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仙灵

第262章 七宿

西方白虎七宿,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獝。
他的心中是骄傲的,他不认为自己败给了清阳,没有人愿意被后辈超越,每一个人都这样,每一个人年轻人年轻之时都是意气风发,都有着大鹏展翅恨天低的胸怀与激情。但是随着岁月的洗礼,很多人都变得实在与平凡了,唯有那些一直保持着梦想,并且也都起得了非同一般成就的人,一直想着更进一层的人,才不会服老,为会服输,他们的心中永远的相信自己能够做得到别人做不了的事,也正是因为有这个信念,他们的成就是出众的。
众星暗淡,唯有七颗星辰在闪动着,等着那七种凶兽的到来。
所以他对于清阳这个后辈超越自己的非常的在意,虽然他并没有跟清阳直接动手,但是与他拼斗的旗鼓相当的毒宁在清阳的混沌钟下死了,他知道自己不是拥有了混沌钟的清阳对手,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的修为就一定比清阳低了。
自高空之中划落的剑光与火焰在天地之间久久不散和-图-书,那些原本在剑河之畔的人此时看着高空,有人心中不禁想到:“星辰殿与这白骨道宫,果然不愧为中元世界之中声名赫赫的大宗派。”
而他,则是要追逐仙灵之路的人。
如韩锋这般。他从小便有着出众的天赋,有着别人不及的毅力,在同辈之中,他先是以微弱的优势压在同辈之上,慢慢地,这个优势在日积月累之下,他真正的超越于众位同辈之上,最终他追赶上了那些师长辈。正是他这一生的这种经历,造就了他对于自己的自信。
“白虎七宿归位。”
烈炎在整个星光之中飞散,鸣叫阵阵,忽隐忽现。那光线炙热的让人感到心惊,雷动抬头看着,他看到了剑光纵横,看到了那独爪烈炎鸾的羽翼在他的剑下不断地被斩落,但是那独爪烈炎鸾的只一个隐现便又完好如初,甚至更加的强大。
剑光耀眼,微蓝,在这满天的蓝色星光之下,并不显得多么的独特,但是当这一剑刺向了那满天星光的最中心之处代表着太阳的独爪烈m•hetushu•com炎鸾之时,他这一剑便显得格外的锐利。
这只独爪烈炎鸾是融合了三足金乌的元灵的,而三足金乌在剑河世界之中是帝俊的元神法象,也是帝俊心情的显露,霸道之中透着阴狠。
他明白,这是清阳的选择,也是道宫此时需要的,所以就有了清阳祭炼混沌钟。
雷动手中的混天铃并没有停,整个人也朝高空之中飞腾而起,一个独爪烈炎鸾原本是不可能跟韩锋纠缠战斗的,但是此时却跟韩锋纠缠这么久,而之前那头白虎也让雷动感到心惊,若是让那帝俊的三百六十五星斗的元灵都与这中元世界的凶兽生灵融合了的话,那白骨道宫就人真的要在这周天星斗之中灭亡了,而那帝俊,将在这一战之中真天上的成就他的无上威名。
他不认为自己之前在道宫之中做错了什么,道宫并不是他的。而现在,他所做的也同样的有理由,因为他现在的生命已经与整个道宫连在一起了,他想逃得性命,那么就只有打破这个周天星斗大阵。m.hetushu.com而且还有一个,他的修为已经到了一种并不是修持便能够进步的地步了,他需要心灵的升华,需要生死的磨砺,所以他此时冲向群星之主的太阳。
那翱翔于众星之间独爪烈炎鸾在火焰之中就像是一个黑色的烙印,当韩锋这一剑刺向它之时,那只独爪朝着韩锋爪下。爪子在火焰的映衬之下显得漆黑,有着火焰的霸道,也有着一种透着直入人心的阴狠。
原本清清朗朗、风潮涌动的天地不再了,有的只是一片沼泽般粘稠的天地,有一人直接腾空而起,手持一剑,凌宵九天。他整个人大袍飘飘,浑身散发着白芒,然而看在人们的眼中却又如烙印一样,一个烙印出现,一个烙印消失,随灭随现。
他正是韩锋,若要有人要问他对于道宫的忠诚度,他一定会对此感到可笑,因为在他看来,忠诚这个词从来都是用来骗小孩的,用来骗那些热血青年的。而他是与众不同的,他从小就没有被骗过。
因为清阳仍然不是仙灵,虽然他自己也不是,但是他http://m•hetushu.com认为,现在道宫之中接近仙灵的人中有他的一席之地,并不比清阳差,清阳能够祭炼得了混沌钟,并且能够持之发挥出这般强大的威力,定然是因为他有着什么特别的祭炼方式,这才能够祭炼得了混沌钟。
那白虎再一次的出现,出现在西方,浑身散发着白光,散发着杀伐煞气,白虎主杀。随着白虎的吼声,有人七种凶兽朝着那白虎纵跃而起,回应着它,发出低吼。
他手中的剑,名叫逐仙,是他的第一把剑,这把剑在他与人斗法的生死搏杀之中总共断过八十九回,但是每一回他都将断剑的碎片给收了回来,然后亲手重铸,一锤一锤的锻造,一次次地寻找着这天地间他所能够寻找到的最好的器材,时致今日,这把剑已经融入了八十九种材料,但是这八十九种材料被他一锤一锤的击打在一起,融为一体。
剑依然是逐仙,代表着他那追逐仙灵之路的心从未曾变过,不管是遇上多少的困难。
一声唳鸣,这不是属于独爪烈炎鸾的鸣叫,只有从剑河世界之中回来的清和*图*书阳知道,这是三足金乌的鸣叫,虽然没有他印象之中的那么纯粹。
雷动心中一紧,大喝一声:“阻止他们。”整个人已经朝着那七种凶兽与白虎中间而去,他要阻止这元灵的融合。
就在这时,虚空之中再一次的响起了帝俊那冷漠如天道法则般的声音,这一刻的他仿佛自己又成了剑河世界之中那个无上的天帝,那个主宰亿万众生的主人。
但是他并不羡慕清阳,因为他知道清阳基本上已经断送了自己晋升仙灵的路,混沌钟之中是有道禁的,但是这种道禁并不是先天大道之禁,而是音波法禁,是纯粹的法,虽然这法纯粹强大到了一种极致,祭炼之人只要领悟了其中的法禁,实力会非常的强大,甚至不会输于仙灵,但是却也断送了自己的仙灵之路。
“唳……”
在他的心中,一个人只会忠诚于自己的利益,无论是修行人还是普通人,从排除力量与见识方面来说,修行人与普通人并没有两样,因为一个生灵在最终的生命面前遵从的都是那平时都会忽略的原始本性。
剑吟阵阵,剑光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