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5章 我回来履行承诺

落枫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只是与白雪相拥而眠。虽然他知道现在就算做些什么,白雪也不会拒绝,但落枫不能,他要给白雪一个完整而难忘的新婚夜。
落枫不禁后悔留下来了,艰难的等待中,白雪从屏风后走出,热气让白雪俏脸红润,好似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本就意志处于崩溃边缘的落枫,在白雪的一句话下,心中狠狠说了一句,便毫不犹豫的将白雪拦腰抱起,大步走向床头。
床上,年轻的男女紧紧相拥,近距离呼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仿佛要将对方揉进自己的体内。
她,应该很冷吧!
白雪静静抚摸着树上的两个名字,那是当初她和落枫一起刻上去的,约好了山盟海誓。而今,落枫还会回来吗?
既羞涩的不敢听,却又忍不住的想听,于是,白雪羞涩的仿佛要将头埋进胸前,小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
“啊!”突然离地的白雪惊呼一声,紧紧抱住落枫。
此时,这对新郎新娘,还和-图-书不知道,今夜,他们迎来的将是一阵血雨腥风……
村民很淳朴,很……单纯,没有一丝的尔虞我诈,落枫脚步不停,向着记忆中的小屋走去。
“牛大姐,你家老宋还在为地主算账呢?”
雪愈发大了,村子中陷入一片寂静。
落枫迅速冲向后山,不知是否是原主记忆的影响,落枫发现他对白雪的感情十分真挚,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
“雪儿,早些睡吧,我……我睡地上就好。”落枫咽了咽口水,天知道他说出这句话是多么的艰难。
话说到这里,黑衣人却不再开口,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落枫没有丝毫的轻功身法,只能看着黑衣人慢慢消失在外面无边的风雪之中。
陡然间,一双大手为白雪披上棉衣,从后紧紧将白雪抱住。
双目对视,目光中满是深深的情意,情难自禁,两人的唇在慢慢靠近。
只看了一眼,落枫便不敢再看,这个时代还是很保守的,落枫怕他再看会控制不住。
和*图*书而,一声爆响,纸窗炸裂开来,夹杂着冷冽的风雪,一个黑色的人影越窗而入,直奔落枫而来。
白雪的动作突然顿住,虽然她背对着落枫,但落枫依然可以看见她羞红的耳朵,好似火烧一般。
白雪白天在风雪中呆了许久,落枫为她准备好一木桶的热水,让她沐浴。
“落枫哥哥,天气这么冷,莫要着凉了,还是睡床上吧。”
黑衣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怎么可能这么强?难道……”
推开房门,落枫心中忍不住的忐忑,虽然接收了原主的全部记忆,但他还是担心会露出马脚。
温香软玉在怀,落枫随着冰冷的空气深深嗅着白雪身上的香气,让人贪恋,令人迷醉。
第二天一早,落枫便去找人选了一个良辰吉日,三日后,落枫将正式迎娶白雪。
然而,门开,屋中却空无一人。
落枫淡笑,“是啊,我回来了,回来……履行我的承诺!”
“小混蛋,又要老娘为他洗衣服。”
白雪继续忙碌,装着听不懂的和_图_书样子,问道:“落枫哥哥,你说的什么承诺啊?”
“啊,落枫哥哥!”
“孙大婶,我刚刚看见狗蛋又去摸虾了,浑身都是泥。”
他和白雪都是孤儿,从小的青梅竹马,还在腹中时,双方父母便定下了两人的亲事,而两人也是互相爱慕,在父母去世后相依为命。
出水芙蓉,毫无雕饰却美若天仙。
白雪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痛哭出声,扑进落枫的怀中。
在看清落枫的模样后,白雪不发一言,只是眼中慢慢蓄满泪水,仿佛决堤的山洪,瞬间滑落。
将破损的窗户遮挡,落枫心头满是疑惑,记忆中,落枫从小便生存在这个与世无争的小山村中,根本没有得罪过人,为什么,黑衣人似乎对自己很是了解?
透过屏风,落枫可以隐约看见白雪婀娜绰约的身影,沐浴时流动的水声,更是让落枫口干舌燥,脑海中满是旖旎的场景。
“雪儿,我回来履行……娶你的承诺。”
黑衣人的目的,又到底是什么?
在白雪的惊和-图-书慌声中,落枫一拳对上黑衣人的手掌,一声清啸的龙吟,黑衣人倒飞出去,砸碎了屋内唯一的木桌。
只是,白雪抱紧柔弱的双肩,天气似乎愈发冷了。
“落枫哥哥,今晚,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怕……”
“……”
喜庆的唢呐声与鞭炮声中,落枫骑着高头大马,一身大红衣裳,迎接来抬着白雪的花轿。
白雪心中不相信落枫已经死去,心中抱有一丝难言的奢望,期盼着有朝一日,落枫会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落枫捡起地上的一封信,上面写着他的死讯。
落枫走进村子,一路打着招呼。
“臭小子,去军队呆了一年多,还是没个正形。我家老王应该在隔壁吧。”
……
木屋中,白雪跑来跑去,为落枫准备着饭菜,脸上时刻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落枫哥哥,他们竟然说你死了,我才不信呢,你答应过我要回来的,你就一定会回来。”
“是啊,现在老宋好像讨好了地主的老婆,每次回来都会带回一大块肉呢。”
落枫神情hetushu.com柔软,今天,先是他的死讯,而后又是黑衣人的刺杀,对白雪来说,确实刺激太大。
白雪缓缓转身,迟疑,期盼。
脚步踩在雪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好似一曲美妙的乐章。
想不通,落枫便不再多想,反正他很快就会带着白雪离开这方世界,恩怨情仇,都与他无关。
落枫知道白雪此时在后山的小树林,并且会整整站上一夜。落枫不禁为白雪的痴情感到怜惜。
这一丝希望,即使渺茫,她也不愿意放弃。
落枫双手捧住白雪娇小的脸庞,一字字说道:“雪儿,我回来了!”
“李大娘,你家老王呢?”
然而,木屋就只有一个房间,在沐浴的白雪与落枫之间,仅仅隔了一层薄薄的屏风。
周围是乡亲的祝福声,大红盖头之下,白雪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雪花飞舞,像一只只翩跹飞舞的蝶,饱含灵性,与风伴舞。
落枫忍不住笑出声来,低沉的笑声好似钟鸣一般撞击在白雪心头,让她的小脸愈发红艳。
是你诱惑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