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7章 原来如此

而刚刚东方月初用出的那一招,落枫熟悉无比,分明是奕剑术!
两只忆梦锤同时敲击在了白月初与王富贵的头上,与此同时,一根针状物插进了两人的头部。
“狐妖之术,斗转星移!”
“今天姐姐再给你上一课,男男也可以!”
接下来的画面,落枫没有再看,将涂山苏苏放下,转身走出了房间。
数百把长剑飞起,在空中齐齐转向,剑尖直指王权富贵。
两人果然完美继承了他的性格,一个泡了小萝莉,一个泡了涂山第一,涂山红红。
“人呢?”
涂山容容掏出一只木质锤子,与此同时,苦情巨树下,刚刚解决了厄喙兽的涂山雅雅也取出了一只一模一样的锤子。
王权富贵紧了紧抱着蜘蛛精的手臂,他已经知道结局,但,他心中从未像现在这般自由与快乐。
王权富贵单膝跪在地上,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嘴中却是不断的喃喃,“好想闯出去啊……雪山、大漠……青山、秀水……”
hetushu.com客厅中,王权富贵的父亲看不见具体的场景,但那声音清晰的传入耳中,让他的心脏止不住的随之跳动。
涂山恋雅继承的,是控冰之力。
落枫早就在融合涂山恋雅的神魂之时,就询问了系统,他的分身,会携带着他本身的某一种能力。
院子突然寂静,小师妹的心脏狠狠一跳,满脸泪水的跑出去,看见的,是浑身插满长剑的王权富贵。
现在,他需要好好想一想……
涂山容容将蜘蛛精接住,意念一动,插在蜘蛛精胸前的长剑自动拔出。
众人回头,看见一个长发随意披散,口含一串糖葫芦的男子站在墙头,刚刚的话,正是出自他的口中。
众目睽睽之下,东方月初就这样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快去将他们分开,不能让他和妖怪死在一起。”
“他竟然还活着?”
……
“啪!”
“斗转星移!”
涂山容容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其余三指弯曲,而后和图书两只手分别放在了蜘蛛精的两边胸部,细嫩的手指将丰满的胸部压出一个诱人的凹陷。
“他应该……已经死了吧?”
这一刻,他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受,似是惋惜,又有一丝哽咽,最终,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道曼妙的身影。
“怎么回事,插在他身上的剑收不回来了!”
落枫话音刚落,一阵烟尘四起,白月初已然来到了面前。
王权富贵身上的伤势迅速恢复,很快就算连一丝伤疤都看不见。
“什么人?”
涂山苏苏骄傲的举起手来,“我知道,这是忆梦锤,可以让相爱的哥哥姐姐回忆起前世。”
落枫无语的将钱交给白月初,白月初那一瞬间的速度,简直超乎想象。
“哎呀呀,怎么能不拼命护住脸呢?脸弄坏了……老婆可是会不高兴的……”
庭院中站满了王权家的人,统一的黄色道袍,手持长剑。
落枫表情呆滞的转头看向白月初,又重新抬头看着画面中的东方月初。
和图书子将手伸向蜘蛛精,王权富贵却是在此时陡然睁开了眼睛,“不许……碰她!”
九尾显忆仪,可以让同时回忆的两个人的记忆,以影像的方式传达出来。
“不能跟着你去了啊!”王富贵在记忆中完全迷失,被厄喙兽操控着赶往苦情巨树。
“没错,这要是传出去,王权家就名声尽毁了。”
直到身后的声音传来,他们才发现,东方月初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王权富贵身前。
数百把飞剑飞空,剑尖直指东方月初,长剑还未落下,凌厉的剑气便将东方月初的长发吹起。
“没关系,我们人多,剑也多的是,第二队准备!”
“妖术!你就是近来声名鹊起,那个传说中的妖道,东方月初!”
长剑全部落下,密密麻麻,眼花缭乱。
院子中,王权富贵再无一丝声息,所有人愣愣的看着他,看着这一代天骄就此消逝。
原来如此……落枫总算明白,为何对于白月初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当初的两个和*图*书分身,一个,化为了涂山恋雅,另一个,化为了东方月初。
落枫抱起涂山苏苏,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白月初与王富贵的回忆。
“千百年来,从未有人……单枪匹马硬闯王权山庄,更别说,从这里带人走了!”
落枫神念展开,逍遥派秘法,传音入密,“白月初,一分钟内赶来,给你一百块!”
“砰!”
“嗤!”
他已经记不清妻子的面容,但是那一袭背影,却是永生难忘。
依照一边的胸部,再生另一边,只要伤口不对称,便可以全部修复。
“我来了,一百块在哪?”
东方月初站在王权富贵身前,却是没有丝毫动作,“既然你们在我面前玩剑……那么我连纯质阳炎都懒得用!”
法术与长剑碰撞的声音,法器破碎的声音,以及……长剑入体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不算剧烈,却是震颤人心。
就在此时,一道有些讥讽的声音传来,“但凡他有一把下品仙剑在手,你们就是人再多一倍,又有什么用?”和-图-书
东方月初毫不在意的一笑,“这么说来,只要我把人带走,就算是千古第一人了?”
一股无形的气机突兀出现,上百把长剑似乎受到了无形的牵引,在空中突兀顿住,而后纷纷倒戈,刺向了它们原本的主人。
如此诡异的一幕,再加上毫无准备,王权家族之人,瞬间死伤大半。
涂山容容笑眯眯的对涂山苏苏问道:“小妹,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东方月初将王权富贵身上的长剑一把把拔出,感叹道:“还好伤口都不对称,还能恢复。”
东方月初回头,“同为一气道盟成员,叫我妖道,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王权富贵身上没有一处完好,几十只长剑将他插的像是一只刺猬一般,但,他怀中的蜘蛛精却是毫发无伤,昏迷之中,看上去倒更像是熟睡。
涂山容容看着远去的王富贵,笑眯眯的看向落枫,“落枫,麻烦你去将白月初抓来。”
一个男子吞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走向王权富贵,即使他已经死了,但威名犹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