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380章 越狱

“他,这……死了……我……你……”
“我是谁?”独眼人用小指掏了掏耳朵,然后在嘴边吹了一下。说道:“我是谁说了你也不知道啊,如果你硬是要知道的话,你可以叫我瞎少。”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叹了一气,发现自己虽然什么事都想不管,只想安静的修行,但是却处于整个燕京城的漩涡之中,而且他还不是燕京城中这些事的主角,那些事儿跟他都没有什么关系。
她再一次的绝望地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是什么地方会没有信号,这里又不是什么山区,怎么会没有信号呢,她不信,拿着走机举起在房间里走动着找信号,但是走了圈之后根本就找不到。
之后,她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只跟着那个警察走,看着那个警察的背,当她醒过来之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房间之中,根本就不知道是哪里。
原阳想到这里,便不再管他这是陷阱,还是那个黑猫警长故意买好也罢。
“呵呵,我倒想看看谁能够让我在这个世上没有容身之处。”原阳站在那里,同样的伸手一指他身后的宫沁说道:“让她跟我走,今天这个事就不跟你计较了。”
“真是找死。”
“谁都无所谓,放还是不放。”原阳淡淡地问道,但是听在瞎少眼中却是那么的刺耳。
旁边的宫沁看着,原本她看原阳身上总有一种淡淡然,好像什么事都看在眼里,但是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感觉,就比如刚才自己说父亲的事,他一点也不惊讶,只是问着,也没表现出什么愤慨,这一切他像是听到了便了然了,但是他却并没有什么表示。
猫爷面无表情,伸手在怀里一摸,竟是多了一副手铐。
宫沁心往下沉,沉到了底,她的心中涌起一股绝望的情绪,这一切都是怎么了,这个社会还是我从小生活成长的那个社会吗?
如果这个警长只是普通的警察的话,那么必定不敢再动她了,但是他不是,他是在人世间的猫妖,是异灵管理局驻守在这一片的警长。
“如果不抓你来,你现在已经死了。”瞎少说到后面想要伸手去勾宫沁的下巴,宫沁却突然朝旁边躲开,然后朝着门外跑去,她早就打定了主意,她可不认为对方会放过自己。
“你知道我是谁吗!”瞎少下巴一抬冷冷地问道。
“救命啊,救命啊。”宫沁突然之间破口大和-图-书喊。
“果然有些味道,你们姐妹两个都很有味道,本来你今天就要死的,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把我服侍舒服了,我就可以让你不死,并且还能够让你平安地回去。”
她连忙去开门,想要离开,想要搞清楚这里是哪里,但是门去被反锁,怎么也打不开,又连忙去找自己的包,包倒还在,连忙从包里面翻出手机,拨电话出去,拨出去之后才发现并没有信号。
“我知道,你的那一只眼肯定是修了某种厉害的秘法或者是神通。”
“呵呵,法律,我在法律之外,法律治不了我。”瞎少一手抓宫沁的肩,一挥手便将她推倒在沙发上。
“有门,有路,我自然是走进来的。”原阳说道。
她的牙齿打颤,不知道要说什么,说也说不了一句整句。
这个别墅与其说是别墅,不如说是古堡,浑然一体的感觉,外面是守卫森严。
“像你这样的,我抓过不知多少了,不要再挣扎了,无论你有谁的后台,在我面前,都没用。”警长冷冷的逼近原阳,他的身体并不比原阳高,但是更加的壮实,他不像一只猫,而像是一只豹子。
那是惊骇和还有话要说出口,却没能说出来的眼神。
宫沁听到是原阳的声音,这里面的每一个字都很明白,但是这一句话她却没有听懂。什么异灵律典,我怎么没有听过,不能对普通人施灵法,难道他们……
他显然不想死,也没有料到自己就这么死了。
原阳只是微笑:“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些人总是自持身份,突然落入一个危险的环境之中,却还是叫嚣着。虽说可能是因为恐惧而失控,以叫嚣来排除心中的恐惧,但是宫沁没有。
黑猫警长胸膛起伏的呢喃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离开燕京一段时间吧,很久没有回老家了,回去看看也好,也不知道小雯长高了多少。”
如果他告诉我苗灵灵被隔离,只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让我去越狱的呢。
有过好些时间,这个黑猫警长没有出现在乌凤酒吧了,但是对于一只猫来说,即使是他已经有了人的身份,在知道了哪里有老鼠出没之时,他是一定会紧盯着那里的。他前面两次的出手都是无功而返,这对于他来说是不容许的。
这里可是灵界之中赫赫有名的二号古堡,是专门关押和图书那些穷凶极恶的大犯的,能被关到这里来的无一不是赫赫有名的恶鬼,或是凶妖、怨魔。
她还想走,但是她的身体已经不能动了。
“找死。”瞎少怒道,何曾有人跟他这样说过话,即使是那些灵法高深的也不得不叫自己一声瞎少,面前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见过,居然敢这样说话。
唯一担心的一点就是这个黑猫警长说的是真还是假,如果是假的,其实现在苗灵灵与赵家正是通关系让自己出去,自己却突然越狱,那么他们也没有办法了,自己的越狱的罪名就将坐实了,将被异灵管理局通缉。
宫沁没有开口,却后退了。
警长嘴角一动,笑着,笑的有些邪性。
警长沉默着,他只是冷着脸看着原阳,头仿佛是微抬着看着原阳,然而这种沉默却是窒息般的,宫沁感到窒息,她受到这影响不敢动分毫。
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在一刻都变慢了,他的耳中出现了一点从远而近的剑吟声。
宫沁有些害怕,原本她以为只什么误会,因为之前她听到那个罪名有些不像正经的罪名。她想要离开,立即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我公司还有事,先走了。”
宫沁的话出乎瞎少的意料,这个看上去美艳,身体从内到外都散发着诱惑气息的女人居然还么的烈性。
宫沁却并不停,而是从包里随手拿出了一张名片,说道:“这是我名片,如果需要有什么要问我的,可以直接到我办公室来,我会让律师过来。”
……
一挥手,一点灵光从他的指尖飞逝而出,原本晦暗的监室之中顿时明亮了起来,而一直在门的窗口看着原阳的黑猫警长先是看到一点亮光。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出现。
“我说过,在这里,没有人能救你,没有人……”瞎少抱着手轻笑着说道。
“你可以杀了我,但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的东西。”
“你是谁?”宫沁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也正是见多识广,所以就明白,此时的自己多么的危险,对方根本就是有恃无恐,越是如此,说明自己越是危险。
他感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可以要复杂得多,原本他只是想可能是某个通过异灵管理局找自己的麻烦,因为那黑猫也只是说了扰乱了灵界秩序,所以没有抵抗,免得跟异灵管理局的争斗起来,那罪名就真个实了并且大了。然而,现在他却敏和_图_书锐的发现,事情远远不止是这样。
在那个房间之中,瞎少还在猫戏老鼠盘的调戏着宫沁,宫沁已经绝望了,她不断地后退,可是退到了角落里,想要寻找一件尖锐的东西来自杀,然而手可及之处根本就没有。
“你要给我戴上吗?”原阳问道。
若是从窗口出去,窗口之外的灯都是有着显影显形的作用的,那些并不是灯,而是炼制的能够发光的法器。
“你不能走。”
“你为什么要抓我。”
虽然一时大意,但是他很快便想明白了关键。
“燕京第一剑客果然名不虚传。”
然后他的另一只眼睛却看到一点亮光出现,耳中听到了剑吟,剑吟之中又似有龙吟。
旁边有宫沁非常诧异,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看原阳,却发现他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如果你只是自己觉得我会做什么有伤他人的事,而对我怀有不信任,我并不怪你,但是如果你是别有目的,那你就不配穿这一身衣服,你身上和衣服,和衣服上的警徽,不是你个人私心的保护与遮掩物,你要想清楚自己所做的事。”原阳难得的铿锵有力地说道。
也就是这样,他是成了别人最好打破的缺口,成了一个可以握的把柄。
宫沁惊喜,她刚才可是一直面对着这边的,可是直到听到声音她才看到那个人,就是那个因为自己跟他有接触就被带到这里来的人,那个酒吧里的原阳。
要动他,那就一定要过苗灵灵与赵家这两关,而现在听他说苗灵灵已经被隔离了。那赵家呢,除非他们其实要对付的其实是赵家。
……
但是猫警却并没有离去,而门边的窗口说道:“你将一切都交待清楚,也许还能够活下一条命来。”
异灵管理局副局长的儿子被燕京第一剑客杀死于自己的别墅之中,临死之前连得意的迷魂之眼都没来得及施展。
“异灵律典上可是写的很清楚,不能对普通人施灵法的。”
然而她的身体才跨过瞎少的身子,正要大步奔逃之时,身体猛地向后仰,她的头发竟是被抓在瞎少的手中,她被拉成了一个反弓形,突如其来的痛让她大叫一声,脸上因为头发骤然被拉而痛苦的有些扭曲。
“走吧,忘记你今天看到的。”
原阳的身音将宫沁惊醒。
“是吗?”
……
“你怎么进来的。”瞎少眉头一皱,冷冷地问道。
原阳是和-图-书一路清醒的被带走的,但是他并不是被带到异灵管理局的总部,因为那里他去过。他是被带到了一栋特别别墅之中。
不过这也让他更兴奋,他就是喜欢这样的,那些千依百顺的女人他已经不愿意玩了,那种女人外面一抓一大把。
“给你一个机会,马上离开,还有你容身之地,否则的话,这个世上没有地方能够容得下你。”瞎少伸手一指门口,冷冷地说道。
“当然,有什么话跟我回局里说。”警长的声音依然冷酷,如律法一般的森然。
“没有女人能够从我的手上逃走。”瞎少笑着说,笑的自信而邪意万分。
“他为什么也要去?”原阳问道,他这是在质问。
放下手机,她看到窗户,连忙去开窗户,只是她还没有开窗户,门突然被打开了,她一惊,门口进来的是一个年轻人,但是他的一只眼睛却是瞎的。
而燕京第一剑客原阳也被异灵管理局通缉。
“抓你是保护你啊。”瞎少踱步来到宫沁的身边,脚步一摇一晃的,身上穿着的是一件花色的西装,显得极为的不正经,说的话自然也是不能让宫沁相信。
瞎少话落,他突然抬起手,却是要将自己那一直闭着的那一只眼睛拨开的感觉。
宫沁整个人都僵住了,然后她看到一直那么可怕的瞎少倒下,就倒在他的脚下,她看到他的那只瞎着的眼不断地涌出鲜血来,而那只好的眼睛还是睁着,眼神凝固在死前的那一刹那。
瞎少微微一愣,却是笑道:“虽然我很不想说那句电视电影之中反派往往都会说的那一句话,但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你喊吧,尽管喊,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你这是非法拘禁,是犯了故意伤害罪。”宫沁却大声地说道。
“宫沁。”独眼人并没有直接进来,而是靠在门边,说道:“想不想离开?”
原阳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了门边。
那门瞬间四分无裂,而他这则是惊骇的一翻身,情不自禁的大叫出来,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自己叫的是猫声,他的身体在心中惊骇之下化为猫身,瞬间变得无比的灵动,在虚空一翻身上,黑雾滚滚,若隐若现,门被冲散成为一片烟尘之前,他已经出现在了走廊的另一端,只是他的耳边却血淋淋,竟是耳朵已经被削下来了一只。
原阳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希望你在做出这个决http://m.hetushu.com定之后不要后悔。”
“他正在与你接触,也许正在跟你做什么交易,所以必须去交待清楚。”黑猫警长冷冷地说道。
原阳已经被关在这里了,黑猫警长的话便多了一些,有一种有恃无恐的感觉,之前在酒吧之中,他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唯恐原阳逃走。而现在他不怕了,没有人能够从这里逃走,这里的门窗墙里面都是布下了符咒的,而且是那种雷霆罡咒,与现代的科技结合的产物,如果想要从这墙里遁出去,那么就可能死成一片灰。
原阳看着警长的双眼,听了这话之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再说。但是警长却对旁边的宫沁说道:“你也跟我一起走一趟吧,作个笔录。”
“你第三次来这里,我想,应该是有了证据了吧?”原阳的声音虽然平静,却难得有些慎重了。
宫沁心已经凉了,他不敢相信,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这么藐视法律的,往往那些犯罪的人都是因为一时冲动或是偏执,思想钻进了一个死胡同里,所以一头扎进了法网之中,而他则是完全不将法律当一回事的,她能够从他的神情之中看得出来。
然后她便看到原阳手上戴着一个银色手铐,她心中更是惊了,然后她看到那个警察回过头来,只见他的眼睛竟是突然发出绿光,就像是夜晚之中的猫的眼睛。
她想到这里心中涌生一股颤栗,她也说不上为什么,若要她说怀疑他们是什么,她也说不上来的,但是她就是莫名的害怕起来。
燕京第一剑客的名声开始向外扩散出燕京。
那一点亮光迅速涨大,整间监容不下,亮光之中,他仿佛看到一条金龙自虚无之中冲出,咆哮着。
进了这个古堡之,然后乘坐电梯往下走,被关进了一间密室之中。
隐隐之间,他似乎看到一缕剑光消失在了远处,定了定神,才确定那确实是原阳已经离去了。而守在那里的人却只是朝自己跑来,根本就没有发现。
“以防你在路上逃走,这个必须戴上。”警长说道。
原阳想到这里,猛地回头看窗外的黑猫警长。
“我知道,你是认为你的老师苗灵灵能够救你出去,但你不知道,这一次我来抓你之前,你的老师苗灵灵已经被隔离了。”
更何况,马上就会有人来,到时候,自己就能够离开。在他的心中,还是很想能够跟这个原阳斗一场的,想看看所谓的燕京第一剑客是否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