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仙灵封神卷

第346章 一剑,一脚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剑河世界将会与中元世界之中诞生的许许多多世界一样,被中元世界的那些生灵所瓜分,被他们分食。
轮回在什么地方,在众生的心中,无处不在。
黄金一族的王——欣,她此刻已经绝望了,原本她还希望能够通过冲破剑河世界,这样自己就能够活下来,但是这一刻,她知道不可能了,这是天翻地覆,改变整个天地格局的。她根本就无能为力,身边的同族一个个的死去,她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拉扯着自己的灵魂。
……
清阳只觉得眉心跳动,一股强烈的危险涌上心头,那混沌钟无法奈何得了南落,当南落在混沌钟身上涌现之时,他已经放开了混沌钟,一手朝着南落的剑抓去,他身上所悟得的一切法都在这一抓之中。
原本中元世界的那些各种生灵,与中元世界之中的各大门派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是这一刻却有着惊人的默契,他们共同地冲击着剑河世界。
就在此时,虚空之中响起了强烈的剑吟声,一道剑光自虚无之中划出,直接把那一只无形的手给斩断。随之,无数的剑光涌现,仿佛那一只手触动了什么禁忌一般,那些剑光像是被打破了罩子灯,光亮涌出,那些灵类在剑光之下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个个斩断,各色的鲜血,才一出现,便消失了和-图-书,像是冥冥之中有着什么在吞噬着这些生命一样。
婆娑教主不知为何心中升腾起了一股强烈的危险感,抬头,只见不知何时,轮回之中出现了一颗太阳,太阳光芒万丈。
清阳手在身前挥动着,随着他的挥动,他面前的虚空出现了一层层的波纹,每一层的波纹之中都有着一个世界在迅速地演化着,然而那一层层的波纹之下,却有一个人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那正是南落,他手中的剑朝着清阳直刺而来。刚刚清阳想要把那黄金一族的王给捞出来,没想到却引来了南落。
同时,他听到了一句话:“你的灵魂早已经属于这个世界,逃不了的。”
但是这个天地虽无生命,却自有其净化之能,即使是那禁制再强大,也将慢慢地消失。所以,最终剑河世界的本相再一次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这时,中元世界的那些门派巨擘一个个的目光注视到了剑河世界。
剑河世界的法则将会崩塌,崩塌却也会被中元世界的那些灵类与修士瓜分。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要散去,这是剑河世界的轮回法则正在吞噬着他,他很清楚,自己现在灵魂破碎,虽然意识坚韧,但是却也只能够听天由命,紧紧坚守着自己最后的一丝清明,抱元守一,由这个世界的法则刮割着www.hetushu.com肉身,他听守着自己灵台之中的那一点灵神。
“这是。”
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说过话的南落突然开口了,而与他一直战斗的婆娑教主却惊讶了,他说道:“我以为你只拥有本能了,没想到你还拥有自己的生命,但是不管你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你将与这个世界共灭的结局。”
然而就在他冲出之时,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轮明月,当这一轮明月出现的一刹那,那原本的危险感瞬间清晰起来,原本还只是冥冥之中的感应,而现在则是扑面而来的。
天地重定,世界重开。无数的生灵死去,却总会有一些东西以另一种方式存留下来,比如一些人,或是一些物。
在中元世界之中,其实有不少人认为,南落这是有意禁封剑河世界千年,是为了能够让剑河世界能够进一步的成长,是为了其中的法则能够更加的完善,但是中元世界太庞大了,剑河世界太年轻了,当那个南落布下的剑意法禁消失之时,两个世界终于不可避免的融合了,中元世界的生灵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情,所以他们不可能任由这样的事发生,不会任由剑河世界安安稳稳的与中元世界相融的,他们需要掌控,要么剑河毁灭。
……
对于南落来说,轮回法则不能够散,众生六道,万灵有序,这www•hetushu.com是轮回存在的法理,当年,在南落信念与仇恨交织之下,身融轮回,一剑化天河,吞没天下所有仙道以上的修士,禁锢天下众生灵千年,让万众生灵无法得仙道。
剑河轮回。
当月亮出现之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了一阴一阳的磨盘般的力量相互交缠在一起,阴阳缠绕,竟是让他无法再自如的随心动,他的肉身有一种被禁锢拉扯的感觉。
婆娑教主想到了不好的,身形一晃,拔身而起,便要冲出剑河世界轮回,要脱离这个范围,只要现在离开了,他日自可将整个剑河破灭。
当婆娑教主看到这一颗太阳之时便想到了,原本剑河世界之中的日月都是属于这个世界的日月,是存在于剑河世界这一个世界之中的,在中元世界之中的人并不能够看到,而现在,婆娑教主发现,剑河世界之中的这个烈日已经不是存在于剑河世界之中,而是存在于中元世界之中,与整个中元世界之中的法则相融合了。
他们如入泥潭沼泽,在这沼泽之中有着无数的鳄鱼在撕咬着他们,他们的身体就像是被刀斩过,被大山压爆,被无形的力量瞬间驱散了灵魂。
清阳知道自己根本就避不了,没有一个人在被南落盯上之后还能够逃得了,他伸手一招,一道赤青的光华落入他手中,化为一座巨钟,巨钟震响和_图_书,朝着南落罩下。钟声所过之处,虚空之中的那些乱流瞬间被震得干干净净,可是,那南落却像是根本不存在一样,直接的穿过了那个混沌钟,在混沌钟身上浮现,仿如原本就是混沌钟身上铭刻的雕纹,一剑朝着清阳的眉心刺来。
紧接着,又出现了几个星辰,一个两个,总共九个。
那无尽的剑意冲入他的意识之中,他整个人朝着剑河世界之中翻落,他想要看清楚后面踢他一脚的那个人是谁,却根本就看不清,只看到天地之间有着无数个南落,在斩杀着中元世界的灵类。他看到九个星辰盘转,看到了日月为轴,碾磨着一切。
“这个世界不同于别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有着一个完整的人道,只要人道完整,六道轮回,你们是无法破灭这个世界的。”
那无数的灵类掉头便要逃,但是他们却已经陷入了这个天上地下,从来都不曾出现过的天地法则,在这一刻几乎以肉眼可见的形式显现了出来。
他的掌心之中光华闪耀,突然,他的背上一震,他感应到一只脚踢在了他的背上,他整个半边身子都麻了,随之,南落的那一剑刺穿了他的手掌,刺进了他的眉心。
而在剑河之外,那无边的浪潮涌来,但当一个光照八方的太阳出现之时,那灵浪竟是迅速地燃烧起来,随之,一个月亮出现,和图书一阴一阳之间出现了无可阻挡的吸力,只是一转眼之间,那灵浪竟是在那耀眼的烈日之中燃烧得干干净净。
“你自天地而生,体略到的只是天道苍茫,永远不可能知道人道煌煌。”随着那南落的话落,只见原本整个轮回之中浓郁的看不见数丈距离的白茫茫慢慢地扩散了,也可称得上是淡化了。
突然,一只巨大的手凭空而生,扒开了一个缺口,抓住黄金一族的王便往外而去。
中元世界之中的那些灵类,只觉得自己突然之间出现在了火中,而那太阳巨大无比,熊熊燃烧,他们想要逃,却又被那一股漩涡般的力量给吸住了。
这苍白的明月比起那高悬于不知多少成之外的太阳来,无论是从势还是从那法则的强度来论,都要比那太阳弱,而且明月的光华在太阳之下完全看不到,可是那明月却像是出现在婆娑教主的心里,直接将他镇住了。太阳是煌煌大势,而月亮是阴柔入骨。
九个星辰从虚无之中浮现,出现的那一刹那,将所有的来到了剑河世界附近的人都笼罩着,这一瞬间,他们发现,他们的身体被一股纷乱的力量撕扯着,那九个星辰排列着,以那烈日为中心转动着,各自有着自己的轨迹,但是却又是一个完美的整体,当他们交织在一起之时,像是一层层的磨盘,在其中的异类,都将被碾压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