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仙灵封神卷

第343章 覆灭的天堂

当清阳再抬起手之时,耶华竟是转身便逃。
也就是她的存在,让雷动元神融入法壁之中显化出来的苍龙法象都不敢去随意捕杀那些蝗虫,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旦分了神,那虫皇一定是要进攻的,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凶残之意,一直缠绕在心间,挥之不去。
随着雷动的点头,顿时有一片弟子出了道宫,祭起法宝,朝着那些蝗虫杀去,法宝过处,那些蝗虫成片的落下,只是有些落在地上的蝗虫竟是挣扎着又飞了起来,还有些则是直接啃噬起那大地来。
因为现在白骨道宫遇上了迁派以来最大的敌人。这敌人不是人,而是一种生有双翼的虫,名叫蝗虫,所过之处,一片虚无,无论是灵石还是白骨道宫之样的存大,它们都一拥而上,啃噬个精光。
“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去做一些对自己有害的事情,你又何必说别人,你不也一样吗?”和尚说道。
突然,他停了下来,前方他看到了有两人在大战,其中一人持剑,剑光纵横。另一人则是赤手空拳,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却有着阵阵灵光涌生,灵光如波涛。
白骨道宫弟子一个个大喜,清阳并没有去追赶。之前那个俊美的人说的那一番威胁的话,现在看来也只是外强中干的说辞而已。当清阳再一次的回到了白骨道宫之时,看着一双双的崇敬的眼神,对于道宫弟子来,清阳已经是高高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了,即使是当年与他同辈修行的人,现在也已经用仰视的目光看他,与他说话也不称他的名字。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再一次的出现了苍龙的咆哮,那条被斩为两半的苍龙再一次的合二为一,只是看上去稀薄而虚弱了不少。这是因为雷动被伤了元神,这还算好的,若是雷动自己元神显化被斩了的话,只怕是要受重创的,然而,虽然苍龙重新显化,但是大家却知道他并不是这个耶华的对手。
“无牵无挂独自一人飞向黑暗的深处,这是多么的自由自在啊。”哭父叹道。他知道这只蝶是谁,在他的心中,对于这个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相信这个世界之中,知道他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这感觉有一点想走近他,近距离的观看他,但是却又怕将那种神秘打破。很多人想要和他一样,能够独自一人自由的飞向黑暗的深处,但是又怕独自一人飞向黑暗的深处,怕孤独。
然而无论是婆娑教主显得多么的强大,他都被南落一剑圈在其中,他举手投足之间印生出的法流灵浪,都被剑光斩碎。
当清阳看到他之时,他也看到了清阳。
紫光一闪。
路过那一座城之时,他停下来看了看,那城上有着“秦广”两个字。而在那城,他看到有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站在那里,她抬头看着远方,即不是看清阳与婆娑教主战斗的地方,也不是看清阳,而是看着一片虚无,清阳突然有一个直觉,直觉她看的陈景,那个化蝶飞向黑暗尽头的陈景。
他看到清阳每走一步都似乎要虚弱上几分,只见一步之间,他便看到原本厚重如山的清阳便被削弱的如纸一般,在清阳周身的那一片片白光,每一个盘转,便如浪一样在他的周身一卷,清阳身上的气息便弱了几分。同时,他也明白清阳所在的那个地方是轮回之中。
耶华手扬起,一道圣光斩出。
他们眼中看到天塌地陷,看到了虚无之中有流火如浪卷,有黑水似龙一般的咆哮。无数的生灵死葬身于其中。突然,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他并没有见过,但是当他看到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个人正是庇护了他们殿下。虔耳在清阳还在虎陵之时见过,那个时候清阳还是一个殿下,还很小,后来虔耳眼睛瞎了,而瑞殿下也长大了,并且离开了剑河世界去了中元世界,虽然后来他有再跟清阳说话,但是他的灵觉是无法捕捉到清阳的长相的。
元神是最为敏锐的,那些小龙是被天堂神殿那威严肃穆镇压了下去。
“白骨道宫无人矣,我立于此处,可任由你施你所能施展的一切神通来攻击三次。”那耶华的声音响彻天地,看似圣洁,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蔑视感。
最后,原本圣洁庄严的天堂神殿,竟是直接崩散了,一块一块的黑石四散开来,掉落向虚无的深处。
“你,你不是死了吗?”雷动惊讶地说道,他记得当年清阳和苦竹他们带着道宫的弟子前往那个世界之中争艳世界之源时,这个耶华是死在那个世界之中的,他听回来的弟子说过,可是现在他居然再一次的出现了,那么他肯定是要回来报仇了。
并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唯有南落的剑。剑剑如秋霜,剑光纵横,或如大河奔流,或如小桥流水。亦或是秋风萧瑟,又一忽儿是春花微暖。
雷动忍不住了,心念动间,那条身在道宫之中苍龙猛的窜仰而出,朝着那虫皇扑了过去,虫皇在高高的天空之中,然而那苍龙的身体却像是能够无限的拉长,那青黑的鳞甲透着生冷的光华,同时电光雷霆随着苍龙而生,所过之http://www•hetushu.com处,蝗虫一片一片的掉落,原本如乌云一样盖在白骨道宫头顶的虫云刹那之间被钻出了一个洞。
雷动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无法避免一战了,白骨道宫是死是活,已经不是用口舌之争所能够决定的了,无论怎么样,只有一战,胜则白骨道宫还有一线生机,败则从此消亡。
这是道宫弟子第三次请求了。
耶华再次的抬手一挡,这一次连他上空的天堂神殿都震动,似乎在给他力量,只是那耶华却整个再一次的暗淡了下去,比上一击暗淡得更多,他原本圣洁的脸突然之间变得有些灰暗起来。
苍龙的嘴巴在这一瞬间张的极大,他竟是想要一口将虫皇吞下。
清阳说完之后,抬步便走,走过和尚的身边之时,只见和尚的双眸闪动,仿佛正在挣扎着什么。清阳也并未停下,而是大步地向前走,一片无形的轮回漩涡卷来,他并手如刀,劈斩而出,那一片漩涡被劈斩散开,清阳又一步走出,迎面并掌如刀的斩出,一步一斩,他原本每一步都会虚弱上几分,慢慢地竟是稳住了。
紫光白光爆裂开来。
只见一道紫光从清阳的掌沿划出,如刀光,直接斩在耶华的背上,耶华在被斩中的一刹那之间四散而开,其中有一点白光投入了下方的一片蓝色的大地之中去。那一点白光飞逝的速度极快,即使是清阳有心追上去将之彻底的灭杀,也是做不到,因为最后那一击是耶华自己主动散去肉身的,若是被清阳击散的,那么他就能够追得上。
“尔等罪孽一身,只有投入天堂圣使的怀抱之中才能够洗清,我给你们这个资格。”耶华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
而且,当出现这种一大群蝗虫之中,必定有虫皇的存在。虫皇的可怕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因为见到的人都死了,只听在典籍之中有记载,某某门派是覆灭于有虫皇存在的某种魔虫。
可是这一刻,雷动竟然无法抵挡住一击,虽然有着他这些时日以来有着大突破的原因,但是可见这个耶华的强大与可怕。
“我传你凤凰涅槃的不死之道。”凤凰说道。
张着巨口,朝着那虫皇吞咬而来,迅如雷霆,一口咬下一片虚无,虚无化为混沌,那虫皇突然背上四翼展开,颤动之间,她消失了,躲开了苍龙的那一咬。
同声低吼声之中,所有的道宫弟子却都盘坐在了正法殿之中,将自己的元神融入了法壁之中,只一刹那之间,道宫的上空出现了数十条苍龙,只是这些苍龙都要小得多。
“既然如此,不若我们各自将心中所想所悟说出,印证所得。”清阳说道。
“既然如此,宫主那便出来吧。”只见清阳突然将手中的鸟笼一抛,刹那之间,凤凰冲破牢笼,展翼高飞,一声凤啼,响彻轮回,只见那凤凰两眼之中突然绽放出两道炎光,直朝清阳而来,清阳不闪不避,任出那两点火光直接落在自己的双眼之中,只见他的瞳孔之中,有两点火光在闪动,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消失掉了。
一道剑光斩碎婆娑教主的法袖,直接斩断了婆娑教主的头颅,然而婆娑教主的头颅却又瞬间长了出来。
苦竹闭上双眼,他心中长叹,他决定死在这里,死在今天,自己活的够久了。
但是清阳并不管他们之间谁胜谁负,只一心的出轮回。
虫皇的身体突然出现在苍龙的背后,那如镰刀的手斩下。
道宫的弟子,一个个的出去,然后一个个被虫子扑倒,然后被救回来,有些救回来之时,已经只剩下一堆枯骨,那些护身的法宝,并不能够护住他们。
原本,这整座白骨道宫之上是没有蝗虫落下的,因为一旦落在道宫上,便会滑落死去,它们承受不住龙吟法意的震荡,但是当有人出现在道宫之外时,那些蝗虫便哄拥而上。只一会儿便有人倒地,幸好道宫的弟子不少,连忙将那些被蝗虫掉在身上的弟子拖回殿中,一入那殿中,那些蝗虫便被无形的力量震落。
她与那个陈景,一定有着一段什么故事,清阳心中想着。
天堂神殿的人很少行走天地之间,但是他们每一个行走天地之间的人都很可怕,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自己代表着天堂神殿,不容许自己辱没天堂神殿的名声,所以,如果他们有失败,那么他们一定会胜回来,若是无法赢回来,那么他们会回去,即使是修行个数百年,然后再找回来。
成片翼人刹那之间暗淡下去,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消失,这是三花被削了。
如果只是在茫茫的虚空之中,遇上一群这样的蝗虫,白骨道宫大部分的人都能够自保,都能够安然,但是当他们成群结队到了亿万只时,那就是一种大恐怖了。
白骨道宫诸弟子大骂,尤其是那些入派年月较久的,他们知道当年白骨道宫的威名。但是在这一刹那之间,却又没有一人敢回答。
除非虔耳能够比清阳还强,才能够穿过清阳的护身灵光而用灵觉去捕捉到清阳的长相,但是当此时他通过演算之术看到清阳之时,立即明白他就是自己虎陵的殿下www.hetushu•com瑞。
“原来你已经悟得了这轮回之中削三花,闭五气的决要。”和尚说道:“不过,这个手段终归只是法,而非道,我来此地,却并非为法而来。因见天诸天生灵生而有慧,有慧便有佛存于心,不忍见他们再化为阴阳之气,所以便想建一个真正可以不断轮回的极乐世界,保前世之记忆。若能有一世记忆而重活一世,必将佛心纯正,可证罗汉、菩萨道果,到那时,天下皆佛,世无恶人,成就真正的极乐世界。”
清阳突然踏步而上,伸手一拉,那即将隐入到黑暗之中的天堂神殿竟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拉了回来,只见清阳扬起掌刀,斩下,一道紫光如刀,直接斩在那天堂神殿上。
“可。”和尚开口说道,他头顶的红光如霞。
在那一片宫殿前,有一个人身着肃穆黑衣的人,他的身上裹着一层层的白布,看上去像是受了极重的伤一样,然而他的双眸之中透出的眼神却那么的可怕。
随着清阳的斩落,那天堂神殿朝着黑暗之中快速的隐去,而那些想要逃入天堂神殿之中的翼人,被清阳的削斩余波所冲击,一个个就像是断线的风筝一样朝着下方栽落。而在道宫诸弟子的眼中,那个原本显得庄严肃穆的天堂神殿竟是快速的腐朽下去。
终于,突然有一天,他一步跨出,眼中那永远不变的景致变了,他看到了山水,看到了天空,看到了人世间。
“我的眼睛虽然是瞎的,但是却能够看到你们看到的,确实是殿下。”虔耳说道,他的面容仿佛因为演观天机太多,被岁月冲刷了,整个人变得无比的苍老,这种苍老不单单是来自于肉体上的,更多是来自于一种感觉。
“原来天堂圣殿之中住着的是翼人。”
虔耳他双眼已经失明,但是他的耳朵,他演算天地之法,已经代替了他的双眼,他看到的与别人看到的却完全不同。他看到的是天地的命数,看到的是虎陵的命数,但是这命数呈现在他的眼中,他却无法分解,无法得到结果。
原本在清阳的剑中,只有那无尽的冷漠而孤绝,而现在,清阳在他的眼中看到四季变化,看到天地阴阳交融,他知道,这么多年来,南落并非是没有意识的。
“你是接引。”清阳说道。
此时围绕着白骨道宫的蝗虫遮天蔽日,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乌云一样的压下来。而在白骨道宫顶上则有一头巨的青黑巨龙盘踞着,发出一阵阵嘶吼。嘴里不时的喷涌出火焰与雷霆,所过之处,成片的需魔虫被燃烧,或是被雷霆击灭。
白骨道宫的弟子受命,没有一人出来,都在道宫之中。但是白骨道宫所在的这一颗星辰却是很大的,在星辰的另一边,却是已经被蝗虫覆盖住了。
所以清阳现在看到的婆娑教主会处于下风的样子,但是清阳却认为,婆娑教主会越战越强,因为一切的法都在他的心,南落用过的,他都能够很快学会并了然于胸。
雷霆的咆哮。
对于婆娑教主与南落来说,清阳的心中,婆娑教主是生于天地,但是自他有智慧以来,却并没有与多少人战斗,而且战斗全都是凭着应天地而生于心的道法,然而南落却是从最低层的小人物一直战上来的,他手中的剑完完全全因他而出名。而且,他的剑是能够斩灭一切法的。
雷动最终艰难地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自己只要一点头,他们出去与这蝗虫战斗,必将有不少是要陨落的,但是他现在即使是元神融入法壁之中,在道宫之化显露出苍龙法象,操雷控电,也是无法做到将这所有的蝗虫都消灭。因为他的双眼注视到了在那厚厚的虫群之后的一个女子。
但是道宫弟子一个大喜。随着声音的落下,一个人从虚无之中走出。刚出出现之时还在遥远,有微光,微光顷刻之间便化为一道耀眼的光华,光华之中有一个人直向耶华而去。
只见她突然一伸手,抓住了身边一只蝗虫,直接拔掉了头颅,然后吸食它颈脖之处涌出的鲜血,溢出的鲜血是暗绿色的,顺着它的嘴角淌在胸口,她全然不在意。
大苍龙带着小苍龙盘旋在这个星辰上,将所有蝗虫都驱散,但是当那天堂神殿的白光照到白骨道宫的上空之时,原本咆哮着的众多苍龙竟是有许多都缩了起来。
“白骨道宫清阳。”那身处于红光之中和尚开口说道。
天堂神殿素来神秘,其中出来行走的人,与别的人并无两样,可是今天,却出现这么的多的翼人。
“师叔祖,师伯,弟子回来晚了。”清阳说道。
“哼,本宫又岂会不知,你先将本宫放出来,自有你的好处。”凤凰的声音过处,就像是化为火焰一样的燃烧。
“那殿下岂不是很危险,我们怎么才能够救殿下出来?”问话的是武真,他会这样问,是因为对轮回之中,万物消融这句话理解并不深,连清阳都会有危险,他们进去了,那将是三花瞬削,五气顿散。
“什么好处。”清阳问道。
“耶华。”声音从那个白布包裹的人身上传来。
光华之中人的人,扬起手之时还在http://m.hetushu.com遥远,手斩落,斩落之时,已经到了那个耶华的身前。
那幻化而出的亿万彩蝶,更是衬托着那个人的寂寞。
即是清阳提出来的,那么自然是清阳先开口,不过,清阳并没有说话,而是突然伸手在虚空之中一抓,掌心在握紧之间,掌心之中出现灰尘和土,土在光华之中凝结化为一个小小的土人。只见清阳另一只手并指如刀,在那土人的头上一削,那土人便溃散了。
天堂神殿破灭的那一刻,从天堂神殿之中有几点光华飞逝而出,投向远方的黑暗。
那是并非人类,而是虫人,她的身上覆盖着绿甲,双手的肘掌之间那些地方有着锋利的镰刀状东西,头顶有着一对触须,三角的眼睛,偶尔露出来的笑容下,嘴里的牙齿锋利无比。
清阳抬头看了看,其实在这轮回之中是没有四维方向的,但是他把自己的头顶方向作天,那么那就是天空。在之前,他同样地看到一只蝶朝着无尽的黑暗飞去了,他知道,那是曾经的泾河河神陈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的人都在争在这大道根源最终的掌控,可是那陈景却已经弃下了一切,成就了大自在。
随着她的笑声落下,天空之中突然有一道白光透着,随着的白光的透出一座巨大的宫殿群出现在那里,宫殿笼罩在圣洁的白光之中,那些宫殿与白骨道宫的风格完全不同,如果说白骨道宫的宫殿显露出一种飘渺宏大的包容的话,那么这一片宫殿就显露出一种庄严与肃穆。
这种蝗虫又被称之为噬灵魔虫,生性凶残,而且灵智低下,没有恐惧,所以除非将他们作部杀死,否则他们只会不断地冲上来。那些被它们灭了的门派就是这样而被灭的。
苍龙低沉的怒吼一声正要再扑上去,谁都知道,他这是要拼死了。而也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出现。
苍龙咆哮,咆哮之中风雨雷电随行。
“师叔,让我来,曾经的手下败将,即使捡回一条命难道还能翻得了天吗?”
翼人出现的一刹那,有一个俊美的女人站在最前面,手持一剑,大声地说道:“一切都是耶华个人的所作所为,与天堂圣殿无关,还望造化仙尊莫要伤及无辜。”
那是整个天堂神殿数千万年来沉淀下来神意,只见一直以来立天堂神殿下方的耶华突然伸手双手,虚空之中响起了他的声音:“世有天堂,乃有华光。”
这就是天地浩劫。
“长老,让我们去吧。”
众人眼睛一眯,却仍然是睁着,仔细看着这一幕,只见那耶华刹那之间,整个人变得暗淡了一些。紧接着,便又见那人手再扬起,斩落,就像是行刑场上斩人头的刑手一样。
“这种以天地元力及先天道禁而成法象的手段,果然强大,不愧为造化仙尊的手段。”声音很生硬,像是虫子的声音,但是雷动却又确确实实的听到了,当他听到这段话之时,他的心往下沉了,因为从他这句话可以看得出,她并不是带着族群流浪到这里,而是有目的到来。
“天堂圣殿。”
他向着那天堂神殿的光华最盛之处逃去,然后清阳却根本就没有打算再饶过他。
他知道,自己出了轮回。在出了轮回的这一刹那,他明白,轮回是没有出口的,也是没有尽头的,可以一步走出,也可能千年都走不出来。
他们的眼中,也自是看到了那一只突然出现的斑斓彩蝶,彩蝶突然出现,然后幻化出无数的蝶,最终亿万只蝶归为一只,飞向了那无尽的黑暗深处。
见过雷动之后,又与自己的几位师弟师妹说一会儿话,便不断地有人来见清阳。清阳坐在宫中,俨然像是道宫的宫主一般,威望极高。
“誓与道宫共存亡。”所有道宫弟子都大喊着。
“嘻嘻,本皇一个当然不行,不过,本皇有帮手,你们可没有。”虫皇笑着说道。
清阳再一次的抬手,斩下,然后天堂神殿上的光华再一次暗淡下去。
虫皇并没有闪避,血色的手镰斩入苍龙的嘴里。
“我死没死,并不需要告诉你们,今天就是你白骨道宫要覆灭的时候。”耶华冷冷地说道。
“呵呵,无辜,你们以神殿千万年的威压,镇我同门,竟说我伤及无辜,可笑。”清阳冷冷地说道。
人末出,声先到。
这是凤凰将那涅槃不死之道传给了清阳。
然而,那圣光斩却烈炎遇上冰雪一样,冰雪毫无抵挡之力的被融化掉了。苍龙竟是被直接从中间剖开,雷动大惊失色,殿中的道宫弟子同样的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那个耶华居然如此的强大。而如此强大的人,当年在自己的师叔清阳面前也免不了含恨险死的下场。
这蝗虫本就是以前中元世界之中最可怕的存在,它们的巢穴并没有固定的,一般都是占据一个大派的门庭之后,在那里盘踞筑巢,直到那个大派的门庭变成了一堆枯石粉末之后,它们自然的就会离去,然后再次寻找到下一个可以值得他们盘踞的地方。白骨道宫所在的这个地方显然是值得它们盘踞的。
只见那凤凰又一声长啼,振翼而飞,火光四射,猛地朝远处一扎,钻入www•hetushu.com了虚空之中,然后消失了。尽管凤凰不在清阳的眼中,但是他知道,凤凰仍然在这轮回之中,如果她想要出这个轮回的话,那么就要如清阳这般,一步一步的走,必定也将缓慢而艰难。
一听这声音,清阳便知道是不是凤凰。他并没有看凤凰,挥手之间将迎面而来的轮回中的漩涡劈散,说道:“宫主何必如此心急,此时那南落与婆娑教主战得正酣,我们何必去打扰。”
“凭你一个远远不够,即使你的虫子虫孙死绝了也不行。”雷动的声音响彻天地。
那个为首站着的俊美翼人也不例外,只见她一头栽落到向茫茫的黑暗虚空,而原本那齐齐出现的翼人也都瞬间哄散,朝着天堂神殿之中逃去。但是清阳却依然是一手斩出,并没有直接斩削那些翼人,而是斩在天堂神殿上,只见天堂神殿上的圣洁灵光一阵摇晃,还未停下,清阳又一手斩落。
“你到这里来这有什么目的?”苍龙发现雷霆般的声音。
虫皇背上四翼颤动,她竟是与苍龙保持着一个原封不动的位置,苍龙一口咬下,只能够咬到她的手臂上的血色刀镰,刀镰入口苍龙之口,雷霆为牙,刹那之间,虫皇的手臂已经抽了出来,整个就像是蜻蜓点水一样,一触即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到这轮回之中来,一定是有目的。”清阳说道。
白骨道宫之中,雷动盘坐于道宫的正法殿之中,在他身后那一面法壁涌动灵光,而在道宫之外,一条狰狞的青黑色的苍龙在咆哮着。那青黑色的苍龙是原本法壁之中的先天道禁所化,现在合之于雷动的元神,显化于道宫之外。
这就从轮回之中回来的清阳,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有多么的强大。当时他被婆娑教主带走,所有人都担心他再也回不来,而后来出现的动荡之中,白骨道宫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是却并没有受到别的门派那么重的影响。
他这一斩之玄妙,是将他原本对于混沌钟声震字的理解,及斡旋造化的化解,及轮回之中那种削人三花五气的玄妙融合在了一起,最终形成了这看似简单至极,看上去并不怎么强大,但是却内里霸道无比的削斩。
“你之所想,我已明了。”清阳说道:“但是你之所想,却极难实现,你想人人为佛,却不要忘记了,人人也可为魔。善而为佛,执而成魔,当执着于佛心之时,便可能堕入魔道,一念佛,一念魔。”
清阳手中仍然是提着一个鸟笼,鸟笼之中是一只凤凰鸟,凤凰鸟燃烧着烈火焰,照亮一片轮回虚空,清阳将鸟笼拿在手上,就像是提着一个灯笼一样,突然,清阳的耳中听到一道声音:“还不将本宫放了。”
刹那之间,那天堂神殿就像是被踢到的蚁窝一样,立即涌出了许许多多的人,只是每一个人都生有生翼。
“轮回之中,万物消融。”虔耳说道。虔耳虽然足不出户,但是他所知道的事情,哭父这些人未必知道,很多天地之间的奥秘,他都知道,在他看来,这个天地就是一本书,这本天地书中记录着天地演化以来的一切事迹,能不能够看得到,那就只能看修为够不够了。
一声冷哼响起,来自于高高的天空,那里正是虫皇所在之处,只见那虫皇张嘴,无声的尖叫如剑一样的穿透虚空,朝着那苍龙刺去,雷动只觉得有一把剑朝着自己的额头刺来。
清阳看了一会儿,知道短时间之内绝对无法分出胜负。他便不再看,而是依然朝前走着,轮回无尽头。慢慢地远离了南落与婆娑教主之间的斗法,他看到了一座城。
苦竹看着这样的情形,心中明白,这样下去的话,道宫根本就无法存活下去,而雷动以元神御苍龙,这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久而久之,心神疲惫,那时候就是那个虫皇动手之时,虫皇是残忍的,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些虫子的死活,即使是开了灵智的虫魔,也无法让她心生半点的怜惜。
“嘻嘻,有人告诉我这个地方,说是只要占据了这里,从此不用再流浪了,从此可以享大道。”虫皇妖笑着说道,有人类的审美观来说,她非常丑陋,但是她却那样的娇笑,让人觉得非常的恐怖。
“既然逃了,那必不敢再回来了。”清阳说道,他有这个自信,既然他出现了,如果那虫皇还敢来侵犯白骨道宫的话,那必定是有着比清阳更强大的实力才敢来,虫皇虽然开了灵智,但是其心性仍然是有着极强的地盘意识,在她的心中,此处已经是不可侵犯的了。
虔耳的双眼凹陷,脸颊上的肌肉如同树皮,头发枯黄如将死的野草,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亚麻法袍。
“不晚,回来的正是时候,可惜被那个虫皇逃了。”苦竹眉头轻舒地说道。
以两人为中心,是一个巨大的阴阳漩涡,这个漩涡连着整个天地。
手起,掌刀落。
突然,在那茫茫然的白雾之中,清阳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缓缓行走的和尚,看清了之后,再看他的头顶,透着一片红光,红光反照,映得他整个人就像是白水之中的红莲一样。
但是虫皇手臂上的血色刀镰却已经变得伤痕和图书累累,绿色的血液,那锋利血镰刀已经钝了,有了缺口,而苍龙的嘴里的雷霆依旧。苍龙没有肉身,他消耗的只是元神之力,不过,若是持久的战下去的话,雷动不行了,苦竹依然还可以,苦竹不行了的话,道宫之中还会有别的人。然而,不知为什么,这一刻,雷动却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随着雷动的这一声话落,苍龙那探出千百里之外的身体顿时缩回到道宫的顶端盘卧着。紧接着又大声地说道:“众弟子听令,今日是道宫生死存亡之战,生死存亡就在今日,我与你们共生死,与道宫祖师灵位共存亡。”
“如果造化仙尊执意如此的话,那也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你虽然道行登峰造极,但是天堂圣殿若要杀你也不是难事。”那个俊秀的不像话的女人声线没有起伏,一点也像是威胁,就像是说着一件事实一样。然而听在白骨道宫的人耳中,这却是威胁。
“轰……”
虎陵城之中,哭父与弓十三站在城头,此时站在城头的当然不止他们两个,无论是喜女还是虔耳以及顾寒那些虎陵的第二代的中坚及第三代的人都在城头,还有一些原本就在城中的妖魅或是流浪定居在城中的修士,他们都站在城头看着,在当今的天地之间,这虎陵城内与城外并没有什么安全之处,都是一样的,在他们的头顶,一座巨大的赤青色的钟将整个虎陵城罩在下方,垂下无尽的赤青光华,虚无之中有涌现法意光波,朝着虎陵城冲撞而来的话,都会被那赤青巨钟给震散。
雷动看到这一幕之时,立即明白了那是什么,那是一直以来都以神秘而庄严著称的天堂神殿。
“天堂圣殿的哪一位?”雷动的声音响起,传的极远。
“殿下可有危险?”喜女问道。
在这轮回之中,世间的一切污浊煞气都集中在这里了,一道道漩涡浪潮,能够消融元神,消融肉身。清阳在之中行走着,是一种粹炼,即是炼神,又是炼身。
“殿下陷于轮回之中了。”虔耳突然开口说道。声音并不大,但是在他附近的人,个个都是修为高深的人,即使是注意不在他的身上,此时也是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原本看着城外那惊涛骇浪一般的虚空,此时听到虔耳的话一个个连忙转过头来,哭父问道:“真见到殿下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够挡得下我的三击。”
“本教主应天地而生,长生不死,你又岂能斩得了我。”婆娑教主大笑说道。
“殿下一定能够出来的。”虔耳说道:“轮回之中没有方向,但是殿下的钟在此,以此钟为现世之方位,能够不迷失,只需不迷失,殿下便能够回来。”
清阳抬头,看着那天堂神殿,天堂神殿之中并没有再出现一个人,而且在不断地隐去,圣光淡淡地淡去,那天堂神殿像是要重新藏于黑暗之中。
这是一件让人嫉妒的事情,但是清阳却并没有,因为他知道,这个陈景与南落是一样纯粹的人。
苍龙并不停,在那虫云之中翻腾着,刹那之间,厚厚的虫云便被搅得四分五裂。道宫弟子一个个惊喜,大声疾呼。然而雷动的心里却并没有半点的高兴。
那持剑之人正是清阳,而另一个人正是婆娑教主。
“接引那只是一个名字而已,你可以叫我和尚。”那个一身的白衣,看上去非常圣洁的和尚说道。
他坐在这里,将天地可能出现的情况说了一番,但是突然之间,他的目光注视着虚无之中,然后突然一步跨出,那道宫的墙壁根本就无法阻止他的离去消失。
随着他的话落,他合着的双手张开,一片圣洁的白光照下,光华化为一柄圣光之剑,直接斩向那苍龙,那苍龙并没有缩躲,而是一口朝着那圣光吞咬而去,因为如果他躲了,那么那圣光剑将斩在白骨道宫上,雷动不确定如果道宫被斩了会怎么样,因为他感觉到了这圣光斩之中的蕴含着恐怖的力量。
在手扬起,斩下的那一刹那,血煞刀光一闪而逝,也就在她手镰刀斩下的一刹那,苍龙已经转过头来,一口便朝着虫皇吞咬而下,在只是盘踞道宫上端之时,他显得非常的谨慎和胆怯的样子,但是当他冲出之时,却是那么的狂野,同样的血腥,迎着虫皇的血镰刀一口咬。苍龙的嘴里是没有牙齿的,但是它的嘴里却有着让人心悸的雷霆。
很多时候,人们可以因为心软而放弃一些事,但是有些人却绝不会因为威胁而后退半步,清阳不能,因为他现在是代表白骨道宫。他什么也没有说,直接一掌削下去。
赵元、余霜霜、初凤更是带着弟子迎了上来,口称师兄,倒是初凤身上的那股亲切依然还在,即使是相隔这么的久,而赵元尊敬余霜霜笑着看着。他们的弟子行礼,口称师伯。清阳点头,眼睛看过或远或近地看着自己的道宫弟子,心中感慨万千,当年白骨道宫还完好之时,认识他的人并不多,而现在,他却已经成了整个白骨道宫的后盾了。他向正法殿之中走去,进入正法殿之中,站在门口的苦竹,而雷动则脸色有些苍白的坐在那法壁之下。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