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413章 乌鸦、青蛙

这两种,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可能获得强大能力。但是他们心中愉悦的点却不在一个地方。
她的身上没有了那种谨小慎微。
“再然后呢?”
她面前那如水滴一般的吊坠散发着蓝光。
“你如果得到了传承,你想做什么?”
“好好地修行,然后报仇。”
很显然,修行其实是分两种的。一种是为了自身的强大,从而是探寻天地真理,从而做到自身的强大。而另一种则是真正的为了探寻天地真理,才一刻不停地探寻着,直到死亡。
从进入墓地之后,她整个人就像是跟整个世界脱离了,听到的,看到的,都安静无比,有一种看无声电影的感觉。
原安安看着自己的哥哥,听着这些话,她忍不住的插嘴道:“追寻什么真理啊,像学校里面的那些老哲学家一样,天天看书,或者是发表着那些生涩深奥的言论吗,如果是我能够修行了,那我玩游戏,一定反应比别人快,那我就可以秀别人一脸。”
“我条件就是你在安安离开这个国度回到她自己的祖国之时,你不得显露身份,你要保护好她。”
获得了女hetushu.com巫传承的她,感触无比的敏锐,之前她只是知道原阳是来自东方的修士,是抱着一线希望而来的。
“墓地总共有三个地方,其中最大的一个在西边的。”
原阳当然感受到了。
她的世界被那蓝光所淹没,思绪被那图案占据,当这一切消去之后,她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原阳,行了女巫家族最为尊敬的礼节。
而度娜却眼中一亮,眼中露出了兴奋和担忧之色。
将来能够读书了,你想做什么?
就是这么的简单。
修行的人也一样,每一个刚刚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会有一种要将整个世界踩在脚下,要往返于光阴,要挣脱五行,要追寻那天地至理,要一剑纵横,天下飞扬的想法。
因为她根本就不敢找本国的那些女巫和法师,所以才会在见到原阳之后,直接找上来。
然而就在他们来到公墓前之时,突然,整个耳中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然后,她发现自己安然的走过守夜人所在的小屋,屋中的守夜人只是在灯下,看着什么,根本就没有察觉什么。
她的家族是有敌人的。m.hetushu.com
“报完仇吗?当然是探寻世界的真理。”
但是在获得了女巫传承之后,她的心态有些改变。心态改变的时候,实力提升,却发现面前的这个东方修士,如高山一般,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像是那世界最高峰,需要自己仰视。
“来自东方的修者,梅尔斯家族一定会遵守谎言的。”
原阳当然不知道度娜的家族典籍之中有这么一句话,但是他从那吊坠之中知道,那里面是有传承,原阳虽然没有来过这边,但是能够猜到,那应该是一份女巫传承。
原阳没有意外,对于很多人来说,修行看上去神圣神秘,但是其实和工作赚钱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好好读书,将来找份好工作或者创业,赚大钱。
“死亡之中孕育着新生。”
“哇……”
当赚了自己一辈子加子孙都用不完的钱之后,那么赚钱也就失去了意义,这个时候,赚钱就不再是目的,怎样花钱才是目的了。所以这个时候,有人会去做慈善,这是让物质上的满足化为精神上的满足。
“去墓地做什么,这么晚了。”原安安有些怕怕地问和*图*书道。
“去墓地。”
“那我们就去那最大的。”
原阳突然问度娜。
如果是她自己的话,她要帮一个人,就一定会想要知道这个的底细。
原阳的声音虽然平淡,与之前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是这一刻,度娜的心中却闪过一丝惧意。
一只蛤蟆从黑暗之中跳了出来,同样的快速膨胀着,化为一灰袍人。
一前一后,将他们堵住了。
原阳继续问。
来到公墓,度娜又开始担心起来,因为每一座公墓之中都是有守夜人的。
每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有一种梦想,会有抱负,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随着生活的压力越来越重之后,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度娜看着这一座墓地,她原本的一点担心已经散去,因为在家族的典籍之中有记载,传承是用人类的灵魂作为引子的。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原安安问道。
她说出来的话,就像是自山顶吹下来的寒风,虽然很淡,但是却有着一股冷肃,和不容违抗的意志。
但是随着修行的日子越来越久,在修行的路上经历的慢慢地多了,很多人心中想法就变了http://www•hetushu•com
三人一路上来到了里约公墓,一座并不高的山,但是山却很宽阔,黑暗的天色下,并不能够看到那山上的墓碑。
一只蝙蝠从天空之中飞过,原阳抬头看了看。
一种是探寻了天地真理,这个过程之中,他是愉悦的,是宁静的,而是另一种是在自身在探寻到了某一个天地真理之后,使得自身强大了,战胜了别人之后,心中会愉悦。
“报完仇呢?”原阳继续问道,他没有问她的仇人是什么,这让度娜有些意外,因为她觉得原阳可能会要想要知道自己家族的底细。
度娜说道,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突然扑哧扑哧的飞下一只鸟,是一只乌鸦,就落在不远处的一座墓碑上,那乌鸦落下之后,快速的膨胀着,化为一个黑袍人。
突然,她的耳中似乎听到了无数不甘的呐喊,然后眼中看到那些坟墓的墓碑下镇着一个个的人,一个个挣扎的灵魂。
她知道,那是冥想的真理图文,随着这图文在她的脑海之中出现,她觉得自己身体之中血液似乎在沸腾。
度娜并不算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她的身子很弱小的感觉,不是白人的那种m•hetushu.com高大,她的头发柔顺,暗金色,但是眉眼之间却有一股子倔强。
原本的理想,就真的只是理想,只在记忆之中慢慢地尘封,而心中想得更多则是最近最切身的事。
度娜似乎早就打听好了墓地的位置。
征服,是一种能够让人精神愉悦的事。
她的身上有一股庄重,只是这短短的时间之类,就已经让她从一位普通的少女,成长为一位神秘的女巫。
“在我们国家有一句话叫做,我能赐予,必能收回。”原阳说道。
度娜似乎没有想那么远。但是原阳问了,她便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探寻世界的真理这一件事可以让我做一辈子。”
只见原阳突然伸出手,朝她的胸口探来,她本能想要一缩,身体却不能动了,然后脖上子的吊坠飘浮了起来。
虽然,她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是并不代表她不会害怕。和别的女生一样,她会害怕墓地这种地方,尤其是现在是晚上。
然后,她听到了一道生涩而复杂的咒语,那是她在很小的时候听自己的母亲念过的咒语,随着这咒语的响起,那水滴般的吊坠散发的蓝光越来越浓,在她的眼中勾勒出一幅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