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雪山飞狐网游录

作者:狼籍
雪山飞狐网游录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卷 十万族域十万气,虚空踏道行无尽

第980章 十百票

皇权、臣权、武权,三权鼎立,在一些重大事情上,三权领导者就需要进行协商,这个三权领导者参加的会议叫“三皇庭议”。
他本来在鄱阳湖享受着鄱阳泉带来的舒畅,却被紧急电话给惊的下了线,紧急电话的号码,苗人风只给了几个人,其中就有肖邦。紧急电话就是肖邦拔过来的,让苗人风赶紧去参加凉亭聚会,看在肖邦的面子上,苗人风只好匆匆赶过来。
道宗在吴郡开宴,吴郡也不是没有受益的,至少道宗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封闭的吴郡用数十上百条的“官道”打通,使吴郡有了与外界沟通的渠道。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不管在哪个时代哪个制度都是合适的,路是文明交流与贸易的枢纽,没有路,思想会闭塞,商品会积压,最终就是闭门造车。
“不知道尊想如何顺势而为?”左青牛问道。
官银婵冷笑一声,掠了掠发际,“我在等一个有眼无珠之人。”
“或许,推迟一下,能争取到更多的机会”,苗人风望着宽阔的鄱阳湖,嘀咕道。
从参与人员就能看出这几宗的玩家对宗派的掌控力,勿弗子与肖邦能够代表武当与昆仑,说明他们对宗派的杂声有极强的消灭能力,而五岳、峨嵋及崆峒却有三至五名的代表,说明内部还未形成真正的强者一言堂。
“哟,小官,还没有嫁人啊?”
“我说,你们顺势就顺势,把我拉来做什么?”苗人风不满地喊道。
要想破坏三清宴或是封锁“道籍”制度,要嘛灭掉道宗,要嘛让道宗自己停止,想灭道宗是想也别想的事情,而想让道宗自己停止,倒是有一丝的可能。苗人风能够想到的就是,道宗内部出现严重的矛盾,造成此次三清宴的流产,但这也只能是暂时的推迟“道籍”的诞生。
能够将鄱阳湖当成宗内湖,三清道宗所占据的土地有多大就可想而知。当然,道宗霸道的占据鄱阳湖也是有内情的,“鄱阳泉”就是地支十二之一,道宗就算背上千万骂名,也是要将它占住的。
青城就象一个拥有巨大无形资产却没有实业的经济体,它如今是暂时撤牌,无数的风投也就无可奈何;但青城一旦再次挂牌上市,风投们就会闻风而来,青城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就获得大量的财力,然后重建,招徒。
胡易叨点头,他郁闷的是,自己的计划是分阶段并且有些地方,属于他臆测的,也就是说一些计划中的数据,是没有经过考证的。但苗人风居然没有一点偏差的,就把他未经考证的计划给实施完成,“麻了个基,这小子是扮和*图*书猪吃老虎,还是傻人有傻福?”
如何破坏“三清宴”或者阻止“道籍”的推出,就是此次“三清宴”剧情的过程。
苗人风顿时败退。
“我很好奇,你们怎么会邀请我?我可是绝对支持道宗的啊”,苗人风见八卦不起来,也就转入了正题。
三清宴不仅仅是道宗表明态度的新闻会,它同时也是各郡势力与吴郡进行交流的契机,吴郡不仅拥有大量的特产,同时也拥有大量的武人。武人是优质人力资源,不管是打战还是开工厂或是走商,武人都是各方面都需要的。
苗人风砸了砸嘴,这老杂毛还是欠揍的深沉啊!说话不说透是勿弗子后来养成的坏习惯,以前跟勿弗子搭档时,老道正年轻啊!也没有深沉,话里含着玄机的习惯,“时间果然是把杀猪刀,瞧瞧,把勿弗子杀的越来越象一个真正的道士”,苗人风暗自吐槽道。
除了苗人风思绪飘零,其余的人都在思考,苗人风回过神后就啧啧称奇,麻了个诺,莫非在坐的诸位都听出了勿弗子话里的玄机?握了根草,为什么我听不出来?苗人风心塞,然后用他欠费的智商也开始努力的琢磨。
道宗未出山前的总部是在海外的,具体位置是极少人知道的,其余隐门也是把总部建在海外。正式出山的道宗利用“传送阵”在“吴郡”建了一座富丽堂皇,占地庞大的“道宫”,名称“三清道宫”。
与此同时,远离鄱阳湖的“下清院”内,也有十数人正在聚首讨论此事,武当勿弗子、昆仑肖邦、五岳左青牛、安稚、官银婵,峨嵋林芷媚、明嘉儿、崆峒顾非题、寇枫、人不留名。
道宗接待苗人风的规格就是参照“老祖”地位的,也就是最高档次的,他与古卫们住进了“上清院”,周围住的都是各宗各派的老祖。当然,苗人风江湖辈份还是低的,这些老祖并没有亲自上门拜会,苗人风也懒得理会这些“前辈”,大家偶尔碰面也就点个头。
一款生命力长久的游戏,最能体现男女在性别上的优劣性,男玩家可以玩个十年,女玩家就不行了,除非她老公或婆家会喜欢一个天天泡在虚拟世界里的老婆或是媳妇,估计也没有这么大方的老公或婆家。
勿弗子风清云淡,狄禾火孤傲寂寥,肖邦擦着巨琴,五岳左青牛觉得再冷场下去,大家都没办法议事了,轻咳一声后说:“苗屠,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
苗人风也推演过如何破坏与阻止,结果发现无从下手,或者说下手的难度太高。
当然,这是废话,每和图书次三权内部战斗,都有彼此的身影在幕后若隐若现。
道籍相当于文明侵略,一旦确立,武当等宗派就失去了自己宗派的物色,就如同天朝入侵米国,命令米国穿汉服讲汉语等等。当然,道宗是反着来,道宗推行道籍后,只有拥有道籍的,才能穿道袍结道束,其余的若是做此打扮,就是敌人。
苗人风从830年以来认识形形色色的女玩家,数量上是极多的,但最熟悉的女玩家,如乔娇娇、李冰清、周芷若、明嘉等等,全都金盘洗手退出江湖跑去嫁人啦!
王朝更替后,王朝的统治者自动继承了皇权资格,同理,门阀也会不断的更替,最终哪六个门阀坐拥“臣权”领导权,就看门阀各自的争斗。皇权、臣权、武权,三权内部竞争,战斗,彼此之间是不得干涉的。
当然,青城的名声虽然响亮,还不足以令土豪们蜂拥而上的,真正让土豪的看中的,反而是“狄禾火”,这家伙有能力,有实力,再加上是名正言顺的青城传承大师兄,青城当代掌教。有狄禾火领导的青城,与没有狄禾火领导的青城,完全是两码事。
“你是说他把那份计划全部落实了?”米青璇显然也是很惊讶的问道。
晋郡南部上党县东郊,鳞次栉比的庄院连成一片形成璇刀会总部,其主体建筑分为“璇堂”与“刀堂”,米青璇主持璇堂,胡易叨主持刀堂。以璇、刀两堂建筑为中心,北后是上党峰,往左是帮众宿舍等建筑,往右是帮会禁地、重地等建筑。
苗人风竖了根中指给肖基友,但他也知道肖邦说的对,他还真没有绝对什么过;当然,一旦达成协义,那就真的很绝对了,他苗某人是很讲究承诺与契约的。
苗人风原想独自一个参加道宗的“三清宴”,但又觉得排场不够大,最后就带上150名六巢古卫,排场也算蛮大的,全是开窍先天的近卫嘛!
“鄱阳湖中双橹鸣,乌篷合开沧柴桑;侬语放歌两岸移,波浪争掀山水吴。”
胡易叨与苗人风完成“百万内力枪”交易后,迅速返回到总部,然后就是长吁短叹,把米青璇听得直皱眉头,但她并没有出声询问,直到胡易叨自己叹息完,他才出声说道“我当初把璇刀会的后续建设计划交给苗人风,没想到,他居然毫无修改的,把我的计划全部落实了。”
来的正是“青城孤剑”狄禾火,饱含寂寥的眼睛扫视了一下在座者,在人不留名的身边空位坐了下来,人不留名吓了一跳,“麻了个擦,莫非被听到了?”人不留名其实也不是胆小之辈,http://m•hetushu•com但狄禾火的气质确实给他带去了震撼,才让他有短暂的失神与慌乱,但丫很快就镇定下来。
“绝对?苗兄,你的绝对一直不绝对啊”,肖邦笑道。
“工业、基础建设、武卫军、士兵团(非丹田三段扩增武士组成的军队)等等,全部落实了”,胡易叨再次叹息道。
吴郡是太玄帝国争议郡之一,在太玄帝国地图上,它的位置在右下角,与岭南郡毗邻,此郡与岭南郡有极多相近之处;地理方面都是多山多河,同时也是较多民族的混居之郡。
三清宴的开席令武当、崆峒、峨眉、五岳、昆仑五个国宗都是坐立不安的,这五个国宗都是属于道宗根脚。当然,如今翅膀已经硬了,认为武当就是武当,不是道宗的武当。因此,一旦道宗推出的“道籍”真的确定,武当等国宗就动了根基。
“有魄力,也有基础”,米青璇下了结论。
插科打浑一段时间后,沉默的勿弗子开口啦!他一开口,连苗人风在内都一起闭上闲聊的嘴,可见勿弗子这老杂毛还是相当有份量的,“道籍之事,是大势,想要破坏它是不可能的事情,召集诸位来,也就是在不可能中挣扎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
十数人皆坐于“下清院”附近的凉亭内,此凉亭孤立于野地上,周围视线开阔,可以避免被探查与窃听。十数人都是沉默不言,约在15分钟后,一道人影迅速接近,此人年纪不大却是鬓斑白,一脸的苍桑。
当然,江湖子弟江湖老,刀尖跳舞常死亡,武人是用命搏富贵的群体,伤亡率非常的高。若非确实活的不如意,武人们很少愿意离开本土去讨生活的,至少在本土的话,存活率会更高一些。
又过了5分钟左右,又有一道人影疾速掠来,毫不停留的跃入凉亭内,此人一出来,凝重的气氛顿时消散无踪,“还是苗人风显得平易近人啊”,人不留名暗叹道,随后骂了自己一声“犯贱”,都忘了以前是被苗人风怎么虐的,居然还感到他平易近人。
淡蓝色长身风衣束身,黑色三足鼎绣图的头巾,背负真力枪,左腰悬扇刀,右腰插扇尺,左臂套银丝镶边的臂章,上“六扇”下“神衣”,方方正正四个字。
苗人风从青城的思考中抽离出来,发现在座的似乎都是了然的表情,苗人风就再次握了个根草,“这意思是,在座的诸位都懂了?麻了个基,江湖真难混”。
以六扇门的生产制造能力,百万支内力枪只需要10天的时间,当然,主要是这批内力枪品阶只有三流,不讲究细致与精确,纯靠器和_图_书械制造,不需人工修改,速度绝逼能达到日产10万支的。
苗人风在辈份上自然是较低的,但他的实力与影响力却是极高的,他的江湖地位是达到与隐门、国宗的老祖们平起平坐的。象“三清宴”这种宴会,要求的就是地位而不是实力,当然,江湖里实力为重,没有实力也没有地位。
苗人风若是听到此话定然不屑,麻了个基,把我的小弟们都当成白痴了吗?六扇门虽不是一个拳头大的衙门帮会,但六扇门确实人才济济啊!修炼等级不高,不意味着智商不够的,六扇门众们齐心合力,拾遗补漏之下,以胡易叨的“晋郡计划”为大纲,完成了辽郡北部的大建设。
峨嵋周芷媚、林嘉儿实际上是金盘洗手的周芷苦、明嘉的继任者,就象李冰清的继任者“赵飞燕”一样。当然,继承的只是其地位、财产等等,修为等级、名望之类专属人物的就无法继承啦!
“道籍之事,是大势?莫非玄机就藏在这话里面?”苗人风抓了抓头发,他觉得自己的猜测很靠谱,那么,“大势,又是指什么?从不可能中挣扎出一线可能,那肯定是顺势而为,卧槽,武当、峨嵋、青城、五岳、崆峒这是要争夺道籍的主导权?”
三清道宫位于吴郡南部鄱阳县,吴郡最负盛名的“鄱阳湖”成为三清道富的内湖,不知多少吴郡子民暗骂道宗的霸道。原本大家都可以自己进出的鄱阳湖,如今却是成了道宗的私产,擅自进入下场就是死,又有谁不会骂呢?
3835年前,大秦帝国一统玄地,结束了2000年的战乱,10年后,六贤提出“国宗论”,正式确定三权鼎立制度,结束武权制度,终结武国分封等等。
路上遇搞怪的玩家武者,故意念成“六神扇衣”或是“扇衣六神”,古卫们自是不理会,但搞怪者的信息迅速被挖了出来,列入黑名单,待有利时机,就“扇”了丫的。
这里的根基并不是武学根基,而是信仰上的根基,道籍包有极为详细的规定,如道袍、发型、举止等等,这些只有“道士”才有资格拥有,非道士(未入道籍)不可穿道袍、结束、称道为尊等等。
可以说,如今崛起的女玩家里,苗人风都是很陌生的,所以,看到官银婵这个旧日仇敌,苗人风突然觉得很亲切啊!
儒道墨等九大隐门数千年来一直把持着“武权”,不过,这是指他们有资格参加“三皇庭议”,而“武权”的内部会议,则是叫“玄宗百盟议”。也就是说,能够参加“武权”内部会议的,足足有“百”个,共有100票,而这个和*图*书“票”的资格,与皇权、臣权,可更替不同,武权“玄宗百盟议”的票是不可更替的。
苗人风之所以不满,就在于地位上,他是高于在场诸位的,换个意思说,他有票啊!而在座的诸位,都是没有票的。
百盟是指十圣时期的百个武者部落,每圣都拥有10个武者部落的跟随,这些武者部落也是十圣的士兵、将领。十圣破碎虚空,人族也将武兽族赶到北陆后,百个部落就分裂成千万个,谁是正宗本源,就有些模糊啦!
莫看青城只有狄禾火一人,并且被剔除了国宗头衔,但青城的影响力仍然是巨大的,至少在目前这个时间段,青城仍然是天下广为所知的宗派。如果狄禾火愿意重竖立青城的旗帜,面向整个天下(初界)招收门徒的话,天下间会有无数的土豪投钱进来的,同时也会有很多江湖子弟愿意入青城的。
热爱这款游戏的女玩家都在努力寻找“网恋”,就象点苍派的柳宗画眉,与“兽宗”的杜别寒一样,即是现实中的夫妻,也是游戏中的夫妻,夫妻俩把此款游戏当成了事业来经营。当然,若是生了孩子后,估计有一方就得退隐江湖啦!
此人尚未入凉亭,带给亭人十数人的就是一股浓郁的孤傲、寂寞的气息,十数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卧了个根草,玩游戏玩出这样的气质,狄禾火也是头一份了”,人不留名有些惊讶的在心中嘀咕道。
上清院临鄱阳湖而建,共含有三十七座独立的院落阁楼,登阁迢望,碧波荡漾,灵气扑面而来,丹田清鸣而微震,居然具备提升气值上限的功效。虽然只是8个小时10点气值上限的提升,但这也充分说明“地支”是何等的厉害,让苗人风都有抢夺此地的心思。
勿弗子手指不自觉的轻敲着秋风秋雨剑的剑柄,待感应到某个异样后,勿弗子抬眼,与苗人风的眼光碰个正着。勿弗子惊觉的停下敲击剑柄的动作,“苗人风这小子真是烦人啊”,勿弗子在心中暗骂道,脸上自然仍是风清云淡,丫就是一个看美女时眼神清澈,一脸坦荡,内心却在报三围的闷骚男。
最终,大周王朝一统天地分封武国,分出去的武国达近十万个,但分封在玄地的仅百个,这百个武国就是“百盟”的正宗。
“所以,杜别寒夫妻俩究竟生不生孩子啊?”
随后,第一次“三皇庭议”召开,隐门、秦皇族及当时六大门阀参加了此次三皇庭议,制定了秦律、武律等等律法,制度了宗、门、帮、会、堂等等势力阶级、规模等等。
因此,身为苗国的后代,苗人风就拥有百盟议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