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道宫

第207章 星坠、斡旋

站在苏赫的身后那个老人低声的在苏赫的耳边说道。
这个清阳在他的眼中虽然高明,但是此时却已经分身乏数了,或者说是已经全部的心力都是在化解那星坠一击了。
后方道宫之中的人也不由得想着:“原来半山祖师让他当这一次的领队并不是没有原因,不光是因为他出身于斡旋造化一脉。”
那么多比他强的人都倒在他的身前,这不是没有道理,因为他隐遁之术极为高明,他的身体就像是那黑暗潮汐的一部分。在很久以前,他在这黑暗之中累了之时,便是遁入黑暗潮汐之中睡觉,随潮而流,一觉醒来往往已经在数万里之外。
此时帝俊周身虽然被星光笼罩着,但是他们整个人都有些朦胧不清,他们的说话声更是不可能被人听到。
“是少主,但是我们一定要防备天国的人,他与我们乱石城的仇可是非常大的。”
但是他们的身形才欲动,却看到耀眼的星光之中的清阳并没有化为灰烬,那坠落的星辰竟是被清阳一手抓着。不是,那不是抓着,而是在无限的接近着清阳的手。
“死了……完了……”
前一刻,大家都觉得那星辰坠落,无从抵挡,这一刻,大家只觉得星光之中的清阳竟是那么让人震惊,在清阳的立身之处的黑暗,竟是有一个世界在若隐若现。
“斡旋造化,原来他的斡旋造化已经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已经是一掌之间有世界衍生了。”陈含笑在清阳的身后立住身形,看着清阳浑身清光涌动,清光之中又有山河雷电在闪逝着,法意涌动。
除此之外,道宫其他http://www.hetushu.com的人自也动了,无论怎么样,清阳是半山祖师钦点的人,这个时候难道就看着他去死吗?
当他要杀某一个人之时,那说明那个人有被他的理由和破绽。
突然,清阳手猛地朝一个方向一引,星光如泄闸洪水一般,朝着黑暗之中的一个方向涌去。
“没听过,应该没,他从剑河世界之中回来并没有多少年,并没有听说过他得到了什么宝物来祭炼混沌钟,不过,少主也不用在意,他一看就是斡旋造化一脉的人,斡旋造化虽然境界极高,但是保身有余,进攻却并不足。”
从帝俊指天星坠,到清阳伸手凭斡旋造化接住星坠光华,再到无量闪身遁入虚空之中刺杀清阳,这一切都只时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发生的,但是每一点都是惊心动魄,只是有些是人见到的,有些则是看不到的。
他并没有快速的靠近,而是整个人遁入这一片虚空之中那涌动的法意之中,这也是他有信心不被发现的原因之一,此时这黑煞世界临近破碎的边缘,法意涌动太剧烈了,只需要遁入其中,然后随着那法意涌动前行就可以,就如随波逐流,循迹而动。
帝俊眼睛微眯,黑暗的九天之上,星光璀璨,将这一方天都笼罩着,这种异象显得格外的美丽,然而在诸位修士的心中却又是那么的危险。
前一刻,流星坠落,没有人能够阻止,此时那星光照耀清阳整个人,却只见清阳手掌那一个范围之内有无数符文在飞散,有一个世界在衍生演化,一团清光自清阳的掌心里涌和_图_书动。
“你出手之时一定没有想过,今天会因为你这一击,而让你们白骨道宫这一次来的人都回不去。”帝俊寒声说道。
道宫中的人自问没有谁能够用手挡下这一击流星坠,在他们的心中清阳自也是不能。
“这帝俊不但炼成星辰殿的周天星斗图,还修成了星坠这种大法术,我们之中又有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清阳,他是肯定不行的……他连混沌钟都没有祭炼……”
站在帝俊背后的那个老人低声地说道:“若是能够杀得了这清阳,即使这一次一样世界之源没有得到都不可惜,他绝对是末来白骨道宫宫主的人选。”
远处乱石城的苏赫低声地说道:“想不到这清阳看上去温温淡淡地,出起手来时竟是毫不留情,那无量隐遁之法颇为高妙,就是我也难以发现,他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发现了,并且借机重创了无量,这一次星辰殿一定会跟白骨道宫恶斗一场了,我们正好从中得利。”
只见帝俊依然是朝天一指,群星之中有一点星光闪耀,越来越亮,突然自星空坠落,化做一道流星划过黑暗的天际,弧光静谧,仿佛将这一片黑暗分成了两份。流光的前端朝着清阳落下,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道流星光辉,此时看到这一道流星划落的人都陷入了一种思绪凝止的状态之中。
已经有人动了,是陈含笑,她自然是知道自己也挡不下这流星坠落,刚才那一瞬间她同样的思绪静止,当她思绪才一恢复便纵身朝清阳而去,她要去救清阳,虽然在她看来已经救不了,但是却必须尽力而为。
hetushu.com那火焰是星焰,无形无质,专烧人之神意魂魄,沾之不灭,是帝俊的得意神通。
“不好。”
在飘渺仙宗里面也有人在低声议论着。
星光一闪,帝俊已经出现在了无量的身边,伸手一挥,无量身上的火焰已经被他驱散,露出无量的面容来,虽然那星焰灭了,可是无量已经被星坠一击重创了,他整个人已经气若游丝,面若金纸。
他是非常清楚自己这位帝俊师兄的本事的,除了那此各地中闭关不出的老怪物之外,无论是同辈的还是老一辈的,都不能够轻松的接下自己师兄的星坠的。
“别去……”帝俊连忙说道,然而无量已经闪了出去,只见星光一闪,他已经消失,在帝俊的眼中也看不出他此时在哪里,只知道他已经隐藏在了黑暗之中。
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世界都似静止了,无量的心神是融入了这个一片黑暗天地之中,散入虚无,绝对不会盯着清阳看的,要不然的话,对方一定会有感应,若有若无的维系着那一丝感应。
帝俊急喊道,身形一晃便已经跨了出去,但是他的话还未落,清阳手中那星光已经被他引得划出一道弧线击在了他身侧一丈左右之处,星光如烟花一般的爆烈开来,一片幽蓝,幽蓝的星光之中有一人倒飞而出,只见那人一身黑袍,一手持一把黑幽幽的匕首,但是整人却都是燃烧着幽蓝的火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所以这个时候是杀清阳最好的时机,他听到自己师兄在后面喊自己的那一声别去,心道:“师兄你还是小看我了,虽说我正面或许胜不了他,hetushu•com但是此时如果都还杀不了他,又怎么对得起夜之君王这个名号。”
无量非常有自信,这自信是来自于他刺杀了一个个比自己高明的修士而建立起来的,从他还是一个小修士之时,他便在这黑暗的天地之中行走。
星光在高遥的黑暗天空之中闪耀着,点点星光迷离的落下,照在帝俊身上,照得他就如暗夜君王一样,那份群星拱卫的姿态虽只是静静地站着,却有一种高人一等,所有人都要仰视他的感觉。
那边的清阳整个人在星光之中,但是星光又都被他的手挡在外面。而帝俊却是并没有再出手,只是看着,眼中也流露出惊讶之色,他意外于当年并不怎么被自己放在眼里的小角色今天已经成长到几乎可以与自己抗衡的高度了。
这种念头在道宫诸人心间泛生,又瞬间占据了所有的思绪,他们看在流星光辉照耀之下伸出手去遮挡自己双眼的清阳,耀眼的星光之下,清阳整个人刹那之间通透,他的骨髓内腑竟是都呈现在诸人的眼中。
帝俊心中这般地想着,嘴里却笑道:“你也敢出来,不逃了,好,那就看看你这么多年来长了些什么本事,可不要给太一丢脸了。”
“不会吧,无量的本事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杀不了他吗,呵呵,帝俊啊,你也不要小看无量啊。”老人旁边的又一人说道。
远处乱石城之中的苏赫看着清阳居然单手接住了那自天际划落下来的星光,惊讶地问旁边的人说道:“这个清阳祭了混沌钟没有。”
没错是抗衡,在帝俊看来,清阳现在也还不过是有与自己抗衡的能力,但是想要胜过自http://m.hetushu•com己是不可能的,斡旋造化虽然神妙,但是在他看来清阳仍然守身有余,攻击不足,而他自己则仍然保有余力。
“这一次,道宫所有人都将完好的回去。”清阳同样的冷冷地说道。
闪出之人名无量,他这人一向话少,但是但是眼光却极为敏锐,善于抓住敌人的一切破绽,他是一个刺客型的人物,你正面永远不可能碰上他,但是若是你受伤了,陷入了困境之时来收你性命的必定是他。他有一个外号名叫夜之君王。
恐惧在心间蔓延攀爬而上,爬上了道宫众人的脸上,他们毕竟是修为高深的修士,虽然难免被这流星划落的天象给吸引住了心神,但是却也又马上清醒过来,清醒过来的瞬间心中只有恐惧。
而在这种环境清阳是不可能发现自己,因为前有师兄帝俊的星坠,下有黑煞世界即将破灭,危险无处不在,又如何能够感应到自己呢。
周围的人都点了点头,帝俊却摇头说道:“当年他在剑河世界之中虽不足为道,但是却极为机敏,有几次我都想顺手除去他,却都被他躲开了,而且他的遁术也极为高明,怕无量是难了。”
“倒是没有看不出来,原来你居然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帝俊冷冷地看着清阳,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
“呵呵,你放心,这一次,天国没有机会找我们的麻烦,如果白骨道宫的人能够聪明的话还能够回得去,如若不然,只怕都要死在这里了。”苏赫的脸上显露着狡猾的邪笑。
“过奖。”清阳毫不避讳地看着对方的眼睛,淡淡地回应到。
就在这时,帝俊身后闪出一个人:“我去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