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376章 乱局

“哦,你是在说功劳,那又怎么样,你吃了他们,就触犯了《异灵律典》中的条列,即使你是阴灵官,如果被异灵管理局的人知道的话,那位为引封你阴灵官的人一定会第一个杀了你的。”原阳说道。
尤其是在他那空洞洞的眸子之中,更是有着似乎无穷无尽的阴气,两眼像是要燃烧一样,更加的可怕。
而那些女的大多都是不冷不淡的,仿佛她们并不担心这件事情。
街上人流涌动,像是溪水一样,缓缓地奔走不息。
她玉白的手,握着一把青玉作的梳子,梳子一下一下的滑过黑毫柔顺的长发。
魔警原本的存在,虽是阴灵官,但是却明显没有受过阳罡洗礼,存在于车上,是死前怨气不散,成为怨灵之后,一切都是本能,原本作为人的心智早失。在得到了原阳传给司机的那篇经文之后,他才算是从一个无知仅有本能的怨灵,成为一个会懂思考,知世理的魔警。
“将军?”原阳想起了在自己寻找李易的时候,跟着那个骨瘦如柴的人去过的一块坟地,那里一片荒芜,只有那座明朝魏忠源的坟墓。
“后来呢?”
原阳在将要经过那个魔警的座位之时,自原阳一上车,便一直盯着原阳的魔警忽然动了起来,浑身带着比先前更加阴冷的阴气。
白色,这间屋子里无论什么东西几乎都是白色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是白色的。就是此时的赵丽颖也是身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
“跟他们去见将军。”原阳说道。
“你吃掉了其他怨灵?”原阳忽然问道。
还在红叶山庄的时候,他已经看出了那清冥派掌门不过是受人利用而已。当时在赵丽颖报数之时,一进不退不过是脸面上太过不去,而原阳对他说可以在山庄外面等他,不过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
“对,还有一个,可以杀了我。”
“将军坟。”
司机是一个年轻的小伙,约莫二十几岁的样子。原阳立刻就知道了这是因为在之前他所传授的经文起了作用。
……
周围的高楼,高楼上不断闪烁变幻的霓虹灯光。
路灯昏黄。
在一个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茶楼之中,那个曾在乌凤和_图_书酒吧之前偷袭过原阳,一边头发极短,而另一边头发长的遮住了半边的脸和一只眼睛的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之上。
虽然明着不能出手,但在暗中却不一定不会动手。只是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而已。
“他们又来了。”司机说道。他看了一眼原阳,原阳点了点头,车门打开。
“到哪里去?”司机的声音此时响了起来,虽然是见过几次的熟人了,但是他的声音之仍然避免不了的带着阴冷之气。
车内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诡异灰暗,魔警整个人突然燃烧起来,化为燃烧着的一团烟雾弥漫整个车厢。
“确实成长了很多,我的那篇经文你也学了吧。”
“他们本就是食物。”魔警邪恶地说道。
魔警惊疑着,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一声惨叫响起。
“你有没有听说过将军?”
原阳皱了皱眉头:“你知道那个将军是什么人吗?”
只见黑暗之中,一片阴光出现在车中,阴灵光华之中,一身穿校尉战甲的人走了上来,他的腰上还挎着一把刀,他的脚步走在车内,竟是有几分质感。
那一团火焰散去,四面八方的火焰却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原阳涌来。就在这一刹那,原阳手中小剑颤动,剑上的龙纹在扭动,仿佛要化龙而出,隐隐之间,剑吟响起。
原阳转身,手中多了一把小剑朝火焰一划。
蓝彩和是异灵管理局第二组的组长,原阳都能够杀掉,必然有着一定的手段,何况燕京城之中还因此盛传着原阳燕京第一剑客的名声。在没有完全能够击杀他的把握之下,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得,就是因为你这样子纠结,所以你那个法才会乱,要不然的话,这京城第一公子的名头哪里会落到别人身上去。”
“去哪里?”司机问道。
“因为你这辆车是可以穿行阴阳的,原本你只是无知的在城中按着即定路线行走着,但是现在你可以自主的出现在我自己相出现的地方,这就是他们找你的原因。”
但现在却有了清冥派掌门人来找他寻仇,他们也乐得坐山观虎斗。
“呵呵,恩怨情仇,都是感觉,但求心和图书畅或心酸。而做事,当然得是分毫必争,这是一种态度,不同的。”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魔警沉默了很久,忽然说道。
“倒也够胆小的,比起他的两个弟子来,就胆量来说差了不少啊。”这个戴着蓝色耳钉的年轻男子首先说道。
这实在有点窝火,这个反客为主之人已然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如果不是因为原阳是赵丽颖亲自选中,加之赵家的庞大,他们也早就对原阳开刀了。
一张白的梳妆桌,桌上的镜子边框就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凤。
时光交错,这个世界就像是幻影,像是另一个真实世界的投影,仿佛海市蜃楼。然而当你真正走进触摸观看的时候,这世界又是那么的真实。
魔警觉得自己在吞食了那么多的怨灵之后,已经变得很强大了,已不是之前的原阳所能够应对的。当他以为自己已经想通了这点之后,便想着要对原阳动手了,而且是下死手,不给他任何的活着的机会。
那个经常跟她在一起妖艳的女子此刻并没有在这间屋子里,这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现在他下车,仍然是为了等想要找自己麻烦的人。
原阳这才回过头去看那个司机,只见那司机此时竟然回过了头来,而这次竟然能够看得清楚他的脸了,不像上次一样模糊不清。
车内依旧是那样的一片漆黑,就像是另外的一个世界。原阳一上车便已经察觉到了车内的阴气比以前更加的浓郁了,森森然让人不禁觉得迫入眉睫,直透入骨髓。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原阳问道。
赵家,在这个风景如画,明亮干净的住楼。
双眼如扫视着车内,扫视的那一刹那,两眼如绿焰燃烧着。
“你真厉害。”司机冰冷冷的声音忽然从车头哪里穿了过来。
忽然,原本车前的灯光能够照亮一片,但是却突然之暗了下来,一片灰蒙,整辆车都慢了下来,像是载重太多,走不动了,窗户上也响起拍打声,和有人呼喝的声音。
灯下有一个石凳,原阳就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那些住在附近在这个时候出来散步的人,他要等想要杀他的人。
他当时便已经有了退意,和图书这一出山庄,知道自己闯的是赵家的山庄,要么连夜离京,要么一出山庄就被人杀了。
……
“后来他就把他给吃了。”司机说道,吃了那个鬼卒的人显然是魔警。
“哦,难得看到你这么大彻大悟的样子啊,你不是一向都说,不求千古,只争朝夕吗?”
他的目光只是在魔警的身上停了一下,然后便对司机说道:“要么魂散,要么跟我走。”
这本来就安静的酒会在经过清冥派的掌门人这一事件之后,而变得更加的安静。顿时令这个酒会上的每个人各是心机万千,那些男的几乎都是世家子弟,背后的家族力量绝对的比原阳的原家强上数倍,而且他们都是一族同辈之中的俊杰,在他们看来原阳并没有哪一点有他们强,但赵丽颖却偏偏选中了这个无论从哪方面看起来都不怎么强的原阳。
“不知道。”司机说。
他的对面坐着的是胡醒,一个看起来极为温和的短发男子,左耳戴着一个蓝色的耳钉。
戴耳钉的男子沉吟了片刻,说道:“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别人看不出来的,之所以很多真像没有暴露,不是别人不知道,而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而已。算了,这件事就至此为止,爱情,并非一定要结果,恋过,就够了。”
忽然一道灯光亮起,直直地照射到了原阳的面前。原阳侧头看了看,竟是那辆幽灵公交车。他站起了身子,对着那辆幽灵公交车挥了挥手。
这是当年这辆公交车燃烧时的样子,魔警在记忆之中沉淀,此时竟是已经将之化为自己的法相。
从城郊进了燕京城之中,原阳便下了车,让送他的人回去。
“那天我开着车,路上忽然有一个怨灵上了车,没有投币,还说自己是将军魔下鬼卒,是‘将军’要见我。”司机说道。
那个司机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有个叫将军的人派人抓我。”
“那怎么办?”司机说道。
这间屋子很干净,干净的几乎一尘不染,落地窗上也半掩着白色的窗帘。
但有的人已经准备好了要看戏的准备,只需要一个结果,她们就可以有嘲笑赵丽颖的理由,她们的心里必然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对赵丽hetushu.com颖的嫉妒,但是却不能当着她的面明摆着表现出来。
魔警沉默着,眼中的怨毒邪意却是越来越盛。
那个清冥派的掌门人要是能够杀得了原阳还好,要是杀不了,他们又得重新打量对原阳的看法,以确定是不是要在必要的时候对原阳下手。
今天是一个机会,因为如果杀了自己,那么就可以嫁祸给那清冥派掌门人。
“乌凤酒吧。”原阳平静地说道。然后对着司机轻轻的笑了笑。
在原阳的剑下,魔警身躯竟是有此虚幻的抖动,似要被那剑上的杀气冲散。
司机说到这里忽然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就不断地有自称是将军派来的鬼兵四处抓我,不过都被阴灵官吃了,只不过最近来拦车鬼兵越来越强大。”
突然,虚无之中一片火舌朝着原阳涌下。
“你说你是阴灵官,你是谁封的?”原阳问道。
随着他的话落,那车厢之燃烧的火焰消失,化成了灰色的雾气,消失在火焰之中魔警出现在原阳的面前。
原阳当然感觉到了魔警的变化,虽然吞食了怨灵的魔警确实比之前要强大了不少,但依然还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镜中的赵丽颖面无表情,眼眸深邃,深邃像是藏着一个世界的事,然而这种深邃之中却又有一种视天地如无物的高冷,只是这种高冷与清寂,平日里没有任何人看到得来,大家看到的只是一个安静而灵慧的女孩。
“这是必经的过程,只等乱局一定,那就是翻转乾坤,颠倒阴阳。”胡醒走到窗边,俯瞰着整个燕京城,当下的燕京城,就像他修的法一样,阴阳乱局。
酒会结束之后,在大家都离开之后,赵丽颖又原阳上了车,直到原阳的车消失在了夜色之后,赵丽颖依然站在那里,才回身进入山庄之中。
“再不停手,你就要魂飞魄散。”原阳冷冷地说道。
他突然转过身来,背对着魔警,朝前走动着,并淡淡地说道:“怎么?你想杀了我灭口吗?”
房间之中的音乐,重复着一首歌。
原阳手一翻,手中的剑已经消失了,说道:“你得了我的那篇经文,现在已经是明了自身,知恐惧,也应明善恶的,也对,和图书正是因为知恐惧,明善恶,才会去吃那些魂灵来强大自己。”
原阳也随着人流而动,却没有碰到任何一个人,街旁的路灯昏黄的灯光在人们进入它照射的范围之时,投射在他们的身上,地上的影子随着步伐不断地变长变短。在原阳的思感之中,这世上的一切都倒影在他的心中。
车子再次的动了,那校尉就挎刀站在司机的身边,像是只要司机一走错,就要将他斩了一样。而原阳坐在最里面,他却是根本就没有看到。
原阳平静的双眼也和魔警看他的视线相对接,就这么对视了一眼,原阳已经猜出了他传颂了经文之后,接下来车上所发生的事情。
公交车已经行驶了,原阳向着扯得后座走了过去,车上只有那个开车的司机和那个怨灵魔警,而其他的怨灵却不知所终。
“我是阴灵官,是清道夫,专门消除那些枉死者,这跟你没关系。”魔警说道。
“所以他现在还活着,他两个得意弟子死了,要不要动手,我有一个朋友善变化,他出手,没有人能够看得出来。”一边长发遮眼的男子说道。
那魔警站起身体挡住了原阳的去路,阴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原阳,像是狩猎者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原阳闭着眼睛,头仰天,双手插在口袋里,他没有看到路,但是他身体却是一顿一顿的,就像是秒针在动一样,每一次动,都是光阴的变化,而他每一步的走出,都在十数米之外。
幽灵公交车开到了原阳的面前就停了下来,车门自动打开了。从外面看去,车内的灯光还是那样的昏黄,原阳没有犹豫,径直踏上了那辆车。
那魔警听了原阳说的话之后,冰冷的眼神之中忽然燃烧起来,那是只属于阴灵的怨邪之气。
起身,朝着酒吧的方向而去。
原阳侧头看着魔警,问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你曾为谁振翼,曾为徘徊不去,又为谁推倒凤冠,现如今,为何又留恋在这红尘万丈……”
“想。”
街上行走的人都像是影子一样不断地变换,像是从虚无之中凭空生出来的。
……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不会再有人出现了。
原阳嗯了一声,也不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