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道宫

第170章 万星灭神阵

原本的这陨石之间的那种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力量很安静,那是一种异样的平衡,而现在这股力量都被法阵操纵了。
遥远之处,有光华一闪而已,清阳与法元在黑暗之中一闪,相击一瞬之间后便又消失了。随之又在更遥远的地方出现。
听到他这么一说,清阳便知不好,心念动间便要拔身而走,可是却发现阴阳颠倒,那原本一个个巨大的陨石本来只是平静的在那里沉浮,本身只是死物,而在这一刻已经有着淡淡地煞光浮生。
整个这一片天地都是静止了,掌下的法元却怒喝一声,一剑迎着那金色巨掌刺了上去。
他脚下的陨石,莫名的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就像是磁石吸铁一样吸着清阳的肉身。
这一块巨石破碎,然而一块块的石块上附着不同的东西,构成了一片密集的网络。随着这碎石的出现,一个人也在那碎石之中出现,正是法元,他手中一剑绽着出无数道剑光,一片光华将他笼罩着,只要是进入了那光华之中石块都瞬间碎成了和-图-书粉尘。
“轰……”
金掌碎散,清阳倒翻而出,翻入黑暗之中消失。法元同朝的朝着倒退飞,只见他剑在身后一划,虚空之中有裂痕出现,他整个人像是止不住身形,又像是自主的滑入了那裂痕之中消失不见了。
法元手中之剑是从一个万年冰山之中得了来的一块寒铁,以这寒铁炼成剑胚,然后再以各种灵药用各种方式祭炼,最后放在自己的灵池之中温养。
当这阵法一成,清阳便感觉到了虚空之中有着一股碾磨之力出现了。
法元与不执同属一个师父,他与不执两人所学的本事相同,但是因为他们的本性,所以他们学得那些东西到了他们的身上之后便有了不同的韵味,有了不同的表现方式。有些修行人喜欢施法于千里之外,有些人则喜欢蕴法于股掌之间,持兵器相斗。
他一剑刺出,时光都似在这剑光之中倒退,他整个人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轻灵。
“小子,你修行至今日也算是不易了,但是你千不该万该来杀我和-图-书,你可知这里是何处?”法元早已经动了真火,只是这真火从一开始的如火般的蓬勃,再到后来的冰泉中的暗流。他心中的杀意一直没有消过,只是显露出来的方式不同而已。
“我离道宫这么多年,所去过的地又岂是你能够知道的,这里虽然比炼狱要小,但是凶险却有过之。当年我于此处布阵斩杀过三位道宫同门,你要算是第四个了,你这个后辈,能够死在‘万星灭神阵’下也可称得上是荣幸了。”
原本在白骨道宫声名鹊起的清阳,随着离去的时间变长,又慢慢地淡了下去。有人说他陨落了,有人则说凭清阳的神通,逃走的话一定能够做到。
这些年来,早已经收发由心,身剑合一,剑即是身体的一部分。
清阳双眼之中盯着那一点直刺自己眉心的剑尖,连施三十六道法术都无法束缚其半分,更无法将之化解。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心中却并没有半点慌乱,生死之间,能沉住气方能够称得上是冷静。
他们已经一路战了近一年的时www•hetushu.com间,离白骨道宫不知有多少万里。
这一片陨石星带虽然不大,大大小小却也有上千颗。在上千颗的陨石之上都布上符咒,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完成的事情。
他们这一战,便战入了这中元世界的无尽黑暗之中。
“哦,此处是何地?”清阳心中暗自警惕地问道。
此时的清阳与法元两人处于一处黑暗深处的一处乱流之中,有些类似于炼狱星带那样的地方,只是这里的纷乱的黑暗元气形成的狂风,和各个陨石之间形成那种相互排斥又相互吸引的法则让这里变得无的危险。
可是他的话才落,上空之中,清阳从天而降,一掌朝下,五指并拢,手掌上金光如铁,带着无尽的霸气。在掌心之中,有着金纹纵横,道道都是天道纹路。
这是一件需要极大恒心和毅力才能够完成的事,而这近一年的战斗,自己竟是被他引来了这里,清阳想到这里不由的心中大惊。
在之前那些法术也是清阳在这种情况下施展出来了,剑已至眉心,划过他的额头和_图_书,一道剑痕出现,清阳的身体在那一刹那之间堪堪消失,然而法元那直刺的一剑却瞬间朝下斩去,他整个在盘旋翻动,法袍在黑暗的天地之间翻飞的那一刹那也消失了。
他的心思有一半仍然还沉浸在之前将小千世界化为一个小气泡的感觉之中,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让他沉迷,手中又自然而然的应着那种感觉施展,然而出在他在身前的只是一片土墙而已,土墙在剑下瞬间崩塌。
“嗯,你以为耍这些小手段就能够逃得了吗?”法元怒喝道。
抬头只看到一片白色煞气,低头一看,脚下所立的陨石上原来竟是画满了符咒,在之前阵法没有发动之时,清阳一时没有注意没有发现。
两者之间并没有强弱之分,全看各自的修行。不过,这两种修行人祭炼的宝物却有区别,喜欢含法于股掌之中的修士,所祭炼的宝物大多以坚硬沉重之器物炼制,而施法于身外之人大多选那些怀有各种独特属性的玄奇宝物祭炼宝物。
虽然他们的灵力不会枯竭,但是自身的神意却会疲和图书倦。
白骨道宫得知清阳找到了法元之后,不执真人亲身出去接应寻找却却并没有找到。只找到清阳与法元战斗过的一些痕迹而已,不执回去之后,又派出天衍殿中的弟子出去寻找,但是去并没有找到。
剑吟声凛冽。
只见法元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面旗幡,旗幡一摇,整片陨星带之中刹那之间,狂风如刀一般涌动,清阳的身上却诡异的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束缚之力,同时之间又有一股撕扯之力出现,这撕扯的不是肉神,而是那肉身之中血水精气。
在中元世界的黑暗天地之中布阵的话非常的难,因为可供依托成阵的环境很少,很难见到,然而一旦布成了阵的话,却非常的强大,那将是一方天地法则威严受人操纵。
遥远的一块飘浮着的褐色巨石上突然涌生一片光华,巨石猛然的爆裂开来,无数的碎石朝着四散而来,在这些碎石块散开的那一刹那,石块上突然出现了火焰。而有些石头上则是附上了寒冰,变成一块冰块,又有些石块上附着风,风中的石头更是飘忽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