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7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在天色渐黑的时候,蒋明来了。
额前的秀发遮盖了罗萍的表情,她不敢抬头,这样才不会有人发现她的悲伤。
在外人眼里,罗萍的继父对她不可谓不好,简直比亲女儿还要亲。
罗萍眼眸陡然瞪大,胃里翻江倒海,胸腔处一股恶心之感难以控制。
“萍儿……”蒋明声音沙哑,还带着一丝哽咽,“萍儿,我……喜欢你!永远……喜欢你!”
“就算你一辈子厌恶我,我也不会放手,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蒋明梦呓一般的呢喃,而后陡然将罗萍打横抱起,语气突然变的霸道,“现在就去开房,就算你之后去告我,等我出来之后,还是要去找你!”
罗萍继父的葬礼,林倪儿也去了,不过自然不是去参加葬礼,而是去看望罗萍。
在继父的威胁与哄骗下,罗萍不敢将事情告诉母亲,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罗萍懂的事情越来越多,心中的阴影也愈来愈深。
罗萍一夜未归,第二天落www•hetushu•com枫才知道,原本蒋明打算立马就去领证的,但是到了之后才发现,罗萍年龄不够……
只是不知蒋明心中到底如何想,若是罗萍能够找到一个好归宿,落枫也为之高兴。
蒋明会找到他喜欢的人。
罗萍的亲生父亲在她小时候就因为车祸去世了,她现在的爸爸其实是继父。
毕竟,再恨,这也是她的父亲,从小疼她也是事实。
这样也好……温蒂看了看时间,落枫,快要回来了。
蒋明像个孩子一般将头埋进罗萍的肩膀,嚎啕大哭,不顾形象。
“你家人会同意你娶罗萍吗?”
落枫跟随着一起,发现罗萍面色无悲无喜,就连眼神也一片空洞。
但蒋明不能说,他不想揭开罗萍心中的伤疤,给她造成哪怕一丝的伤痛。
罗萍仰头看着蒋明,眼中一点点弥漫出水雾,冲动之下张口就想答应,但最终还是沉默。
而且,动手杀人也有麻烦。
“老大,m•hetushu•com你放心,我要是辜负了她,不用你动手,我自己跳楼!”
但是,罗萍将这疼痛一点点放大,她要铭记一辈子。
落枫举起酒杯,“真是恭喜了!不过……你要是敢辜负罗萍,我不会放过你的。”
接下来,罗萍也搬离了宿舍,不再住校。
最终罗萍演变成了一朵百合,对于男人发自内心的厌恶,对于男女之间的亲热更是感到害怕。
对于蒋明来说,只要他收买的人足够忠诚,那么他就不会出事。
或许是由于压抑的太久,再加上对蒋明动了真心,悲伤之下,在醉酒时,林倪儿将一切都套了出来。
温蒂转身离开,她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到了机场,估算着落枫恐怕已经考完试,温蒂发了一条短信告别,而后关机,走上了飞机……
一个宿舍四个人,现在只剩下了两个。
或许说出这句话会让蒋明一时伤心,但……快刀斩乱麻,这样,或许对于蒋明更好。
再见了,落hetushu.com枫……真是,好舍不得啊……
蒋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就算他们不同意也没事,我在老大你的公司里参股了,就算脱离家族,我过的也不会比现在差。”
蒋明看上去春风得意,被誉为花花公子的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而这么兴奋。
“我觉得八成会。”蒋明估计的很保守,“你也知道我的性子,一直不愿意结婚成家,他们可是早就想着抱孙子了,要是听到我结婚,肯定高兴的要死。”
只是,谁能想到,在罗萍八岁那年,浴室中,这个所谓的慈父,竟然将懵懂的罗萍猥亵……
罗萍,再经不起又一次的伤害!
落枫想了想,并没有打算多管闲事,说实话,对于罗萍的爸爸,落枫都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
蒋明目光黯淡,还是不行吗?
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她们了……
随着穿梭世界的增加,落枫心中愈发激动,由于系统吞噬了月光宝盒,所以再有四个世界,小萌就可以苏http://www•hetushu•com醒,而李莫愁她们,也可以回来。
大概,恨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突然死了,罗萍一时无法接受吧!
是多久了,他的情绪竟然完全被一个女人操控。
罗萍急忙想要挣脱蒋明,但蒋明将她紧紧圈在怀中,让她动弹不得。
只不过事不关己,而且罗萍毕竟是林倪儿的好友,落枫也不好动手。
落枫自认为喜欢萝莉,但绝不会做出如此禽兽之事,对于罗萍也是发自内心的同情。
巫行云与温蒂在相处之下关系也变得融洽,卧室中的大床终于重新派上了用场。
“蒋明,不怪你,是我……不爱你了!”
落枫轻笑,“这就好。”
落枫清楚的看见罗萍脸颊渐渐变得绯红,就连恶心之感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原本个性张扬的她,此刻竟然显得异常乖巧。
落枫心中为蒋明点赞,这一招简直完美!
突然,蒋明脸上闪过一抹狠色,将罗萍的脸捧起,而后,低头,吻下!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好……
七月是放和图书暑假的日子,但是考试也相当密集。
落枫目光奇异,心中抱有一丝幻想,若是这两人修成正果,再完美不过。
罗萍可以感受到蒋明的泪水一滴滴砸落在她的发间,有点凉……
不过,这种感觉真好!
良久,蒋明才抬起头,双手捧住罗萍的脸蛋,“嫁给我,好不好?如果你不嫌弃我之前的花心,不嫌弃我玩弄过太多女人,不嫌弃我不够成熟……萍儿……嫁给我!”
罗萍的继父是她心中一辈子的痛,蒋明很想说他不在乎这些,他玩弄的处女不知多少,但罗萍要比她们干净千百倍。
罗萍吐了,蒋明却是依旧没有躲开,任由罗萍吐了他一身,而后不顾罗萍口中的异味,再次吻下,一只手同时也不老实的落在了罗萍胸前的饱满处。
最后看了一眼她所居住的房间,这里,那天晚上……她会永远铭记……
这些复杂的感情在一瞬间涌上罗萍的心头,反而让她不知所措。
文丽经常偷偷打量着温蒂,这个人的相貌……和她好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