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仙灵封神卷

第326章 孤寂与永恒

那老人刚开始还面带微笑,到听到后面之时脸上怒气涌生,手中的蒲扇一挥,一团黑风涌出,并不四散,只向那个姑娘卷去。
确实如她所说,真正敢说能够比得了元始的只怕没有几个,清阳是跟元始大战过的,但是很多人都认为若不是最后南落出现,他已经死了,现在还活着那就是运气。
“是,也不是,因为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南落,当我们证道圣灵之时,那个南落一定会出现的。”阎罗殿主说道:“只有在他的剑下活过来的人,才有资格证道圣灵,要不然话的话,我们都只有死。”阎罗殿主继续说道:“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准备,法理运转的轨迹不可捉摸,但是仍然是被我们捕捉到了,机会只有一次,无需多言,开始吧。”
“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代你父母教训教训你。”然而那闲鹤老人话才落,却见那姑娘突然一挥手,一片五彩霞光在虚空之中一闪而逝,那一团黑风便已经消失不见了。霞光延伸,卷过闲鹤老人手中的蒲扇,他手一轻,蒲扇已经消失了。
“五彩神光。”老人从牙齿之中挤出这几个字:“五彩神王孔宣是你什么人?”
“对于他们为说区别并不大,但是对于你来说,区别很大。”阎罗殿主说道:“在我看来,这些人之中,只有你最有可能在这个法网结点之中烙下神印。”阎罗殿和*图*书主说道。
阎罗殿主看着清阳,说道:“能够永恒存在于法理之中,又有何不可呢?”
阎罗殿主此时看着的正是清阳,只听他说道:“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进去?”
那姑娘却是一仰头,说道:“还有什么人能够学会他的本命神通五彩神光?”
“哧……”大殿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压不住的笑声,正是清阳对面那个看上去非常活泼的女孩子发出来的。只听她笑声刚出,便又哈哈地笑着,身体笑的前俯后仰的,右手在坐的椅子上大力的拍着。
五彩神王的名号有些人听过,有些没有听过,没有听过的茫然,不知道这是何许人,听过的则是一副了然的神然。
“哼,他们才不会这么无聊,我来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你找不到他的。”那姑娘说了道。
“小姑娘说话口气倒是真大,哪家的孩子不好好管着,放出乱坑害人啊。”那位一直摇着蒲扇,如人间树下老人的那位突然说道。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人了……哈哈哈哈……”
敢在阎王殿之中这样嘲笑阎王殿主的人,天下间可没有几个,至少面有这个姑娘不是那少有的几个人之中的一个。阎罗殿主只是注视着,没有人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什么情绪来,他的眼中没有愤怒,他只是淡淡地问道:“小姑娘,你笑什么?”
“这是hetushu.com什么,什么神通,什么宝物。”
“笑你们不自量力。你们找得到他吗?找得到打得赢吗?你们看看道宗的元始,已经成就圣灵之位了,但还不是一剑被斩了。”女孩大声地说道:“在这里,又有几个能够比得了已经成就圣灵的元始呢?”
“怎么不进去?”问话的是那位五彩神王孔宣的女儿,问话的对象是清阳旁边的那位名叫依依的白衣女子。
但是清阳却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个五彩神王定然就是剑河世界之中的那位凤凰不死山的孔宣,也就是连南落都在他的身边作为侍剑童子的人。
“找不到?为什么,只要他存在于这个天地之间,就没有可能会找不到的。”阎罗殿主大声地说道。
“我爹爹说了,他已经存在于法理的最深处了,当他出现之时,便是有人触动了法理,他出来就要杀人。”那姑娘说道。
想要杀一个人,说难也难,说易也易。易就易在简单直接,找到,杀死。而难就难在,找不到,杀不死。显然,南落就是这么一位找不到,杀不死的人。
随着他的话落,他一纵而起,化做一道金光朝着那旗下法网结点落去,竟是瞬间没入其中。但是紧接着却又有一人轻笑,说道:“大道争锋,又哪来的畏惧。”话落之时,身化一道绿光落入其中。
显然,这只是那法网核点的一m.hetushu.com角而已,法网结点显露出来的气息充斥这一片虚空,一眼看去,显得无比的深邃,内里像是有着一个世界在不断地化生与寂灭。让在座的人都不由的生出想要探究拥有的心思。当即便有人说道:“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会怕了那一个南落,大家怕的话,就让我先来。”
“是吗,不过,有一些话我还是要说,我的爹爹已经不再是不死山的人,我的娘亲,也不再是地府的人,希望你们不要到五彩神宫去打扰他们。”他显然不光是说给那位白衣女子听得,还是说给地府的阎罗殿主听的,只是这阎罗殿主什么表示也没有,也不知是不在意这些,还是因为现在是关键之时,根本就不想节外生枝。
“哈哈哈哈……”突然这阎罗殿的殿主笑了,然后说道:“看来你就是祝融妹妹与孔宣的女儿了,是祝融叫你来的,还是孔宣叫你来的?”
“那只是永恒的孤寂。”清阳说道。
“你不认识我,我认得你。”那姑娘大声地说道:“你自号闲鹤老人,但是却一点也不闲,哪有热闹,哪里就有你,修为虽然马虎,但是却并没达到你自己所认为的那样。”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争什么圣灵之位。”白衣女子说道:“不过游历到此,适逢其会罢了。”
“再然后成为一个如同南落那样人。”清阳说道:“或者是,慢慢地被法则和_图_书同化,然后成为人们可祭祀召唤的神灵。”
“孔宣虽强,但也不要把天下人都小看了,本座虽然没有进过剑河世界,但是却有办法找到他,存于法理之中也并非是不可战胜,你们以为,这一次就我们这里一处召开盟会吗?错了,现在整个天地之间,正同时召开了十八处盟会,这里只是其中一处而已,杀南落只是过程,不是目的,世界法则如网,这里,正是一个法网结点所在,你们可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召开一个会盟,是因为我们要在这一个法网结点上烙上真名,留下烙印。而那个在法网结点上留下烙印的人,将成为一方圣灵,与天地同寿,有不愿意证道圣灵的人,现在可以离开,本座不命令你们,你们都是一方豪尊,都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在这里,都是为了夺那一线圣灵之位。”
转眼之间,在场的就只阎罗殿主、清阳、和那位叫依依的女子,及那位称孔宣为爹爹的姑娘,不过,那位叫依依的白衣女子背后站着的红衣大汉也没有进去。
“那就是说,在座的相互之间都是敌人了。”殿中有人说道。
“只有这样才能够永恒。”阎罗殿主说道。
“所以我在想,在想要不要抛下一切的牵挂,让自己从此畅游法理天地。”
很快,便又有人身体灵光没入其中,但是却有人身化遁光而走,话也不说。在这里的人,各和图书个都是修行许多年人物,心里都有着自己的谱和理,有些人觉得必须要做的事情,有些人则觉得不能去做,若是去问他们的话,他们必定都有着极好的理由。
“即使是五彩神王来这里,也不会像你这般嚣张,小姑娘,你还有很多路要走,今天看到五彩神王的面上不与你计较了。”话落之时,这闲鹤老人竟是朝着殿外而去,一步一步之间,身体越来越淡了,在座的人都看得出来,他是没有脸面在这里了,但是却又不敢动五彩神王的人,所以只有离开了。
“早进去和晚进去并没有什么区别。”清阳问道。
“修行人从来都不害怕孤寂,就像人们喜欢欢愉一样,孤寂也是一种美好。”阎罗殿主说道。
那闲鹤老人已经站了起来,眼中满是惊怒,他无法相信一个小姑娘居然在自己的手上夺走了扇子,这简单时滑天之大稽,可这又偏偏是事实。
话落之时,他已经一挥手,阎罗殿的上空破开,化为虚无,那一面一开始进阎罗殿就看到黑旗出现在众人的中间头顶,然而随着黑旗的出现,他们的双眼看到黑旗所插的地方有着一点金光蔓延开来人那那一点金光之中,有符纹显露出来,显得神秘无比,整个就像是被那黑旗插住定在那里了一样。
在座的一个个脸上露出疑惑或是震惊之色。清阳也很意外,他没有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五彩神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