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89章 涂山劫难(下)

欢都落兰微微皱眉,她明明没有使用化尸毒,银发男子,怎么会融化的?
涂山之外的一处高山上,欢都落兰缓缓落地。
“你是谁?”
银发男子有些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根据记忆里熟悉的地形,混进了涂山。
“哎呀呀,小落兰,竟然不认识人家了,好伤心。”
欢都落兰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涂山狐妖,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欢都落兰愣住,不知道落枫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落枫承受了这一巴掌,而后紧紧抓住了欢都落兰的手腕,眼睛盯着欢都落兰,“你为何……不相信我就是他?”
“傻丫头……我想起了平丘月初那一世的记忆,但你要知道,我还拥有着这一世的记忆,而且……我叫落枫,即使是这样,你还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平丘月初吗?”
欢都落兰在涂山放置了太多的替身傀儡,但,奕剑术,看破虚妄,落枫看向涂山外围,那里才是欢都落兰真身所在。
落枫被一脚踢飞,却是随即毫不在意的爬起,“美女,http://m•hetushu.com真是不好意思啊,见到你如此美貌,实在是忍不住啊!”
刚刚那一瞬间的熟悉,让欢都落兰有些失了分寸,现在冷静下来,欢都落兰知道,她的月初已经死了,她亲眼看着他死了……
银发男子头上,分明有一对尖长的耳朵,这是……狐妖的耳朵,银发男子,正是涂山的叛徒。
“若是要脸,当初怎么得到你这个大美女的心?”
涂山劫难,真正来临,只是,这一次,不知损失如何……
“哟,竟然这么快就失败了?”
“月初……是你回来了吗?”欢都落兰转身,下一刻,一个身影直接扑进了她的怀中,双手紧紧环住她的柳腰,脑袋埋进了她的胸脯。
“真不要脸!”
银发男子手搭在了欢都落兰的肩上,欢都落兰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危险,“找死!”
落枫现在拥有平丘月初的记忆,说是平丘月初也并不为过。
欢都落兰:“……”
“呵呵……”一道轻笑声,从银发男和*图*书子化为的绿色液体中传来,下一刻,绿色液体中长出了一条条长满针刺的藤蔓,迅速缠向欢都落兰,让欢都落兰根本来不及反应。
“哟,美女,干嘛见着我就跑?”
看到白月初的异样,落枫升空而起,神识展开,海棠花瓣微微摇曳,方圆千里之内没有什么可以逃脱他的感知。
欢都落兰看着远处的黑影迅速变大,心中一惊,她怎么会这么快就被发现的?
黑狐女王轻笑,却是毫不在意,“好了,各自执行任务,这个小姑娘……就交给我了。”
欢都落兰双手攥紧,我在意的……只是平丘月初啊,我管你是谁!
他之前在寝宫中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涂山雅雅与涂山容容,雅雅妖力第一,容容算无遗策,她们两姐妹联手,再加上知道了黑狐的计划,落枫相信,涂山不会有事。
“所以……平丘月初的灵魂,脱离了主体。”落枫说的是平丘月初,而不是我,因为,他是落枫。
“你应该知道,东方月初的每一次转世,上一和图书世的灵魂都没有消失吧!”
“呵……”一个银发男子与高壮男子来到了欢都落兰身后,“小妹妹,不可以对首领如此无礼哦!”
欢都落兰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厄喙兽玩偶,手中的长针扎下,借此操控厄喙兽。
欢都落兰脸色爆红,落荒而逃。
欢都落兰呆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这火……是怎么回事?
南国巫蛊之术太过神奇,一个小小的玩偶傀儡,竟然和真人没有任何区别。
欢都落兰仔细打量着落枫的容貌,欠揍的笑容与平丘月初十分相似,相貌似乎也有些熟悉的轮廓,只是……
转世恋人,在没有觉醒前一世的记忆之前,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人,性格、经历,与上一世没有丝毫关系。
“哎呀,好厉害,我融化了。”银发男子一点点化为绿色液体,而高壮男子却是一点事都没有。
欢都落兰眼帘低垂,不言不语。
欢都落兰的瞳孔在一瞬间瞪大,然而,下一瞬,一道青色的火焰从她体内突然蹿起,将所有的藤蔓瞬间烧成和_图_书虚无,而银发男子陡然发出一声惨叫,显出身形。
“因为他死了啊,我亲眼看着他死了啊!”欢都落兰哭喊的声嘶力竭,用力想要挣脱落枫的手掌。
“现在平丘月初的神魂已经脱离主体,所以,即使你抓住白月初,也无法让平丘月初复活。”
平丘月初,最多算是他接近欢都落兰,获得她好感的踏脚石罢了。
涂山放置的那些傀儡还在,但远处的黑影明显直奔她真身而来。
“好啊,到时你不喜欢我了,我再想办法追你。”
“怎么可能,正常情况下,灵魂怎么可能离开身体!”
欢都落兰的身形顿住,眼中在下一刻蓄满泪水,这欠揍的语气,和那混蛋一模一样。
“闭嘴,再敢学他,我杀了你!”欢都落兰冲向落枫,手上带着紫色的毒气,一巴掌打了过来。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行,但,我用的不是正常方法……”说到这里,落枫看着欢都落兰,“傻丫头,你是不是,计划着用自己的命来让平丘月初复活?”
“不需要你们管!”
m.hetushu.com枫忍不住低声笑着,他完全可以用平丘月初的身份追求欢都落兰,但他要说明一切,得到欢都落兰的芳心,靠的,可不是另一个身份。
“怎么会……”
“雅雅,这里就交给你了。”落枫交代了一句,迅速离开。
欢都落兰当然知道,否则她也不可能避过涂山狐妖的仪式,许下再世续缘的愿望。
咬了咬牙,欢都落兰转身就走。
“涂山狐妖,凭什么月初就该是你们的,就算第一世的东方月初爱着涂山红红,但,平丘月初爱的是我。”
欢都落兰双手布满着绿色的毒液,拍在了两个男子脸上。
欢都落兰,来自于南国的欢都一族,南国帝王欢都擎天的独生女,即南国公主。对平丘月初非常痴情,不惜与黑狐为伍,也要绕开涂山之术来让平丘月初再生。
落枫沉默片刻道:“我是他!”
欢都落兰看了看身上这套惹火的女仆装,这可是当初平丘月初那家伙设计的呢,真不知道那家伙哪来的恶趣味。
欢都落兰抬头定定的看着落枫,“我想一个人静一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