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4章 鬼魂追命

仁美有些有气无力地问道:“你想吃什么?”
电梯缓缓停下,随着电梯门的打开,仁美看见门外没有小男孩的身影,这才松了一口气。
落枫看了看仁美包上丢失的小熊挂饰,知道鬼魂正是通过挂饰确定仁美的大概位置,而后再附身在他姐夫的身上,询问了仁美的门牌号。
一路开车回到公寓楼下,仁美拉着落枫走进电梯,这才松了一口气,拍打着落枫道:“你傻啊,见到鬼还不跑。”
瘦小警察来到女厕门前,画面突然变得不稳定起来,似乎是受到了干扰。
“哥?别开玩笑了,快出来。”
落枫刚想开口,电话却是在此时响起,仁美看着桌子上的白色电话,犹豫了片刻,接了起来。
电梯门是玻璃门,一层层往上,光线不时的从每一层的走廊上映射进电梯,照射在落枫脸上,明灭不定。
咯咯咯咯咯……
“可是……可是它里面……”
一个瘦小的警察很快到来,在纸上记下仁美的叙述,而后戴上警帽,拿起手电筒,确认和图书道:“是在五楼的女厕吗?”
每一层的电梯门口,一个浑身惨白的小男孩正瞪大着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看着她,那双眼眸没有一丝的眼白,和死鱼一般的皮肤对比鲜明。
“喂,是我,胜也。”
屋内的空调温度有些高,仁美将红色的外套脱下,露出里面的一身白色短袖T恤,紧身小巧的T恤让仁美的胸前显得愈发饱满,纤细的腰肢上看不出一丝赘肉。
仁美有些惊魂甫定的点头,瘦小警察点点头,而后在仁美肩上拍了拍,道:“放心吧,我去看看。”
“嗯,我懂。”落枫笑着走了过去,虽然嘴中说着懂,但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欠揍……
仁美走进厨房,随即又迅速跑了出来,“落枫,你过来看看,我不知道你的口味。”
仁美吓得钻到落枫身后,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团,颤抖着手指道:“他……他是怎么跑这么快的?”
嘟囔了一声,仁美起身来到门前,落枫紧紧跟上。
“你……你干嘛把这个东西捡回来和*图*书?”
落枫看了看手中的电话,无奈道:“这东西好贵的,扔掉多可惜。”
仁美把电话从耳边拿开,刚想挂断,门铃声就响了起来,“这么快?”
“喂?”
若是他没看错的话,监控里缠住瘦小警察的,应该是女人的头发,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的蔓延,而且湿润,黏腻,好像许久未洗过一般粘在一块。
陡然,落枫指了指仁美身后,仁美是背对电梯门的,看见落枫的手势,好奇的转头,然后再次发出一声高昂的尖叫。
仁美看着气定神闲的落枫,不禁有些气苦,虽说胆大是好事,但落枫这样看见鬼还不知道跑的模样,还真是很难让人放心。
落枫呵呵,这便宜占的。
落枫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没说,现在凶宅中死的人还不多,怨气也没有积累的那么深厚,所以鬼魂想要找到仁美有些困难。
仁美心中忍不住大吼,但随即是深深的无力感,算了,落枫是傻的,不要和他计较,而且,电话是无辜的。
落枫无奈和-图-书摇头,将门外的电话捡起,这才跟着仁美走进去。
“我还想再看看……”
仁美有些疲累的将包放下,精神时刻紧绷,让她现在好似浑身都没了力气。
“好了,别怕,不是有我在吗。”
落枫淡定的话语让仁美慢慢平静下来,现在想来,落枫摔傻了似乎也不是坏事,起码胆子大。
落枫坐在桌前,单手托腮,漫不经心的看着。
没好气的瞪了落枫一眼,仁美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你晚上吃东西了吗?”
落枫揶揄的笑着,让仁美有些恼羞成怒,“我才不是害怕呢,是想做的好吃一点,懂吗?”
透过猫眼,仁美看见站在门前的确实是姐夫,这才打开房门,然而,在仁美走出去的那一瞬间,才发现门外空空入也。
落枫无奈,只好跟着仁美离开。
“放心,我已经把电话挂了,没有声音了。”
随后就见瘦小警察似乎是突然丢魂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下一刻,一团黑影好似烟雾一般从卫生间蔓延出来,缠在瘦http://m.hetushu.com小警察的身上,将他拉进了卫生间。
“啊!”仁美尖叫一声,这一幕太过恐怖,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拿起包拉住落枫就往外跑,“落枫,快走。”
仁美松了一口气,笑道:“姐夫,原来是你。”
仁美手中的电话里再次传来这种令人牙酸的声音,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从电话中爬出。
但现在不一样,落枫起码也是个大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是蛮有安全感的,那么现在瘦小警察的做法就让仁美有些不快。
拉着落枫来到家门前,仁美掏出钥匙开门,最后看了一眼身后,发现什么都没有后,才和落枫走进屋中。
“面条。”
透过监控器,仁美紧张的看着瘦小警察在五楼的走廊中一间间排查,马上就要到达卫生间的位置。
仁美尖叫一声,将手中的电话扔掉,转身就跑进了房间。
仁美用力的拍打着落枫,“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快走,再看你就没命了。”仁美用尽全身力气拉着落枫,落枫脑子被摔出问题了,看和_图_书见鬼都不害怕,幸好落枫身边还有她这个正常人在。
原剧情中,仁美只有一个人在,遇到那种脏东西,心中自然无比恐惧,所以被瘦小警察拍了拍肩膀也无暇多想。
落枫双手环抱在胸前,任由仁美拍打着,她只是太过害怕,想要发泄一番。
倒了一大杯清水喝下,仁美这才长呼一口气。
落枫翻了个白眼,“如果我说,他们是六胞胎,你信吗?”
“还没。”仁美只给了他一杯咖啡的钱,所以他就是喝着一杯咖啡在咖啡厅里坐了一天,不仅是晚饭,连午饭都没吃。
“是啊,仁美,我就在你公寓楼下,但是忘记了你是哪一间。”
仁美:“……”她说的是声音吗?是声音的事情吗?卧槽!
仁美有些厌恶的皱了皱眉,不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落枫知道这些,却是没有借口说出来,不过算了,反正他也不畏惧伽椰子的鬼魂。
仁美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房间门牌号,那个小男孩还不知道在不在楼下,希望姐夫不要遇到才好。
“702,姐夫你快点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