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作者:三天斗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50章 重生

本以为,付出真心,至少可以得到他的怜惜,但,换来的只是一世殇情,一世孤寂。
楚清水与楚清溪一阵暗恨,就知道拍马屁。
心婉嘴角挂起笑容,如娇艳的杜鹃,凄凉,美艳。她嫁他为妾,不恨不怨,不争不抢,但终究落得如此下场。
“嗯,心婉的亲事便交给你去办吧!”老夫人淡淡的声音响起。
寂,池蛙的声,打破整夜宁静,
听到绿柳的话语,心婉回过神来,刚要摇头,却陡然想起,海棠和绿柳怎么会还在?难道……回忆眼前似曾相识的场景,心婉脑中想起一个惊喜而又荒谬的念头。
“系统不是需要能量吗?”
“嗯,我一定会给心婉说个好亲事的。”
绿柳转头,看见心婉满脸的疲倦,点了点头,跟着海棠走了出去。
“小姐,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头还疼?”绿柳此刻依然泪眼朦胧,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那又有什么办法,二姑娘是大夫人所出的嫡女,她们对小姐怎么样,都不会有事的。”
刚想弱弱的反驳一句,落枫却是感觉眼前和-图-书陡然一黑,而后彻底失去意识。
听完绿柳的话,心婉笑了,笑容明媚如春日里的东风,丝丝撩拨着心弦,动人心魄。那笑容,发自内心。
老夫人身体不舒服,一行人便告辞离去。
“祖母,是又头疼了吗,清容给你揉揉吧。”
“柳儿,我是怎么受伤的?”心婉心中忐忑,担忧,希冀,复杂不已。
绿柳内心腹诽,小姐啊,那不只是簪子的问题好不好,你还受伤了好吧!
大夫人在一旁嘴角笑意不减,自己的女儿可以得到老夫人的欢心,那是再好不过。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绿柳满脸愤懑,“还不是二姑娘,又看中了侯爷送给小姐的簪子,小姐不给,就故意将小姐绊倒,把簪子摔坏了。”
二姑娘真是讨厌,平时看中了小姐的东西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拿走,亏得小姐好脾气,若是换个人来,还不知要气成什么样呢。
心婉还未进去,便听到大夫人的声音传来,“眼看心婉来年便要及笄了,如今亲事却还没有定下和_图_书,也该给心婉说一门亲事了。”
心婉这一睡,便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吓得绿柳险些以为她再次昏了过去,期间过来看了许多次。
而年关将近,许多人往家赶,那一场雪崩,死伤无数。
心婉在绿柳的服侍下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准备去给老夫人和大夫人请安。
孤,泛黄的烛,映下形只单影,
心婉看着楚清容几个在老夫人面前献殷勤,安静的坐在一旁,她们几个难得不找自己麻烦,倒是安逸的很。
她,只因他嫌弃丢人,便用心学习琴棋书画;她,只因他无心的一句话,便苦练医术;她,为他挡刀,险些丢命,却被他嫌弃身上的伤疤,再未踏入她房中一步。
“没有。”
“没什么,不过一只簪子而已。”心婉摆了摆手,比起可以重来一世,这点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心婉安静的站在门外,心中嗤笑一声,大夫人说的多好听,一副慈母形象,但她口中的好亲事,便是与人做妾吗?
空,独来的风,吹落一地凋零,
心婉心中突兀的悲伤http://www.hetushu.com起来,人的性命,便是如此脆弱,她预先知道这一场灾难的发生,只是,该如何避免?
心婉呼出心中的郁气,安心的睡了下去,真好,这一世,她不会再嫁给那个男人,她还有一个疼爱她的父亲,这一世,她要活的开心。
心婉抬脚迈入屋中,一一向老夫人与大夫人行礼问安。
眼皮越来越重,视线越来越模糊,那便,就这样,睡吧……
想起父亲,心婉嘴角挂笑,她相信,前世,若是她坚持不愿嫁,父亲一定会为她另谋亲事。只是,她以为他很好,现实却往往伤透人心。
呵……这狠心薄情的男人……
“穿梭世界,庶嫁。此方世界生活三十年后,落枫可以选择任意时刻回归。”
眼皮沉重,但心婉还是奋力睁开,刺眼的光线让心婉有些不适应,一阵眩晕之后,心婉看清了床边的两个娇俏人儿。
迷,如烟的梦,萦失现实航行。
心婉眼前渐渐模糊,泪光闪闪,烛光映出一轮轮光晕,宛若天空中清冷的月光。
她们是,海棠,绿柳?怎么会听到和_图_书她们的声音?
院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堆上了一层雪花,银装素裹,连梅树上也满是银白。心婉记起,这一次的雪,会停两天,之后便是像发疯似的下个不停,导致雪崩。
心婉心中冷笑,果然来了……
“呵呵……难得你有那份孝心。”老夫人满脸慈爱,“祖母老了,不过是老毛病罢了,不碍事的。”
小萌冷哼一声,“以你的个性,就算我不发布任务,看见萝莉,你忍得住吗?”
身下的血,渐渐铺满整张床单,心婉知道,那是她的孩子。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但心婉的笑容愈发娇艳……
看着心婉呆滞的眼神,绿柳有些心慌,小姐不会把脑子摔坏了吧?
阳光透过窗口撒了进来,心婉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细嫩的腰肢,配上青涩的小巧丰盈,一览无余,好似一幅美丽的画卷,宁静,安详。
海棠,绿柳,果然是她们。心婉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湿润,太好了,她们还在。侯府里,除了父亲,也就只有她们两个是真心对自己了。心婉记得,在她出嫁之后,海棠和绿柳被大夫人随意嫁人和_图_书,后来不知怎么样。
坐了一会儿,心婉刚准备告辞,便见老夫人揉了揉额头,心婉知道,老夫人时常会头疼。
绿柳还要说什么,却被海棠阻止了,“先让小姐好好休息吧!”
落枫:“……”
“哪里,祖母一点都不老,谁敢说祖母老了。”楚清容撒娇不依,又是惹得老夫人一阵笑声。
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抽泣,“二姑娘她们真是太过分了,竟然故意绊倒小姐。”
痛,头好痛,怎么还会有痛觉,我不是……已经死了吗?额头上传来一股清凉之感,让痛感稍稍减退。
落枫一愣,“没有任务?”
若是直接和父亲说会有雪崩发生,父亲不会相信不说,只怕她还会被怀疑摔坏了脑子吧!
心婉先去给大夫人请安,却被告知大夫人去了老夫人那儿,心婉便又抬脚赶往宁鹤院。
刚走出宁鹤院,楚清容便走向心婉,“四妹妹,你没事了吧,昨天我不是故意的,还害你摔坏了簪子。”
心婉苦笑一声,不再瞎想,总会有办法的。
……
绿柳看的呆了呆,随即问道:“小姐,你怎么还笑呢?”