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章 加入军队

落枫一旦拒绝,他便虎着脸瞪着落枫,仿佛落枫不接受就是看不起他一般。
秦始皇的身体越来越差,虽然已经请人炼制灵药,但还是着手开始修建皇陵。
“好,我收下你了。”
两年来,和这些将士们一起,他倒是愈发融入这个世界了。
落枫笑着点头,“是啊,今天刚刚加入。”
皇陵的选址在骊山,落枫想起了两千年后的古教授,脸上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
蒙毅仿佛看见了玉漱那样绝美的女子被落枫用树枝推来推去的样子,心中更加悲伤,丽妃连死后尸体都要被糟蹋。
“等等,蒙将军。”落枫迅速追上蒙毅,“蒙将军,我也想加入蒙家军,能不能收下我?”
最终长生不老药炼制完成后只有三枚,落枫就算全部带走,也无法让李莫愁她们全部获得长生。
蒙毅额头青筋暴起,落枫这个混蛋!
手下的将士依旧在寻找玉漱公主,却了无音讯,所以,他会一直等在这里,直到传来消息。
落枫一早就知道这个世www•hetushu.com界的武功只是炼体,根本没有内力,所以也不怕暴露。
蒙毅停下脚步,然后转身看着落枫,扔给落枫一把长剑,“那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厉害!在我手中撑过十招,我就收下你。”蒙毅刚刚就想教训落枫了,只是没有理由,现在,有了。
“什么?”蒙毅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随即抓紧落枫的衣领,问道:“丽妃是怎么死的?”
“……你不是说不敢碰丽妃的吗?”
蒙毅站在城边,迎风而立,眺望远方。
闲聊中,落枫才知道眼前的傻大个竟然是南宫燕,如果说蒙毅对秦始皇愚忠,那么南宫燕就是对蒙毅愚忠。
蒙毅放开丽妃,脸色悲伤,语气低沉,“那丽妃的尸体呢?你为什么没带回来?”
落枫手掌轻轻抚下,让他们闭上双眼。
落枫只好默默的吃下南宫燕送来的肉,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绪蔓延开来。
“放心,我身体好得很。”
“她可是皇上的妃子,我怎么敢碰她。”
m.hetushu.com固执的在这里等待,只是不愿意相信那个人已经死亡。
落枫丝毫没有听到此人的消息,便装作无意间问了蒙毅。
“多谢将军。”
“为什么,我很厉害的。”
陡然间,蒙毅眼神一凝,登上高处,看着远处一个小小的人影。
蒙毅心中有些怅然,看到玉漱公主的第一眼,他便怦然心动,只是玉漱公主是丽妃,而他是皇上手下大将,他能做的,只是为皇上将丽妃送往皇宫。
有他在,古教授连皇陵都别想进去。
“那你惨了,蒙家军的训练可是很残酷的,看你这小白脸的样子,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因为蒙毅的一句话,保护了玉漱整整两千年。
落枫每日与士兵一起训练,南宫燕对他很是照顾,饭食中肉本来就不多,南宫燕看着落枫瘦弱的样子,还是将他碗里的肉分给了落枫一半。
“嘿,小子,新来的?”一道有些粗犷的男声传来,落枫转头看去,见到一个一身铠甲的男人正对他笑着,露出洁白m•hetushu.com的牙齿,与古铜色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
十招过后,蒙毅看向落枫的眼神已经发生变化,那是一种欣赏的眼神。
蒙毅转身,对着身后的将士挥手,“走,回宫。”
对于修炼长生不老药的人,落枫很是好奇,是什么人,能在秦朝这个时代,炼制出如此神奇的丹药?
“当初,我和丽妃一起掉进寒冷的水里,丽妃身子娇弱,在那时就染上了风寒。我本想让丽妃好好休息,却突然遇到了追杀,只好带着重病的丽妃逃亡。路上,天又下起了大雪,晚上,丽妃终于没有坚持住……”
看着南宫燕憨厚的样子,落枫相信他是这样傻的人。
身在军队中,落枫空闲的时间很少,长久的空闲时间更少,所以,两年间落枫只去看了玉漱三次,但每次玉漱都是极尽温柔贤惠,没有丝毫怨言。
万里长城之上,蒙毅已经在这里等候了半个月,然而,依旧没有玉漱公主的身影。
“没问题。”
可怜的丽妃……
这是第十二个世界,落枫有和-图-书带走两人的机会,如果可以带走这位奇人,在现实世界,落枫想要多少长生不老药都可以。
负责皇陵监工的,便是蒙毅。
眨眼间,两年过去。
“不能。”蒙毅面无表情。
人影愈来愈大,蒙毅带人迅速赶过去。
落枫与陈郝三人只能说是好友,平常关系不错,但毕业之后,各奔东西,恐怕以后就很难再联系。
落枫跟着蒙毅一起回了军营,而后蒙毅便进宫汇报丽妃的事情了。
“没有,我把她埋了。”
战场上硝烟弥漫,落枫始终不会距离南宫燕太远,无论如何,他会确保南宫燕的安全。
落枫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然后面色悲伤道:“丽妃死了。”
“是啊,我用树枝把她推进坑里的。”
两年间,落枫也跟着蒙毅出战过,看着身边的战友死亡,落枫几次忍不住想要用出降龙十八掌,但最终还是含泪忍住。
天生神力,只要稍加训练,必定是战场上的一员猛将。
落枫心中愧疚,只想快些完成任务,离开这个世界。
落枫接过长剑和-图-书,比划了两下,而后冲向蒙毅。
这是落枫早就想好的借口,此刻说出来好像真的一样。
但落枫相信,在危急时刻,南宫燕是会为他挡刀子的那种人,战场上的兄弟,生死与共。
战争之后,落枫看着遍地的尸体,为蒙家军的将士收尸,一道道年轻的面孔睁大着眼睛,脸上没有死亡的恐惧,唯有对敌人的愤怒以及没有杀更多敌人的遗憾。
所以,若是可以知道炼药之人的身份,再好不过……
“不知道啊,记不得了,你知道的,我又不认识路,当时哪里知道在哪啊,不然我也不会这么久才来到这了。”
“落枫,怎么只有你一人,丽妃呢?”
强忍着揍落枫的冲动,蒙毅问道:“丽妃的尸体埋在哪里了?”
两千年,整个皇陵中只有他和玉漱两个活人,结果他却始终将玉漱当做将军夫人一样尊敬,未曾有丝毫不轨之举。
蒙毅无言以对,“那你就将丽妃的尸体扔在了荒野之中?”
落枫装作毫无章法的样子,但每一剑都力大无比,逼得蒙毅不得不回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