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89章 鬼胎

落枫降落在地,轻轻抓住了触手,感觉黏糊糊的,柔软至极,不算太难受。
“酒是个好东西啊!”青海砸吧着嘴,接过落枫手中的酒坛,撕下一条鸡腿,开口道:“这座山头阴气太重,这人临死前应该颇为怨恨,若是就这样将他丢在这里,恐怕今晚就要尸变。”
这一晚,青海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武功。”两个字,足以回答青海的问题。
想想当年,落枫也是足足过了两个月之后,才敢大着胆子牵起王思甜的手,但也仅限于此了。
下一刻,她们的小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鼓胀,只是几秒钟,便如怀胎十月一般。
落枫躺在树上慢慢睡着,日上三竿,落枫睁开眼睛,而后买了酒菜,拎着前往乱葬岗。
惨叫声从四姨太的嘴中发出,触手迅速缩回,而后四姨太转身离开……
“那你看好了!”
落枫立于空中,看着大帅府中的凄惨与血腥,面无表情。
落枫转身离开,m.hetushu.com五魔所附身的胎儿全部确定,与剧情中没有差别,现在,可以暂时的安心了。
“过来丢个尸体,顺便找你喝酒。”落枫举了举手中的酒坛,而后又指了指一旁管家的尸体。
丫鬟害怕的跑去禀告徐大帅,等到徐大帅匆匆赶来,看见的,是几位姨太太的腹部陡然裂开,裂缝处是骇人狰狞的两排牙齿,粘稠的涎液之间,孩子的头颅依稀可见。
初六恋恋不舍的离开,却是在刚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身形一顿,而后面色有着不正常的青黑之色。
这样,即使在这乱葬岗,青海也不会有事。只要过了今晚,魔婴出世,青海就再也阻拦不了。
陡然间,落枫看不下去了,想吃东西,也不能饥不择食啊!
“嘎吱……嘎吱……”
棺材板被打开,青海看到落枫的刹那明显愣了片刻,“你怎么又回来了?”
落枫一步踏前,身形却是跨越了几米,直接来到青海面和-图-书前,点住了他的穴位。
青海目瞪口呆,拿着鸡腿指着落枫说不出话来,好半天,青海才开口,“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小鱼现在可以说是最无助的时刻,而多日的相处,初六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初六没能忍住,大着胆子对小鱼又亲又摸,见到小鱼没有反对,初六便乐此不疲。
四位姨太太早已没有了神志,她们的思想全被鬼胎控制,唯一想做的,就是吃吃吃,为鬼胎提供营养。
青海总觉得落枫笑的不怀好意,但却没有多想,答应下来,“好啊,就让我见识一下。”
青海话语的意思明显是提醒落枫将管家埋了,谁知落枫却是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酒,说道:“无所谓,反正我晚上也不呆在这里,有你收拾残局就行了。”
但初六终究没敢更进一步。
“又是谁打扰老子睡觉?知不知道老子每天晚上捉鬼很累的?”
“我当然知道,中医用银针扎某些穴位,确实可m.hetushu.com以让人无法动弹,不过用手指点,我还是不信的。”
听到落枫的话,青海面色才放松下来,不过心中还是好奇,“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是一开始心中就做好了准备,所以此刻内心才会如此平静吧!
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这是腹中的胎儿在咀嚼着徐大帅的血肉。
青海:“……”
初六转身走回了房间,小鱼正在整理床铺,“你怎么又回来啦?”
落枫赶到大帅府,天色刚好全黑。
四姨太腹中的触手此刻已经卷起了一只蛤蟆,正准备让腹中的鬼胎吞下。
“多谢夸奖!”
“……”
落枫看着心中叹息,初恋的孩子们啊,真是单纯。
“是我杀的。”落枫没有隐瞒的意思,“不过你放心,他有取死之道。”
终于,在今晚,初六表白了,“小鱼,嫁给我……”
青海连连眨眼,示意落枫将他的穴道解开,落枫视而不见。
初六慢慢靠近小鱼,将其抱住,小鱼低垂着和图书脑袋,脸上的娇羞之色异常动人,却是没有拒绝,被初六压在了床铺之上……
只是片刻,徐大帅被四位鬼胎分食干净,只剩下了血淋淋的骨头。
感受着巨大的拉力,落枫无奈的叹息一声,指尖附着一丝雷电之力,在触手上轻轻一弹,“不要调皮,等你们出生,我来将你们养大。”
徐大帅吓得肝胆俱裂,转身就想逃跑,然而姨太太的腹部却是陡然伸出两条红色的触手,将徐大帅困住,一点点拉了过去,拉向裂开的腹部。
“小鱼,今晚我不想走了,我想留在这里,陪着你……”
青海正义感有点爆棚,查看到管家的死因之后,情不自禁的就想管一管,看看是哪路妖魔作祟。
身为驱魔法师,可不是只要会画符就行的,同时必须还有一个好的身手,不然,一旦被妖魔近身,必死无疑。
远远地,落枫听到了痛苦的叫声,徐大帅的四位姨太太捂着肚子,剧烈的疼痛让她们即使知道怀有身孕,依旧不http://www.hetushu.com断的捶打着小腹。
落枫看了看天色,已经有些黑沉,于是笑道:“要不要看看我的武功?”
落枫将棺材盖盖上,在棺材四周画下了密密麻麻的符篆,同时以死神之力和雷电之力在棺材周围画了一个圈,足以维持几个时辰。
吃饱喝足,最终还是青海动手将管家埋了,反正早晚都要他亲自动手,与其晚上麻烦,还不如现在累一点。
闻言,鬼胎倒是真的听话,松开了蛤蟆,而后……触手缠住了落枫。
“乖,这东西不好吃,放下。”
在这个时代,求婚,无疑是告白的最大杀器,尤其还是对小鱼这样保守单纯的女孩子。
“落枫,这人是怎么死的,死状很是奇怪啊,似乎不像是人类可以做出来的。”
来到山下,落枫取出管家的尸体,快步上山,而后将尸体随意丢下,敲了敲青海睡觉的棺材板。
落枫轻笑,将青海提起,丢进了棺材。
落枫伸出食指与中指,说道:“很出名的一门功夫,点穴,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