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398章 斡旋造化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怕什么,什么就来了。
“他会怎么做,他肯定是要出去的,那他出得去吗?看他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怕。”小亚心中想着的时候,原阳则是开口说道了。
同时,那一块之前一瞬间便将数位修士给包住的灰布朝着原阳包卷下来。
“没错,就是这个东西,但是,这东西,在我们修行人的手中不应该只是普通的东西,万物有灵,你肯定是听过的,但是恐怕你也只是局限于听过,这个灵并非完指生灵,也是指法,这张身份证上面的国徽与长城代表着的是一个国家,是这个国家的人都认可的东西,这就是一种信仰,是一种意志。”
在这个小小的幽冥客栈之中,竟是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原阳看到了星空,那灰布上面的一点点微光,化为点点星辰。
当小亚看清楚原阳拿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睛不禁的瞪大了不少,她觉得原阳是拿错了东西。
老人脸色大变,然后来到那抹布旁边拿了起来,说道:“你走吧,想来,你一定是一位大人物,我这个的小人物,又哪里阻拦得了你。”
他们都在抵抗着这个世界无处不在的权罡阳煞的侵蚀与燃烧。
只是他五指之间笼罩着的并不是灵气法力,而是权阳罡煞。
“你想说,我的灵魂也会被削去是吧,你错了,当年你在幽冥客栈之中跑堂,虽然也有些修为,但是这些修为只是你修行前人的法门而得的,你不得其理,和_图_书不解其法,到了这个世界,你依然是那般的修行,你行法依然是那样子,所以你不敢出这道门,不敢离开这个幽冥客栈,因为出了这里,你的那些法都用不了。也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不明白我的底细,即使是我重新投胎,原本的法力尽失,现在所拥的法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
原阳这时却突然回到原本坐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然后说道:“我突然又不想走了,你说包婆婆都死了,你却还活着,还一直在这里,想来,你是想接引什么人回来吧,接谁呢?”
而那长城底纹便如一条要活过来的龙,底纹之中的金色就像是龙鳞一般。
原阳话落,伸手入怀中,动作并不快,就是普通人掏口袋的那种速度。
原阳笑着,说道:“你的想法很好,但是要量力而行,即使是在这个世上重活一回,也不是你能够杀死的,更不可能留下我,当年五阴魔王尚且留不住我,何况是你。”
“出去就不必了,你就留下来吧,幽冥客栈已经很久没有招人了。”那老人说道。
那个老人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够在这里坐多久。”
当那个老人看到原阳这随手一抓就将自己法宝抓在手中之时,脸色顿时变了,指着原阳说道:“你这是什么神通,能够有这种神通的人,即使是在当年也不多。”
原阳缓缓地说着上,老人冷哼一声,说道:“说的倒是容易,和_图_书明法理之人,当年哪个不一方天尊仙王,你是吗?”
小亚不由的看向那位还坐在那里原阳,原阳身上穿的是那种白衬衫,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看原阳,只觉得他身上特别的干净,干净的就应该是那种坐在公园的阳光树下,看着一本古典名著的感觉。
原阳却并没有接他话意,而是说道:“你不信,那我让你看看,当今这个世上的法术是何等样子。”
“那你可以试试。”那老人说道,这个时候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自信,似乎已经确定,其实原阳并不强大,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正如原阳所说,他确实是不敢出这个客栈,他怕一出这个客栈自己的法就散了,甚至自己的肉身灵魂都会在一息之间腐朽,成为一堆烂肉泥。
小亚担心说了这么仍然无法离开。
“你很自信,我记得你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之所以说这么多,并将原因一一分析出来,这只能说明你自己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你在说服自己不要害怕。”原阳说道。
他知道,这件法宝原本绝对不是这个样子,只是在这个世上,这件法宝也无法抵挡,不再是曾经的模样,原本应该是灵光浓郁,现在却变得灰蒙蒙,这并不是他擦桌子探成了这样,而是因为他一直在擦桌子,所以才会还有这样的神异。
只见原阳将手中身份证在虚空之中一划,那关着的门在这一划之下,竟是瞬间出现一道裂痕,裂痕之中一片白hetushu.com光涌入。
他手中抓着那一块布帕在他的手中迅速地燃烧着,只一会儿,便彻底的化为一块凡布,变成了真正的擦桌子的抹布,被他扔回桌上。
“不过是人间凡统治者用来掌控臣民的手段而已。”那老人说道。
他手中的身份证收了回去,然后朝着门口走去,说道:“你这一扇门并不能够拦住我。”
原阳朝着那老人伸起手中的身份证,说道:“你可知道这个东西。”
这不是什么好的不来坏的来。而是因为当你怕哪种情况的时候,是因为其实已经具备了那种不好的坏事来的条件。
原阳话未完,那老人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但是他依然是不相信,说道:“这个世界是无法的世界,是当年南落最后的禁法之地,那一战将所有法都打散了,这是个荒芜的世界,即使现在还有修士在,那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因为这里无法长生,长生才是修行人的最终极的追求,你知道的再多,又有什么用,你无法离开这个世界,无法离开这个世界,一切都虚的。”
小亚之前见那个擦桌老人的法宝,又听他说的话,只觉得原阳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而这时听原阳说的话,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这个老人很可能真是他自己心中也没有底。
原阳却并没有再用手中的身份证去划那天幕般的布,而是突然伸手另一只空着的手,五指掌间红光朦胧,只一抓,那天幕般的布便被他从虚空之中抓了出来,和*图*书化为一块灰色的手帕,上面有着星罗般的线条。
原阳坐在那里听着,并没有回答反驳。
根本就不像是应该坐在这种阴森之地的人,但是他就是坐在这里,当他坐在这里之后,小亚便觉得,他就是这世界的中心,只是静静地坐着,却是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睛。而在这之前,她并没有这样的感觉。
那是外面的世界,老人脸色一变,手中的抹布朝虚空之中一扔,那抹布上灰光一闪,消失无踪,然后那越来越在的白光裂痕之中,一片巨大的布出现,将那裂痕遮住,从白光之中出现,瞬间让已经明亮的幽冥客栈变得晦涩阴暗。
那老人的脸色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眼神却有些惊疑起来。
“如果是以前,我当然不敢,但是现在,由不得我不试试了。”老人说道。
“我在这个世上听过一句话,叫好汉不提当年勇,虽然,我不知道当年的你是谁,但是现在的你比起当年的你来说,差得太多了,你这只是凡人之躯,恐怕连法宝都没有一件,即使是有,以你重新投胎轮回的灵魂与肉身,又如何能够使用的了。”
他是在探原阳的底,想知道原阳当年是什么人。
“而我,虽然在这幽冥客栈之中,不断地老去,但是我的灵魂肉身都没有变,虽然这幽冥客栈在这个世界之中不断地腐朽,不断地崩塌,最后只有这么一间小小的客栈了,但是,却仍然遁入这个世界的小千之中,你又如何还会是我的对手。”
“你想hetushu•com连我也一起留下吗?”原阳说道。
一张中华帝国的身份证,正面是人像,和个人的信息,反面的国徽及长城底纹。
因为她看到了原阳手中拿出来是身份证。
那不是在擦桌子,而是他在不断地以自己的神魂与法宝沟通,那法宝已经与他的神魂紧紧地相合,与他同朽同败了。
原阳这个时候站了起来,说道:“没错,你说的对。”
“一个修行人不应该只懂修行法门,那修出来的只是法术,我们修行自我,是要通明法理,明了法理,阴阳变幻的天地,无论是何种形态,都是能够适应,并且如鱼得水。”
“虽然不多,但也不少,是你见过的少了。”原阳当然不会告诉他这是斡旋造化里面的手法,斡旋造化的法理在他的心中,在他成为国家的正式公务员之后,阴神已经拥权阳罡煞化的法衣,所以他这斡旋造化的本事便又自然的回来了。
有许多修士,无法接受世界的变化,无法适应,最终选择了沉眠,沉眠在地底所布下的一个法阵之中,但是这一沉眠却大多都死去,并且被人们挖坟一般的挖了出来,当挖出来之时还是栩栩如生,然后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腐烂了。
这一张身份证,小亚并没有看到什么特别之处。
原阳并没有再多说什么,那原本要放回口袋里的身份证再一次的出现了,只是这一次身份证才出现,只是这一次身份证出现之时,那身份证上面的国徽竟是散发出一层火焰般光华,红光之中透着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