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列国山河分雁字,一门金玉尽龙骧

第623章 七阳剑刺

“青阳一剑是王,咳,是祖师随手即兴而为的剑招,经过后代不断改良,变成了基础剑招,又分为初中高三级,学会初中高三十六剑式,汇成青阳一剑招,现在,知道我之前那一刺包含什么了吗?”
心法才是宗派的不传之学,剑招什么的就算外传出去,也不会遭到宗派的追杀;当然,对于代阶武者来说,拥有一套高阶武功剑招,也是能够拼出一些身家的。
苗人风也没有什么开场白,拔剑,直刺,收剑,然后望着一群满脸懵逼的少年,“谁若是能做到,我送他1000点贡献度”。
苗人风干笑一声,他知道这20个玩家一定是误会了,以为他是来执行考验的内门师兄,正待解释时,后方有人接近,苗人风不动声色的移动一下位置。
考场自然不是在外间,那么多外晋内的玩家在,因此,苗人风带着20个考生进了专门的考场,一个室内比武场;地方足够宽敞,考试时间也没有限定。当然,很多接到这任务的内门师兄,都属于被强加的,内门弟子每个月都有不可拒绝的宗派任务,这也算是宗派弟子的一个缺憾。
从周围陆续进出的玩家服饰颜色,令牌,苗人风才恍然大悟,这里原来是“外进内”的弟子宿舍区,玩家们戏称此处为“预考院”;所有符合外门晋阶内门的玩家,都必须呆在这个地方,然后等待宗派的考验,考验过了,才算真正的内门,考验不过,就打包出师。
苗人风的趁手兵器是“沧浪刀”,但在青城剑派用刀是一件很惹人注目的事情,因此,狄禾火找了一把先天m.hetushu.com级的“断虹剑”给苗人风;名字叫“断虹”的兵器没有十万也有八万的,只有绝品及传承品的装备,才拥有独一无二的名字与造型。
外门宿舍最早确实是放在山门内,当年玩家数量贼少,特别是勿弗子等第零点五代玩家,也就是那批最早的10余万名玩家,他们当时不管符合不符合内门的条件,都会被拉进内门的;苗人风这些游戏运营半年后才进入的,就是所谓的第一代玩家。
“任务:代考师兄。难度:一流。简介:考验外升内的师兄突然有事不能到达,但考试不能改期,再加上时间太过紧急,无法前往任务大厅发布。因此,青城内务堂的人员直接赶到现场,想碰一碰运气,正好你在场,你是护峰内门弟子,有资格担任此次的考评。”
“提示:你获得任务。”
“拷,就知道不能出风头,我现在穷途末路啊”,苗人风心塞的想着,然后随那样师兄一起去坐缆车,前往青城宫内的“内务院”。
出剑的弟子听到此问,顿时脸色难看,麻蛋,原来不是这个师兄放水,而是这个师兄把关很严啊!这下子可要悲催啦!
苗人风才不理会这些吵闹的家伙,给三个合格的家伙盖上自己的护峰内门令牌印签后,就直接闪人,转了几圈后,找到了正确的道路,重回青城书院,结果,狄禾火这货还是没有出来。
“师兄可有急事?”NPC问道。
施婉君的眼神在苗人风与江思彤间扫来扫去,也难怪她会疑惑,按理说,江思彤是绳池峰的峰主,苗人风是护峰内门www.hetushu.com,不管是地位上,等级上都是逊于江思彤的;但江思彤的态度却是很客气,这种客气带有明显结好的意思。
“凭什么一剑就考完?后面不是不家考题吗?”
但这套“古原草别离”可晋阶的先天级心法,剑招属于心法的配套,苗人风不知心法只知道剑招,威力上大打折扣,最重要的是,苗人风无法铸成此套心法的气势,也无法成就此套心法的意思。
但苗人风这一剑刺出,却非后天武者能够做到的,苗人风又刻意放缓了速度,让这位巅峰成势大宗师的师兄看了个清楚。
苗人风摇了摇头,望着那三个没有出剑的弟子,“你们能不能做到?”
不过,玩家们统称830年进入游戏的为第一代,831年为二代,832年为三代,833年为四代,如今是太玄中兴834五月中旬,在这一年进来的玩家就是第五代。
“那么,你们看出了几种变化?”
施婉君也不敢跟上去,估计是前次被苗人风利用“气爆”弄得狼狈不堪,有了心理阴影,只不过苗人风在青城山里注定是没办法当个“安静的帅卧底”;他终究是外派之人,虽然拥有青城派的一些资料,却并没有在青城山里生活过,所以,丫迷路了。
所以,苗人风一口气淘汰了十七个玩家,这让十七个玩家顿时翻脸,表示有黑幕,要上诉,可惜苗人风没有理会他们。
这一手逼装的拿一百分,能够将毛笔与纸滞空浮停,让之前出剑的弟子赶紧将眼中的愤恨,心中怒骂全部收了起来;同时,他们反而很高兴,要知道和图书,苗人风就相当于他们的座师,若是能通过考验,苗人风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仍然要带他们的。
又等了20分钟左右,没有等到狄禾火,等到之前给任务的那位内务堂NPC师兄,他是来询问之前考试的事情,然后,苗人风演练了之前那一刺,NPC师兄脸色大变,恭恭敬敬的给苗人风行礼,显然,他也没有看出苗人风伪装的“二窍成势先天”等级。
第一代弟子还是占了蛮多便宜的,苗人风当初是武当外门时,外门宿舍也仍然是在山门里,外门弟子的活动范围也比较大,没有那不准进,这不准去的诸多规定。
苗人风有些纳闷,他那一刺又不是多高明,也就是仗着先天等级的优质罢了,怎么内务堂的太上长老会这么感兴趣?
“任务要求:1演练青城武学,考验那些外门弟子。2与外门弟子切蹉。3提出10道关于青城派历史的问题。4考验青城三才阵、四剑阵及五步乱风剑阵。5询问所有外门弟子,成为内门弟子后,能为宗派做什么。”
苗人风一共会三套青城派剑招,一套是“青城高级剑招”(一流),一套是“日出点龙雨”(一流),还有一套是狄禾火为了避免苗人风露出马脚,传授给苗人风的,叫“古原草别离剑招”(先天)。
三个没有出剑的玩家将自己看到的变化写在了纸上,他们能看不到,不是说他们的眼力好(类似锁定),而是他们认出了苗人风之前那看似简单的一刺,属于“青城高级基础剑招”,这是所有青城弟子都熟悉的剑招。
苗人风左等右等也没等和_图_书出狄禾火,反而被施婉君象欣赏珍贵武兽般打量着,按他的脾气本来是要暴起杀人的,可这不是“穷途末路”了吗?要是贪图一时的爽快,让自个破产,这个爽快的也贵了吧?所以,苗人风只好走人。
这个任务其实也是吃力不讨好的,贡献度也不高,也就难怪青城内门弟子将近20多万,内务堂的师兄,还要跑现场来抓壮丁。
苗人风疑惑的还了个礼。
“就是,你这样也太不负责了吧?”
江思彤显然是极想与苗人风亲近的,别误会,不是那种亲近,只是表示友好的亲近;但她不想表现的太过急迫,见苗人风似乎另有事情,就留下了名片,然后带着护峰内门们离去。
“胜利条件:无。失败条件:无。”
可惜,苗人风这个假青城内门,并不知道后续还有工作,丫只图一时的装逼。
左右无事,苗人风就接了这个任务,将自己的“胡三刀”令牌递给那个内务堂的师兄,师兄直接将150点贡献度转给了苗人风,显然是不认为苗人风会开小差的;他也不会担心苗人风放水,若是这20个弟子中有谁犯了门规,苗人风也会被追责的。
换个人来当卧底或许会在此处露馅,但苗人风掌握了很多青城派的资料,只要不属于最核心的机密,他一般都是知道的,所以,当时监考师兄也是没有任何瑕疵的。
“有种留下名号,老子去内务堂上诉”。
“任务奖励:150点贡献度。”
苗人风摇头。
“见过内门师兄”,约20个玩家看到苗人风时,立即排成两行,齐声喊道,而周围其余的玩家,则用各种莫和*图*书名的眼神望着这20个玩家。
尽管此人眼神灵动,但苗人风还是发现他是一名NPC,此人见到苗人风时,脸上露出喜色,“见过师兄”。
迷路只是找不到回“青城书院”的道路,但此时的位置场景,苗人风却是略感熟悉的,想当年,他还是武当派外门时,就在这个场景里混过几天的;没错,苗人风乱痛乱撞的地方,就是“外门宿舍”区,但这里有个问题。
“写出来”,苗人风说道,话刚出口,就有三支毛笔与白纸飘到那三个弟子跟前。
部分弟子大喜,但也有三个弟子却是露出思索的表情,呛呛呛,剑出鞘的声音不绝于耳,然后就是十数道的直刺剑击出,接着收剑,出剑的弟子们用欢喜的眼神盯着苗人风。
古原草别离剑招,是白居易改良的剑招,口诀就是那首“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离”。
“不错”,苗人风接过那三人的纸后,扫了一眼,点头称赞,然后,望着那十七个沮丧的弟子,“不管是初级、中级还是高级,青城基础剑招实际上都是由一招演化出来的,这一招叫什么?”
内务堂师兄离开十分钟后重新返回,恭敬的说:“内务堂太上长老,请师兄前往内务堂一趟”,然后似乎觉的这话不大对味,又解释道:“非是师兄犯了门规,而是想与师兄讨论一下外升内的考试题目”。
“卧槽,这小子不会为了背下思苦原的资料而精尽人亡了吧?”苗人风嘀咕道。
“青阳一剑”,二十个玩家齐声回答道。
三人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