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骨道宫

作者:亲吻指尖
白骨道宫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卷 红尘长生道

第420章 怀疑

一个修灵法的人,那就不能用对普通人的方式对待,不过,结果也会差不多,反正都是要死,这年头,从外面乡下来到城中的修灵法的不知道有多少,不明不白的死了的更不少。
“外地来的?”基哥审视着问道。
楚薰儿明白,虽然自己是楚家的小姐,但是如果自己没有修行的天赋,就算是楚家的小姐,但是在不久的以后,自己只能够是嫁人,生子,然后就那样过完一生,而他们这些人,将成为各自家族的守护之人,彼此的地位将千差万别。
“对不起老师,他们,他们太那个了……”
这是暗示术,算不得多么的复杂的法术,只要是精神比对方强,那么就能够暗示得了别人,原阳之前不屑用,不过,既然对方擅长这个,又不断地用这种法术,那原阳倒是不介意的用一用。
……
“你是灵修士吧。”徐帆问道。
基哥有些意外,他刚刚说的话乍听上去很平常,但是至今还没有多少能够违抗得了他的话。
楚薰儿眼前一亮,她跟随原阳修行这么多天,却只是见过原阳施展一次法术。可她马上又低下了头,来到原阳的面前说道:“对不起老师。”
但是她更相信原阳,不会输,她只是跟着原阳上过一次那天下第一峰,但是心中却对原阳有一种莫名的信心,不可言述。
“哦。”
其他的人哈哈地大笑着。
随着他们的话落,原阳看向不远处,有一个平头的青年靠在一辆黑色的车上,用火机点着一根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眼睛微眯着向这边看来。
“然后呢。”原阳脸上无怒无喜地问道。和-图-书
随着这火苗的出现,一片鼓掌声响起。
随着原阳的话落,基哥原本警惕略带怒意的眼神瞬间变了,变得朦胧起来。就像是一个疲劳的人,想要睡觉一样。
当他们出去之后,原阳一挥手,一阵风凭空而生,将那门关上了。
他们这些人就是喜欢跟着基哥,基哥跟别人不同的是,他无论是要做什么事,都显得那么的轻松,那么的不以为然,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够让他紧张一样,他们已经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尽管他们做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难免仍然会紧张,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他明明要杀原阳,说话却不带丝毫和杀气。
她抬着下巴,不笑,但是那股子得意却从眼睛、鼻子、耳朵里溢了出来。
甚至,有些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着一种嫌恶了。
“好了,薰儿马上要学习了,你们都出去。”
原阳听到这里,看了看她,突然他想到了那个被自己亲手抓捕的将军。
他很快就倒在地上,然后呼呼的大睡起来,旁边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
她很清楚的体会到,其中原本见到自己都会很恭敬害怕的一些男孩,在有了修行的天赋之后,又知道自己没有修行天赋,在自己面前常常会显露出一种得意之色,不再那么的尊重了,以前会叫薰儿姐的,现在直接叫薰儿了。
“你不也学吗,你表演一个啊。”楚薰儿说道。
“以前我家里也是别人眼中的豪门,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一夜之间败落了。”徐帆有些回忙地说道。
旁边的那些人,m•hetushu•com没有一个敢阻拦,其中一个想要阻拦,还被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人用眼神制止了。
徐帆跟在原阳的身后,她一点也不害怕,反而像是当初被原阳带上雪山这巅一样的激动。
“我怎么没听说过天赋无法展现出来的。”
“你的暗示术很不错。”原阳说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要先走了。”
“是啊,不会是你被骗了吧。”
“薰儿,听说你最近在跟一个人学灵法,给我们表演一个啊。”一个和楚薰儿差不多大的胖子大声地说道。
即使是现在,他们之间的地位也是有区别的,只是彼此都还小,修行都才刚刚开始,并没有显示出来。
“真的假的啊。”
“基哥,人带来了。”
“我们基哥叫你们过去。”
他这短短的几句话中,律言、暗示术施展下来,竟是根本不能够撼动对方分毫,就像是海水扑在了山崖峭壁上一样。
基哥的脸色不太好了。
看他们的装束,显然,一个个都是富贵人家的子弟。
原阳转过身来,突然笑了笑,说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累了,去睡一会儿再说吧。”
梁青谧出出咖啡屋,直接跟身边的一个平头青年说道:“男的扔到黄浦江里喂鱼,女的带到我的山庄里来,妈的,贱货,给脸不要脸。”
又有人进去表演念力翻书,有人去表演猜字游戏,有人表演了幻术,有人表演了驱虫术,有人表演了控电的能力。不管他们的能力大小,至少都有一些。原阳明白,这些人都是富家子弟之中,有天赋的人,一个个都拜师父学灵法的。
“上车吧http://www.hetushu.com。”基哥科眼一看,吐了一口烟之后将手中的烟一扔。
看起来,这些和楚薰儿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心中是觉得楚薰儿被骗了,认为楚薰儿其实是并没有修行天赋的。
“同是这个国家的,哪分外地内地。”原阳说道。
基哥捏了捏鼻子,说道:“你说的对,不过,像是这样的,死了的话国家可不会记得你。”
“我的老师不可能是骗子的。”楚薰儿大声地说道。
“然后,我的爸爸不太相信,正好,今天是我的一个堂妹拜师之日,有可能,到时要见一见老师你。”楚薰儿说道。
“我看还是不用了。”原阳说道:“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只是,当他这一天来到楚家之时,发现楚家似乎人挺多的。他从偏门进入楚家,来到楚薰儿往常学习的那个安静的房间,却发现那里面已经有很多的人了,男男女女,都是和楚薰儿差不多大小的人。
“我不会,我师父说我的天赋是内在的,一下子无法展开出来,要通过不断地修行,等到了能够施展出来的时候,会很厉害。”
但是基哥从来都是这样,毫不在乎。
“好啊,本来我师父不准我在普通人面前施法的,说我还无法控制灵力,怕我伤了别人,既然薰儿你要看,那我只能够违背师父的命令了,你看好了。”
虽然他只是很随意的施展出来。
原阳能够想象得到,她的堂妹能修行天赋,而她一直没有,虽然原阳说有,但是别人并不知道,所以在外人眼中,她只是普通人一个,虽然是大家族的小姐,但终究摆脱不了凡俗的命运,所hetushu•com以她才会在今天她堂妹要拜师的当口,忍不住把自己也能够修行的事说了出来。
“你是基哥?”原阳问道。
“如果,我父亲还在的话,他一定会跟你很投缘。”徐帆说道。
然后她看到自己的老师从门口走了进来。她连忙起身,喊了一声老师。
楚薰儿不太乐意了,虽然她确实是在学,但是别说是法术,就是一点特别的东西,她也无法展现出来。
虽然,他们之前说原阳可能是骗子,但是现在当着原阳的面,却并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说。
楚薰儿越发的怕了,因为所有的人都说她没有修行天赋,只有原阳说她有。
因为那是“律令”之言。
他再一次地打量着原阳,看着原阳的眼睛,这才发现,原阳的眼睛深邃不见底。他顿时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人,而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第二天再去楚家之时,并没再见到徐帆,徐帆教楚薰儿钢琴,是一个月来一次的。
那房间里的孩子有大有小,一个个都看着原阳,审视着原阳,像是要看看原阳到底是不是骗子一样。
“我虽然不修行,但是我见过不少。”徐帆说道。
很快,又有一个小姑娘走过来,说道:“一团小火苗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我的。”
“昨天晚上,我没忍住,将你说我有修行天赋并教我修行的事说了出去。”楚薰儿低声地说道,可怜兮兮的样子。
尽管他见得再多,经历的再多,也不由的感叹,命运真的让人琢磨不透。
“听说,现在很多这样的骗子,不过,居然敢有人骗到楚家来,这人也真是胆大包天。”
楚薰默默地低http://www•hetushu•com着头,不敢看原阳。
两人出了咖啡屋,徐帆跟着原阳,还没有走多远,便有数人围了上来,一个个都很年轻,眼中却满是轻佻之色。
“你师父不会是骗子吧,我记得之前有很多师父帮你检查过,都说你没有灵法天赋的。”
那个胖子得意地说着,回头四顾,得意洋洋。
随着她的话落,她伸手一挥,一片水光扑在那小火苗上,将小火苗扑灭了。
“上车。”
基哥看了看原阳,说道:“我们找个风景好一点的地方再谈吧。”
原阳转身就要走,基哥一声断喝:“站住。”
她虽然是普通的女人,但是她的见识却绝不平凡,她知道梁青谧这位梁家的三公子,不光是他自己有着灵法修为在身,而且,他身边常年跟着一位修为极高的护卫。
原阳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跟着走了过去。
很快他们一个个的就出去了,虽然眼神之中还有怀疑原阳的神色,但是仍然是出去了。
徐帆看着原阳,她的眼中并没有担心,也没有害怕。
当大家都表演完了之后,一个个都要她表演。
只有楚薰儿坐在一边看着,她没有笑,只有羡慕。
原阳笑了笑,说道:“什么见一见我,是要看看我是不是骗子吧,正好今天有不少灵修者在,就算我不是骗子,也是要明白我来你们楚家有什么目的吧。”
他伸手一挥,让人散开,那些围着的一个个的散开,只有胖子站在中间,只见他伸出手来,大喝一声,掌心之中腾的一下,窜起一团火苗来。
“灵修士?算是吧。”原阳说道。
抬头,天空之中没有星辰。
“嗯,说说吧,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原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