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彼岸桥渡道为船,修身立意觅骨源

第907章 九曲十八弯

沈破虚此时顾不上甩掉苗人风,全神贯注的操控着黄金战车,在没有轨道的情况下,黄金战车完全凭惯性的冲力在高速的行驶;而“御贤”显然早就布置好了一切,黄金战车冲出山体后遇到的所有地形,全是有利用“滑冲”的。
“嘭嘭嘭”,如同骤雨般的攻击打在苗人风的“罡煞真罩”上,苗人风如同海啸中的孤舟般摇晃,飘荡;敌人已经抢夺了先机,并牢牢锁住了苗人风,苗人风所能做的就是防御,防御,防御,他需要在防御中寻找摆脱敌人锁定的机会。
苗人风想了想后,就从矛道中退了出去,他之前就是从矛道进入矛巢,现在矛巢已被破解,矛道内自然宗空无一物,顺着矛道就能回到之前踏碎瓷砖的窟窿;不过,每一个方阵的短矛,都是对应一定面积的瓷砖,所以,苗人风踏碎的那窟窿此时已经被短矛填满了。
沈破虚在矛道中奔跑着,很快就到了矛巢内,相比阵学渣渣的苗人风,沈破虚的阵学等级却是达到“先天级”;当然,这也是兴趣与思路的原因,苗人风对阵之类的没有多大的兴趣,沈破虚却是知道“才艺”会在以后起到较为关键的作用,所以,他在才艺上的投入,并不比修炼低。
“啧啧,色与空设定解封后,我居然能抓奶?尼玛,这是要让我走上淫贼的道路吗?”苗人风收回左手,嗯,手感不错。
之所以会有这样“摸底”的攻击,则是因为“锁定”情况下,对敌人做出命门攻击的话,此次锁定就会消失;因此,如果不能清楚敌人究竟有多少的气值,冒冒然的做出致命攻击,会让敌人摆脱锁定状态,从而拱手让出“先机”。
但在锁定情况下,苗人风不管怎么闪避,敌人的攻击都会落到实处;当然,锁定是对敌人有利的,这意味着苗人风的三大命门暴露在对方眼中,三大命门即是“头颅、心脏、丹田”。虽然不是说敌人攻击三大命门,苗人风就当场丧命,但敌人攻击三大命门的话,苗人风的消耗增加2倍,敌人的消耗降低2倍。
“来来,出来跟本座过过招,本座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实力。”
十数万的短矛,一个真物袋就能够装满的,沈破虚只捡了千多枝短矛后,就实在塞不下去,只好罢手,望着苗人风象小蜜蜂一样,把所有的短矛全部捡走;有真物袋虽然方便,但捡东西也是要用手的,只是苗人风实力太强悍,这货用了“吸”的特效,将短矛从周围吸到手下,连弯腰都省了。
“切,你个半途而废的渣,岂能知道骷髅状态的美妙。”
“胡扯,哥哪里浑身挂满了真物袋?哥用的是真物戒,真物项链,真物手镯之类的,只有土憋才左一个真物袋右一个真物袋”,苗人风骂道。
于是,用沈破虚花钱建好的隧道,用沈破虚掌握了黄金战车,沈破虚咬牙切齿的载着无耻的苗人风往隧道深处m•hetushu.com驶去;黄金战车一路奔驰着,沈破虚一路上也不没有做手脚,黄金战车是他控制的嘛,而车斗只容一个人站立,苗人风是抓着车斗边缘,随车前行的。
这说明敌人应该是一个有暗疾的人,他的气藏被封印才无法施展“势境相域”中之一,他的丹田受创,无法动用气核或气碑,只能动用真力涡。他没有施展道体,要嘛是没有道体,要嘛是跟沈破虚一样,骨源被吞噬,不管如一种,对苗人风来说都是好消息。
如何“摸底”,这是相当讲究技巧与阅历的,当然,精确的气值是没办法知道的,除非是跟苗人风一样拥有“虚空眼”这个大利器;可惜,苗人风此时处于锁定的“无还手之力”状态,无法施展出虚空体的“虚空眼”,也就无法采集到对方的数据。
苗人风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沈破虚,若有所思的抬头望着上方,然后跳下隧道,发现有一条条笔直的凹槽,他取出一根短矛,不等他有所动作,短矛就自动的脱手坠落,镶嵌在凹槽中,苗人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弥漫的虚空阴影中,一道人影正在挣扎,苗人风“哈哈”大知,“可怜而卑微的家伙,你以为躲在黑暗中就能逃出本座的捕捉吗?”装逼满分的语气,却是没有让那人影停止挣扎,他反抗的是虚空阴影的“虚无、空洞、冰冷”等等气氛。
“吹,尽管吹。”
“麻蛋,慢一秒,哥就要被淹死了”,苗人风在坠落时,还有空闲抬头看了一眼,正是这一眼,让他暗骂一声;头顶的河水正迅速弥漫,离苗人风仅几厘米的距离,离沈破虚却是有两米左右。这说明此处入口只预算了一个人的进入,苗人风幸应自己只有一米八三的身高,要是一米八五,搞不好就会被河水所淹没。
“哦哦哦……哦哦哦……”,带有颤音的叫声,伴随着黄金战车一路奔驰,始终无法将苗人风甩下去的沈破虚,死心了。
苗人风的感应一直没有偏离沈破虚,沈破虚一落地就往前扑,苗人风自然也是往前扑,然后,他知道自己中招啦!
短矛是很不错的材料,苗人风本着不浪费的精神,将它们全部收入到真物袋内,很快就将窟窿清理干净,然后从窟窿内一跃而出;黄金战车所在的大厅照明系统一直在运转,跃出窟窿的苗人风自然就看到站在黄金战车中的沈破虚,也看到被十数万短矛所覆盖的大厅。
当遇到敌人攻击时,苗人风就无法再施展罡煞真罩的规定动作,只需要运转心法,提升消耗气值,增加罡煞真罩的防御值;不管有没有被锁定,敌人若是攻击到实处(身体),都会扣去相对应的气值。
因此,僵持对苗人风是极为不利的,敌人之所以没有对三大命门发起攻击,应该是在做“摸底”,想要弄清楚苗人风的气值。只有摸清楚苗人风的气m.hetushu•com值,敌人才会进行致命攻击。
苗人风的左手直接袭胸,被掐住脖子的家伙原本象死鱼一样,胸被捏住时就剧烈挣扎起来,看来不是不知道男女之别的。
苗人风倒也不急,敌人以微弱的气值消耗来保持攻击频率,这虽然造成他“无还手之力”的状态,但他的“罡煞真罩”却是保持着防御,敌人的攻击伤害低,罡煞真罩的消耗同样也低;因此,双方会形成僵持的状态,而苗人风在守,敌人在攻,双方都在寻找彼此的破绽。
这一句并不是虚空体施展的咒语,虚空体只有动作而没有咒语,当然,为了展现出逼格,苗人风会时不时添加一些高大上的语言,好让自己显得逼格满满。
约10分钟左右,金黄色物件坠落的河面突然形成漩涡,沈破虚毫不犹豫的跃向漩涡口,苗人风动作也不慢,紧随着沈破虚跃落漩涡口;漩涡口内没有河水,两人一高一低往下坠落,而在沈破虚跃入时,漩涡口就开始注入河水,苗人风堪堪与闭合的河水擦边而过。
沈破虚吓了一跳,尼玛,这么远的距离,苗人风也能听到自己的吐槽?不过,听完苗人风的反驳,沈破虚是一脸的羡慕,首饰类的储物物品是很稀有的,也只有苗人风这样四处杀人放火的家伙,才能拥有这么多首饰类的储物袋。
罡煞真罩是苗人风进入黄金战车大厅时就一直施展的,消耗虽然不低,却在能承受的范围内,2650万点的气值,足够保持罡煞真罩72个小时;当然,这种保持是最低的消耗,也就是各种扫式的启动消耗气值。
苗人风“哈哈”大笑,他满是嘲讽地说道:“如此低劣的实力,也敢偷袭本座,本座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的。”
比如敌人的攻击伤害是100万真力,那苗人风的罡煞真罡就会消耗掉100万真力;若是敌人的真力中又含有10万罡气或是10万煞气,苗人风的罡煞真罩就要扣掉100真力,10万罡气或10万煞气。
苗人风没有理会沈破虚,屁颠屁颠的去捡短茅,反正他真物袋多的是,比较遗憾的是只能绑定两个,其余的真物袋在没有绑定的情况下,一旦死亡,就很容易掉落以及被人摸走;当然,行走在街上时,这些没有绑定的真物袋,就是盗贼们所关注的目标。
“什么岸?彼岸?我宰过不少的彼岸。”
在虚空阴影中,苗人风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王,他只是手一伸,那道挣扎的人影就从远处被抓到手中,右手掐在那人的脖子上,苗人风轻而易举的将他举了起来,并看清了他的面容。
“哟,你会说话?那就好办了,你觉得我剥光你衣服,再把你XXX,你还会保持沉默吗?”
如此反复下的冲行一直保持了将近20分钟,到达一条大河边,黄金战车滑出一道深深的滑痕后停在了大河边;沈破虚与苗人和*图*书风跳下了黄金战车,两人刚刚脱离,黄金战车就“轰”的一声爆炸,爆炸内飞出一道金黄色的物件,它坠落到河中,迅速沉没。
苗人风不知道短矛机关在考验什么,因为据他了解,通过考验的话,一般都会得到馈赠的;如果这里真的是御贤的遗迹,那御贤会馈赠什么?还有,苗人风怀疑自己这样算不算通过了考验?“还是说,馈赠要自己去取?”
沈破虚暗拷一声,也从黄金战车上跳了下来,开始捡短矛,比较尴尬的是,沈破虚没有多余的真物袋,倒不是他不具备拥有真物袋的财力,而是不习惯带着那么多的真物袋;这就象一个土豪浑身上下全塞满了钱包一样,太尼玛掉面子了,也只有苗人风这样不在乎面子的家伙,才会浑身挂满了真物袋。
为什么苗人风会陷入“无还手之力”的境地,这跟武功招式有“演练”的设定息息相关;招式施展时是需要一定的动作,而苗人风被锁定后造成的麻痹感,以及敌人不间断的攻击,都让苗人风无法进行招式的施展。
矛巢已经被苗人风破坏,这一点不需要多高阵学等级也能看得出来,沈破虚要找到那个激活“轨道”的部件;矛巢是非常大的,它实际上就是大厅的面积,一排排方阵的短矛则是整齐横纵排列;当然,现在短矛都已经坠落,让沈破虚只花了少许的时间,就找到了那个形成轨道的枢纽。
苗人风发现没有危险后,移动而过,发现一条长长的隧道从黄金战车处一路延伸到前方的墙处,而墙体不知何时已是裂开一个洞,大小正好能容纳黄金战车的通过。隧道是由瓷砖塌陷后形成的,很整齐,显然是人工机关早就设定好的。
“行走在阴影中,万物皆是食物。天道之下为所欲为,规则之内唯我独尊”。
锁定是一个很强大的设定,一旦被锁定,就会产生浑身麻痹的感觉,同时,对招式的施展也有延迟的影响;当然,弱者锁定强者,强者只需要几个假动作就能摆脱掉。但若是同档次的敌人,想要摆脱锁定就相当的麻烦。
苍白的脸庞应该是久失阳光照射的原因,头发皆是银白,莫非是缺盐?从皮肤组织来看,这个人应该是蛮年轻的,只是他如此的年轻,那他老练的攻击手段是从何而来的?从五官的细致来看,呃,这家伙不会是个妞吧?
虚空体及法相的施展,同样需要一些动作与语言的,苗人风的虚空体与法相并没有特定的“咒语”,但虚空体的释放与法相的施展,都需要一些肢体动作;敌人不间断的攻击,让苗人风无法做出那些规定的动作,自然也就无法施展出来。
“我觉的虚空的贪婪只是一种表面,你不应该执着于虚空体的介绍,而陷入贪婪的深渊,贪婪是一种罪啊!苗屠,你是回头是岸。”
也就是,敌人消耗100万真力攻击苗人风的头颅,苗人风需要300万真力hetushu.com的消耗来抵御,而敌人的100万真力消耗最终却只是30多万。
苗人风觉得这个矛巢倒是蛮不错的,若是能把它拆解下来的,可以掌握矛巢的运行原理;阵的运行原理很多都是出自“心法”运转,因此,若是掌握了矛巢的运行原理,或许就能知道“御敌万彻诀”心法的口诀。
沈破虚按下了枢纽。
“你家才在河底,我家在山上。”
正如苗人风推测的一样,敌人是受了暗疾的高手,他的不间断攻击试探出苗人风的底细,可正因为试探出来,敌人才果断的逃走,因为他不具备击杀苗人风的实力。
当然,没有沈破虚的操作,黄金战车也会“力尽”,正是沈破虚的操作,使黄金战车一直保持着高速冲力;高速下滑后,拉杆,黄金战车高高的跃起,横跨过平坦之地处,重重砸在另一个高点,再顺着斜度而下滑,然后再次拉杆,黄金战车再次高高跃起。
“嘭嘭嘭”,如同鼓点般的攻击络绎不绝,敌人也是很狡猾的,他的攻击伤害并不高,但他保持高速攻击频率,牢牢的控制着战斗节奏,不让苗人风抓到摆脱锁定的机会;因此,想要以消耗对方气值来拖到摆脱锁定,那就有些不大现实。
罡煞真罩的防御是苗人风的气值消耗支撑的,它具有时效性,也就是说苗人风消耗100万真罡煞,罡煞真罩就具有100万真罡煞的防御;然后在敌人的攻击中不断的消耗掉,而若是在60秒内没有消耗空,则余下的气值会自动消失。
“怎么,不敢出来?啧啧,你以为躲在黑暗中就能活命?本座才是黑暗中的王者。”
因此,若是在没有被锁定的情况下,苗人风是不会傻傻的硬抗敌人的攻击,这相当于两败俱伤的;如果他闪避开,敌人的攻击就落了空处,那敌人就会消耗掉100万真力或罡煞气,而苗人风却是什么都没有消耗掉,敌人的气值降低。
十数万支短茅形成约3公里的轨道,轨道在山体内弯弯曲曲的高速行驶,随后,冲破轨道尽头的泥层,受惯性使然,凌空高高跃起。伴随着苗人风“哦哦”的颤音,黄金战车重重的砸在地上,但它并没有因为重力坠落而陷入土层,反而弹跃而起,顺着地形的斜度而朝下急速滑落。
苗人风相信漩涡形成的河水,并不是简单的河水,应该具有什么伤害力的,否则,漩涡也不会上方有水,下方却是空空的;坠落的时间并不长,苗人风走神之间,就脚踏实地,吓得他赶紧朝前掠飞而去。
“是你闯入我的家,我有何错?”
大厅中,苗人风正将最后一支短矛放入储物戒中,然后听到“卡叽卡叽”的声音,他的防御早就一直形成;因此,迅速朝声音发出处望去,声音发出处正是黄金战车的范围。
互相伤害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沈破虚继续表示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然后果断的怂,再次口头承诺了一处产业的www.hetushu.com转让,获得了苗人风真物袋里的所有短矛使用权。沈破虚也知道是自己的急迫,让苗人风坐地起价,可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
虚空体、不死虚空真身,服丹回气,苗人风不知道黑暗中的敌人是否看到了这一切,但他也不在乎,就是明摆着告诉对方,哥很强大,丹很充足,打不死你丫也要耗死你。
“……”,苗人风无语,“尼玛,传送阵的设定现在才解开,莫非在数千年前就有传送阵的存在?对对,数千年还是有灵气的,传送阵正是因为灵气的复苏而出现。麻蛋,那岂不是说那个地方真的是申公宝藏的放口?因为御贤是三千年的人物,那时可没有灵气了啊!”
罡煞真罩牛归牛,却是对操作具有极高的要求,若是以往,在虚空眼的数据搜集下,苗人风能够及时的做出预判,也就是预判敌人的攻击含有多少的气值,然后,他再消耗相对应的气值进行罡煞真罩的防御。
“淫贼”。
沈破虚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男人,娶了一个叫苗人风的败家娘们,尼玛,上辈子败家不够,这辈子继续来讨债。
可是现在失去了虚空眼,苗人风也就无法做出预判,但苗人风却是越来越淡定,让他淡定的自然是敌人的虚弱;敌人只是消耗真力进行攻击,却是没有罡煞星三气的辅助。同时,敌人攻击已经有一分钟左右,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施展出法相与道体,但丫一点也没有法相与道体施展迹象,就连气势也没有施展出来。
“我是不是太过依赖虚空体了?”苗人风在急促却极有节奏的攻击中,仍然有空暇进行走神,由此也能知道敌人的攻击一直很弱;当然,这也可能是敌人的一种计策,他先是弱攻,等苗人风适应了弱攻后,就来急促的强攻,一个不好,苗人风的罡煞真罩,就有可能被破掉。
敌人逃了。
“你家?这黑漆漆的地方是你家?卧槽,你家是在河底?”
“嘿嘿”,沈破虚的奸笑声在苗人风的耳中响起,只是苗人风已经无暇去观注丫的位置,他之前的一扑,把自己扑进了另一条漩涡中,而这条漩涡内同样没有水,但却是把苗人风卷到了另一个地方,苗人风也只来得及听到沈破虚的奸笑声后,就被一股强烈的杀意笼罩。
沈破虚稍一琢磨就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看不到轨道的出现,不用说,是苗人风破坏了其中关键的环节,而从那么多的短矛来看,黄金战车形成的轨道,应该就是由短矛形成的;因此,沈破虚趁苗人风还在捡短矛时,移动到苗人风之前钻出来的窟窿处,朝下望了一眼,感应中没有危险的存在,他就跳了下去。
因此,苗人风倒是希望敌人快点进行致命攻击,这样的话,他就能摆脱“无还手之力”的状态;可惜,敌人非常的狡猾,这意味着丫是一个江湖老鸟,而苗人风在失去虚空眼的情况下,发现自己居然无法看出对方的攻击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