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天地

第70章 山,河之势

城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声地说道,声音在每一个人的心中响起。
“本王今日引万丈血海淹你虎陵城。”
虎陵国的国王原来便是英武,虽然做了国王之后不以英武示人,然而此是却也显露着那份以与虎陵国共存的意志,让整个虎陵国的人都看到。
再看那城外高高水浪竟是降了许多,不再高过城头。
那是一股浩荡之间,覆灭一切的气势,这是那连云山势。
这种汹涌而来的法势非那火龙可以抵挡,虎陵城要硬来抵挡也挡不住,若那由高山化生巨浪汹涌而来的势当真压了下来,虎陵城中的人抵挡的意念都将散去,火龙兵所化的火龙也将失去最大的力量来源。
坐于血海之中的血丘国王子莫感受着那沧澜河滔滔奔流的大势,凭由他怎么的凝聚神意,都再无法将这血浪显化出之前那般威势来,这是天地之势,他的修为还没到那般,心中一时无法,原本他想着借这连绵的高山形成重重巨浪之势,击灭这虎陵的护城心志易如反掌,却没想到竟是无法做到,心中沉思了一会m.hetushu.com儿,只得恨恨地想着自己演化的血海之威还太小,要不然的话区区一座虎陵又怎么阻挡得了。
声音传入虎陵城中,虎陵城中之人一个个抬头,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万重血浪要压下,血浪之中一个个狰狞的魔头如冲浪之大鱼一般,发出声声怪叫,那种万重血浪覆压而来的大势将城中之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
这是幻、势之法并用,乱人心志,魔念便生,魔念一生,城中之人便失去抵抗之志,虎陵破之便易如反掌。
随着他的话落,一声龙啸响起,一头巨大的火龙迎着那数十丈的血浪直冲而上去,只见那火龙的一半身在外,一半身在城内。从城外看,整座城就像是这条火龙洞府所在,城中黄雾涌动,化而为焰,在城的上空燃烧。而城内之人,只看到天空之中出现了黄瑞光华将整个虎陵城给笼罩着。
那血丘国王子莫心中微怒,暗道:“那蛇妖安敢如此,当初来时便当先吞其精魄,还能让我这血海增几份威力,只是现在有些迟了。”
http://m.hetushu.com血丘国王了心中这般地想着,又思量着那夜叉王为何还不出现。
好在清阳此时只是让其泄去那血浪凭借着连云山而演化出来的重压之势,蛇妖久处江河之中修行,神意与江河奔流之势相合,此时只以法力开一道裂缝到城下与那血浪相接,而江河的奔流的倾泄之势便算是与那重重血海相连了,只一刹那之间,蛇妖便感觉到了一股凶煞之气顺着那裂缝而来,直冲他心魄,只是他久在江中修行,此时身心与江河之气相合,只要持此意不动,那股凶煞之气便无法在其心中驻留。
“嗵……嗵……嗵……嗵嗵嗵……”
而且在人族之中向来流传一句话,人不可惧鬼神,不可惧妖邪,唯此,方可存活于天地之间。真正的能够做到这些人并不多,但是每家每户都会用些话来教自家的孩子。
“他城中具是凡人,我只将他们困住,待他们心志消磨,再破也不迟。”
原本那压在城中诸人心上的沉沉压力猛然的一松,一个个大喘着气,左右相顾,心下都暗道www.hetushu.com:“果然真是龙王显法引去了那血浪大水。”
火龙扑向那翻卷而来的血光,身前双爪在血浪之中一抓,朝两边扒开,仿似要将天地都撕开。
虎陵城上空的火龙咆哮着。
话落之时,那血浪之上突然出现一个人,一个手持血旗之人,只见他挥动着血旗,嘴里念念有词,原本数十丈的血浪再次的扩散开来,覆盖在大地上,只见浩浩荡荡,无边无际,连云山都不见了,已经被一片血光覆盖了,那原本连云山脉所在之处,已经化为万重巨浪,高高涌起,化为血色的啸浪朝着虎陵城涌来。
战鼓一响,城中之人的那股心慌意气便立即被驱散了许多,大家不由得想,连国王都不惧身死,我等等又何惧。
然而那血浪却只是分为两道,又朝火龙卷去,似要将火龙卷入其中。然而那火龙飞扬盘转,一双火焰燃烧着的爪子划动之下,血浪并不能够将之困住,同时火龙的大嘴开合之间喷吐出一片片烈焰,烈焰在血浪之中燃烧,虽是一个浪卷便将火焰吞没,却也一时没无法将这火龙逼退http://www•hetushu.com
清阳看到这一切虽知这是幻象,并非真实的,但是他心中仍然是难免想到:“这也是法,并不光光法术才是法,合之以天地之势而施法方能将法术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也就在城上之人看到火龙将血浪挡住之后,心中暗自的松了一口气之时,却听血浪之中有人不屑地说道:“一年的时间,你就只做了这样的准备吗?这样无能之人活于世间不如来做本王血海之中的修罗兵。”
城中突然战鼓响起,声起之处是王宫前的那广场之上,在那广场之上有一高高的祭台,祭台上摆有一架大鼓,此时那鼓前正有一人持一双巨大的鼓锤在击打着。
所以当清阳找到他时,让他在关键之时出手相助,他最终答应了下来,只是若是清阳要他现身去与那人直面斗法,他却也不愿意,所以也做好了随时都抽身而走的准备,此时他与虎陵城的纠葛并不是很重。
“龙王引血水向沧澜江而去。”
也就是这时,清阳突然大笑,大喊一声:“来得好。”
这是清阳的安排,那蛇妖自成为这虎陵国的龙王以来和-图-书,虽不是真的龙王,但是他却也在天长日久以来,从冥冥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力量,原本他对于自己能否成为龙王并没有点信心,可是此时却萌生了今生若不化龙,便是白开灵开慧一场的念想,有了几分莫名的冲动与把握。
这是战祭,在向上苍宣示着自己的不屈服的战意。
那鼓并非是胡乱击打而了,而是祭祀上苍的一种鼓法,然而又不是那种祈求,而是在向上苍宣告,宣示着自己的决心,每一个部族都有着自己的传承,这些传承便体现在部族遇难之时的祭祀之法上,虎陵国最大的一族自然是虎陵族,而这一族的祭祀之法向来是由国王所常握着。
天空之中有烈阳似火,然而城头那些普通的士兵身上却觉得全身的冰凉,那一片血光直冲面门而来,血光之中的魔头张着血淋淋的大嘴直咬鼻子脸面,他们仿佛已经闻到了血腥之气。
那人正是虎陵国的国王耿,只是此时的耿身上穿的并不是华贵的王袍,而是赤裸着上身,身上画满着符文,以血涂面,披头散发。
他一边击打着大鼓,一片在那祭台上跳着战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