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彼岸桥渡道为船,修身立意觅骨源

第882章 九陆之缝

仙神篆:穿梭,就是传送技术的武学版。
苗人风自然不会替施一清出头,施一清更不可能向苗人风提出这个要求,苗人风见施一清醒转,就问了“传炼七”的事情。施一清得到绝品级的丹药,巅峰地仙武者的输导,恢复的极快,精神毫不萎靡,听了苗人风的询问,他就露出了苦笑。
“问题还是出在那个梁硕身上?”苗人风见施一清吞吞吐吐的样子,就知道是什么原因,估计是施一清害怕他误会借机报仇。
若非朝廷突然变脸打压六扇门,使六扇门名存实亡,施一清在遭到梁硕及武卫团攻击时,就可以发出求援信号的;但现在各个堂口为避免被朝廷的“缉盗司”察觉,就算某个堂口遭到毁灭,也不会发出救援的,以免将漏洞不断扩大,造成更大的损失。
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然后,大门开启,一道人影扑出来,精准的在苗人风脚跟前跪下,抱着苗人风的左腿,放声痛哭。
但是楼中子说他受“淬炼之苦”,却是让苗人风不得不停下脚步。所谓的“淬炼之苦”,范围是极广的,也就是俗称的“瓶颈”。苗人风的瓶颈也蛮多的,虚空体第四阶段没线索,法相淬炼的材料没线索,星碑星核没线索等等,这些都是他的瓶颈。
苗人风知道楼中子指的是什么物品,难怪那把“解道刀”会如此突然出现此处,话说总有刁民想害朕呐!瞧瞧敌人把自个了解的这么透彻,连害凑热这一点都探知出来,更是密切注意了他的动向,故而安排了这场局。
六扇洛京堂位于洛京“白狮大街”的下狮巷内,下狮巷横纵三三,商铺不多,却是家庭小作坊的集中地,六扇洛京堂是这些家庭小作坊的保护者与收购商,它的牌子自然不会挂“六扇洛京堂”,而是挂“下狮商馆”。
苗人风站在门口有些久,但仍然知道紧闭的门后有几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估计是见自己站得这么久,有些不好的想法就有一个人离开去汇报,随后,里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人未到,声已来,“彼娘吾睡之,钟氏这是要赶……大人啊!”
因此,真陆夹缝也是存在的,而在内陆夹缝出现时,真陆夹缝就会重新融入初界,初界的面积不减反增,就是这个道理;由此也能知道,若是所有夹缝都融入的话,初界该有多大啊!也难怪需要推出“传送阵”的设定。
从神衣巡捕到六巢伙计再到六扇捕快,人一直都是那批人,身份转变却是较为频繁的。
苗人风查了查施一清的伤势,很快就从虚空眼中获得到伤势内留下来的气息波动属于哪门哪人;三指宽刃梁硕,苗人风没有见过,若非虚空眼融合了“苗氏书灵”,获得了神衣院庞大的资料库,虚空眼估计也提供不出这个人的。
楼中子笑了笑,“岂敢如此从苗座手中取和_图_书走物品,只是苗座之前不收了某的交换物吗?”
“提示:无法接取任务,不等你无法进行剧情参与,只是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摸索,没有提示作为方向的指导。”
他是不会交出九曲折面六段炼的,原本这东西他也就是收藏着,他可没有心思花在打造装备上,主要是九曲折面六段炼打造出来的装备,不是苗人风所需要的。当然,若是他是个穷鬼,就可以凭借这件宝物,打造出装备来解决资金危机,可苗人风是缺钱的人吗?
内陆夹缝不是冲关的好去处,苗人风最佳的去处就是“灵陆”,可惜他没有灵陆的坐标,就算想去也不一定能去,所以,就只能在玄陆找一找合适的“法相”铸就机会。
“本宗希望苗座能做出一个承诺。”
“你不会单凭三言两语就想拿走九曲折面六段炼吧?”苗人风如是问道。
所以,可以预见,游戏将进入一段波澜壮阔的纷争时期。
“若是发现本宗弟子在夹缝内修建内真塔,苗座不得出手袭击,并放弃对那处夹缝的掌控。”
不需要提示,苗人风也知道楼中子掌心中的真物式内,存放着他完成“法相”铸就的材料,“道宗此次可真是下了血本了,那道宗要让我做的事情,估计也是很凶险的,我要不要接呢?”苗人风有些犹豫不决。
苗人风翻了个白眼,不就是说哥擅长偷袭吗?而从楼中子反应讯速来看,这老杂毛果然是深知苗人风的尿性。善变与虚伪这两个虚空体的特点,显然也是早被人控知清楚了,这就造成所有人知道者在面对苗人风时,都不会放松的。
没有人清楚内陆夹缝究竟有多少,因为玄陆并没有因为内陆夹缝的出现,而缩小,相反,东西南北四块大陆都比原来还要大。这其实不难理解的,天地环境恶劣之后,罡煞星三气浓郁时期,光陆与暗陆躲进夹缝中,也有的形成光气脉与暗气脉。
下狮商馆的匾额碎成数片洒落在台阶上,立于大门前的两座石狮子也碎洒一地,石屑中含有暗红之色,那是凝固的血迹;望着残破的下狮商馆,苗人风倒是没有什么情绪,江湖间的地盘争夺是极为残酷的,就算背后有六扇门支持,分散各地的堂口及人员,也是时不时遭到摧毁的。
这就象一个信徒向主神要求能力的降临,当能力降临到信徒身上后,主神就与信徒建立密切的关系网,信徒说什么,做什么,都会被主神所知;当然,苗人风还不至于把一切秘密都暴露出来,但他使用仙神篆:传送时,就是运用了“空间则法”,掌控与执行“空间”的彼岸就会知道苗人风的大略位置,以及短暂的行为。
在苗人风没有达到“规则之主”的高度时,他是无法摆脱这种情况的,除非“天道爸爸”又馈赠了他新的能http://www.hetushu•com力。
苗人风并不意外道宗知道自己能在夹缝中传送,能在内陆与玄陆间穿梭,玄门九隐背后都有彼岸的存在,极有可能是规则掌控与执行,称为“规则之主”也是可以的。有“规则之主”在背后,苗人风这个规则运用者也就逃不出监视。
苗人风一脚将这货踹开,“牛大柱?”
被苗人风踹开的NPC迅速爬了起来,并不因被踹而恼怒,反而一脸的高兴,这丫是神衣院的老人,非常清楚自家大人是什么脾气,他要是踹你,那就是表示亲近呐!
内陆夹缝是有一定规律的不断在初界与虚空间移动的,陆与陆之间又有界气进行隔离,那么,想要占据一块内陆夹缝,首先就是需要它的坐标,内转真塔已经被证明是可以形成坐标的。而玄宗九隐已经研究出了传送阵技术,那么,以内转真塔为坐标,再建传送阵,就可以直接从初界传送进内陆夹缝。
施一清等捕快对苗人风忠心耿耿,并不因为苗人风不替他们出头而感到愤怒,这是因为他们都是老神衣卫,很清楚暗探就算是死,也不能暴露其真实身份的,否则,就暗探的家人就会遭到报复。因此,不是苗人风不替他们报仇,而是神衣院原本就有这样一条无情的规定存在。
另外就是苗人风真要去的话,也有可能暴露施一清的身份,因为苗人风是六扇紫金巡捕的身份,属于公开的秘密,该知道的一定知道,不知道的是层次不够。
当然,这不是说规则之主就全知全能,能够拥有目前的能力,主要原因还是出在“天地环境”改善;在天地环境仍处于恶化时,彼岸可不具备如此的能力,只能通过“彼岸塔”与初界的盟友联络,而对初界是所知甚少的。
盗六等人退回西域大月氏国时,依照苗人风的意思,将这两千八百名捕快留了下来,这些捕快重新返回原来的堂口,继续原来的工作。由于苗人风一直是采用松散式的管理,退回原地的捕快们也没有什么不适应,原来如何还是如何。
“天道是否馈赠尚在未知,但苗座所得之物,却是一念,如何取舍,苗座自定。”楼中子却是没有让步,没人知道夹缝有多少,也就无法让步。
“姓名:梁硕。称号:三指宽刃。江湖评价(系统):无。神衣院评价:略有城府,眼界较低,喜扮高深,行事虎头蛇尾。年龄:55岁。修为等级:巅峰大宗师。气势:三指刃势(单势)。出身:武当派内门,已出师。记录日期:玄历830年7月2日。记录原因:向神衣院告密,令神衣院破一宗大案。”
“施一清了?”
听到楼中子的话后,苗人风就知道杀“芧山”道士的事情暴露了,苗人风自然不会担心遭到芧山派的报复,区区芧山派,苗人风一个人就能杀个七进七和-图-书出,主要就是“道宗”态度。
不过,六扇洛京堂也算是精锐云集的,苗人风当初集训3000名六扇捕快来应对“妖风迷影”,后来此事因为李冰清退隐之事,而虎头蛇尾的结束;六扇门还没有在燕京站稳脚跟,就被打压,集训的3000名六扇捕快,也死伤部分,约有2800名左右存活下来。
比较有意思的是,天地环境恶化时,初界会形成自我保护式的“夹缝”,而天地环境转好时,却只出现“内陆夹缝”,而不会再出现其余的夹缝;但却出现了“混沌道气”这样的瘟疫之气。若是天地环境继续转好,等进入灵气时代,也不知会有多少类似“混沌道气”式的瘟疫之气出现。
“是的,最近也不知有什么贵人到达,洛京城里出现大量的生面孔,我查了查后,发现武卫团,但并非成名的武卫团;在这些强大的武卫团出现后,洛京商道总会派人来说不要惹事,特别是不要在‘景王府’区域惹事。”
六巢是私人的,六扇是官方衙门,两者还是不同的,这也是苗人风让他们退出六扇的原因,万一朝廷不要脸起来,直接没收六扇的资产,那就是相当把盗六等人私人投资,并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基业,拱手送给了朝廷。
“自从探知到传炼七的身份后,洛京堂就一直暗中保护他,只是……”。
“三指宽刃梁硕?”
太玄两京十六郡,燕京与洛京是最为繁华的两座主城,苗人风去的是洛京,他需要一个传承提炼师,而他恰好知道洛京隐居着一个,只是他在洛京偏僻的街巷处,没有找到那个叫“传炼七”的提炼师。传炼一这个名字是才艺等级到达“传承”级后,世人给予的,而本人也会欣然接受,传炼七就是指第七个到达传承提炼师的人。
苗人风右手朝前一招,楼中子掌心的真物戒就落入他手中,随后,他喊了四个字“武誓,誓毕”。虽然长长的武誓被缩短成“四字”,但楼中子听到的却是完整的长誓,毕竟“武誓”是有严谨的格式,苗人风只是不愿意背而已。
苗人风倒不是真的要走,但若是楼中子拿不出实质的条件,他的假走就变成了真走;因此,在感应到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波动后,苗人风迅速转身。这股强烈的波动实际上是心窍的震荡,外形内体中丹田,外形就是“势意相域”,外形存于“心窍”,所以,心脏也被称为“气藏”。
“先说一说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每个玩家只能绑定两个储物道具,NPC只能绑定一个,当然,这不是说不能拥有更多的储物道具;就象人身上有口袋,却不妨碍人使用背包一样。绑定的就是口袋,其余的就是随身携带的背包。背包容易被抢走,偷窍,口袋贴身,在现实中或许会被割破,在游戏里,绑定的就无法盗hetushu.com取。
“什么承诺?”
苗人风明白为什么施一清会伤在梁硕手中,施一清也是神衣院老人,梁硕告密时,负责听取的就是施一清,后来案件破掉,梁硕得到的奖励被施一清扣了四成。当然,这也是神衣院一贯的手段,但梁硕估计是记恨在心,隐忍了5年后,也不知找到什么依仗,将施一清打成重伤。
口白说的很清楚,他注定是孤独前行的,虽然不能说是“天煞孤星”,却是不能将自己的根基摆在阳光之下。
楼中子手掌心躺着一枚戒指,戒指并没有绑定,也就是没有打上个人的气息烙印;因此,藏在里面的物品仍然会产生波动频率,苗人风的九曲折面段炼也是藏在这样的真物戒中,楼中子也因此才能感应到的。
因此,神衣院留下来的老人都是精通于审讯、跟踪、查案等等,修炼资质都是不怎么好的,而苗人风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六扇门,在他心中,六扇门的位置也是不高的,除了收集情报外,苗人风并没有觉得六扇门有多大的用处。
苗人风很清楚造成神衣院解散、六扇门雪藏的根源就是他自己,神衣院解散是“灵武盟”要让他去灵陆,皇帝不让他去灵陆,苗人风选择了去,皇帝就解散了神衣院,挖了苗人风的根基。同样,六扇门遭到雪藏,是玄宗九隐让苗人风支持彼岸降临,而苗人风拒绝,六扇门就名存实亡。
另外就是夹缝是属于特殊的空间隔层,它是介于初界与虚空之间的,对彼岸者的约束是较为宽松的;这也使得就算没有“彼岸塔”的存在,彼岸者也能突破虚空,对苗人风进行定位、监控。当然,这种行为也是消耗较大的,还要承受被天道发现,被虚空吞噬的风险,除非必要,估计也没有哪个彼岸愿意这样做的。
“呛”,长剑出鞘,数十上百朵剑朵绽放,将袭击而来的罡煞气线击碎,楼中子身影急闪几下后,已是与苗人风拉开了距离;被偷袭的楼中子并没有生气或愤怒,他脸色略显凝重的望着苗人风,“都说苗座擅战斗,果然不假。”
楼中子伸出手,苗人风转身就走。
“苗座近来可是受淬炼之苦?”
“夹缝再多,也没有你们道宗分支多,你让我许下承诺不与你宗为难,岂不是让我将夹缝拱手让给你们?”苗人风不满地说道。
“在折损了几个暗子后,我就没有再派人去查探何事,那梁硕不知如何与其中一个武卫团搭上关系,第二天就与武卫团一起冲进来,我方死了一百多个白章,我也被打成重伤。”
苗人风自然知道洛京堂是谁主事,牛大柱虽然是神衣院的老人,但这家伙脑子不好使,而施一清就是一个非常高智商的NPC,洛京堂就是由他主事的。
同理,灵气浓郁时期,罡煞气也会躲进夹缝里,也会形成罡煞气三类气脉,以此类推,内气浓和_图_书郁时期,真气也会躲进夹缝里;但环境的恶化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由点到面的。真气的衰竭也是较为缓慢的,象青原郡的北部不管是内气还是真气都极为稀薄,而在燕京等地方,真气却是非常的浓郁。
牛大柱眉开眼笑的将施一清扶了起来,“大人就是大人,一出手就让清哥恢复了。”
六扇门的捕快实力普遍不咋滴,主要是神衣院的战斗人员后来成为神衣卫,在神衣院解散后,除了少部分跟随苗人风,后来成为“六巢古卫”,其余的都去了洛京跟随皇帝李隆基,李隆基回燕京后,也带走了这批武卫。
“你有解决我瓶颈的办法?”苗人风问道。
苗人风并不觉的自己视为“瓶颈”的法相铸就材料,一下子就凑齐了,是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他付出的更多,内陆夹缝可以说是他的天下。道宗再牛逼,能进入内陆夹缝的也不过是后天武者,就算其中有道宗全力培养的天才,进了内陆夹缝,也会被苗人风捏死的。
因此,按照上面所述的资料,就会发现,内陆夹缝是最好向“天道”邀功的机会,谁掌握了内陆夹缝,谁就是天道之子。苗人风自称“天道之子”也算是误打误撞的正确,但玄宗九隐的打算并非只此一个,苗人风也是琢磨了半天,才恍然大悟。
苗人风并不在意这些,他又不是没有经历过长期接不到任务的时期。
牛大柱呼喝几声后,把苗人风迎入了堂中,然后摒退周围的人,再做出“请”的姿态,带着苗人风转入后院,打开密室机关门,在密室内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施一清。
楼中子的表情有些纠结,估计也是知道取回“九曲折面六段炼”是不可能的,他只得出声再次唤住苗人风;当然,仅凭语言是无法留住苗人风的,苗人风多次在关键时候“说走就走”,这也是他资料中有所记载的,能打动苗人风的只有“利”,唯利血屠不是白称呼的。
“提示:你无法接取任务。”
“坐标,传送阵”。
苗人风奔行的脚步顿时一滞,他才不想跟楼中子纠缠,反正“解道刀”落到了他手中,他拍屁股走人,楼中子还敢呲牙?当然,苗人风偷袭了楼中子,也是试探一下楼中子的实力,试探结果自然是楼中子并不足以构成威胁,苗人风才会掉头就走的。
洛京是极大的,六扇门在洛京不可能只有一个铜章捕快,事实上,当初入燕京受训活下来的2800人中,其中有300人就在洛京,600人在燕京,余者分散到其余各郡。六扇门的框架是继承了神衣院,卧底宗派的,卧底帮派的,卧底街道的,各行各业到处都有六扇门的卧底存在,所以,堂口也是很多的,各司其职。
而盗六等人则在逆海六扇门成立时,全部退出了燕京六扇门,但把持着六巢,六巢转为财务衙门的同时,也成为六扇的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