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389章 一剑压千军

有人大喝着,他不信原阳敢杀人,直接冲了出来。
而江民的意思是燕北风也是从乡下小地方来的,虽然昨天晚上在乌衣巷那一战很是精彩,但是毕竟没有上过大场面的,等一会儿将是会在军师旅级干部面前直接抓人的,这个燕北风是否有那个胆量。
“是。”燕北风同样的大喝一声,像是在为自己壮胆,三步并两步的奔上主度台。
一声脆响,两拳相撞在一起,那人竟也同样没有修灵法,而是练武术,修武道的,那个护卫,再一次揉身扑上去,整个人却不再是像之前那个硬碰硬了,而是直朝燕北风的怀里钻。
所有人都看到原阳挥手,看到了一道剑光闪过,然后那人的眉心便被洞穿了。
原阳却是笑了笑,说道:“没什么。”
江民似乎对这里面很熟悉的样子,直接朝着三楼的会议室里而去,但是当走上第三层之时,立即有两个军人拦着。
就在他冲上主席台的那一刹那,有两个警位怒声道:“大胆,你们算什么东西。”
“好。”燕北风回答道,他的声音也有一些凝重了。
剑出现之时,一声剑吟如十二月的寒风一般在整个会场之中涌起,剑吟之中龙吟啸鸣,刹那之间原本冲过来的人都停住了。
“哪个单位的?”有人喝问道。
有人拦着车检查,虽然他这个车的车牌他们都能够知道是哪个单位的,江民直接拿出一个证件,给对方看了看之后,对方将证件还回来之后便放行了。
楼前有人守卫着,但是进了楼之后反而没有人hetushu.com盘问了。
他们所有的人都刷的一下转过头来,朝着门口看来,原本这里面威严的讲话声也顿时止住了。
“哪里来的人敢冒充政府工作人员,给我拘了,审出他们幕后主谋。”
他们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也会有中央第九组的人来这里个会场。
“封印之法。”原阳说道。
但是根本就没有人理会他,只有人大喊着“先抓住他”,又有人喊“打死”、“不要管那么多”,“他们是冒充的”。
三个人直接进了那一栋大楼,那栋大楼上面有一个巨大的镰刀锤子,原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进入那一栋大楼,这楼并不高,也就只有三层,但是却很庞大的。
他就那样空手,大步的朝着门包而已,也没有人敢阻拦。
原阳已经闭上了眼睛,在这里,他感觉到了那一股来自于人间权罡的最强威压,在以前他知道,在这种地方和政府的那些权力部门之中,灵法很难施展。
江民也没有再说什么。
原阳看了看燕北风说道:“等会听我的话动手。”
市井斗狠之辈,未必在战场之上能够勇往直前。只有经历过大场面洗礼,那心灵才会升华。
江民所说的秦舞阳是谁,燕北风并不清楚,他虽然高中毕业,但是当时一门心思都在练拳上了,好多这种知识不是很清楚,原阳当然清楚,秦舞阳是陪着荆轲一起去刺杀秦始皇的人。
另一个护卫则是护在那将军的身边。
这个人十二岁就杀过人,在市井之中,是一个勇士,大家都和*图*书怕他,但是到了那个殿上就吓得变了脸色。
江民则是直接拿出证件一现,但是那个军人看了之后却并没有让开,而是说:“不管什么人,这个时候都不能进去。”
“那就开门吧。”原阳说道。
“嘤……”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道剑光,剑光之中一条金龙扑下。
如果是那些非帝国公民的异灵,根本就不敢进那些地方去。
这里的楼与外面的大楼与外面的楼看上去则有了不同,外面的楼房,不管什么样子,都不会有这样的味道,这里房子都有一股子方方正正的味道,森严,法度,这是军区政府才会有的感觉。
燕北风眼睛瞪的大大的,自他再见原阳以来,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原阳有多强大,尤其是昨天晚上一战成名,一战十八人,越战他心中那股意便越锐利,感觉自己有一种无人能敌的感觉,便想,自己的师父原阳也是修灵法的,能不能在自己的拳下承受得住呢,而当他看到原阳这两下拍肩之时,他放心了。
这是燕北风不知道的,江民却知道,不由地说道:“都说是你是燕京第一剑客,想不到你居然还会封印之法,这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江民这一声中央第九组的声音出来之后,一个都不出声了,看着他们大步的朝着主席台而去。
在这种注视之中,燕北风只觉得像是没有穿衣服一样,整个人都绷的紧紧地,这个时候,他只有一个意识,就是跟着师父,等着师父的命令。
燕北风二话不说,一拳击出,对和*图*书方竟是同样的一拳击出。
江民听到这话,伸手一转门把手,推门而如,一进门,便是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这热不是那种气候的闷热,而是那种权罡阳气累积的热,仿佛这里面燃烧着的火焰一样。
他的脸色依然阴沉,眼神之中杀意浓重,但是原阳还是看到了他眼底深处的惊讶,他显然没有想到原阳他们这个时候会出现。今天只要是让他走了,那再想抓他是不可能的了,他肯定是要远遁于荒野,再也不会进城一步了。甚至有可能会发动政变,真正的叛乱。
剑吟盘转,剑光飞逝,再一次的洞穿了那个还在与燕北风纠缠的武道高手,另一位则是在剑光到来的那一刹那朝后退去,他只后退一步,那剑光便放过了他。燕北风从他的身边扑过去,一把抓住徐和,将他的手往后一扭,便朝主席下押来。
随着将军这一句话出,整个会议厅之中刹那之间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
原阳就站在江民的旁边,看到原本徐和身上的那股如大江奔流,如岳沉伏的法意,在江民这一句话之中,迅速地消融着,他身上那股与这个天地融结一体的煌粕大势快速的分崩开来。
“徐和,你涉嫌犯罪,贪污腐败、叛国,这是逮捕令。”
“中央第九组。”江民大声的回答道,同时将自己那红色的证件高高的举起,然后大步地走向前面,那会场之中少说也有千余人,原本都是坐着的,此时听说中央第九组,其中一大部分人顿时站了起来。
那股森森的杀意让这些人顿时http://www•hetushu•com不敢动了。
“砰……”两人再一次的撞在一起,竟是撞了个旗鼓相当。
“你敢。”
三人来到那巨大的会议室门前,江民停了下来,然后回头,深吸一口气,说道:“准备好了吗?”
江民一整西装,然后大步的朝着会场外而去,而原阳则是手持小剑于身前,淡淡地看着会场之中那千余人,最后才跟在江民的身后离去,只是退了几步,便手腕一转,将小剑收起,却无一人再敢出手。
刚才那两拍,他看在眼中,竟是看不出什么灵法来,就像是普通的两拍一样。
顿时便有十余人朝他们冲了过来,江民脸色微变,大喝道:“你们想造反吗?”
“军事重地,闲人免入。”
在这一瞬间,那将军竟是已经要反过来逮捕他们了。
“北风,他觉得你会怕,你会怕吗?”原阳问道。
如果此时,他们在这里被打死了,那么也只能是白死了,没有人人他们出头,因为如果有人为他们出头,那么就是承认是来这里抓人的,可是那个时候人又还没有抓到,那么就可能真的要出现内乱了,这是九公不想要的,所以才会有之前的说话说如果他们失败了,那么他们是不会承认他们的身份的。
“谁再上前一步,同以叛国罪论处。”原阳的声音响起,他手上的剑仿佛已经化为一条小龙,盘卷在他的手上,挣扎着想要飞出去。
“怕什么?”燕北风疑惑地问道。
“这就是人道权法。”
原阳一步上前,伸出手在两人身上一拍,两人原本都想要躲开,却在http://m.hetushu.com那一刹那被拍中了,然后一个个静止不动了。
原阳已经看出来了,那些师长旅长之中有不少人都修有灵法在身的。虽然看到,但此时他其他的也不能做,也不能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那把小剑拿了出来。
原阳、江民、燕北风,三个,而司机却并没有下来。
中央第九组并不是现在才有的,而是一直就存在,但是却并不是时刻都存在,很多时候都是在需要的时候以征召的模式组合而成,最终来执行一个特别的任务。
商务车缓缓地开进了一个很特别的地方,两边都是有森严的守卫,持枪。
那旁边开车的司机看着了看燕北风,是在看他是真的傻,还是装着这么问的。
车子停了下来,三个人下了车。
而江民要收回证件,对方竟是直接将证件扣住说要去查查,江民也不多说,直接后退一步。
这个时候他也有些紧张起来,但是当他看原阳的时候,发现他依然是和之前一样,并没有半点紧张的感觉。
他们感觉到了危险,那种致命的危险。
原阳顺势一挥手,大喝道:“带走。”
江民来到那个坐在主席位上森严的将军大声地说道。原阳发现,他在说这一句话之时,就像是咒法一样,竟是有一种削人三花,闭人五气的味道。
江民手上的那一份逮捕令就像是一道敕符一样。
“那是什么?”燕北风惊讶地问道。
他不担心自己的师父没有自己厉害了。
那主席台上的正中央原本在讲话的那个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的身上的衣服将星闪耀,乃国之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