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幻想降临现实

作者:宝可梦
幻想降临现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最终章 永恒

这是一个卖二次元物品:海报、手办、cos服装、漫画……的小店,最著名的一点,就是在店内有一个从横梁垂下打成环状的绞索,用老板娘的话说:
老和尚呵呵的笑着:“小施主,你这是对佛门的偏见,你所见的和尚不一定是佛徒。”
“该死的……你走路不看路啊,下着雪还在街道上狂奔,我的鼻子,唔……”
“知名Cosplay朱婉莹,汉服古风唯美cos演绎”
“为什么,饭店不弄门啊?”林夕奇怪的嘀咕着。
“无证骑士的帽子,来自一拳超人世界,怎么样喜欢吧。”
怒摔!
林夕还记得半年前,萧强开始了挑战之旅后,喊出这一句话遭受全国媒体和网友的嘲笑,说其大言不惭、自大狂妄,现在战胜了一名又一名对手,下方的评论,就全部是溢美之词了。
(全书完)
“红缨姐。”旁边有招呼声传来林夕转过头,看见了三个女孩。
不是先前Cosplay琦玉老师的青年,而是一个老和尚,穿着打大块褐色补丁的破旧僧袍,右手持一根木制拐杖,左手托着一个同样木制的小钵,老和尚身材很瘦,长长的白胡子,一直拖到腹部。
“变态!”
“小施主,贫僧的钵,是放百家饭的,不是放钱的。托钵乞食,不持金钱,这是佛祖留给我们僧人的告诫。”
“啊哈哈,红缨姐真是会开玩笑。”林夕连忙抬手,将靠近的脑袋推开。
“不来一发吗?”
饭馆门口的三人显然都是民工,穿着褐色的土布衣服,身上沾染着斑斑点点的墙漆,为首的魁梧男子笑着道:“都在室内,多干点,多赚点嘛,一家老小都要养活。”
挑战重量级拳王:赫拉克莱曼。
“呐,一句谢谢就可以了吗?”
打招呼的是一个将头发染成火焰红色,穿黑皮衣,成熟无比的大姐,事实上,这家二次元店铺之所以吸引人最大的原因,不是琳琅满目的二次元商品,恐怕是这一名店长。
“主播宁宁小仙女的天籁之声”
青年的嘴角在抽动:“这是塞尔达传说林克的帽子……”
林夕疑惑的歪了歪头,当他看到苏红缨这一次取出的手办,眼睛中立刻亮起了光芒。
“是啊,今年赚了不少,回到家,到时候给儿子买一个那个什么……好像是新出来的什么学习机器人,让他好好读书!”
“有客人来了,红缨姐,我走了,下个星期再来。”
看着大叔将三名民工拉入到饭馆中,林夕不由得笑了笑,这个老板真是热心,他安静的吃着,旁边的三个民工大叔一开始似乎还有些拘束,不过很快就放开了,毕竟来过不少次,知道老板的性格。
“小子,随随便便就把可爱的男孩子弄哭泣,这可不是绅士的作风哦。”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说话的是一个极英俊的男子,但是,林夕本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很危险。
“不过和娘娘腔的男孩子相比,干净纯洁,如同一块水晶的男孩子,才更加珍贵……看来,我好像发现了瑰宝。”
心情很好的林夕,也开起了玩笑,他将手办收好放回到了盒子中,把盒子抱在怀里,拿起手机:“谢谢了,多少钱扫一下。”
“擎钵貌清赢,天寒出寺迟;朱门当大路,风雪立多时;似月心常净,如麻事不知;行人莫轻俏,古佛尽如斯。”
“好吃!”
雪花,将他染的好像圣诞老人。
“唉……”
和*图*书“好简陋……”
“一点也不可爱,小梦这样以后是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哦!然后,结不了婚,然后一个人孤独终老,凄惨的死去。”
今天是休息日,不用上课,不过对林夕来说什么日子,几乎都是一样,自从父母在事故中丧生已经过去了4年,一层不变的生活,一个人的他,已经习惯了孤独。
“因为老板说,安装了大门会让人产生隔阂,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
“是吗?那个……你的胸掉到地上了。”
林夕的目光,被一个靠在沙发上,翻看漫画的女孩吸引。
林夕的心中有一些怜悯,他将钱包翻出来,除了信用卡,只有10几块零钱,走过去正要将零钱放入钵中,老和尚的手却缩了回去。
林夕对自己的想法,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将新闻转移到了娱乐界面……
“等一等。”
“好大的雪啊……”
“不了,不了!俺们身上脏,弄脏桌椅不好。”
“呃,不好意思,我还以为和尚都是要钱的。”
林夕好像捧着珍宝般的将温泉模型捧起在手中,看着上面的幼小Saber,完全没发现,旁边苏红缨一副辛苦忍耐着笑容的表情。
“I love you,so。”
“啊咧?可是林和夕放在一起不就是梦吗?而且你不觉得这个称呼很可爱么?是不是,小、梦、酱?让姐姐来抱一抱。”
有些无语的嘀咕了几句,林夕将手机放下,坐在床上进入了发呆ing状态,等回过神,已经是2个小时之后。
“没人要的你该起床了……”
点了一个特价火锅,一瓶二锅头,三人一边吃,一边交谈。
远处,有歌声传来。
“没事。”
离开小区,到了商贸区的街道,虽然是星期天但因为寒冷和大雪,路上仍旧没有什么行人,林夕缩着脑袋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脚印,随后,抵达了目的地。
“是Cosplay吗?不对,头发的颜色并不像是染色,是白化病?还有眼睛,这是属于异色瞳了吧,是染色体发生了变异吗?好奇怪……可是,又感觉……似乎有一些熟悉……”
“是你!”
在雪中老和尚的背影,渐渐消失。
耳边传来了少女的惊叫,被老和尚吓跑的林夕,跑过两条街道正撞上了一个少女,不过还好,不是先前的那一位女装大佬苏小婉。
纯白的世界,飘舞的细雪,空灵的歌声,对视的少年和女孩……
“等干完这一波,也该过年了。”
林夕感觉心脏都要喜悦的从喉咙中飞出去,他将20厘米高的手办,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仔细的检查手办细节:“没有一点点的瑕疵,完美!谢谢红缨姐。”
“什么?”林夕有些好奇的看过去,当他看到苏红缨拿出的一本漫画封面,显出的Saber时,立刻脸蛋变得通红:“红缨姐,不要老是调戏我啊!”
“这个……虽然很感激,但是……”
“这么老的老人,这么大雪的冷天,还要出来乞讨吗?”
“谁让你太可爱了呢?哦呵呵呵呵呵……话说这本漫画,你真不要么?真的不想要么?”
苏红缨疑惑的将帽子拿回:“这可是根据塞尔达传说·神奇的小人帽,制作的精品帽子哦,既然不喜欢,那么换一个吧。”她又从货架上抓起一只帽子,按在了青年头顶。
下一站:美国!
“小Saber?”
“再和_图_书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察觉对方似乎是因为刚才,摔倒时发火的表现,被自己看到有些尴尬,林夕温和的笑了笑:“对不起,刚才没注意路,你没事吧?”
“今天正好有特价菜,便宜,吃饱了,回去好干活。”
“给俺们炒三份盖浇饭,装盒带走。”
打量着林夕略微有一些纤细的身板,瘦服务员说道:“我们饭店菜很足,你肯定吃不完,老板不喜欢客人浪费……这样吧,豆腐鱼和青菜给你来小份的,收你10块?”
对一切都无所谓的林夕,看到这不负责任的推测,却产生了少许兴趣,一个想法突然在脑海产生:
“小哥吃些什么?”
苏红缨从货架上,抓起一个帽子一把按在青年的头上:“外面下雪,带上帽子,不然会感冒。”
林夕睁开了眼睛,铃声连续响了10多遍,才从茫然无神的状态恢复,将闹铃按掉,他在床上静静躺了一会,然后起来。
这是一个,类似初音深海少女般带有主题的手办,一名小女孩沐浴在一个小巧的温泉模型之中,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眸,小小的脸庞和身体,身上只围了一小截白色浴巾。
“啊,讨厌……”
“出去转转吧,对了,那个应该到了。”
“小梦只要这两个手办,就满足了吗?既然那么喜欢Saber,我这里可是有男孩子喜欢的东西哦,Saber等人高抱枕,晚上睡觉时可以抱着做奇怪的事情,还有这一套……漫画本……将老板娘我的好感度刷到80以上,才会解锁的非卖品。”
“那是第一次爱情的开始。”
“我要成为地球上最强的男人!”
接近10岁的小女孩,纯白色的长发,牛奶般的细腻肌肤,和一双殷红如血的眼睛。
将漫画本收起,苏红缨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珠转了转说道:“对了,我为你买Saber限定版手办时,弄到了一个珍惜手办:小Saber。”
“话说,这样的新闻放在娱乐栏,实在太不尊重了吧……”
“作为报答,给姐姐一个吻吧。”
“没人要的你该起床了。”
“这是通往二次元的大门。”
“白Saber,黑Saber,新郎新娘的婚礼限定手办!我可是花费很大力气才专门为你弄到的,怎么样,喜欢吗?”
“那……我走了,再见。”
“嗯。”
“没人要的你该起床了。”
“女孩子”顿时泪奔,流淌着汹涌的泪水,飞奔向了远方。
林夕连伞也来不及拿,背着书包落荒而逃。
无语看着青年泪流满面的离开,林夕走过去:“红缨姐的性格真是恶劣……那个,到了么?”
林夕转过身,向另一条道路走去,一个提着大包从糕点铺走出的中年男子,冲徐妙问道:“女儿,那小子是你的同学吗?看起来蛮不错嘛,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现在,仿佛听见你的声音,向着寂寞中快倒下的我;现在,仿佛看到你的身影,向着紧闭双眼等候的我……”
这一刻,似乎永恒。
“什么话!桌椅每天都要清理的,弄脏了,让甄甜和王玮两个小子再弄干净就是,人就是从土里长的,谁身上不脏?哪怕老宗我有一点洁癖,也不敢说自己比别人干净,来来来!”
完全是活脱脱的琦玉老师,来到了现实,听到赞叹的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抓着光秃秃脑门:“我准备要参http://m.hetushu.com加cos大会的……头发才刚刚剃掉,感觉好不习惯啊……不说了,我要走了。”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定慧,不敢当大师的称呼,乃是一名净土宗的修持僧人,小施主,我看你眼神纯正,周身灵光内敛,乃是一名有功德的良善之人,末法时代,这样的人难能可贵啊,小施主,我观你与我佛有缘,何不避开红尘,遁入空门?”
“二次元之家”
“对对对,教育一定要搞好,俺们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小孩子一定要培养出来,到时候,俺们老了干不动,也能沾点小孩的光,以后走到哪里,不会让人看不起!”
……
林夕还是第一次遇到担心客人吃不完的店,在椅子上坐下,现在大雪天没有其它客人,很快菜就端上来了,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鱼汤,放入口中,咽下,立刻一股暖流在嗓子内化开。
“没问题的,有手办陪着我就可以,我可是——宅男。”
“这三个手办,都是很珍贵的哦,给你一个书包装进去,背在身上,不然抱着万一摔掉就不好了。”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林夕看见一个大叔从后厨走出。
“不要。”
随便的吃了一点东西,林夕拿起手机,无聊的看着新闻。
林夕的视线,向她看去,似乎产生了感应,小女孩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相对了。
在歌声中,林夕和小女孩静静的对望着。
“呃……好的,你们这里……有什么比较好吃?我不太能吃肉,素净一点就好。”
“女装大佬?”
“呼哧、呼哧……现在奇怪的人,可真多啊……据说有一个男孩,参加漫展,cos成女孩,结果发生了不好的事情……该死,没有伞,雪花都落到脖子里去了,好凉……嗯,快到中午了,去吃一点东西,等雪小了再回家吧。”
“啊!”
中年男子看着自己的女儿,骄傲的仿佛小天鹅,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是半年来沸沸扬扬的一个大事件,中国散打格斗家:萧强,拿到国内各个格斗赛事的冠军后,打出国门,连续击败泰国的泰拳王,韩国跆拳道黑带九段,日本的柔道冠军、剑道宗师、相扑横纲……几乎横扫了亚洲。
“嗯,到了。”
“嗯,和Saber婚礼装,一起刷吧。”
看到迎上来的服务员,林夕再次吃了一惊,这两人一个胖的简直就和球一样,一个瘦的仿佛竹竿,神似鹿鼎记中的瘦头陀、胖头陀。
林夕指了指掉在雪地中的,两个冻得硬邦邦的馒头。
“啊,不喜欢么?”
“有一点h,但是好可爱……Saber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吗?”
用视线在街道上搜寻着,林夕发现一间“宗家良心菜馆”,贴着对联,左边是“菜多、肉足”,右边是“好吃、不贵”,饭馆除了拉起的卷闸门,里面居然没有推拉门挡着。
照片上是一个浑身肌肉,身材高大的男子,明明是硬派到极点的形象,却对着镜头,比划出剪刀手,露出了搞怪的表情,笑容咧开的嘴巴中,牙齿似乎在闪闪发光。
林夕注视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在冰冷的世界,纯净的世界,空旷的世界,似乎有一股深深的孤寂不断扩散着。
“呃,可以……”
“一拳超人!”
“善哉、善哉……”
“对不起,呃,徐妙?”
哗众取宠的标题,让人无语,点进去看了看,却是不知道哪里的野鸡新闻和图书,说人类并不是从猿猴进化而成,而是仿佛突然出现在地球上似的,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幕后操纵。
“不要老是调戏我,红缨姐。”
纷纷扬扬飘落的鹅毛大雪,将世界染成了一片洁白。
手忙脚乱的从怀抱中挣脱出来,林夕的脸蛋已经变成红扑扑,他连忙转移话题:“那个,红樱姐,我是来拿手办的,你上次说这个星期去进货,另外这位大哥哥,cos的好厉害!”
“好吃的多,不过现在天很冷,不喜欢肉啊,给你上个豆腐炖鱼汤怎么样?下雪天喝几口热腾腾的鱼汤,再鲜美不过了,再炒一个素菜大头青,加起来一共18块钱……等等,你一人吃不了太多吧?”
“昨天还因为泪水黯然发愁,我的心,现在……”
“是林明美的可曾记得爱?不对,声音没有林明美甜美,但是更空灵,是那个新出道的歌手,馨馨翻唱。”林夕暗暗的想着,转过一个角落,他将头上飘落的细雪抖掉,抬起头,一名站在路边的小女孩,映入眼帘。
对服务员的热情有一些忐忑,似乎感觉到林夕的戒备,胖子服务员,拍着胸口道:“你是第一次来,下次就知道了,不用担心,我们饭店里的菜,是真正的家常菜,便宜,还好吃!”
继续这样待下去,林夕怀疑自己会不会“孤独死”,他穿上羽绒服,打开门,立刻一股冷风吹拂进来,灌入了领口之中,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好冷。”
“嗯……也许,我们的宇宙,是诞生在某个破灭的宇宙之后……上个宇宙留下了人类的DNA编码信息呢……”
似乎是在附近中学上学的二次元厨,只有14、5岁样子,印象很深刻——因为三名女孩都十分可爱,瓜子脸的叫王菲菲,鹅蛋脸的叫何蕊,还有一个弱气的小女孩,叫宁水心。
“啊,人家……我……我才不是女、女装呢……人家本来就是……女孩子……对、对不起,请不要乱说……我是……苏小婉真的是女孩子……”看着语无伦次,要哭出来的家伙,林夕满头黑线。
“战神萧强,击败合气道大师山本峰太郎,继续不败神话”
左右看了看,没有其它饭店了,林夕走入其中,一踏入才略微有一些吃惊,内部空间居然不算小,而且不像一般的排档饭店,装修精致,桌椅上没有一点点油腻,地面也没有灰尘,很干净。
“哈哈,怎么可能,你女儿我这么优秀,天天在学校一群男生围着,怎么会看上一个平时不喜欢说话,孤僻、内向的家伙啊……爸爸,你又在试探我!放心吧,不到大学,我不会谈恋爱的……当然,到了大学,也不一定会有配上我的男人,哼!”
定慧老和尚无奈的叹息着,看着林夕逃跑似离开,他将头顶的积雪拭去,拄着拐杖,手持木钵,在雪中缓缓的行走着,百纳的千层底布鞋踩着积雪,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啊,太谢谢了!”
“好平……”
“我们老板宗厚,手艺那可是一绝,连附近的民工大叔都喜欢在这里吃,你放心点菜,贵不了!”
“林夕。”
“是小梦来了啊。”
“那个……大师,受教了。”林夕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双手合十,向老和尚行了一礼。
少女从地上爬起来,也认出了林夕,她连忙将脸上的怒容收起,换上一副乖乖女的可爱表情:“唔……那个,你是同班的……对了,你的名字是…和图书…”
苏红缨噘着嘴巴,凑了过来。
“魔王波旬,曾对佛祖说:到你末法时期,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穿你的袈裟、坏你的佛法,曲解你的经典,破坏你的戒律……那些身为僧众却满心贪欲,追逐利禄的,不是真正的僧人。”
安静的听着三个民工大叔谈话,林夕吃光了饭菜,向两名服务员道谢了一声,背上装手办的手包,离开这家小店,进入了寒风之中。
从桌下抽出一个盒子,打开,立刻,一个穿白色婚纱,金发绿瞳的少女手办,和一个穿黑色西装,金发红瞳的少女手办显露出来,两个手办的相貌几乎完全一样。
“那个……我的名字叫林夕……不是什么小梦……”
女孩子身边,摆放着一把芬里尔六式的大剑——感应到女孩子散发出的隐约气场,林夕小心的绕过那一片区域,转过货架的他立刻看到一个光头,穿了黄色的衣服,后面拖着一条红披风。
小心绕开了那仍旧靠在沙发上,看漫画的平胸少女,林夕走出二次元之家,一出门,就和一人撞成了满怀:“呃……”
“太可惜了。”
“来我店的人只要吃过,没有一个说不好吃的!我宗厚无论手艺还是人品,那是没得说!小子,既然觉得好吃就吃完,浪费食物可耻。”这时大叔看见店铺门口出现几个人,连忙过去招呼,“老牛、老猪、大黄,来了啊,大雪天还干活?”
“好的,谢谢。”
女孩看外表可能有2o岁,也可能要小一点,半长不短的头发染成了栗色,偏小麦色的肌肤充满活力,明明是大雪天却穿的很少,牛仔裤包裹着修长双腿,上衣将平坦的胸部完全展现了出来。
“欢迎欢迎!”
“震惊!进化论受到质疑!”
他看到了一个光头。
角落还有着壁炉,燃烧熊熊的火焰,虽然没有推拉门遮挡风雪,却一点也不冷。
墙壁上,张贴着超大幅海报,魔法少女小圆的鹿目圆,黑岩射手的黑岩舒,拳皇的不知火舞,最终幻想的蒂法,死或生的霞,超科学电磁炮的御坂美琴、白井黑子,三国无双的吕绮玲、东方幻想乡的幽幽子、龙女仆的康娜,一拳超人的龙卷……
男子将领口,微微拉下来了一些:
原本从饭店离开时暖洋洋的,但现在,林夕又感觉到有一些寒冷了,天空上,雪没有停,只是变小了许多,微微的细雪,静静的,悄悄的飘落,走在这一片纯白的天地之中,一股深深的孤寂,在心中萦绕。
“哎呀!”
摔在地上的女孩,白皙的小脸上满是痛苦和愤怒之色。
“装什么盒,进来吃!这么冷的天来壁炉旁烤烤火!”
“这根本就没有区别吧!”
林夕眼角跳动了几下,这是一个琼鼻粉唇,容颜精致,比很多女孩子还要漂亮的女孩,但是……
这大叔梳着一个极奸诈的大背头,油光发亮,穿着围裙,嘴里斜叼了一根没有点燃的雪茄。
将衣服紧了紧,撑开伞,走入了大雪之中。
“还记得吗?目光和目光相碰撞的那一刻。”
林夕连忙后退了几步:“抱歉老和尚,我可没兴趣当和尚……嗯,那边有一个土家菜的饭馆,老板人很好,你去那边乞食去吧,不打扰你了,88。”
“还记得吗?手和手相接触的那一刻。”
林夕微微的一愣,这是他的同班同学,学校里的明星,家境优越性格温婉,长的又漂亮,有不少男孩子都在追求。
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