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道宫

第238章 焦虑

这一点参商一直记着,从此更加的不敢在阎罗天子面前露出半点不善之意来。
阎罗天子相信他能够做到,参商更是相信自己能够做到,即使是那个人是剑河世界之中出来的,即使是参商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出来的,即使是参商在看到那人的第一眼对方就有了感应,参商依然自信只要自己找到了他,那他就只有跟自己回来一条路走。
苦竹看着正在祭炼着混沌钟清阳,看着那一个虚幻的元神已经有了一小半融入了混沌钟之中,心中竟是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一个从剑河世界出来的人。”阎罗天子眼望着虚空,仿佛已经透过虚无望到了无尽的黑暗深处。
就连苦竹自己的心也乱了,是自己胡思乱想了呢,还是已经有一张编好的网已经在高高的黑暗之中正朝道宫罩了下来。他不知道,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尽管他认为自己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
“谁?”参商再一次地问道。
“什么事?”参商说道。
参商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只要他看到过的人,他就能够找得到,只要他能够找得到,那么他就能够将他带回来。
就在刚才,他请各殿的殿主来了造化殿,大家一起商量着怎么应付现在道宫的危局。到了最后,并没有一条可行之道,m.hetushu.com而且还有不少人认为现在道宫虽然有些紧张,但是并没有谁敢真正的来犯道宫,一切都只是苦竹自身做怪,是他太紧张。
阎罗号称有百脸,却一日千变,然而即使是参商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张脸,也不知道他的真身到底在哪里。
随着对方的抬头,那个空洞便快速的溃散开来,就在虚空的空洞溃散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那人的全身,原来他竟是坐在一头大红虾的身上,旁边还跟着一个碧衣女子。
苦竹坐在那里,一个人静静的。
世界上最逍遥的莫过于一个人逍遥快活,最无情的也莫无一个人逍遥快活,最残酷也莫过于一个人逍遥快活。这一点苦竹做不到,但是他觉得自己无法撑起道宫这片天,面对着未知的未来和敌人,就像这座道宫一样独自面对那渺茫而浩瀚的黑暗,要撑起一片光华天地,要将白骨道宫里面的人和白骨大陆的人都护住。
这是谁?参商并不是知道,但是他只知道既然殿下要见他,他就必须来见,即使只是将他的尸体带来那也是带来了,殿下绝不会惩罚他,而若不是没有带来,那他就危险。
当苦竹从祖灵殿中走出来之时,他的脚步竟是不自觉的走到了混沌殿中来了。此时的混沌殿中已经集聚了许多的人,但是却并没有和*图*书一个是在聆听钟声,而是在看着那伸手触摸着混沌钟祭炼着混沌钟的清阳。
当他再一次来到祖灵殿之中朝着另外两位祖师传消息后,他突然明白自己的焦虑是来自哪里,明白自己的那种危险感是来自于两位仙灵没有回应。
那浪一波一波的朝着中元世界的黑暗涌动着,这说明这个剑河世界依然是在朝外扩张的。在剑河世界的边缘黑暗与白光在破碎着,就像是海浪冲击着泥土。那泥土正不是断的被银色光波给消融,每过一分,那剑河世界便朝外扩张一些。
这座巨城是于黑暗之中凭空而生,当大家看到那巨城上标注的阎罗殿时,无不退避三舍,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就像那座城是一头怪兽,多看几眼便会被吞吃了一样。
阎罗天子伸手虚空之中一点,虚空洞开,一面镜子大小的空洞之中,一个人的面容出现了,然而就在他看到那人的一瞬间,那人便似有了感应,猛地抬头朝他看来,双眼之中泛起五彩的烟光,显得美而迷幻。
而现在这个剑河世界表现出来的特性,竟是和当年的中元世界吞噬其他的世界有着相同的特殊,有些中元世界的人认为,这个剑河世界有朝一日可能成长为中元世界这般的存在。只是这个时间不知道要过多久,或许会漫长到现在存在于中元世hetushu.com界的人都无法看到那一天,但是却终究是有这种可能性,这让现在中元世界的人有些疯狂的意味了。
自然,争斗也就多了,但是在这剑河之畔的则有着一些人是绝对不能够惹的,其中就在剑河之畔三千里之处有一座巨城。
尽了力也无法改变道宫现在任何事情与发展方向。
于是他再一次来的了祖灵殿,祖灵殿之中还有一个作用,能够向另外两位在外的仙灵祖师传递消息。但是在苦竹当上代宫主以来,每天都要来一次这祖灵殿之中,却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他不知道半山当宫主之时是否得到过回应。
“他们不敢不来。”阎罗天子淡淡地说道:“你现在再去做一件事。”
阎罗天子号天子,却喜欢别人叫他殿下。
剑河世界此时在中元世界的人眼中又有不同,一眼看去,波光粼粼,如水银在天地之间流淌,没有灵动,只有沉重,那种光华说不上刺眼,反而有一种柔和的感觉,然而这种看似极美的景致,却让中元世界的人畏惧万分。更让大家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剑河世界的之中的波光以一种由内致外的方式涌动着。
“参商拜见殿下。”
仿佛在剑河的中心深处,有一头巨鱼在搅动着。
这样的一个世界在他们有生之年出现了,又岂不叫人疯狂。所以,在剑河世界http://m.hetushu.com的边缘,虽然危险无比,但是这么多年来,这剑河之畔的人修士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参商自然的低下头,他不敢与阎罗天子对视,也从来不敢说阎罗天子每一次醒来之时脸上闪过的痛苦表情。
因为每一次参商到来之时,这位阎罗天子都像是神魂出游,只有在自己参拜之后他才会醒来,但是参商却从来不敢有任何不善的念想。
已经多少年了,两位仙灵祖师没有回来了。
参商走入城里,来到了那座阎罗殿中,整座城中只有一个参商在走着,然而那泛着森冷的光华像是随时都将凝结为一个个的阎罗差兵。
“什么人?”参商问道。
“白骨道宫说会如约而来。”参商低着头恭敬地说道。
在阎罗殿中的那一座黑色天子王座坐着一个人,一身青黑色的法袍,他一动不动如木雕一样,但是人的脸上却不再是参商离去之时见过的那一张脸。
那个头靠在黑色王座上,头望天闭着双眼的阎罗天子身子一抖、一震,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然后便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
城前的微光之下突然有一人显化,一身的黑袍,在他出现之时,那看上去沉重的黑色巨门缓缓地打开,从门内涌现森冷的光华。
如剑河世界这般的世界在整个中元世界来说都是极少见,或者是只存在于传说之和图书中。传说原本中元世界也并不是如现在这般浩瀚无边,原本中元世界也只是一个存在于另一个世界中的世界,但是中元世界的黑暗却在那个世界之中不断地扩张,最终将那个世界吞噬,从此这个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恐怕来不及了……”
“嗯,有什么事?”阎罗天子问道。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低沉之中透着威严,这威严又不是那种正大光明的威严,而是那种带着几分阴森的感觉,就如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寒,直渗到人骨子里去。
参商眉头微微的皱着,想了想,他想不出有谁能够从剑河世界之中出来,一般从这种世界之中出来的人都是极其强大的,当他出来之时,本身所蕴含的法意将与这中元世界的法意产生冲突,会引动天象,很容易被人发觉,然后被群而攻之,被诛杀。
在很久以前,阎罗天子几乎是每天都要杀上几个人,地府十八殿之中另一位千幻王问他为什么,他说感受到对方心中的不善不敬,所以杀之。
“去把一个人给我带来。”阎罗天子说道。
造化殿之中的人已经散了,苦竹坐了一会儿,又站了起来,他在殿中来回地踱着步子。在以前,他虽然知道当一个宫主并不是修为高就够的,还需要有一颗与道宫共存的心,需要有一颗缜密而强大的心。现在他更加的明白当一个宫主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