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8章 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卫生间外,落枫足足等了五分钟,温献才慢腾腾的走出来,整个人看上去好似神清气爽,却又充满颓废与无力。
“温叔叔,你不要太过绝望,你不会有事的,照顾小心的事,我们以后再说。”
这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沧桑的中年男子,落枫躲在屋外,中年男子此时正满脸慈祥的给床上的女儿讲着故事。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落枫,我求你一件事……”温献紧紧抓住落枫的手臂,说话都十分艰难。
这样强大的压力下,一般人很难坚持住,恐怕早就招供。
见面之后,落枫扶额,不远处站着的,正是温小心。
“你知道是谁陷害的温叔叔吗?”
“关于这个,我有一些猜测……”
落枫动作顿住,目光投向中年男子,“你很关心你的女儿?那你是否知道,别人同样有着女儿?”
中年男子想要感谢,却是发现怎么也说不出口,落枫的话明明是好意,但是他为什么总感觉,将女儿交给落枫照顾,不是一件好事呢?
m.hetushu.com落枫抿唇,左手伸向床上的小女孩。
仔细想一想,他和温小心已经大约半年没见了。
见到落枫,温小心立刻跑了过来,一张小脸上再次露出委屈之色,似乎随时都会哭出来。
这两种极致的气质,竟然惊人的契合。
“滚蛋,老子让你照顾她,又没让你做她男朋友,你要是敢对小心不怀好意,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那好,温叔叔,我就先走了,趁着他们现在还没醒,我觉得你最好再去一次厕所。”
落枫表情微微怔住,声音很熟悉,但是落枫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好了,先别哭,叔叔怎么了?”
温小心穿着纯白色的毛衣,本就看上去清纯的她,此刻更加多了一丝空灵的气息,让人不忍亵渎。
落枫却是没有说话,径自走向床上的小女孩,中年男子想要阻拦,却是被落枫按住肩膀,不得动弹。
原来,温献不知什么原因被人抓到了收受贿赂的证据,被带走调查。
夜晚,一栋高楼m.hetushu.com中,顶层,二十楼,温献已经被折磨的消瘦了一圈,整整一天一夜,他不吃不喝,甚至连厕所都没上。
“如果一个女孩的爸爸无辜惨死,而且还背负着无尽的骂名,你说,以后,这个女孩的生活会怎么样?”
得到了地址,落枫迅速赶去。
落枫缓缓渡过一缕真气,为温献梳理了一下身体。
“咳,你先别急,你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你。”落枫才不会承认他想不起来她是谁了,只要见面之后,自然会知道。
就在这时,几道闷哼声响起,面前监管的人突然倒了下去。
真是好纠结……
落枫细细的听完温献的讲述,问道:“什么时候开庭?”
落枫先是找到了所谓的人证。
落枫:“……”
落枫有些为难,“可是……我有女朋友了。”
不得不说,温小心被温献保护的太好。
小女孩消瘦的不似人形,面色枯黄,头发好像是一堆枯败的杂草一般,毫无光泽。
落枫很想说,他连鬼也不怕,不过此http://m•hetushu•com时还是不要刺激温献了,“叔叔,你知道是谁陷害你的吗?”
“就在明天。”
一座别墅的二楼窗外,落枫悬于空中,脸色有些怪异,屋中女子时高时低的喘息,让落枫清楚地知道屋内此刻在上演着什么,那么,要不要看呢?
紧身的毛衣被温小心饱满的胸部撑起一个诱人的弧度,让人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其上。
陡然间,中年男子愣住了,女儿的面庞竟然逐渐变得红润,因为痛苦而时刻皱紧的眉头也放松开来,嘴角露出一丝香甜的笑容。
落枫的手却是依旧落在了小女孩的头顶,中年男子哭的声嘶力竭,不断挣扎,然而却只是徒劳。
这天晚上,落枫很忙碌,他现在,还要去找陷害文献的人,明天开庭,中年男子要做的,可不仅仅是证明温献的清白那么简单。
“住手,有什么事冲我来,不要碰我的女儿!”
温小心可怜兮兮的摇了摇头,满脸的无辜。
中年男子目光有些闪烁,不敢和落枫对视。
温献目光有些www.hetushu.com模糊,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白衣身影,“落枫?”
他要让小心为他骄傲,而不是所有人都说,温小心的爸爸是个贪污犯。
文献的精神好了许多,喝下一大杯水,这才开口道:“落枫,这一关我不知是否可以安然度过,若是我出事了,小心,就交给你了。”
中年男子噗通一声跪下,“求你了,放过我的女儿,我愿意作证,证明温市长是无辜的。”
落枫点头,“放心,你坐牢了之后,我会替你照顾好女儿的。”
温献的眼中布满血丝,双腿夹紧,感觉头脑昏沉,膀胱鼓胀,似乎都要控制不住,当场失禁。
落枫扶额,他是傻了才会问温小心,雨梦蝶是傻乎乎的,那温小心就是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
而且,他还不被准许睡觉,每次闭上眼睛睡着的时候,耳边就会响起巨烈的锣鼓声。
“不……”温献手掌抓紧,“扶我去厕所……”
但,温献每每想到温小心,心中便变得坚定无比,为了小心,他不能招供,死也不能,他不能给小心的人生和-图-书留下丝毫污点。
“谢谢,谢谢……”中年男子不断的磕头,“我会作证,证明温市长的清白。”
“是我,温叔叔。”
温献:“……”
不过,他也没有别的亲人,也只能交由落枫照顾了。
突兀响起的声音让中年男子立刻回头,满脸警惕。
中年男子沉默不语,一张有些苍老的脸颊上,滑过两道泪痕,“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拿到钱,救我的女儿……”
虽然温献清者自清,但是陷害他的人显然准备充足,甚至找到了人证。
等到小女孩睡着,落枫才走进了房间,“这是你女儿吗?”
落枫不禁有些头痛,他对这些官场上的尔虞我诈根本丝毫不了解,怎么救温献,他也是一筹莫展。
温小心强忍住泪水,只是眼睛有些发红,小巧的琼鼻微微抽着,断断续续的说了事情的经过。
物证自然更加简单,找个人在温献的床底放下几万块钱就好。
一道有些抽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还有着一丝可怜兮兮。
落枫神识展开,当他看见小女孩的模样时,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