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天地

第90章 恶念

良风那一行人一个个刀出鞘,挥刀去挡,却根本就无法挡住,那些打下来的武器打在身上让他们脑海之中刺痛,也就是这时,他们听到了一个字:“敝。”
而此时那城中的战斗却更加的激烈了,在城的另一边则有着一支大军集结着,他们在等着战斗的结束。
此时这城中的一位大城隍,四位小城隍都在与那七夜天君战斗,而另外的城中还时不时的落下流光来攻击那七夜天君,可是七夜天君却依然是占据上风。只见七夜天君手中紫华道道,所过之处,无一处存在,无论是法术还是凝结的鬼将直接消弥。
然而即使是清阳境界高深,也无法化生天地,因为他的灵力不够,他体内只有那通海眼之中的那些灵力,并不算多。而且那通灵海之中的灵力偏水性,所以他化生了这一座让他印象颇为深刻的瀑布,取那瀑布冲击卷带一切之势将那道锐利的紫芒给消弥。
小白已经放了风神玉车,虎女坐在车上,扬鞭一挥,一团清光将众人包裹着,那马四蹄翻动,在地面上奔行,快如飞鸟,良风、弓十三这些人在出了城的这一刻便恢复了视明,知道现在必须快点离开,一个个都紧紧地跟在马车的周围大步的行走着。
这次在这荆城几次施法看似轻巧,那只是因为那城隍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他身上,这一点清阳再清楚不过了。
“我们走吧,回家去。”清阳说道。
这些东西在城中慢慢地和-图-书形成了习俗,然而在清阳看来,这是城隍借城中众人心中那卫护自身的恶念来杀敌了,那一个个显化的人就是那些恶念,而屋子里面的人并不知道。
她终于切身的体会到了这种大城之中城隍的可怕了,她相信,即使是法力高强之人陷入这城中也将陨落,难怪那些修者都不愿意去到这样的城中来。
在以前清阳施法,多为她看不透的法术,她觉得神秘,而现在这个法术算不得多么高明,只是一种护身的法术而已,其中蕴含的灵力也并不多,但是却能够护住这么多的人,其中法意浑然天成一般,不受外界半点影响。
小白突然朝天一指,樱唇轻张,念出一个法诀,却只有指尖一点光华闪现,那一点光华如星辰的光辉,点点星辉洒落下来,只能够将他周身的两三人护住而已,她皱眉,心道:“传言入有城隍拱卫之城,若陷入其中便是有万般手段也要束手,果然如此,冥冥之中的那股来天地的压制和无处不在的敌意,让我的法术居然难以施展出来,勉强施放出来也威力大打折扣。”
也就是这一刻,他们看到了王子殿下出现在了那紫芒下,只见王子殿下双手点点画画,双手所过之处水韵光华如点点星辰,顷刻之间一道灵符凝结而出,又听他轻喝一声,那灵符化为一道瀑布,这瀑布之神韵和样子竟是与那沧澜河上的瀑布一模一样。
“到城门了,和*图*书准备出城。”清阳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个世上纷乱如此,他只想早点回到虎陵,因为虎陵一国的人都还在等着他的粮食。这一趟,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个世上如自己这般的人并不少,就那七夜天君,自己此时也不是对手。
然而,也就在还没有行走多远,左右两边的房屋像是突然活了过来,除了脚下散发着鳞鳞光华的水波外,外面的一切都变得阴暗起来,从那些房屋之中冲出一个个人来,这些人看上去都很普通,只是城中的普通人,然而他们才一出现便凶恶地看着他们这一行人,其中有人说道:“又有妖魔入城了,打死他们。”
话落之时,她已经灵动的飞起,她一身白衣,手持一柄短剑,就如一只白鹤一样灵动的飞舞,刹那之间出现数十个小白,每一个都与一个阴兵战斗,只见白衣翻飞,闪逝变幻,手中短剑灵动的刺击,整个黑暗的空间之中,小白的身上白光莹莹,只顷刻之间便已经将那结阴兵刺成了一团团的阴气。
城门是关着的,然而清阳却大步的朝城门而去,一步跨入其中,整座城的城门都像是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跟着他的那些人都看不到城门,也都步入了其中。
小白心中一凛,她清楚,一座城的城门之处是关键,更何况是这样种一座城如一个天地的城。
“加快速度,跟上,离开这里。”清阳的声音再次的响起,而他们这些人之中也出现和*图*书了波浪,是那种无形的波浪,不再是出现在脚下,而是将他们完全的包裹住了。这一刻,他们像是顺流而下的鱼一样,行走如风一样。
她再看清阳所施手段,脚下的那一片如淡淡水波的水韵光华依然在流淌,而且踏在这灵波之上人的身上都有朦胧着一层水韵光华。这份手段也并没有显示出多深的法力,但是清阳却能够做到她完全做不到的事,这让她心中再次清楚地感受到了与清阳的差距。
清阳知道,小白也知道,因为她的脸色有些变了,她清楚的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杀不死,绵绵不绝,而法术对于他们并没有用,唯有靠自己的精神意志来抵挡他们的进攻。
清阳并没有留下来看的想法,他并不想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样。
“走。”
只见那些从屋子里冲出来的人,一个个恶狠狠地看着,手上各拿着武器,有些是刀,有些是弓,还有些则是锄头这种农具,在骂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冲了上去,对着他们一行人便挥打。
他们离家之时,风雪风结束,可是他们心中却是沉重的,而现在回家,风雪涌来,然则他们心中的血却是沸腾的。
而其他的人看到那紫芒能够一瞬间划破房屋,能够将围着七夜天君的那些东西划成数份,也感受到了这紫芒的可怕,此时见那紫芒朝自己划来,一个个的惊呼,想躲,可以又怎么躲得开,他们的身体动作哪里有这紫芒划落的速度那么快http://www.hetushu•com
那些人不是能够凭法力驱开的,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是直向心灵的,这么多的人,清阳却能够将他们都冲开,小白再次的心惊,如果是她的话,她最多能够护住自己一个人而已,但那也只是短时间之内,如果时间一长的话,她也将在这人海之中淹没。
这一刻,像是清阳将那飞流直下的瀑布给搬到了这座城中,只是在瀑布出现的那一刹那,紫芒已经划落,瀑布在紫芒之下快速的虚化,碎散,然而在碎散后那紫芒也消失了。
那种刺痛瞬间消失,可是那个“敝”字却一直在他们的心中回荡着,不曾消散。原本那些哄拥而来要打他们的人也都看不见了,街道两边不再有房屋,变成了漆黑的一片,弓十三看着四周,握紧手上的弓,他是跟随清阳修行过的,知道这是清阳让他们看不到之前那些人了。
这些并不是真的人,而是屋内之人恶念化生,或者说是护卫自身的意念凝结出来的。清阳他们不知道,这城中有个规定,当家里的城隍神像出现了光芒之时,每一个人都要在神像之前诵除魔经,若是自家的门窗之外上看不见天地之时则表示城隍遇了大敌,有妖魔侵入了城中,每一个人都需要拿着家里的刀弓坐在门诵经。
天空之中,再次的下起了雪,绵绵的飘雪之中,一架青翠的马车和三十余人在大地之上奔行着。
弓十三他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够看到自己人和周身的似浪http://m.hetushu.com般的光华,小白却能够看到,她看到那些自屋子里冲出来的人一个个扑向他们,却被那浪冲开。
若是有修为低的人要学习这“化天灵符”自然是要先学习一些别的符,比如这种化瀑布的灵符,或者是最初的化水灵符,从中体悟真义。
清阳在天空之中一转,已经再回到了众人之前,脚下一跺,一条水浪铺就的道路现在他们的脚下,那水浪速度并不快,浪也不厚,只是堪堪形成了水流而已,然而所有人都感觉身体一轻,步履之间仿佛有着水波在助他们行走,速度一下子便快了起来,而在这水波铺成的道路上也分外的清晰,没有了之前看旁边人的脸都有一种朦胧的感觉了。
这是一种符法,名叫“化天灵符”,是一种通过自身的灵力,而化生自己所见过的一切事物,那个“化天灵符”之中的“天”指的是天地之间的任何一物的意思,同时也是指灵力足够和境界到了,一符化生,可成天地的意思。
前方突然开朗,一片光华冲入眼中,已经出了这神宗国的荆城。
而小白则在步入的那一刻看到了四周高空之中有着两排阴兵,然而还不等他们动,小白已经大声道:“这些就让我来吧。”
那道紫芒朝着清阳这一行人割划而来之时,小白也看到了,她脸色一变,心头骇然,她是已经渡过了两劫的妖,当然知道七夜天君的威名,在以前如非必要,她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的。此刻,她心中涌生了尽快逃走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