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全部石化

回到别墅,落枫将事情全部讲述,“所以,我想要你们暂时变成石像,到戒指里待着,若是没有危险,到时再出来。”
落枫点头,汉库克缓缓变成了石像。
玄通大师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一丝贪婪,“放心,我也想会会这个落枫,竟然可以画出失传的符篆。”
落枫眼睛死死盯着雨梦蝶的父亲,面色突然变得狰狞,“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回到别墅,落枫照例推算雨梦蝶的情况,面色却突然一变。
八月末,落枫开学,生活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落枫看向玄通,“就是你毁了我送给梦蝶的符篆?”
雨梦蝶今天太累了,时时刻刻神经紧绷,在落枫怀里很快睡着。
“嗯。”雨梦蝶重重点头。
玄通大师便是有名的高僧,一生钻研此道,前不久,出手破了雨梦蝶的符篆。
梦蝶,你一定要等我啊……
茅山秘术中的符篆很神奇,很多对于人同样有用,但是也只是对于普通人,若是落枫想要强行触碰雨梦蝶,符篆根本防不住http://m.hetushu.com
落枫提起雨梦蝶父亲的衣领,在汉库克将众人解除石化后,以他作为人质,离开了雨家庄园。
落枫脸色阴沉,当即订了机票,带着汉库克飞往京城。
落枫浑身鲜血的站直身体,看向雨梦蝶的父亲,让他身体不断颤抖。
在这种情况下,符篆就会化为飞灰损毁。
玄通大师面容严肃,他发现根本看不透汉库克的招数,那些人变成石像之前毫无预兆,反而脸上露出一片疯狂与痴迷,实在太过骇人。
“我会带你回去,以后谁也带不走你。”
一路冲进庄园,雨梦蝶的父亲早已在军队后面严阵以待。
想的再危险一点,若是真的不顾一切,一颗导弹,落枫等人绝对活不下去。
雨家,庄园中,雨梦蝶的父亲正恭敬的对着一位和尚道谢,“真是多谢玄通大师的帮忙了。”
九月一号,二十三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穿梭世界,倩女幽魂……”
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玄hetushu.com通大师,他已经将落枫完全得罪,落枫绝对不会解除石化的。
飞机缓缓落地,落枫带着汉库克一路直奔雨家庄园。
“落枫,我早就料到你会前来,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雨梦蝶的父亲在落枫上次表现非同寻常的力量之后,便一直寝食难安,一旦落枫成长起来,对已经和落枫结仇的他而言,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只有杀了落枫,他才会安心。
满身鲜血,可是会吓到雨梦蝶的。
落枫示意汉库克将雨梦蝶变成石像,而后收进戒指。
当飞机起飞的那一刻,落枫已经下定了决心,汉库克真的动手的话,恐怕整只军队都要石化。
落枫话音还没落,人便已经到了玄通身前,而此时,玄通才刚刚抬起头。
雨梦蝶的父亲此刻心中满是后悔,今天,这里是他雨家可以自由掌控的全部军力,如今已经全部变成了石像,若是不能恢复,他雨家必会衰败。
落枫坐在沙发上,一时感觉别墅尤为空旷,若是他真的出事,小萌必然www.hetushu.com会找到下一代主人,那么汉库克她们终有一天可以重见天日。
玄通大师在雨家客厅坐了下来,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只是世上骗子那么多,落枫没办法一一解决。
雨梦蝶的父亲顿时吓的神魂俱乱,慌乱的跑向玄通大师,“大师,救命!”
希望,雨梦蝶的父亲可以识相吧……
玄通大师微微摆手,“不必客气,应该做的。”
符篆,损毁了……
……
“站在,什么人?”
“大师,符篆如今化为灰烬,落枫肯定会找来,武力方面,我自然可以应付,但落枫其他玄奇的本领,还请大师应对。”
雨梦蝶身体微微一颤,随即开始用力的挣扎起来。
落枫不言不语,脚步不停,随手将门口的守卫打晕。
玄通大师缓缓站起,念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施主,你杀孽太重了。”
……
几女自然没有异议,在军队面前,以她们的能力,恐怕只会成为落枫的累赘。
走出别墅,落枫来到雨梦蝶父亲面前,“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和-图-书会,我将他们解除石化,从此梦蝶与雨家再无关系,而你,最好不要想着报复我。”
雨梦蝶的父亲还没想明白落枫是什么意思,就看见保护在他前面的军队突然全部变成了石像,原因,只是落枫身边的女子双手摆出了一个心形的动作。
汉库克微微点头,在落枫唇上落下一吻,“落枫,记得,你要是死了,我们也只会永远都是石像,就算是为了我们,也要好好活下来。”
飞机上,落枫疲惫的捏了捏眉头,并不是他想放过雨家,只是他想要尽力将事情控制住,大量军队的石化,绝对会引起轰动,到时就算是以汉库克的能力,也无法敌得过大量军队。
来到雨梦蝶的房间,落枫看着整个人缩进被子中的雨梦蝶,心头疼惜,将她整个人抱住。
落枫一掌重重落在玄通头顶,在将玄通的头颅打爆之后,依旧去势不停,将玄通整个人拍成一摊烂泥。
落枫看向了汉库克,“你也进去吧。”
“梦蝶,是我,我来接你回去了。”
落枫最终还是轻叹一声,没有下手,只是m•hetushu.com将骗子头头当场杀死。
现代社会中有一些算命先生,绝大多数自然是骗子,但其中也不乏真正有本事的人,可以推测出他人的一丝命理。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落枫深吸一口气,最终带着汉库克向别墅内走去。
行走间,落枫身上内力微微荡漾,一身鲜血很快脱落,落枫身上变得干净整洁。
“你们去警局自首吧,以后若是再敢行骗,我也能知道,到时候,我不会放过你们第二次。”落枫转身离去,相信一番杀鸡儆猴之后,他们应该不会继续行骗。
“正是贫僧。”
毕竟,空军与陆军,汉库克不可能同时石化。
等待着落井下石的大家族可并不在少数。
落枫本来不想闹出如此大的动静,那样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无人可以知道会有多大麻烦,或许他们会被当成危险分子,遭到不顾一切的毁灭。
雨梦蝶扑进落枫的怀里,尽情哭泣,“落枫,你终于来了,我好怕!好怕!”
雨梦蝶缓缓转身,脸上犹自带着不可置信,当看清落枫的脸时,顿时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