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4章 这一次,我救你

五百年前,王富贵名为王权富贵,是王权世家第一人。
“呵……”涂山雅雅不屑的轻笑一声,将王富贵揍的鼻青脸肿。
落枫笑着点头,是啊,很强……
“把头也泡泡,这样脸上的伤口才会好,明天,我让师妹放了你……”
王权富贵为蜘蛛精创造了一个临时的小窝,即使只是由一个小篮子和棉絮构成的,但蜘蛛精感觉,她从未如此温暖过……
王富贵的声音打断了蜘蛛精的思绪,回过神来,蜘蛛精看见的,是王富贵满脸的厌恶。
王权富贵闻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抬头看去。
绝对……零域……
“一百块,是我的!”白月初双手捏诀,下一刻,面前的虚空之泪凝聚成了一道刀刃的形状,劈向了落枫。
落枫手拿洋葱,一步步走向白月初,白月初双手抱胸,“你……你要干嘛?”
我为什么要怀疑白月初的身份,为什么要答应让落枫去证明……
“落枫……这种恶心的东西,还是交给你吧和图书。”
涂山雅雅口中咳血,脸上却是露出绝美的笑容,终于啊,这一次,是我救了你……
上一世,她眼睁睁的看着涂山恋雅在她面前死去,这种事情,她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而且,虚空之泪就算是在白月初身上,又怎么可能靠一颗洋葱就能够激发。
“落枫哥哥小心!”
整片天地似乎变得冰蓝,涂山雅雅原本黑色的瞳眸此刻变得赤红如血,身后出现九条虚幻的白色尾巴,徐徐摇曳,异常唯美壮观。
“啊,您……您要做什么……”蜘蛛精惶恐的询问道,即使此时,她依旧不敢大呼出声。
蜘蛛精抱着信爬到王权富贵的屋中,声音有些畏缩的道:“请……请答应我主人的要求,否则……我回去又会……”
没有饮酒的涂山雅雅用出这一招太过勉强,眼鼻全部流出血夜,鲜红的刺眼。
“落枫,小心!”
“你……你想干什么?我们王家人宁死不屈!”王富贵自然认识眼前的hetushu.com人,涂山第一,涂山雅雅。
蜘蛛精按住胸口,随即却是强颜欢笑,没关系的,富贵他只是还没有想起我……
蜘蛛精的年纪看上去太小了,放在人类世界,这模样,最多也就才四五岁,此刻怯懦的模样,惹人怜惜。
“将洋葱盖在你右眼上,成功流出泪水,我就给你一百块。”
这就是虚空之泪吗……看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落枫沉思片刻,仅看外表,恐怕涂山雅雅不会太过相信,关键,还是要看功用。
“哦?是妖怪……”王权富贵微微挑眉,右手拇指与食指将小小的蜘蛛精捏起,左手却是掐起道诀。
“哦,好。”王权富贵应了一声,继续练剑。
但,谁能想到,这个单纯的小师妹,却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成交。”白月初二话不说,接过洋葱,一把按在了眼睛上。
“雅雅……”落枫接住无力掉落的涂山雅雅,“你好傻……”
当初,在东方月初修炼出虚空之泪和_图_书之前,涂山恋雅可是就已经……死了啊……
虚空之泪,完全无视空间,落枫没动,但是在下一刻,却是陡然靠近了虚空之泪的方向。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绝强的虚空之泪,无视空间,此刻却是被冰冻在原地,无法寸进!
“老娘的终生幸福就在这里了,要是敢失败,老娘就塞你进辣椒酱。”小师妹将一封信塞给了蜘蛛精,面色阴沉狰狞。
蜘蛛精愣住了,而后感到王权富贵将她放进了不知盛放着什么液体的碗里。
咳……
涂山雅雅眼眸瞪大,漆黑的眸子瞬间蓄满泪水,落枫的身形与相貌已然模糊,与涂山恋雅再也分不清是哪一个。
涂山苏苏与涂山雅雅几乎是同时出声,虚空之泪,岂是一般人可以阻挡的。
王富贵的效率很高,洋葱很快呈在了涂山雅雅面前。
涂山雅雅轻轻抬起修长的手指,抚摸过落枫熟悉的脸颊,“这一招,是根据你当年用出的摩珂钵特摩改成,怎么样,威力是m•hetushu.com不是很强?”
唯美而又梦幻,却是诡异异常。
可是……上一世的富贵,明明那么温柔……
“你说谁内心邪恶,长得又恶心?”涂山雅雅从远处慢慢走来,娉娉袅袅,表情清冷,满满的女王气息。
富贵,我会让你想起我的,哪怕再艰难……
“你们这些内心邪恶,长得又恶心的妖怪,别靠近我!”
“师兄,我今晚托了一只小可爱送了点东西来哦!”一个娇俏的少女对着王权富贵道,活泼阳光,看似不谙世事。
白月初身上的气质仿佛在这一刻发生改变,原本满满的二货风格,此刻却是盛气凌人,霸气侧漏。
落枫飞身而起,手持一百块,“白月初,一百块就在我手里,想要,就来拿啊!”
“破!”王权富贵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而后,蜘蛛精身上的符篆全部化为飞灰。
“去拿洋葱来。”涂山雅雅看了一眼抱着涂山苏苏的落枫,怎么看怎么碍眼,而且,落枫是如何知道虚空之泪的?
涂山雅雅将和-图-书要傻乎乎冲上去的涂山苏苏丢到身后,整个人迅速冲向落枫,一层冰墙出现在虚空之泪与落枫中间,但涂山雅雅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虚空之泪仿佛突兀消失一般,再次出现,已经穿过了冰墙,来到了落枫的面前。
“啊啊啊,一百块!”白月初的右眼流出一滴滴纯白色的泪水,泪水流出却是并未滴落,反而违背重力一滴滴悬浮在白月初面前,最终构成了一副星系的形状。
虚空之泪与落枫之间的空间,被削掉了……
面前桌子上趴着的是一只小小的蜘蛛,不过鸡蛋大小,但是却从腰腹之上,有着人的躯体。
蜘蛛精浑身伤痕累累,脸上两道伤疤异常醒目,手臂也断了一只。
“……好。”冰冷绝美的女王大人,怎么可以触碰具有如此刺激性气味的东西呢……
“这位优雅迷人的女士,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王富贵殷勤的态度,让青龙暗中竖起了中指。
更重要的是,蜘蛛精的身上贴满了符篆,让她时时刻刻都遭受着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