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2章 回到江海

荷官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不用多想,都知道落枫是看穿了他的动作。
杰斯牙齿紧咬,“你不用和我装疯卖傻,这样,到目前为止,你赢的钱可以全部带走,爱莉的父亲你也可以接走,而且我保证以后不再找爱莉的麻烦,怎么样?”
“好啊。”落枫笑着点头,“那我们现在继续赌吧。”
“好,好!”不敢有丝毫耽误,杰斯迅速点头,顾不上身上的狼狈,起身带路。
文丽笑着点头,“好啊,我也想梦蝶了呢。”
皇上一听,这个条件很简单啊,所以就答应了。
落枫之前将筹码全压下,所以结果也很简单,猜错便一无所有,猜对就翻倍。
对于一千万,落枫也不是太在乎,但他不愿意吃亏,一定要让杰斯将之前坑他的四百万加倍吐出来,心中才算舒服。
杰斯现在是尽量的想要表现的好一点,毕竟他不知道落枫会不会觉得他没用,而直接杀了他。
久而久之,落枫渐渐感到无聊,五和-图-书视万能中的透视能力让他足以看清骰盅中的色子,所以他根本不必猜,只需要看就好。
落枫摇了摇头,“真是的,何必呢……”
摇摇头,心中有些发堵,落枫不愿意再去想,迅速跟上了文丽。
文丽摇头,她现在脑中一片迷茫,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是爸爸一点点将她拉扯大,想着以前慈爱的父亲,再看着眼前双目无神的男人,文丽一时有种想要哭的冲动。
落枫看了看,随口道:“大。”
落枫对这个处理方法十分满意,转头询问文丽的意见,想了想,文丽也承认,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了。
就在这时,杰斯开口了,“那个……落枫老大,要不,让我来帮忙吧。”
“咦?”落枫疑惑的看向杰斯,“什么我想怎样?我只是想赌钱而已。”
他对于文丽的感觉,到底是因为温蒂,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现在文丽的父亲主要是想要依靠赌博发家,从而陷入魔怔,只和图书要先让他将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而后帮助他重新创业就好。
“等等。”落枫叫住了即将打开骰盅的荷官,而后将面前的筹码推到另一边,“我猜小。”
荷官颤抖着双手打开骰盅,而后无力的坐倒在地。
“你打算怎么处理?”
杰斯立马安排人去做,仅仅十几分钟,一个颇为帅气的男人出现在了落枫面前。
杰斯心中大骂,这货真的是无耻腹黑至极,而且刚刚的话竟然只有他一个人听见,就算他说出来,文丽也不会相信。
“落枫,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别忘了爱莉的父亲现在还在我的手上。”
落枫实在想不出该如何安排这个男人,于是转头问道:“文丽,你打算带走你爸爸吗?”
几米厚的冰层突兀的从冲进来的人脚下冒出,将他们全部包裹,他们脸上甚至没有来得及露出惊恐的表情,生机便彻底消散。
爸爸,你回来好不好!
就算他从此迷上赌博,那也没事,只m.hetushu•com要在他赢钱之后再让他将钱输掉,最终钱还是流回我的赌场。不过老大尽管放心,我会派人专门为文丽的父亲调理身体的,保证让他即使每天赌博,依旧健健康康的。”
杰斯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骚臭味传来,杰斯的身下出现了一摊水渍。
有一个故事,一个人立了大功,皇上问他要什么赏赐,他要求在围棋棋盘上的第一个格子里放一粒大米,第二个格子里放两粒大米,第三个格子里放四粒大米。
离开赌场,空气都仿佛清新了许多,“文丽,你打算和我一起回去吗?”看着文丽定定的看着他,落枫又补充了一句,“梦蝶很想你。”
然后……第二天,皇上找了个借口,将那个人杀了。因为,即使将国库搬空,也无法将棋盘摆满。
如今落枫的筹码增加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基数越来越大,不用多久,整个赌场都会被落枫赢去。
落枫看了看文丽的父亲,又看了看文丽,这货是怎和-图-书么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的?
以此类推,直至将棋盘上的三百二十四个格子放满为止。
上次在昆仑山上的幻境,落枫感觉是那么真实,温蒂,真的有了孩子吗?
落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虽然他憧憬着亲情,但对这种东西却是一无所知,他都想直接让文丽的父亲自生自灭了。
“落枫,本来我是打算和平解决这件事的,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了。”杰斯迅速后退,一群人持枪从门外冲进来,将杰斯护在后面,枪口对准落枫与文丽。
杰斯终于慌了,挥手将荷官赶走,“你想怎样?”
落枫满脸嫌弃的看着文丽的父亲,而后对杰斯吩咐道:“先给他洗澡换一身衣服。”
文丽面上露出紧张之色,落枫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用传音大法将声音传入杰斯耳中,“你杀了文丽的爸爸更好,到时候,文丽没有了牵挂,就可以和我一起回去了。”
“那好,就交给你处理了,给我转账一千万,剩下的钱我就和_图_书不要了。”
只是,落枫却是不知道,在他前往拉斯维加斯赌城的那几天,李莫愁给青鳞灌输了一些不好的思想……
“卧槽!”杰斯没忍住骂出声来,他做出这么大的妥协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让落枫不再继续赌?
“请猜吧!”
回到江海市,落枫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
当落枫见到文丽的父亲时,不禁皱了皱眉头,眼前的男人浑身邋遢,身上满是酒气与臭气,脸上的胡茬黑白相间,似乎很久没剪过了。
然而,就当落枫打算移开目光的时候,却是发现骰盅中的一个色子突然跳动了一下,由六点变成了一点。
说完,文丽率先走到前面,婀娜的背影让落枫一阵晃神。
回到别墅门前,落枫嘴角挂着一抹邪笑,现在,该为老婆们提升修为了……
落枫嫌恶的挥了挥手,“带我去见文丽的爸爸。”
荷官的额头渐渐布满冷汗,摇着色子的手甚至有一丝颤抖,看着不远处杰斯愈发黑沉的脸色,荷官停下了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