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道宫

第136章 斡旋之意

繁天真人当即说道:“修行人应该怎么样又有谁规定?我在修行,我就口出脏言了,难道就不是修行人?我既是修行人又口出脏言了,那是不是表示修行人就应该是我这样子,我的存在表示了修行人能够这样,而你却认为我不应该这样,这是你的个人性情及思相在否定着天地间的真实存在,心有迷障啊道友。”
这一切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那种沉闷与压抑刹那升腾。
繁天真人的怒火在那一刹那之间像是要将虚空都点燃,然而却又非常轻盈的散去,散的那么的自然,这说明他的道行也已经到了一种自然通融之境了。
但是在见到了白骨道宫之中的这些熟悉的人,关于他们记忆才真正的清晰起来。
说罢他也离开了,身后只有几个非常年轻的弟子跟着,看上去他们入门才没有多久的样子。
他起身走向后殿之中,清阳跟上。此时的不执真人是那么的真实,在凡尘之间,都认为修行人应当是飘浮如云,性如蓝天般洁净,心思如风不沾半点尘,可是清阳却知道,修行人若是心中没有了一个人应该有的那些念头,那他可能很快就要寂灭,当人心彻底平静的那一刻,他就会死了。
所以很多的修士都能够知道要死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对于这世间的事都已经没有牵挂了,所以死的无声无息。
他退的浑圆如意,一个修行人的修为高低,可不是看他的道法,而是要看他行事之间流露出来的东西,若是和图书他行事生硬,那么道法必定也生硬,若是圆滑,那么道法则必定没有神意,会弱不堪言。
斡旋造化是白骨道宫的法门,也是一种大神通,只需小成,便是能够挥手运转天地之力,演化万千法术,但是这个神通并没有大成之说,大成之时造化天地,一念演世界都是可以的,可是白骨道宫从存在起,便没有人能够做到造化天地,一念演世界。
“清阳,你跟我来。”不执真人说道。
斡旋造化的原文总共三千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清阳自是看过,而且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却不敢说自己修成了斡旋造化这门神通,历代的祖师也都对这斡旋造化做出了注解,而且每一个人的注解都有不同之处,都有着自己的特别理解方式,这些历代祖师写的注解清阳也都看过,他觉得每一个都有道理,但是却没有一个符合合他的心意,他自己的心中有一种朦胧地想法和理解,却无法打破看到里面的真像。
原本没有进剑河世界清阳,会说前两句,但是并不会说最后那一句,一个人的性情如何,只需在对方遇到责难之时看他的应便可以看得出来。
半山祖师离开了,太一师兄的师父并没有离开,他的本名叫解繁天,大家都叫他繁天真人,繁天真人还在那里,他的脾气一向不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清阳在剑河世界之中直到被他师父不执真人唤回的那一刻,记忆才不可m•hetushu.com遏止的复苏。
“四十二年。”不执说道:“在轮回殿之中休养了一年,依然还没能调整过来,看来剑河世界对你的影响太大了,混沌钟的钟声之中蕴含着时间之法意,你没有从中听出来,看来的你把道宫的修行都丢了。”
“弟子不知。”清阳说道。
唯有欲者可望长生,心寂者必逐道去。
化解一切有形无形威胁于无形之中,这也是斡旋造化最根本的体现。
这个繁天真人与黑暗旅者的论道曾也盛传一时,繁天真人一直无法辩论赢,却在最后突然就赢了,那黑暗旅者最后有些失落的离开,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并不是真的无法反驳繁天真人的话,而是他真的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以自己固执的观念在看着这个世界,这显然会错失许多美好。
他顿了顿,环顾周围的人说道:“修行就是这么简单,无论你的天姿多么的出色,无论你的神通多么的强大,但是如果你没能活着,而别人活着,那就是你不如对方。”说到这里,他又对不执真人说道:“不执师弟收了一个好弟子啊。”
“让师尊失望了。”清阳看着不执真人已经有些老态的脸色说道。
“弟子于剑河世界之中一直游离于杀场之外,不求掌控天地,活下来又有何难。”清阳说道。
繁天真人逼视着清阳,他的火气大是大家都知道的,很少有弟子敢在繁天真人发怒之时还平静的对待,更何况此时的繁天真人的和_图_书怒火像是压抑着,随时都要喷涌而出,将面前的人淹没焚焰。殿中之人已经有人在想着清阳这下要倒霉了,想着他才死里逃先的回来,却一回来就要被落这么大的面皮。
这一句问话清阳又如何回答的了,太一当然会死,白骨道宫的历代祖师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太一又如何不能死。
天衍殿之中顿时空了不少,王盘的师父与站起来,他不同于繁天真人的脾气,他看上去就是一个慈祥的老人,说道:“王盘你没有见到吗?”他的声音也很轻柔。
繁天真人在这片大地很有名,清阳清楚知道他的人比知道自己师父的人多得多,因为他曾与一个黑暗旅者论道,大地上许多普通人都在观看,两人谁也辩不过谁,最后繁天大怒,口出脏言,那位旅者非常的惊讶,说道:“你这般的性格又如何称得上是修行人,不得胜便口出脏言,这是市井痞性也。”
他的声音不亢不卑,话的意思也是如此,在场的人都能够听得出来,他前那一句“游离于杀场之外”,是解释,如果只是说这一句话,难免会让人看轻,会让人觉得他胆小,没有修行人的胆气,但是他后面的那一句“不求掌控天地”,其实潜意思是在说太一之所以会死是太贪心了,后面的那一句“活下来又有何难”,更是有一种自信的味道在内。
清阳却很自然的退了一步,这一步不是直接后退,而是退于一侧,就像是对繁天真人让路一样,他是晚辈,对长辈让和_图_书路是再正常不过了的,然后便又见清阳微微躬身,自然低头,说道:“师伯,弟子惭愧,当时没有劝住他。”
繁天真人眼中的怒火消失,化为一种惊奇,他说道:“看来你在那里得到了不少东西了,太一修为比你高却没能活下来,说明他不如你。”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听在清阳的心中却很重,其实不执真人传道授法的时候非常的少,一般都是给清阳原本,由他自己去参悟,他说我解释给你听的,那都是我理解的,我理解的东西有局限,也不适合你。但是每当清阳心中迷乱不知方向之时,不执真人都能够为他拔开迷雾,为他指明方向。
慈祥的老人叹了口气说道:“活得久又如何,我神通不怎么样,就是活得久,久得弟子一个个都死了我却还活着。”他这一句话有承接繁天真人离开时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清阳知道,他座下也曾有过在白骨道宫之中独领风骚的弟子,可惜,都死了。
这时不执也站了起来,他看着王盘师父的离去,说道:“慈云师兄几乎有师祖一样大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今年已经有八百二十三岁,他一百二十五岁的时候成真人开府收弟子,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座下的弟子修为最高还不过堪堪可以神魂出窍而已。”
清阳连忙躬身说道:“弟子没能遇上王盘师兄。”
黑暗旅者是那些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之中旅行的人,被称之为黑暗旅者,他们往往都很强大,很有主见,看似http://www•hetushu•com谦和却内里高傲,他们有着一颗不羁的心,清阳曾也立志要做一位黑暗旅者,见识这个黑暗天地中的神秘莫测。
话落他抬步便走,后面他的弟子连忙朝不执与王盘的师父施礼,然后跟了上去。
但是前面加上了“你都活着回来了”这一句,则让人觉得太一会死在剑河世界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样。
不执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笑容,在他看来,原本的清阳虽然不错,但是却还少了一丝立存于天地之间的东西,现在清阳有了。
这是中元世界之中的每一个修士都明白的道理。逐道去指的就是死了,只是这是对于修行人死亡的一种更为尊敬的说法。
“清阳,你可知道你离开道宫多少年了?”
此时半山祖师离开了,在场就是繁天真人最大,他自是不用再压抑自己的想法,站起身来,来到清阳的面前,他的身形非常的高大,比清阳还要高出一点,看着清阳,说道:“你都活着回来了,太一怎么会死。”
“在这个世上,道法一直在那黑暗之中,只要你有足够大的心能够装得下,修为对于我们来说,从来都不会失去,我只想知道,你的心中是否忘记了道宫,忘记了这个世界?”不执真人问道。
不执真人座下的那些弟子也都紧张了,虽然他们与清阳并不熟,这些年来只是听说过,但是清阳毕竟是他们的大师兄,是他们天衍一脉的人。他们紧张地看着清阳,又焦急地看着自己的师父,然而不执真人却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的坐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