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章 白雪

浅蓝露腰缀雪花舞裙、银镶蓝水晶头饰、银色眼饰、水晶耳坠、银镶红宝项链、银臂钏、银手镯、浅蓝丝带、银腿饰、银脚环、蓝色水晶舞屐……
湖边,静立着一个梦幻般的女子,白发银丝,随风飘荡。
而落枫,每天只是为不同的舞姬作画,接受不同人的调笑。
白雪站定脚步,看着落枫静默不言,而后缓缓坐下,抬起小脚,“为我穿上。”
落枫浑身一震,再无法保持平静,白雪……白雪……
……
落枫的画技在这种情况下突飞猛进,那副他唯一用现代铅笔所做的画,也终于完成。
落枫此刻心情无比宁静,单膝跪地,为白雪穿上舞屐。
落枫明白了,这次穿梭的世界,应该是白雪在与赤练战斗时回忆的世界。
落枫默默的静立在女子身后,看着那绝美的背影,不忍打破这幅美卷。
“呵……还不是看上我的美貌。”
女子坐起,湿透的长裙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微风,绿草,杨柳,湖面,蓝衣白雪……
而且,这次的任务是寻人,世界之大,m.hetushu.com茫茫人海,去何处寻找一人?更何况,世界上叫锦年的人恐怕便不止唯一。
……
新的一月到来,“穿梭世界,墨染锦年。唯一任务:找到锦年,并为她作画。”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看着白雪光洁的小脚踩在翠绿的草地上染上一丝泥污,落枫提起脚下的舞屐,追上了白雪。
他与白雪相聚太过短暂,就面临了生死别离,如今,眼前的白雪,就算有再多的要求,落枫也不会拒绝。
接下来,落枫一点点将其上色,宝蓝色的舞裙,银色的长发,蓝紫色的眼睛……
落枫本想从戒指中拿出一件衣裳,但想了想,还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披在了女子身上。
落枫每天只是默默的看着白雪在舞台上飞舞,天蓝色的衣裙让她看上去就好像一只于雪花中翩跹飞舞的蝶,凄美,娇艳……
于是,自此燕国都城家家女子都得知妃雪阁中有一个俊朗画师,名叫和_图_书落枫,这位画师每天都会跑到大街上,询问女子的姓名,美丑不论,老少不论。
作画,是落枫唯一拿得出手的技能,小时候待在孤儿院孤独时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画画,画他心目中的未来,画他心目中的亲人。
女子嗤笑一声,“若是今天跳入湖水中的是其丑无比的女子,你还会救吗?”
恍惚间,落枫有一种亲自为白雪穿上了绣鞋的错觉。
这幅画作与白雪太过相似,根本不是毛笔作画所能比拟的。
女子睁开眼,蓝紫色的眼睛漠然的看了落枫一眼,平静地问道:“为什么救我?”
“穿上鞋吧。”
“好。”
宝蓝色开襟绸裙、水晶头饰、水晶耳坠、银手环、银腿饰、蓝色水晶舞屐,这便是女子的装扮,一身蓝色长裙如冰雪般的梦幻,却勾勒出她窈窕的身姿。
白雪仰着雪白的脖颈,抬头看着落枫,良久,才晃了晃穿上舞屐的脚,站起身来。
“你接下来要去哪?”落枫问的如此自然,竟不显得突兀。
一阵东风吹过,女子忍不住抱了抱瘦削的肩膀。
落枫一http://m.hetushu.com直不知道他这次穿梭的是哪一个世界,直到有一天,为白雪伴奏的琴师换了,新来的琴师名叫……高渐离……
这次的任务不需要任何的打打杀杀,落枫也甘愿做一个平凡的小人物,在白雪不需要他的时候,他便走出妃雪阁,去外面打听锦年的下落。
落枫从戒指中拿出现代的作画工具,用铅笔一点点描绘着舞台上的雪女。
落枫站起身来,轻拂白衣上的泥土,点头。
“进入妃雪阁,做一名下贱的舞姬,怎么?要陪我吗?”
而落枫也知道了雪女的过去,原本凌波飞燕只为一人舞,却最终以此舞杀心爱之人,从此跳出此舞,必见血光。
女子慢慢脱下脚上的舞屐,光洁如雪的小脚缓缓探入水中,小腿微微摇晃。
湖面很美,湖畔翠绿的柳枝随风摇曳,好似舞女婀娜的细腰,和着湖面微微荡漾的水波,好似舞女与乐师的协奏。
在白雪走下舞台后,落枫默默的充当一个下人的角色,为她捏肩,捶腿。
落枫落在地上,这次小萌发布的任务有些特殊,之前不是hetushu.com没有过一个世界只有一个任务,但小萌却从未加过唯一两字。
最神奇的是,这位画师从来只是询问姓名,却连问过之人的相貌都记不住,有一个女子,硬生生在一个月内,被询问了十八次,十八,刚好是这位女子的年龄。
女子的面容有片刻的恍惚,随后答道:“白雪。”
在落枫又一次出去的时候,白雪来到落枫的房间,拿起了落枫这幅即将上完色的画作……
丹田内的白色身影依旧在沉睡,她是落枫心中始终惦念的存在,如今再次听到这个名字,落枫下意识的不想让眼前的女子离开。
女子站起身,转身离开。
春风吹拂,荡起落枫的白衣与长发,也吹起了不着涟漪的湖面。
落枫挑眉,她一定是受过情殇,所以才会有此表现,对此,落枫却无法安慰。
他的任务是找人,但落枫觉得小萌不会将他降落在距离任务目标太远的地方,所以,暂时在这里停留,寻找锦年。
而外界对白雪的称呼却不是白雪,而是……雪女……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和*图*书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而后,在落枫的不解中,女子探身跳进了湖里,不断下沉,只有银发与蓝裙飘荡开来。
然而,这绝美的风景却在另一抹风景的映衬下黯然失色。
渐渐的,大家也就不排斥落枫,毕竟他除了询问姓名,却是什么都不做,甚至大家还会让落枫为她们作画,之后才会告诉姓名。
“因为我在旁边。”
不再耽误,落枫跳进初春还有些冰冷的湖水中,将女子救上岸。
落枫终究是将墙砸了,不顾几女的娇嗔,订制了一张巨大的床,睡上十几个人也没有丝毫问题。
“因为你是女生。”
落枫与白雪来到了妃雪阁,雪女的貌美如雪山莲花,一身舞姿更是无人能及,很快就成为妃雪阁的头牌。
女子裹着落枫宽大的衣裳,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画师。”落枫回答。
一点点,一件件,落枫将其一一画出。
落枫想到了自己的任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做什么的?”
落枫想了想,点了点头。救是一定会救的,但绝不会做人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