不能杀,而是没必要,“奇怪了,张无忌入武当,妨碍到了谁?”要说张和-图-书无忌如今还是无名小卒,应该没有谁会来刻意刺杀他的;苗人风接下这任务,也不能说接,这任务特么是强制砸在他头上的,属于“书界与枯脉的联系”任务后续。
一座简陋的亭子在空地处搭建而起,苗人风几个闪跃已是落入亭子,就算在万名武卫面前,他也没有任何的紧张感;这种自信及潇洒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实力到达一定层次后,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
苗人风并没有什么愤怒之类的情绪,熙熙攘攘皆为利,人心总是思变,苗人风比较感兴趣的是,洛京四公子为什么要在此时摊牌,又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摊牌。
张白骑望着黑漆漆的官道左侧,不发一言的掉转马头离去,若是换一个不熟悉苗人风的人,肯定会“哼”一声表示展现一下存在感;但张白骑知道,在苗人风这样喜怒无常的家伙面前,输了就掉头走,赢了就要下狠手,其余的情绪没有必要,否则,他贪图爽快的话,一声“哼”,就有可能引发苗人风的大屠杀。
单凭这一日一月,敌人的手段就已经被苗人风识破九成,白鹰噬气日悄然跃升于空,它是苗人风的瞄准器,通过它,苗人风可以大范围的锁定敌人。
白铠凌厉锥枪意,夜骑无惧百战先,即是创建于玄历中兴832年的“白铠夜骑团”,团长“张白骑”是武当真传身份,后出师(脱离师门)自主创业;但背后若是没有武当派的影子,那肯定是假的,张白骑凭借师门雄厚的实力,在半年内就打下一片地盘,成为武当派将触角伸入“并州郡”的一支和-图-书
“你知道,我也知道,这不是威胁”,高行盗勉强的笑了笑说道,摆出军阵还真不威胁,一方面是壮胆,另一方面也是协商的凭证。高行盗想说的就是,他现在人强马壮,开销非常的大,但他所赚取的六成必须折现支付给苗人风,这让他无法维持庞大的开销。
苗人风倒是明白洛京四公子为什么要反叛,其实也谈不上反叛,他们并不是苗人风的下属,仅是苗人风的投资对象;与交情无关,与利益相关,按洛京四公子的发展趋势,他们会越来越强大,那就需要给出六成的分红到苗人风身上,这是不能忍的。
先天在宗派内被称为太上,三仙被称为老祖,尽管先天的数量越来越多,宗派也没有限制“太上”职位的想法;当然,先天数量一多就显得不是太珍贵,越早先天就越能得到实职,后面升上来的先天,权力上并没有多大变化,仅是地位上升。
“可以”,苗人风笑道。
但很显然,张无忌入武当还有别的隐情,这隐情触动了武当高层中某位大佬的利益,因此,才会有“白铠夜骑”的出现;只是“白铠夜骑”没有死战,反而更象是拖延时间,但苗人风的护送任务并没有时间的限制,那武当那位大佬在打什么算盘?
苗人风猜测是不是勿弗子出手,但琢磨了一下发现没有道理,勿弗子现在已经是“名扬天下”,是第一个名扬天下的玩家,他在武当派的地位稳如泰山;就算李商隐被内定为下一代武当掌教,也由于勿弗子比他更高名扬天下,使得勿弗子也成为下代武当掌教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