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轮回

第27章 法兽

因为清阳子的回来,融阳的心似乎松下了不少,更何况知道清阳子入了天人道之后,她的声音之中都透着兴奋。
融阳、木阳并没有出声,他们看着清阳子,风凌撇了撇嘴,似乎对于改变方向绕行二十里路很不舒服,她在人间就是一个飞扬的女侠客般的人,如果是在人间遇上了这样的,她肯定要去看看,不过这个时候是清阳子做主。
风凌很不屑地说道:“修行岂能靠外力……”
“什么基本行事,我上来是要修行的,我是来修行剑道的。”风凌大声地说道。
然而,无论他们向前走了多远,目力所极之处依然没有变。
所以一路上都是在融阳在说着天衍道派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除了最近的这件几乎让天衍道派灭亡的大事之外,这二十年来都是平平安安的,融阳说的也就是师兄妹之间的一些小事,有愉快的,有气愤的,有师兄弟之间的争执,也有他们在外面跟别派人之间的斗法之事。
“原来是乾坤宗在此猎法兽,贫道这便向西绕会,不会打扰贵派猎取法兽。”
说罢清阳子带着众人朝西而去,那两个乾坤宗弟子朝清阳子等人说道:“多谢道友体谅。”
突然,他们眼前景象一变,他们来到了高空之中,在他们的眼中出现了一座大石山,石山的缝隙之中长着一些稀疏的树木,这大石山被数十人围着,个个都是一身玄黑法袍,衣袖极大,衣袖的边缘有着一圈金边。
进入这乾坤大和图书阵之中除了清阳子之外,其他的人没有谁看到什么,就像之前行走过的那片虚空一样,并无特别之处。
清阳子当年离开天衍道派时,天衍道派还在洞玄第五重天,这真灵第一重天里的门派他又如何会知道。或者可以用另一种说法,乾坤宗并没有资格让清阳子去记得。
在那山顶上有一头满身金色鳞甲的怪兽正与一个修士斗法。
“那你还带我们进去。”风凌说道。
法华密宗与沧浪剑宫现在是处于洞玄天第五重,融阳与木阳要到那里去才能够一起上渡尘七彩金桥下到人间。天衍道派这个样子了,也难怪他们会将天衍道派在渡尘七彩金桥上的法符烙印抹去。
“这乾元大阵倒也不错,虽不及天衍大阵的繁复与深奥,但也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法阵了。”清阳子说道。
“不听话又怎么样,守意师兄在这里布阵猎法兽,只要是知道我们乾坤宗都会听话。”
“乾坤宗的弟子,乾坤宗是即将升入第二重天的门派,乾坤宗大师兄名叫守意。”融阳在清阳子的耳边说道。
这是两个人看上是一对年轻人,修行人的外貌已经无法分辨出年纪了。他们的衣服通体黑色,然而那一对袖子却特别的宽大,将手牢牢的藏了起来,而袖子上则有着一圈金边。
在他们以为会这样一直平静的到达天衍道派时,他们突然被两个拦住了。这两人原本根本就不在风凌与黄灵的视线之中,明明空和-图-书无一人的天地,却突然就多出两个人来,而且像是早就存在于那里。
“原来,这真灵天并不是只有修行人存在,还有着别的东西。”这是风凌与黄灵心中泛生的念头。
“呵呵,内因,外力又岂一言而述之,此时你尚不懂,等你懂的时候自然就不会说这些了。”清阳子并不在乎风凌说的。不过融阳却拿眼看风凌,眼中有着丝丝的怒意,在她看来,风凌这是大不敬。
几人在清阳子的带领下穿行于乾元大阵之中,那种闲庭信步的轻松让融阳与木阳心潮起伏。二十年的人间经历,让当年虽然惊艳却仍然可以跟随的师兄变成了汪洋一般,深不可测。
“师父肯定会非常高兴的,他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还说到人间的时候打听一下师兄你的消息。”
然而二十年后的天衍道派在真灵第一重天之中都摇摇欲坠。
“大师兄早已经布下了韩元大阵,他们只要一触及我们便会知道,如果听我们的话还好,不听话的话进去了那就怪不得我们乾坤宗了。”另一人说道。
“带你们去看看真灵天中修士们的最基本的行事,这些也将是你们以后要做的。”清阳子说道。
不过,清阳子自有办法看,在人的眼中有一种类似于树木年轮的圈,通过看这个能够看出一个人的年纪,那是神魂所化。
“派内人太少了,我就想招些弟子回来教导,这样也能够为天衍汇集些灵力。”
她一说,清阳子就知道她的www.hetushu.com想法。一个天姿好的弟子是能够给一个没落的门派带来许多好处,可是天衍派已经成了这样,又怎么可能招到好的弟子呢。更何况是与法华密宗和沧浪剑宫一起下去。
“前方鄙派大师兄正在猎法兽。还请诸位绕路而行,向西二十里即可。”两位年轻修士之中的一位说道,风凌、黄灵他们不敢确定这两个看上去很年轻的修士到底是不是真的年轻,清阳子却能够看得出来,他看的并不是肉身,因为肉身因为修行的原因,受灵力滋润,很难看出来,而且有些人的修行的大道诀要很怪异,可能只是二三十岁的样子会苍老的如人间七八十岁的人一样。
这些山石有大有小,大的是山,小的则如桌子大小。然而无论是大还是小,他们都在虚无之中飘浮着,仿佛有着某种力量托着并推动着他们,并让他们不断地飘移。
“呵呵,等你看到了这韩元大阵之时,你已经陷入了阵中,不过这大阵的外围是以困敌为主的禁制,倒也不会有事,再进入里面一层的话,那就是实实在在的杀阵了。”清阳子说道。
当清阳子听融阳说天衍道派已经降到了真灵第一重天时,他并没有说什么,他的心中也早就猜到了大概会这样子。但是却忍不住地问天衍派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要去人间招收弟子。
“猎杀这法兽也是一种修行。”清阳子不紧不慢地说道:“法兽是应这地天地之间的法意而生的,他们天生便有和_图_书神通,我们猎杀它们获得它们身体内的那一缕法意,带回门派之中,融入法柱里,可以提升自己门派的法意浓度和广度,这样派中之人都能够获益,为自己的门派做贡献,是一个修士最基本的行为。”
清阳子此时已经带着木阳、融阳、风凌、黄灵外加一匹马,从那两位乾坤宗弟子身边进入了他们所说的乾元大阵中了。
而正当他们以为这真灵天就是浩瀚的虚无时,他们又看到了一些山石,漂浮在虚无之中的山石,这些山石有些大有些小,形状各异,大多都是菱角锋利。
黄灵和风凌两人是第一次离开人间,他们在人间时无数次的想象过真灵天是什么样的,当他们真正进入后才知道,以往的一切想象都不足以概括眼前的所见。他们第一眼看到的是无尽广袤的虚无,那目力所能够达到的极远极远之处只有太阳的光华与朦胧,像一眼看到了天地的边缘,那里已经是一团迷雾。
他们这一行,走了数天,在风凌与黄灵的眼中的景象并没有什么变化,像是根本就没有没离开,又像是走了很远很远,他们都有了一种时光不曾流逝的错觉,一恍惚又有已过万年的感觉。
一眼望去,四周茫茫,无边无际,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参照,风凌与黄灵不知道融阳是怎么辨别方向的。风凌觉得自己中了清阳子的激将法,心中微微有些气闷,一声不吭,而黄灵则生性怯弱,若不是非说话不可,他能不出声则不出声。
和_图_书阳子等人行不多远,便在乾坤宗两位弟子的眼中消失了,两个对视一眼,其中一人说道:“会不会有事?”
“嗯,这几个人里,有两个修为全无,有两个元气大伤的样子,难怪这么听话。”
这两个乾坤宗弟子的话一句不落的听在了清阳子等人的耳中,他们不知道清阳子等人根本就没有走,他们看到的只是幻象而已。
这数天的时间,他们并没有吃东西,只是吃了一颗融阳给的绿丹,那丹药香气扑鼻,不但让他们不会饿,甚至让他们的身体机能都似乎停止了,不会口渴,不会想排泄粪便。这其中的原因,风凌当然不会去问,而黄灵又不敢。
天衍道派此时并不在洞玄界第五重天里,而是堕入了真灵第一重天内,只差一步便要堕入人间劫云之中,化为飞灰了。
清阳子能够看到,这两个人不过三十多的年纪而已,算得上年轻了。
这时风凌终于忍不住了,她说道:“什么乾元大了,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刚才不是说向西绕行吗?怎么又进来了。”
而且,木阳与融阳两人前往沧浪剑宫,要上那金桥,肯定是非常难堪的,甚至可能受到了欺辱,这个清阳子在人间落霞山时就想到了,并没有多问。
风凌看到过有些并不大的怪异小石山的缝隙之中竟是有草生长,只是长的极为稀少,一两株而已。甚至有一次,她看到了那小石山的裂缝之中有一条长有四脚的小蛇,小蛇那一双冷幽的目光正看着他们,仿佛有着智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