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92章 酒后误事

落枫脑袋有些迷糊,直觉似乎有些不对,这个尺寸……好像不是巫行云的……
这样想着,落枫随意的打开了一间房门,走了进去。
落枫不好意思的讪笑两声,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雨梦蝶也是他女朋友,只要没有搞出乌龙就好。
“你还真好意思来问呢!”文丽的语气中突然满是抱怨,“昨天晚上你一进来就抱着梦蝶在那里亲来亲去的,一点都不在意我还在旁边,没办法,我只能自己跑出去了。”
一声痛哼清晰的传入落枫耳中,让落枫的动作下意识的轻柔了许多。
睡衣之下没有任何束缚,倒是完全便宜了落枫。
落枫努力的瞪大眼睛,但还是看不真切,只能依稀辨别床的方向,东倒西歪的走了过去,然后轻轻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抱住了那具柔软的娇躯。
落枫的双手覆盖的十分准确,没有任何误差的握住了那一对高耸,充满了弹性与软绵。
站在客厅中,落枫看了看左边的房门和-图-书,又看了看右边的,用力敲了敲脑袋,是哪一间来着?
“唔,落枫,什么事?”雨梦蝶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
“那个……我昨天晚上有没有找你?”
听着文丽有些疲惫的声音,落枫心头忐忑。
落枫:“……”
纯洁了好久,污妖王归来。
“赶紧出去,我今天要睡觉,公司就不去了,你这个大老板给我请假。”
“小艾并没有时刻监控主人的权限。”
落枫无奈,心中只是确定昨天晚上的人不是巫行云,因为巫行云再怎么说,也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胸前的尺寸还没有那么宏伟。
感受着凉风吹拂的惬意,落枫掏出了酒葫芦。
虽然落枫现在看不清,但即使是闭着眼睛,落枫也能准确无误的捕捉到那诱人甜美的红唇。
落枫面色发红,脸上露出傻笑,迷迷糊糊的将酒壶收进戒指,晃悠悠的走进了别墅。
怀中的娇躯太过安静,偶尔的回应也极为羞涩与小和_图_书心翼翼,就好像一只单纯的小绵羊一般,在落枫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落枫甚至都记不清他走进了哪一间房,不过林倪儿似乎也没有那个尺寸,而且在醉酒之下,他应该不会浪费力气去爬到二楼吧。
落枫仔细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却是发现一片朦胧,只记得那诱人的幽香,还有那一声痛哼。
“落枫,你是想问昨天晚上的事情?”屋内,文丽的声音突然响起,有些慵懒与疲倦。
第二天早上醒来,落枫脑袋还带着宿醉的疼痛,微微敲了敲脑袋,落枫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系统不会窥探宿主隐私。”
怀中的人似乎突然变得火热大胆,不见一丝的羞涩,落枫身心完全迷醉,甚至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那……人呢?”
落枫刚想大骂,却是陡然像漏气的皮球一般,无奈的揉了揉眉头,他知道,这种事情和系统纠缠没有丝毫作用。
这一点落枫可以理解,但是他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和*图*书,我不是应该可以带一个人回来吗?”
算了,反正是我的别墅,住在这里的,都是我老婆。
第一次饮酒,似乎是在锦年的世界,看着锦年一袭蓝色舞裙,在台上好似一只翩跹飞舞的蝶,若是没有一杯酒,似乎太过无趣吧。
刚一走进房间,一股清香扑面而来,令人迷醉。
落枫略带酒气的呼吸喷在了怀中人雪白的脖间,而后轻轻吻了下去。
辛辣的感觉直冲喉咙,落枫都记不起来,他是什么时候喜欢喝酒的。
“老婆……不哭……”落枫亲吻着怀中人儿脸上的泪水,那一声老婆,让怀中的人娇躯一颤,而后紧紧抱住了落枫。
这酒,是从涂山雅雅的无尽酒壶里面偷偷倒出来的,酒性很烈,只是片刻,落枫便是感觉脑袋昏沉,面前的景物都变得模糊起来。
不过落枫现在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脑袋埋在了怀中之人的发间,洗发水的香气有些迷人,柔顺的感觉挠人心田。
落枫心中感叹一声,敲响http://m.hetushu.com了雨梦蝶的房门。
“是啊。”落枫连连点头,不过声音却是有些发虚,毕竟,昨天晚上他若是进了雨梦蝶的房间,发生了什么还真不好说。
粉红色的房间充满了少女的气息,让落枫的脸颊似乎更红了。
“系统,这是怎么回事?”
落枫慢步走到院子中,盘腿坐下,六月份的凌晨依旧有些清冷,但天上的月亮却是愈发明亮。
双舌纠缠着,小巧的丁香舌滑嫩生涩,每每想要躲避,却总是被落枫准确的捕捉到。
而且,这一次,真的不怪系统。
“系统,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醉酒的感觉令人迷醉,落枫没有刻意用真气压制酒意,只想尽情的糊涂一回。
“老婆,老公来了……”落枫嘴中喃喃自语,第一次醉酒,似乎就有些失态。
“宿主当时有生命危险,只能强行回归。”
急不可耐的将睡衣上的扣子直接撕扯开,落枫终于见到了那对高耸的全貌。
落枫:“……算了,小艾,你来说。”
他昨和-图-书天晚上似乎是进了卧室,现在怎么又回到客厅了?
怀中的人没有一点反应,落枫似乎是有些不耐,将人翻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落枫渐渐不再满足,唇开始一点点下移,滑过精致的锁骨,来到了那一对形状极美的圣女峰之前。
文丽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下半夜我根本没有睡,快到早上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费力把你丢在客厅,这才睡了一会,结果一大早的你又来敲门。”
只是,看着雨梦蝶走路姿势也没有不对劲,他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做什么?
“宿主昏迷,并未选择使用带人的机会。”
果然酒后误事啊!
一股深谷幽香传来,落枫享受的闭上双眼,而后将怀中的人剥了个精光。
“放心,交给我了。”落枫保证一声,有些迷糊的走了出去……
醉酒的落枫,好似一个孩子般细细吮吸着口中的红唇,怀中的人似乎是由于害羞,过了许久才开始回应落枫。
“啊?我不记得啊,我睡觉很死的。”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